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后记3【苦尽甘来,张芊芊】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后记3【苦尽甘来,张芊芊】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后记3苦尽笆来,张芊芊下

    :看这章,听《记事本》感觉会很好。

    ……

    傍晚时分,东海的各大主街道如同往日一样出现了堵车的现象,一辆辆汽车宛如一条长长的钢铁长龙,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条主干道上,陈帆坐在黄金版宾利轿车的后排,轻轻揉着太阳xué,司机阿呆面对堵车的状况,一脸无奈的表情,对于旁边那些汽车里的妹子对着宾利轿车猛拍的行为视而不见。

    “嗡……”

    忽然间,原本安静的汽车里响起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听到手机的震动声,陈帆停止揉太阳xué,拿起座位旁边的手机,赫然发现是张芊芊的来电。

    当初,陈飞第一次和陈帆见面,试图在陈帆面前摆陈家大少的架子,结果被陈帆一阵冷嘲热讽,敢怒不敢言地离开后,试图将火气撒到张芊芊的身上。

    那一天,张芊芊发着高烧,却在父母的强行逼迫下,穿着单薄的服饰去酒店见陈飞。

    那一天,张芊芊没有按照父母所说的那样,为了前途巴结陈飞,而是很干脆地告诉陈飞:这个世界能让她心甘情愿当玩物的男人只有陈帆。

    那一天,张芊芊的话jī怒了陈飞,不过自恃其高的陈飞没有将怒火发泄到张芊芊身上,而是发泄到了张芊芊的父母身上,结果张芊芊被她父亲张生光打了一个耳光,她哭着离开,在电梯里情不自禁地拨通了陈帆的电话,哭着说想见陈帆。

    那一天,陈帆赶到江边救下了被几名混混逼得要跳江的张芊芊,将几名混混送进了地狱!

    同样是在那一天,陈帆记下了张芊芊的手机号码。

    时隔如今,已经将近两年了。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张芊芊基本没有联系过陈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猛然接到张芊芊的电话,陈帆不禁有些愕然。

    电话那头,张芊芊站在医院的天台上,迎着夕阳,握着电话,因为紧张,柔弱的jiāo躯在晚风中微微哆嗦不说,整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

    紧张么?

    是的!

    因为……在她看来,陈帆应该没有记她的电话,而像陈帆那种身份的人,对于陌生电话,一般不会接听。

    “张芊芊吗?“

    终于,在张芊芊局促不安地等待中,电话那头的陈帆接通了电话,听筒中传出了陈帆那令张芊芊感到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晚风中,张芊芊的身子剧烈一颤,随后直接僵硬,她屏住呼吸,微微颤栗道:“陈……陈帆,你好。”

    “你好,张芊芊。”电话那头,陈帆察觉到张芊芊的异常,略显疑huò:“你找我有事吗?”

    芊芊强忍着流泪的冲动,声音颤抖,道:“我……我妈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她想在临死前见你一面,你现在能到东海武警总医院来一趟吗?”

    “唰!”

    耳畔响起张芊芊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陈帆脸sè不禁一变,瞳孔也是陡然放大,一时竟然忘了回答。

    电话那头,张芊芊没有得到陈帆的答复,以为陈帆不愿意,顿时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无力地蹲到在了地上。

    “对……对不起,陈帆,我知道不应该打扰你,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夕阳最后一缕余辉映照着张芊芊那张完全被泪水染湿的脸庞,她那握着手机的右手像是触电了一般,抖动不止,浑身上下也是不受控制地哆嗦着。

    “我马上到!”

    耳畔响起张芊芊那伤心yù绝的声音,陈帆只觉得心头微微一疼,第一时间给出答复。

    “谢谢。”

    张芊芊如负释重,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阿呆,你把车开回去,我去办点事!”

    与此同时,陈帆飞快地对阿呆吩咐了一声,不等阿呆回话,便直接推开车门,下车,就地一弹,整个人如同一阵旋风一般消失在阿呆的视野之中。

    半分钟后,陈帆一路狂奔到一个位于十字路口的交警亭,纵身一跃,身子稳稳地落在一辆交警使用的摩托车上,在那名交警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发动摩托车,用力地轰了一下油门。

    “嗡!!”

    伴随着一声闷响,油烟从排气筒冒出,陈帆骑着摩托像是风一般,重新冲进了街道之中。

    “你……”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那名交警完全傻眼,等他回过神,试图开口叫住陈帆的时候,陈帆早已不知去向。

    夕阳最后一缕光辉彻底没入了地平线,夜幕降临,道路两旁的霓虹灯亮起了灯光,柔和的灯光照亮着整条街道。

    街道上,伴随着呼啸的警笛声,那辆交警使用的摩托在陈帆的驾驶下,时而从道路右侧超越前方的汽车,时而从两辆汽车中间蹿出,时而忽左忽右,像是幽灵一般,让人无法捕捉到踪迹。

    摩托车上,陈帆因为没有戴头盔的缘故,被晚风吹得脸庞生疼,不过……他却没有在乎。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要在张芊芊的母亲离开之前,赶到医院!

    就在陈帆玩命地驾驶着摩托车,在道路上上演飙车大戏的同时,东海武警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张芊芊的父亲张生光将一本日记放在冯婷的枕头旁边,道:“你要我从芊芊的房间里翻出这本日记干什么?”

    “你没看日记吗?”

    冯婷将日记压在枕头底下,虚弱地问道。

    张生光摇了摇头:“我拿到日记后,只顾着开车往医院赶了,还没来得及看。日记里写得什么?你拿它做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

    冯婷或许是累了,没有给张生光解释。

    张生光略显疑huò,不过……看到冯婷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所有的心思又都放在了冯婷身上,没再去想冯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拿张芊芊的日记。

    随后……当张芊芊进入重症监护室病房的时候,冯婷对着张生光使了个眼sè,示意张生光不要将偷拿张芊芊日记的事情说出来。

    二十五分钟后。

    当陈帆来到冯婷所住的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张生光和张芊芊均是陪在冯婷身旁聊着什么。

    愕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张芊芊一家人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突然看到陈帆出现,张生光显得十分震惊,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冯婷让张芊芊叫陈帆来的事情,而张芊芊的表情多少有些复杂。

    曾经,当她在áng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时候,她曾幻想过自己会和陈帆再次见面的各种场景。

    她想得最多的场景便是和陈帆当初在东海大学发表演讲时一样——陈帆被万人瞩目,她在人群中默默地注视着陈帆。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以这样的场景和陈帆见面。

    “芊……芊芊,快请小帆进来。”

    若是在曾经,以陈帆如今的地位,冯婷见到陈帆肯定会流lù出一份极为尊敬的表情,而此时此刻,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她,非但没有做出那样虚伪的表现,相反直接称呼陈帆为小帆。

    听到冯婷的话,不等张芊芊开口,陈帆便径直朝着病áng走了过去。

    张生光见状,从震惊中回过神,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而张芊芊并不知道自己母亲叫陈帆来的目的,也是没有说话,只是面sè复杂地看着陈帆走来。

    “芊芊,扶我坐起来。”

    这一刻的冯婷,情绪显得有些jī动。

    张芊芊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将冯婷扶起。

    与此同时,陈帆走到病áng前,带着几分担忧,几分关心地问道:“伯母,您现在的病情到什么程度了?”

    “等着熬时间了。”冯婷淡淡一笑,仿佛已经将生死看得很淡了:“小帆,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让你来到这里。”

    听到冯婷这么一说,陈帆眉头一挑,正要说帮着冯婷找国外的癌症专家治疗,却听冯婷又道:“小帆,我也不瞒你,我在这个时候叫你过来是为了芊芊。”

    “妈……”

    冯婷的话让张芊芊一怔,随后瞬间明白了什么,试图阻止冯婷继续说下去。

    “小帆,想必你也知道我家芊芊很喜欢你。”冯婷没有在意张芊芊的阻拦,再次开口道。

    “妈,不要说了!”

    张芊芊有些急了,似乎……她并不想在冯婷即将离开人间之前提及自己和陈帆的事情。

    陈帆对于张芊芊喜欢他,也隐约能够察觉到,而张芊芊自从改变之后,他对张芊芊的印象也改变了许多,只是……他总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而且张芊芊也从未真正在他面前表现出过那份爱意。

    如今,听到冯婷的话,看着张芊芊满脸焦急的模样,陈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小帆,我已是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话也不给你藏着掖着——我告诉你芊芊喜欢你,是想让你接受她对你的爱意。”冯婷说到这里,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自嘲地笑了笑:“小帆,也许你会认为,我这么做,是想让芊芊和以前一样高攀你。”

    这一刻,冯婷将高攀两个字咬得很重……很重……

    “妈,求你了,不要说了,好不好?”

    张芊芊任由泪水滑落脸庞,试图再次阻止冯婷。

    “生光,你先带芊芊出去下,我和小帆谈谈。”冯婷见状,对张生光道。

    张生光上前抓住张芊芊的手,张芊芊含泪望着陈帆,无动于衷。

    “芊芊,我陪伯母聊一会,没事。”陈帆柔声道。

    没有回答,张芊芊默默地跟着张生光离开了重症监护室。

    “小帆,我希望你接受芊芊,并非想让她再次高攀你,而是……我觉得,我的女儿实在爱你爱得太苦,我希望她能够在我临死之前获得幸福。”冯婷说到这里,黯然泪下,同时拿出藏在枕头底下的日记,道:“当然,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你如果不喜欢我家芊芊的话,一切都无济于事。不过……我认为,如果你认真地看完这本日记,你会接受她的。”

    陈帆没有吭声,而是面sè复杂地从冯婷那颤抖的双手中接过日记,翻开了第一页。

    “张芊芊,加油,你行的!”

    这是日记的第一页。

    陈帆的目光在那行字上停留了几秒钟,翻开了第二页。

    2012年1月10日,大雪。

    今天放假了,我打算去欧洲旅行,在离开学校的时候预见了他,虽然很想多跟他说几句话,可是……苏珊正在朝我们走来。为了不影响到他和苏珊,我只好离开。只是……离开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哭了。

    张芊芊,下次,你要坚强!

    2012年3月8日,晴。

    他老太爷死了,他被赶出了陈家,不知为什么杀死了薛强,落在了警察的手中。他大爷爷没有出面保他,相反还不让别人保他。

    我该怎么办?

    我唯一能做的便是联系陈飞,满足他,让他出面救他。

    陈飞没有答应我,还羞辱了我,我好没用!!

    2012年3月9日,晴。

    听说他没事了,真的好开心。

    2012年3月10日,晴。

    为了以后能够帮上他,我打算入党,进官场。嗯,今天开始看官场书和公务员考试试题,为进入官场做准备。

    张芊芊,你一定要拿国考第一名哦。

    2012年4月8日,晴。

    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他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请动了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让燕青帝在杭州吃瘪,好厉害。

    只是——

    他都能请动那种大人物了,我还要入党进官场吗?

    张芊芊,你要坚持!

    2012年6月5日,晴。

    王浩那个人渣利用陶伟调查处母亲贪污和挪用公款的事情,威胁我陪他去睡觉,否则就让我母亲吃不了兜着走。母亲让我找陈帆帮忙,我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现在有了事情,又怎么能去找他呢?

    就在我决定去找王浩的时候,母亲主动拨通了他的电话,他帮了我,晚上就把事情解决了。

    接到他的短信后,好想打电话给他,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给他回复一条晚安的短信。

    张芊芊,你要记住,今后,就算不能帮到他,也不能当他的拖油瓶!

    你,要继续加油!!

    2012年7月20日,晴。

    今天开始履行到各大.革.据地参观的计划,第一站选在八宝山,没想到在八宝山碰到了他。

    原本碰到他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应该是他心情不好影响到我吧?

    陈帆,希望你今后每一天都开开心心。

    因为,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

    2012年9月12日,小雨。

    再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看样子,他和燕家的争斗正式开始了,而且占据了上风。

    为他感到高兴,同时又怀疑自己的坚持是不是真的有用。

    张芊芊,请,记得你的誓言!

    2012年10月1日,晴。

    他居然将包括卢森在内,全世界最有钱的一群人邀请到了人.民.大.会.堂,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以燕庆来的表现来看,他应该赢了!

    为他感到开心,同时也很好奇: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政.治果然不适合女人啊……

    不过没关系,继续努力就是!

    2012年10月8日,晴。

    今天在学校的大礼堂碰到了他,他和卢森一起演讲,我在黑暗的角落里偷偷盯着他看了三个小时,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演讲结束以后,本想冲出人群再看他一眼,结果没看到他不说,脚还被人踩伤了,好疼。

    ……

    在冯婷的注视和等待中,陈帆翻下了最后一页日记,双眼不知何时隐隐有些泛红,内心充斥着震撼与感动。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过去两年里,张芊芊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他,并且曾经为了帮他,不惜要将女孩最宝贵的第一次送给陈飞……

    “小帆,我刚才说了,强扭的瓜不甜,芊芊对你的爱全部写在了日记里,如果你觉得她值得你去呵护,那么请给她幸福!”眼看陈帆看完了日记,一直沉默的冯婷缓缓开口道:“如果她的所作所为依然无法打动你,那么,你也不必勉强,跟她把话说死,让她死心。”

    “伯母……”

    陈帆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声音嘶哑,可是……喊出伯母两个字后,却不知道继续说什么。

    “她就在外面,去吧。”

    冯婷微微笑了一下。

    陈帆小心翼翼地将日记合起来,然后看着冯婷一字一句道:“伯母,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病情到底严重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我一会就打电话联系国外的专家,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我们!

    听到这两个字,冯婷笑了。

    她那张枯黄的脸庞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笑容中弥漫着喜悦。

    喜悦,不是因为陈帆要给她联系专家治病。

    而是陈帆接受了她的女儿。

    这预示着,她的女儿将会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

    笑着,笑着,冯婷对着陈帆轻轻点了点头。

    “呼~”

    陈帆深深吐出一口闷气,拿着日记,走出重症监护室。

    走廊里,张生光拉着张芊芊的手,不知在说着什么,张芊芊表情复杂,一声不吭。

    随后……当张生光和张芊芊听到开门的声音后,同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陈帆。

    “唰!”

    愕然看到陈帆的手中拿着自己的日记,张芊芊脸sè陡然一变,秋眸瞬间瞪得滚圆,目光中充斥着震惊和恐慌!

    因为……那本日记是她最大的秘密!!

    面对惊恐不安的张芊芊,陈帆红着眼,朝着张芊芊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时间仿佛静止,画面仿佛放缓。

    渐渐地,渐渐地,陈帆和张芊芊之间的距离缩小,张生光意识到了什么,主动离开张芊芊身边,走向重症监护室。

    而张芊芊则像是傻了一般,完全不知所措!

    随后……在张芊芊满脸呆涩的表情中,陈帆走到张芊芊的身旁,伸出手,缓缓地帮着张芊芊整理了一下额前凌乱的秀发,然后轻轻地擦去了张芊芊脸上的泪水。

    只是——

    他擦的速度远没有张芊芊流泪的速度快。

    “芊芊,不哭。”

    他一把将张芊芊搂入怀中,将嘴贴到张芊芊的耳畔,柔声地安慰道。

    碰触到陈帆那坚强的臂弯,闻着陈帆身上那令她熟悉而陌生的味道,感受着陈帆话语中的柔情和关心,张芊芊最后一份坚强被击得粉碎。

    她本能地扑进陈帆怀中,紧紧地搂着陈帆的腰肢,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放声大哭。

    陈帆似乎能够体会到张芊芊心中的委屈一般,没有阻止,也没有再去帮着张芊芊擦掉眼泪。

    他只是紧紧地抱着张芊芊。

    他试图利用这种方式给予张芊芊力量和勇气。

    不知过了多久,陈帆xiōng前的衬衣完全被泪水染湿,张芊芊停止了哭泣,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咪一般,静静地依靠在陈帆怀中。

    “芊芊,只要有一分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救伯母!”眼看张芊芊停止了哭泣,陈帆伸出手,轻轻抚mō着张芊芊的脑袋,缓缓开口,声音不大,语气却格外的坚定!

    耳畔响起陈帆的话,张芊芊抬起头,凝视着那张经常出现在她梦中,被她牢牢镂刻在内心深处的面孔,视线模糊。

    “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人。”

    话音落下,陈帆低下头,轻轻地在张芊芊的额头上wěn了一下。

    随后,他将日记递到张芊芊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甘比诺家族掌权者希尔瓦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陈帆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wěn说道:“希尔瓦,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十五个小时后,我要让雷迪森和法尔出现在东海!”

    “是,尊贵的屠夫,我一定为您办到!”

    电话那头,身为美国黑手党教父的希尔瓦察觉到陈帆语气中的凝重,深知事关重大,丝毫不敢怠慢。

    十五个小时后。

    雷迪森和法尔两人赶到东海。

    他们是癌症领域的绝对权威,并且研究出了最科学、先进、实效的治疗方法,当初,陈老太爷临终前,他们曾受到一号的邀请,不远万里地来到了中国,结果……因为陈老太爷病情实在太过严重,无能为力。

    二十个小时后。

    法尔和雷迪森两人为冯婷做了手术,手术持续了六个小时,很成功,冯婷被他们从死神手中夺回。

    两天后。

    苏珊的生日派对没有举办,她带着陈帆的所有女人来到东海武警医院看望冯婷和张芊芊。

    那一天。

    那个叫张芊芊的女孩,哭得稀里哗啦。

    因为。

    她第一次被他当着众女搂在了怀中。

    搂得很紧……很紧!

    ……

    ……

    :第二更,六千字。为了写这章,几乎把所有有关张芊芊的情节温习了一遍,听着《记事本》写了快五个小时,抬头一看发现已经快三点了,让兄弟姐妹们久等了。

    ……RO!。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