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后记5【举世瞩目的婚礼】下(终)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后记5【举世瞩目的婚礼】下(终)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后记5举世瞩目的婚礼下(终)

    圣彼得广场这个集中各个时代的精华的广场,可容纳50万人,位于梵蒂冈的最东面,因广场正面的圣彼得教堂而出名,是罗马教廷举行大型宗教活动的地方。

    广场的建设工程用了十一年的时间,由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尔尼尼亲自监督工程的建设,广场周围有4列共284根多利安柱式的圆柱,圆柱上面是140个圣人像,中央是一根公元40年从埃及运来的巨大的圆柱重320吨)。

    由于陈帆的婚礼将直接在广场上举行,为此在莫妮卡的命令下,整个广场被布置成了婚礼的现场,广场四周搭建了临时的看台,地面上铺着象征喜庆的红地毯,空中漂浮着数十万个彩sè气球,颇为壮观。

    2014年7月1日,天还未亮的时候,那些慕名前来看热闹的普通民众便出现在了圣彼得广场,他们在教廷人员的安排下,依次坐在看台上,等待着这场盛宴的开始。

    与此同时,陈帆和苏珊两人来到梵蒂冈皇宫一间被布置成化妆室的房间,几名来自好莱坞的顶尖化妆师早已等候多时。

    除了陈帆和苏珊两人需要整理造型之外,萧枫、曹薇、楚戈、刘莹莹、宝儿、陈子豪、陈子曰六人也要收拾造型——根据安排,萧枫、曹薇、楚戈、刘莹莹四人要充当伴郎和伴娘,而宝儿和两个小家伙则是拿花篮的。

    他们化妆和陈帆不在同一间房间,而是在隔壁。

    “尊贵的苏珊小姐,您需要穿上婚纱后再进行化妆。”眼看苏珊没有穿婚纱便来到了化妆室,为首的化妆师先是微微一怔,随后提醒道。

    “抱歉,我不知道这一点。”

    对于苏珊而言,她刚毕业就结婚,对于结婚的流程只限于电视上的了解,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哪里知道那么多?

    “婚纱昨天放陈宁的房间了,我给她打电话。”不等苏珊开口,陈帆便拿出了手机,拨通陈宁的电话。

    电话那头,陈宁的房间里,一夜未睡的陈宁站在镜子前。

    灯光下,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婚纱是由某位著名裁缝大师亲自设计的,整件婚纱唯有xiōng口处镶嵌着一颗红sè的宝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珠宝。

    然而——

    尽避如此,可是这件耗费了那名著名裁缝大师心血的婚纱却比许多带有诸多钻石、珠宝的婚纱要更为漂亮、珍贵。

    这件婚纱是为苏珊量身定做的。

    而此时陈宁却穿上了它。

    镜子前,陈宁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着她穿着婚纱,在数十万观众的注视下,由陈帆牵着她的手,沿着红地毯,走向圣彼得广场中央的情形。

    想着,想着,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

    “嗡……嗡……”

    就在陈宁因为幻想而lù出幸福笑容的同时,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陈宁猛然惊醒,像是做错了事一般,脸上lù出了惊慌的表情。

    随后……她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房门,没有察觉到异常后,快步走áng边,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小宁,化妆师要让你姗姗姐穿上婚纱化妆,你把婚纱送过来吧。”电话接通,听筒之中传出了陈帆的声音。

    耳畔响起陈帆的声音,陈宁身子猛然紧绷如弓,脸sè略显泛白,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知道了,小帆哥,我马上送过去。”陈宁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答复道。

    “呼……”

    当电话挂断的时候,陈宁像是刚刚进行完最残酷的训练一般,整个人都虚脱了不说,心脏跳得极快。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美丽的婚纱,陈宁满脸自责道:“小帆哥,对不起,我穿了嫂子的婚纱。”

    说着,她不再停留,第一时间将婚纱脱了下来,叠好,装进盒子里。

    做完这一切,她拿着婚纱试图离开。

    只是——

    当她走到镜子前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扭头朝着镜子看了一眼。

    这一刻,镜子里的她,脸上再也没有一点幸福的笑容,有的只是无法掩饰的忧伤。

    “如果……如果我没有身在陈家,该有多好?”

    几秒钟后,人去楼空,房间里回dàng着陈宁幽幽的叹息。

    ……

    当天sè大亮的时候,包括新一号在内,那些站在这个世界权力和财富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们一同出现在了广场上——他们的座位和普通民众的座位是区分开的,而且弄成了包厢的形势,周围有各自的保镖保护。

    事实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整个梵蒂冈的防御等级是最高级,而且……所有进入梵蒂冈的普通民众的身份都经过严格核实,并且在进入的时候接受最为严格的安检。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多余的。

    毕竟……今天是陈帆的日子,没有哪个人会选择在陈帆的婚礼上——那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哥们,话说直到现在我也没搞懂为什么陈帆会如此牛掰,你知道为什么吗?”看到那些大人物相继走进包厢,一名2010届东海大学经管系的新生冲旁边的同伴问道。

    “靠,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同伴一脸无语,随后苦笑道:“你也不要去猜原因了,总之一句话,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世界你不懂,我也不懂!”

    不光是他们不懂,现场所有普通民众都不懂。

    毕竟……陈帆的婚礼由教皇莫妮卡亲自主持不说,还邀请到了各国元.首,这所需要的能量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当那些大人物相继到场后,由教廷成员组成的礼仪队、乐队,将陈帆、苏珊等人包围在中间,开始从梵蒂冈皇宫走出,朝着广场走来。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这对新人的到来!”

    当礼仪队逐渐出现在观众们视线当中的时候,现场主持人那充满磁xìng的声音顿时通过扩音设备在广场上空响起。

    “啪啪……啪啪……”

    一时间,包括那些大人物在内,广场上所有观众都起身鼓掌欢迎。

    几十万人的掌声叠加在一起,声音响破苍穹,也为今天的盛宴拉开了帷幕。

    随着礼仪队的走出,陈帆和苏珊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观众们的视线之中,现场响起了震耳yù聋的欢呼声,掌声比起之前也显得更为热烈。

    与此同时,无数的闪光灯对准了陈帆和苏珊两人。

    面对这样用声势浩大都无法形容的场面,苏珊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脸上充斥着紧张,任由陈帆牵着她的手,机械地沿着红sè地毯前进。

    和苏珊截然相反,陈帆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紧张——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步伐优雅。

    陈帆虽然因为苏珊戴着头纱,无法看到苏珊的表情,但是……却察觉到苏珊的手心里冒出了汗水,明白苏珊很紧张。

    为此,他用力地握了一下苏珊的手,待苏珊将目光投向他后,微笑着眨了眨眼睛。

    察觉来的力量,看着陈帆的鼓励笑容,苏珊连续做了三个深呼吸。

    做完这一切,苏珊的脸上虽然依然流lù着紧张的情绪,可是比起之前要好得多。

    相比苏珊而言,走在她和陈帆身后的楚戈、刘莹莹、萧枫、曹薇四人要显得更加的紧张,过度的紧张让他们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僵硬,步伐也是微微颤抖。

    和他们不同,跟在他们身后的宝儿、陈子豪和陈子曰三人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紧张,有的只是兴奋。

    所谓人越单纯,想法越少,便活得越开心,想必也就是这个意思。

    渐渐地,在观众们连绵不断的掌声之中,伴随着优雅的音乐,礼仪队开始散开,分别站在红sè地毯的两端。

    看到这一幕,观众们纷纷坐下,偌大的广场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前方,身为教廷教皇的莫妮卡头戴皇冠,手持权杖,给人一种威严和神圣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婚礼进行曲》的悠扬曲调响起,陈帆牵着苏珊的手走向前方的莫妮卡。

    苏珊身后,陈子豪和陈子曰两个小家伙帮她拖着婚纱,而宝儿则是拎着花篮,不断地洒着花瓣。

    当一首《婚礼进行曲》演奏到一半的时候,陈帆牵着苏珊的手来到了广场中央。

    早已等候多时的莫妮卡,面带微笑地看了陈帆和苏珊一眼,然后做出一个停的手势。

    莫妮卡的手势一出,乐队停止了伴奏,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尊贵的先生,美丽的小姐,现在请你们向在座的宣告你们结婚的心愿。”

    莫妮卡见状,步伐优雅地走到陈帆和苏珊两人身前,和两人并排面对着几十万观众,微笑着开口,悦耳的声音通过扩音设备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陈帆,你是否愿意娶苏珊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随后,莫妮卡收回目光,表情诡异地看着陈帆。

    “我愿意!”

    陈帆缓缓吐出三个字,声音不大,却异常的坚定。

    “苏珊,你是否愿意嫁给陈帆作为他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不知道为何,听到莫妮卡的话,苏珊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紧张,表情变得极为严肃,同时深情地看了陈帆一眼。

    “陈帆先生,苏珊小姐,现在请你们面向对方,握住对方地双手,作为妻子和丈夫向对方宣告誓言。”莫妮卡带着几分羡慕地说道。

    “我——陈帆愿意全心全意娶你做我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地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地一切,去分享我们地梦想,作为平等地忠实伴侣,度过今后地一生。”

    陈帆拉着苏珊的手,当着全场几十万观众,在全世界数亿电视机前的观众的观看下,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全心全意嫁给你,作为你地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地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地一切,去分享我们地梦想,作为平等地忠实伴侣,度过今后地一生。”

    晨辉下,苏珊那张绝美脸庞上写满了坚定,那双美丽的秋眸深情地看着陈帆,似是要将这一刻的陈帆永远地镂刻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这里现在有两枚戒指,它们是婚姻的象征,它们完美的圆环代表着生命与爱,象征永恒的爱情。”莫妮卡依然面带微笑:“下面,请陈帆先生把戒指戴到新娘的手上。”

    莫妮卡的话音刚一落,一名戒童立刻走了过来。

    陈帆从戒童手上取下戒,轻轻地、慢慢地戴到了苏珊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双手捧着苏珊的左手,深情地望着苏珊:“你是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挚友。我今天娶你为妻,这个戒指将永远印证我对你的挚爱和我今天对你的庄严承诺。”

    “现在请苏珊小姐把戒指戴在新郎的手上。”莫妮卡再次开口,目光却是停留在苏珊手指上的戒指上面,眸子里的羡慕和渴望根本无法掩藏。

    苏珊小心翼翼地从戒童手上取下戒指,温柔地戴到陈帆的无名指上,然后举起陈帆的双手,一字一句道:“你是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挚友。我今天嫁你为妻,这枚戒指将永远印证我对你的挚爱和我今天对你的庄严承诺。””

    “现在,陈先生,你可以掀开面纱亲wěn你的新娘了。”

    再次听到莫妮卡的话,陈帆点了点头,轻轻地掀开了苏珊头上的头巾。

    顿时,苏珊那张绝美的脸庞呈现在了陈帆和所有人的眼中。

    晨辉下,苏珊的头发被盘起,弄出了一个和她脸蛋极为般配的头型,脸上画着彩妆,让她那张原本就绝美的脸庞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量身定做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将她那玲珑的jiāo躯承托得淋漓尽致,曲线完美。

    一时间,闪光灯闪烁,惊叹声四起。

    没有在意数不清的闪光灯光,也没有在意全场响起的惊叹声,场中的苏珊用一种深情的目光看着陈帆。

    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似乎在这一刻,在她眼中只有陈帆一个人,世界都随她远去了一般。

    在苏珊的注视中,在全场臂众和电视机前数亿观众的期待中,陈帆伸出手,慢慢地捧起苏珊的脸庞,俯身、低头,朝着苏珊那颤抖的粉chúnwěn了下去。

    感受到陈帆嘴中喷出的热气,苏珊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同时主动朝着陈帆迎了上去。

    下一刻。

    四chún相接,苏珊只觉得整个人仿佛被爱意融化了一般,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搂住陈帆的脖颈,惦着脚尖,动情地和陈帆热wěn了起来。

    “从今以后,你不再被湿冷雨水所淋,因为你们彼此成为遮蔽的保障。

    从今以后,你不再觉得寒冷,因为你们互相温暖彼此的心灵。

    从今以后,不再有孤单寂寞。

    从今以后,你们仍然是两个人,但只有一个生命。

    唯愿你们的日子,天天美好直到地久天长。

    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祝福。”

    莫妮卡说着,率先鼓掌。

    “啪啪!”

    刹那间,偌大的圣彼得广场被掌声淹没。

    感受着陈帆wěn中传递的爱意,听着震耳yù聋的掌声,苏珊有种活在梦中的感觉,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和陈帆自从见面以后发生的点点滴滴,也想起了陈帆当初许下承诺要与她在梵蒂冈举办婚礼时的情形。

    “因为有太多人需要他去疼、去爱,所以他无法给我专一的爱,可是……他却给予了我其他女人永远都无法享受到的幸福!

    嫁给他,我不后悔!永远不会!!”

    想着,想着,苏珊的心中涌出了一个坚定念头,mí离的目光也变得格外的坚定。

    这个wěn足足持续了半分钟。

    半分钟后,在陈帆和全场以及电视机前所有观众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一群经过精心打扮的女人出现在广场上,朝着陈帆和苏珊两人走了过来。

    她们之中有皇甫红竹,有张芊芊,有田草,有纳兰香香,有黛芙,有叶媚……

    “陈帆,原本我是想让皇甫姐姐她们和我一起举办婚礼的,可是……她们都不同意,为此,我只好让她们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婚礼的现场。”察觉到陈帆脸上所流lù出的震惊,苏珊笑了笑道:“因为……我知道,她们其实很想……很想如同我一样,和你携手走进婚礼的殿堂。”

    耳畔响起苏珊的解释,陈帆的内心瞬间被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所充斥。

    片刻后,现场臂众从震惊中回过神,欢呼声再次淹没了整个广场。

    渐渐地,皇甫红竹等人来到了陈帆和苏珊的身旁,站成了一排,其中纳兰香香牵着陈子豪和陈子曰两个小家伙的手,而身为教皇的莫妮卡也不甘落后,不过没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只是站在了最边缘。

    眼看陈帆几人站定,伴随着一名教廷人员的手势,圣彼广场上空,数十万只气球同一时间放飞,数万只白鸽从广场上空掠过……

    “喀嚓!”

    数不清的闪光灯亮起,陈帆和苏珊等人的笑容被永远地定格。

    与此同时。

    象征浪漫爱情,号称“浪漫圣殿”的巴伐利亚新天鹅堡里。

    那个在忠爱两难之间选择后者,送给陈帆一份天大人情,自己却深受折磨的女人,像是一只安静的猫咪一般蜷缩在沙发角落上,望着电视机画面,泪流满面。

    ……

    ……

    :写到这里,天王这本书就算正式结束了。

    一年零两个月,四百多个日日夜夜,二百七十万字,天王被我注入了太多太多的心血。

    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只能将完本感言和新书的有关说明放在明天写。

    结束了,在最后一天里,理直气壮地求一声票!

    兄弟姐妹们,只要天王在过去四百多个日夜里曾给过你热血、感动、jī情,那么就投它一票吧!!

    另外,新书可能要过些日子再开,中间这段时间里,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疯狂的三本都市老书《狩猎花都》、《特种教师》和《浪迹花都》。

    最后,希望账号里有币的朋友,看在天王陪伴你度过四百多个日夜的份上,没有订阅天王、也不想订阅的,帮忙订阅一下第一章,顺便也帮忙订阅一下《狩猎花都》的第一章,总共只花一毛两分钱。

    呵呵……

    写下最后这段话,不知为何,忽然觉得自己好可怜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晚安。

    ……

    ……RO!。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