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一卷 脱胎换骨 第二十九章 袭警

极品天王 第一卷 脱胎换骨 第二十九章 袭警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二九章暴力袭警

    看守所的夜晚跟外面的夜晚没有什么两样,一点也不漫长。当然这跟人的心情有关。

    而王晓明昨晚显然就过得很惬意,被别人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心里简直美出水来。

    不仅仅这样,他们还把最好的位置让给了王晓明睡。王晓明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转念一想,大哥嘛。自然吃最好的,睡最好的。于是,王晓明放下了心里的包袱,让自己放肆那么一回。

    ……

    王晓明正龟缩在暖和的被窝里迷糊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管教那漫天飞舞的尖锐哨声。

    “下地,全他妈下地!吧活了!”

    曾伟一听到哨声,睡眼蓬松的赶紧爬起来,大声嚷嚷。

    王晓明也很配合。毕竟是二进宫的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怎知,王晓明刚扒拉起半截被子,胸膛还没有露出来的时候,被子就被人拉了回去。

    “大哥,你新来!还不熟悉环境。先好好休息一两天,别太累着!你的活,弟兄们分了!”

    何问计一脸的贼,很讨好的对王晓明说。那恭敬样,仿佛王晓明真实他大哥似的。

    王晓明的心里那个爽呀!

    想当年,他住小号的时候,茕茕孓立形单影只的连个鸟儿都找不到,那时的孤单落寞就甭提了。

    现在可好,时来运转了,不但有人嘘寒问暖,还倍受众生关照。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力量真是王道。王晓明心里又一阵感概。

    ……

    “这怎么行?怎么能麻烦各位呢?”

    王晓明毕竟不是好逸恶劳之徒,心里欢快了一阵,连忙推搪着何问计的好意。

    “怎么不行?!你是我们大哥,是弟兄们的头儿,你不行谁行?!弟兄们说是不是?!”

    曾伟一副义愤填膺的接腔,神情很激昂。

    “是呀!伟哥说的对!大哥新来乍到,理应休息一下!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

    曾伟手下一众兄弟随声附和,声势好像有那么一点浩大。

    “大家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活,我还是得干。如果让管教现,把我打成那啥的,那就大大不妙了。大家快走吧,别磨磨叽叽的。管教在外面催促了。”

    王晓明耳朵特尖,远远就听到了管教那凶悍而高亢的叫骂声,连忙提醒。

    管教,那就是监狱里的神。得罪了他,怎么死都不知道。王晓明还是很有体会的。

    现场顿时一阵慌乱,有人鞋子还没有穿好,就被后面的人推搡着处了门。

    “*妈的死牛,急毛呀……”

    ……

    “小伟子,你们磨磨叽叽的!想对抗改造呀?!”

    一个身穿浅蓝色警服的管教一看见王晓明和曾伟他们到来,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骂开了。

    “没……给俺们仨胆也不敢呀。尚哥,抽口烟,歇歇气。”

    何问计一脸媚笑,点头哈腰给尚管教献上一根烟,还不忘给他点上。何问计这个人就是机灵,圆滑。

    尚管教美美的吐了个烟圈,眼眉也不扫何问计一眼,藐视着晓明,“你新来的?”

    “是。尚哥以后请多关照。”

    昨天晚上,曾伟他们已经详细的给王晓明介绍了看守所的基本情况,具体分析了这个看守所的各路大神和小表,而这个尚管教,据说是小表里最难缠的,为人特别的贼。曾伟他们在他手里不知道吃了多少哑巴亏,敢怒而不敢言呀。

    “*,嘴还挺好使,镶金边儿了吧。关照?谁他妈关照过我呀,遇到我算你命好,家门口人我先放你半公分的量,不过你要是不懂规矩……”

    尚管教睨视着王晓明的脸,断了的半截话很是耐人寻味。

    “尚哥,弟兄们早给你准备好了,给……”

    还是何问计机灵,一听尚管教那口气,赶紧把兜里揣着的一包还没有开封的香烟递了上去。那时昨晚他准备用来孝敬王晓明的。

    “这里就数你小子机灵。不像其他骚蛋,一脚搁不出一个屁来。统统都给老子干活去,谁再磨磨唧唧,老子一电棍戳他丫*里……”

    尚哥毫无愧色地一手抓过何问计进贡的香烟,有点赞赏的看了何问计一眼,突然提高声音大声骂咧。

    “你小子给老子悠着点……”骂完之后,尚管教有点莫测的警告了王晓明一句,转身就走。

    简直是莫名其妙,王晓明板着毫无表情的脸看着尚管教远去。

    “大哥,给你!快去……”

    王晓明感觉到手里被人塞了一瓶东西,不由得低头一看,原来是一瓶二锅头。

    “去哪?”

    王晓明问着那个显得有点急躁的兄弟,有点茫然不解。

    “大哥,你可把尚扒皮得罪了。”

    曾伟他们背地里都叫尚管教尚扒皮,可见他们对他是多么的厌恶了。

    “得罪?怎么得罪?”

    王晓明的脑袋实在是不怎么灵光,自己一切行动听指挥,怎么会无端端的得罪了他呢?

    “大哥,你还不知道尚扒皮为什么叫尚扒皮?新进来的人,如果不去拜他的山头,一定会脱层皮!不过,现在说什么已经完了。”

    何问计看见尚扒皮已经远去,心灰意懒的一声长叹。

    “尚扒皮怕什么?!大哥,有我们撑着你!大不了跟他拼了。这鸟人,老子受够了。”

    曾伟突然变得很愤恨,一幅无所畏惧的样子。

    “什么鸟人受够了?还不干活,找死呀!今天有新任务,给你们加量,干不完甭想粘铺!”

    就在曾伟骂得最凶的时候,尚管教那无处不在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曾伟他们就像听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声音,就连刚才叫嚣得最凶的曾伟也立刻闭上了嘴巴,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低头很认真地捡着豆子。

    王晓明不明就里,有点漠然的看了尚扒皮一眼。

    “还是你小子。今天就是你最磨叽?怎么?!不像干了?又或是对改造带有情绪?”

    尚管教现王晓明居然敢如此大胆的瞪视自己,心头立刻升起一股怒火,明摆着找王晓明刺头了。

    怎知,王晓明看了他一样之后,就一直低着头。无论尚管教如何嚣张,他就是不放一个屁。

    王晓明深知,要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不还击其实就是最好的还击。就像是充满力量的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一定会有种力无处的憋气难受。如果回应,反而会让他叫嚣得更加起劲。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