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一章 暗中较劲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一章 暗中较劲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都灵大厦是京华市非常著名的一栋大楼。它是本市最高的一栋大厦之一,楼下三层是鼎鼎大名的都灵咖啡馆,靠上几层是本市最高档的一个商场,以各种世界名牌服装闻名,价格之昂贵,一般的白领走进去都心里打颤,寻常人家辛苦一年的收入,恐怕都不够在这里逛一次的。

    而商场的楼上,则是商业楼,还有不少高档的会所,美容沙龙,尤其还有一个健身中心,据说是专门聘请的国外的健身教练,以收费昂贵和里面美女如云闻名。据说有很多家里有钱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个健身中心运动,不过大多数目的是为了结识来这里的各路美女。

    这栋大楼一共有八十八层,越往上的地方越高档,很多地方根本不对外开放,完全是会员制,而且会员的申请要求很高!楼顶天台还有本市唯一的一个市内的直升机停机坪。

    在保镖的簇拥下,王晓明跟着李湘秦思雅林雨婕走过铺着土耳其纯毛地毯的贵宾通道,登上了贵宾电梯。王晓明娇媚的电梯小姐按下66楼的按钮,仿佛是一个美容沙龙之类的会所。反正就是专给富贵人家烧钱的地方,奢华那是没得说。

    李湘他们的保镖,在目送了贵宾电梯安然的升起后,迅返回大厅,搭乘大厅内的普通电梯紧跟随而上。而原来在大厅内候着电梯的电梯雇员客户,看见又来了一拨浑身冷酷,目光如鹰目般犀利的男人,顿时面露难色,因为原来已经来过一拨了。不过他们敢怒而不敢言,迅退让,唯恐表现得不够友好。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说话的唯一方式。没有实力,最好乖乖的闭上鸟嘴。

    贵宾电梯很宽敞,布置得就像一座小型的客厅一样,沙,茶几,茶具一应俱全,奢华而舒适。

    李湘秦思雅林雨婕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一样,一进来就悠然的坐下,拿起茶几上的基本杂志看得津津有味。真会见缝插针的享受生活,这点时间也不放过。由此可见她们平时真够忙的。名女人就是不一样,挺累。

    电梯小姐很有职业道德,脸上挂着职业的礼节性笑容,很娴静的站在控制器旁边,头不偏目不斜。

    李湘她们有自己享受生活的独特方式,王晓明也有。他跟着留下来的两个保镖默然的站里一旁,如履薄冰的一动不动。他生怕打扰三位如花美人的清静。

    贵宾电梯运行起来很安静,一点杂音也没有。无论是李湘,秦思雅,林雨婕,电梯小姐,还是保镖,都习惯了这种气氛,均色脸不改色心不跳。

    但王晓明不同。他就像刘姥姥进入了大观园一样,满眼的惊奇眩目。特别是能够如此的靠近秦思雅这一位魂牵梦绕的玉人,心情更是如波涛般澎湃起来。

    王晓明以为自己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但他现自己这一想法简直是自欺欺人。每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秦思雅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总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可避免的就是心跳的加。一段刻骨铭心,痛彻心脾的暗恋,怎么可能能说忘就忘呢?

    “咚……咚……”

    王晓明虽然极力想把自己的心跳调整到正常的状态,但人的心怎么能被理智控制呢?所以他的心脏还是出了一丝清晰的心跳声。

    王晓明的心跳声虽然很小,但在耳聪目明的李湘秦思雅林雨婕她们听来,就跟巨石投到平静湖面上没有什么区别。

    李湘只是轻轻的抬了一下头,然后螓不语,保持着自己高贵大气的矜持。秦思雅则好像浑然不觉,全情投入的闭目养神,不可侵犯的圣洁模样。而林雨婕则烦乱的翻动了几下杂志,然后狠狠的一甩,睨视着王晓明,“小无赖你就不能安静些?!”犹如河东狮吼。李湘核秦思雅双目中均是精光一闪。电梯小姐和两保镖不固定的眼神也飘荡了过来。

    王晓明如坐针毡,脸上霎时一红,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心里无奈的说你以为我范贱呀,我这不是控制不了自己吗?

    “不知道你个小无赖紧张个啥?好像我们会吃了你似的!做个spa而以!用得着这么紧张吗?真是穿起龙袍也不像太子,土老冒一个!”

    林雨婕看见王小明不说话,数落的更起劲。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么了,好像不针对王晓明一下心里就憋得慌。

    “林小姐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知道得,我本来就是一个土老冒……”

    林雨婕在梦中仙子面前极力的诋毁自己,王晓明心里实在不痛快,说话也有点儿泄丝的赌气,酸溜溜的。

    “王先生,请问一下,你是怎么和雨婕认识的。”

    李湘突然间笑吟吟的插嘴,亮晶晶的眼眸很是意味深浓。

    林雨婕一向对男人不苟言笑,此时她却时刻针对王晓明。当一个女人针对一个男人的时候,不是爱就是恨。李湘也是女人,对此当然深有体会。所以她想知道王晓明和林雨婕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跟林小姐同居的时候……”

    王晓明看着李湘温婉面容中犹如宝石般晶莹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殷切好奇时,脱口而出。但他话一出口就后悔,但已经覆水难收。他的本意是想说共同居住在出租房里……怎么说不清楚呢?

    哎!红颜祸水,漂亮的女人真的会使男人变笨。

    王晓明已经不敢想象自己的话说出来之后会在李湘心里变成什么味,特别是在秦思雅心里。他想解释,但张开嘴巴嗫嚅着就是说不出话来,噤若寒蝉。

    欲盖弥彰,越描越黑,血的教训呀。

    “王晓明!你个无赖!太无耻了!不要脸!谁更你同居了?!”

    林雨婕几乎双目滴溜溜的圆睁着怒不可遏,几乎要喷出火来。

    李湘和秦思雅听到了王晓明的话,一下子恍然了。怪不得林雨婕对王晓明时而关怀备至,时而冷若冰霜,如来如此。不知道这两个欢喜冤家之间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呢?她们饶有兴致的妙了王晓明和林雨婕几眼,一个神情沮丧,一个气势汹汹,实在有趣得紧。于是,一向持重矜持的她们也忍不住二口而笑,眼神儿很诡异。

    “叮!”

    就在气氛要向未知方向愈演愈烈的时候,电梯清脆的铃声突然响了。

    “小无赖你跟我来!看本小姐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林雨婕突然难,气势汹汹的拧着王晓明的耳朵,满脸冰霜的冲出电梯,对早已等待在电梯口的保镖视而不见。

    “哎哟……哎哟……林小姐……你先放手……有话我们慢慢说好不好……”

    林雨婕的手就像铁钳,王晓明不敢反抗,任由宰割的被她脱着,嘴上不停的求饶。但林雨婕铁了心的不为所动,也不理会众人好奇惊讶得目光,一脸冷酷的走过两旁保镖站立的过道,闯进了一间装修奢华而不失典雅大气的会所里面。

    李湘和秦思雅暧昧的对视一眼,对亲密得拧上耳朵了。看王晓明一副不敢反抗的小媳妇模样,看来关系已经展到比较深入的地步了嘛。她们对视一眼之后,又恢复了悠然娴静的神色,相继走出电梯,步履轻盈,姿态优雅。

    一个略施粉黛,衣着职业套装的女人迅的迎上了林雨婕,“林小姐,你来了?里面请!”礼貌热情。

    “走开!”

    林雨婕把这个女人用力的往旁边一拨,拉着王晓明继续前进。

    那个女人这时才现林雨婕脸色不善,身上居然还拧着个男人的耳朵,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

    林雨婕拉着王晓明兀自进入了一间单间,精致素雅的装饰,温馨柔和的沙,应该是供人休息用的。

    林雨婕把王晓明往沙上一甩,气匆匆的就去关门。

    “李小姐,秦小姐打架光临,我可是恭候你们两位贵客很久了。这边请,两位先喝杯果汁休息一下,我们的设计师马上为两位量身定做一套最合适的美容疗法。”

    服务小姐热情而优美的嗓音被林雨婕无情的关在了门外。

    “小无赖,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

    林雨婕转过身,低着头居高临下的*视着王晓明,气势汹汹的样子,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王晓明,唯恐遗漏一丝表情。

    “失言……食言!我不是故意的!林小姐请放心,我会更李小姐还有秦小姐解释清楚的。”

    林雨婕居高临下给予的心理压力太大,王晓明不由得挪了挪身子,然后有点抱歉的承诺。这事关王晓明自己和林雨婕的清白,不解释不行呀。他虽然对秦思雅没有过多想法,但不能忍受秦思雅对自己的误会。

    “解释?!谁要你解释了?!”

    林雨婕突然脱口冒出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眼神里的含义也很复杂,有生气,有愤恨,更多是一丝别样的神采……

    “不解释?林小姐……”

    王晓明愕异的反问。

    “小无赖你说话不算话,无耻!不要脸!”

    林雨婕一下子把还在王晓明舌头地下转悠的话*回了肚子里,咬牙切齿的骂道。

    “林小姐!我好像没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吧?为什么你这样说我?到底我哪里无赖了?”

    林雨婕在李湘和秦思雅面前一直以小无赖相称自己,开始的时候王晓明还不好作,现在又被林雨婕无端端的找茬辱骂,王晓明心里毛躁了,声色俱厉的反问了好几句。

    林雨婕好像是被王晓明的气势压住了,喏喏的样子。

    “你就是无赖……你答应过人家……叫人家雨婕的……说话不算数……小无赖……”

    林雨婕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声如蚊语,白皙而富于质感的脸庞居然掠过了一丝扭捏娇羞的红晕。

    “不会吧……”

    王晓明彻底无语了。他倒是记得自己曾经这样答应过,那次答应她的时候还被她瞪了一眼。她那一眼,薄怒,激愤,仿佛带着无限复杂的情感,至今他还记忆犹新。

    但王晓明很不明白。称呼林小姐有何不可?这是对你的敬重呀。就因为这个针对我?女人,真是小心眼的动物。莫明其妙!

    王晓明想得不错,林雨婕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小心眼的动物。一个男人对她的称呼,体现着这个男人对她的亲密程度。而王晓明对她的称呼,就像对着陌生人一样。林雨婕听起来很别扭,很不满,所以就对王晓明产生了负面的情绪。

    林雨婕看到王晓明蠢得像只猪似的,真恨不得把他从窗口扔下去。但想想,居然觉自己心里有着一丝朦胧的不忍,只好对他狠狠的翻了几个白眼。

    “猪头……”

    林雨婕实在忍不住了,有点娇羞扭捏的骂了一句。

    王晓明更加傻了眼,怎么一转眼的工夫自己由小无赖变成猪头了?看来女人的心思真的不能用逻辑来推测。

    “林……雨婕,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说话算话好不好?”

    既然女人的心思难测,那就照着她话里的意思做就好了。不就是个称呼吗?我按你说的叫就是了?……不过,这名字叫起来怎么这么肉麻呢?我只有叫白姐小欣才这么叫的呀!

    “算你会做人!”

    林雨婕眼皮一翻,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

    “你的耳朵还痛吧?我帮你揉揉……”

    林雨婕看见王小明的耳朵一片红肿的样子,心里突然间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下意识的就伸出自己的细长青葱。

    王晓明看见林雨婕突然间变得有点诡异,又看见她突然伸过来的手,身体突然一呆,然后瞬间撤离林雨婕的触及范围。那女授受不亲。这个世间,他只对白洁和蒋欣不设防,而其它女人,个个都在他的心理防线之外。这种反应是下意识的,没有明确的原因。反正就是看见之后,自然而然的做出规避动作。

    林雨婕看见王晓明就像受惊小鹿般的躲避着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一僵,心里就像大石压着一样堵得慌,眼眸里也掠过了一丝伤痛和失望。这种反应也是潜意识的。

    王晓明现气氛变得有点其妙,“那个……林……雨婕,你做那个……那个什么……spa的时间到了吧?”赶紧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生过一样,打着哈哈。他还是蛮敏感的。

    林雨婕终于现自己的变化,娇羞中略带扭捏要多小女人就多小女人,一直引以为傲的,高贵冷酷英姿飒爽的新时代女性形象荡然无存。她不禁有种脱光衣服被王晓明看着的感觉,尴尬,难堪,难为情……

    林雨婕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酸,苦,辣,咸,就是没有甜。

    一想到自己的光辉形象在王晓明面前霎那间消失殆尽,林雨婕就感到自己的少女的矜持被人践踏了一样难受憋气。

    林雨婕一向高高在上,时刻保持着自己冰冷独立的作风,维护着自己高人一等的气质和形象。她把自己在王晓明面前露出小女人姿态这件事当成里屈辱。

    于是乎,林雨婕一下子恼羞成怒,胆边生恶,“小无赖快滚!泵奶奶不想看见你!”气急,暴躁,凶巴巴的,要多吓人就要多吓人。

    其实王晓明对林雨婕的表现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他一向对对以最大限度的怜香惜玉之心对人,唯恐不能成*人之美。所以他有怎么会故意去抓别人的丑陋之处?

    林雨婕有这种心思,完全是她本身的大女人主义和吹毛求疵的心里作祟。她严格要求自己在男人面前保持冷如冰霜的美,不允许自己在男人面前有一丝失态。

    蛮不讲理,咄咄*人,喜怒无常的女人王晓明见识多了。因此他对林雨婕的叫嚣不以为忤,一笑置之,默默的踏上厚软的地毯,轻轻拉开把手,轻盈的闪身出去了。

    也许是因为心情的关系,王晓明消失在门缝中的背影,在林雨婕的眼里看来,狼狈,孤单,落寞,就像逃跑似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快意。

    王晓明离开之后,林雨婕的心情突然烦乱起来,乱糟糟的就像一团麻。她竭尽全力也没有找到心乱的源头,只好颓然的倒在沙上,双眸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上晶莹的水晶吊灯,浑然不知所措。

    ……

    王晓明从休息室出来,顿时现自己掉进了美人堆中。

    不远处的软椅上斜靠着一位3o岁左右的极品美妇正在优雅的品着白玉杯里的咖啡,余香袅袅,毫不诱人。特别是她白色薄纱披肩下包裹着的丰腴胴体,配合着从容淡雅的姿态,更是引人入胜。

    透过左边虚掩的房门,王晓明锋利的目光猛然现一个身段异常婀娜,浑身上下散着青春气息的绝色少女,柳条般柔顺的腰肢不盈一握,紧实牛仔裤箍围着的修长玉腿细挺柔长。顺着镜子的反射,王晓明还清晰的看见那女子脸上粉妆玉琢的五官,小巧的樱桃嘴,白嫩的小瑶鼻,清澈如水的黑眼眸,细密如烟的眉毛,桃红色的耳垂……年轻就是无敌呀!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王晓明看的眼花缭乱,不不暇接,内心还很没品的作着比较。这个贵妇的眼珠如果在妩媚一点,那个少女的嘴唇再光泽少写,年轻貌美的前台如果能够对自己甜笑一下……

    这一趟算是没有白来!王晓明见猎心喜,有点乐不思蜀了。他斜靠在门边,看得嘴角也有点上翘了,好不得意。

    前台小姐终于笑了,好美!就像满山鲜花瞬间绽放一样,美不胜收,醉人心魂!

    王晓明窃笑一下,感叹了一句。不过他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变得比道貌岸然的半老头子还正经,目不斜视,口不歪扭。

    “先生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吗?我们这里有专门为男士多身订造的多种美容项目,比如桑拿润肤,美,按摩松骨等项目,保证让先生容光焕、身心舒缓、肌肤滑嫩诱人……”

    前台小姐看见林雨婕带进来的那个男人形单影只,茕茕孑立的东张西望,赶紧踏着小碎步轻盈曼妙的走过来。她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王晓明是个初哥,柔声细语的给王晓明介绍道,很礼貌,也很热情。

    “先给他做个头。乱糟糟的都可以做鸟窝了。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邋遢的男人!”

    林雨婕恢复了一脸冷酷的神态,铿锵有力的声音不容置疑。

    “是。林小姐。先生请跟我来。”

    前台小姐不敢拂逆林雨婕的意思,很谦恭的对王晓明作了个优雅的手势。

    王晓明顿时感到一股一香扑鼻,前台小姐饱满挺翘的胸脯因为身子的微倾而更加突出,紧密贴身的制服大有不堪重负之势。如果没有猜错,这是前台小姐的乳香。

    王晓明耸了耸鼻子,掩饰住内心的萌动。唉,又是鼻子太灵敏也是一种罪呀。

    虽然林雨婕的态度不怎么好。不过王晓明还是觉得自己的头应该清理一下。既然准备开公司做老板,那么整洁的门面还是必须的。谁愿意更一个蓬头垢面,浑身邋遢的臭男人做声音呀?

    “曹姐,这位是王先生。他要做个头美容,麻烦你了。”

    前台小姐带着王晓明进入了一间墙上挂满镜子和型画作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很宽大明亮,布置得大气典雅,让人一进入就有一种身心愉悦轻松的感觉。

    王晓明大量了一眼,工作室里除了那些说不上名字的道具,还有一位浑身散着独特气质的美女,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干练而自信。

    “小意,你出去忙吧。人交给行了。”

    曹姐对着一台机器,头也不回,干脆利落的一挥手,大气而干练。

    前台小姐默不作声的指了指旁边的沙,静悄悄的推了出去。

    “先生稍等一回,我先把这个陶瓷烫调试好。”

    曹姐的声音平淡而缥缈,很空灵,不过却隐藏着大气。也许是因为受到职业的熏陶,加上工作的也是行业的翘楚,所以整个人看起来雍容而高贵。

    王晓明坐在沙上,因为害怕丢人又不敢伸头缩脑。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光可照人的镜子,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以尽收眼底。所以,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心,闭目养神。曹姐那挺拔的身段只是粗略的打量了一眼。”好了。让先生就等了。“

    曹姐如释重负的转过身来,淡然浅笑一下,说到。

    王晓明终于看清楚了。曹姐此时身上穿着一见黑白先间的夹克,黑色笔挺的西裤,琐碎的短,再加上一张中性的脸庞,俊秀中不乏巾帼豪迈之气,很阳光,很英俊。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曹姐,王晓明一定会以为她是男人。”没有关系。麻烦曹姐了。“

    王晓明有点心不在焉的说。虽然他能够对美女免疫,但对曹姐这样男女气质混合一起的诡异气质,心里还是起了不少波澜。

    “那先生需要些什么服务呢?“

    曹姐英俊秀气的脸庞掠过一丝浅笑,唇吐齿合,说话中气十足,声色饱满。”随便吧,曹姐你是专业人士。“

    王晓明也淡然地笑了一下,随便的说。”先生,那麻烦你做这里。……先生好像平时不怎么注重头保养吧?这么干枯,质都受损了,看起来一点光泽都没有……我先给你修剪一下,然后做个保湿……“

    曹姐的专业眼光真的不错,技术更佳,王晓明那狗儿爬过的头在她手里玩转如意,变幻出各种风格形状,温和的,内敛的,大气的,阳光的,力量型的……不一而足。最后她结合王晓明的头型和气质,重新设计了一种型,使王晓明看起来精神勃,积极向上而又不失温和内涵。然后又给王晓明的头打上保湿精华素,看起来更是乌黑得亮,精神倍添,既好看又健康。”先生,好了。“

    曹姐爽脆的话体现出她对自己技术的尊重和自信。

    “这个是我吗?……曹姐你真专业,真是心灵手巧鬼斧神工!佩服佩服!“

    王晓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容光焕,神采奕奕的自己,气质温和内敛而又不掩饰奋向上的朝气,真心实意地赞叹了一句。”王先生轻到外面休息。我还有一个客户要服务呢。“

    不管是别人言不由衷还是自内心的赞叹,曹姐都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她轻轻一笑,不动声色地下逐客令了。”那太感谢曹姐了。拜拜。“

    王晓明又打量了曹姐几眼,才依依不舍的向门外走去。混合着女人温柔和男人阳刚气息的中性诡异气质,实在太迷人了。他不知道今日已别,可是才能再见。这样的人,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呀。

    ……”薛小姐,怎么是你?!……幸会幸会!“

    王晓明打开门,暮然现薛嫣然迎面而来,温婉华美,全身上下笼罩着一种小女人的幸福祥和气息,忍不住失声叫道。薛嫣然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两巴掌,这心理阴影埋得不浅,时不时翻出来在阳光下晒晒。

    王晓明突然间现薛嫣然身边还站着个体性高大,浑身散着儒雅之气的男人,行为举止膑斌有力,举手投足皆散着浓浓的书卷气息,那种高贵而成熟魅力简直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特别是他那双具有穿透洞察力的眼睛,只要一个简单的眼神就可以刺透任何少女的心房。

    王晓明看见他—,赶紧恢复了正常的神色,装作淡定文雅的样子,隐隐有中较劲的意思。他可以允许自己在女人面前出丑,但绝对不允许自己在男人的面前示弱。可能是因为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缘故。动物界一直有通过武力争夺异性的本能。

    那个男人和薛嫣然是何许人呀?他们皆是饱经世故,阅人无数之辈,目光如猎鹰般锋利,王晓明那一点小心思他们尽收眼底。不过那个男人神色平静如故,双目淡然而高昂,不晒一笑。王晓明跟他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是一个鄙视的眼神也欠奉。

    薛嫣然看见王晓明那油头粉面的样子,先是错愕了一下,眼眸里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然后就像示威似的,她突然间小鸟依人的依偎在那个男人胸口,脸上说不出的幸福甜蜜,满足温柔,眼眸里也闪动着光亮的异彩。”王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丈夫,盖天集团总裁尹博!阿博,这是我的泛泛之交,最高尚的工人阶级!王晓明王先生。“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薛嫣然的语气起承转合,娇媚,圆转,加之表情丰富,很是悦耳动听。

    王晓明听薛嫣然的语气,好像是向自己示威的意思,向自己显摆自己的幸福家庭来了。特别是听到薛嫣然介绍自己时故意刁难的样子,他心里不禁有点恼火。女人真是小心眼的动物,自己已经被把打了两巴掌,还不解恨,见缝插针的都要挖苦自己一下。看来女人的天性跟她们的身份地位无关。只有吐骨头和不吐骨头的区别。

    王晓明怎么说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薛嫣然一句意图不明的挤兑之语,还不至于让他飚。”尹先生,幸会幸会!“

    王晓明笑吟吟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不高兴的样子,顺便还把自己的手伸出去。

    尹博好像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厌恶,右手就像铁条一样不动。但他看见王晓明毫不退缩的样子,现场有这么多人看着,他不想让别人认为他没有教养,傲慢无礼,只好不情愿的把手伸出来……他突然现房手上传来了一抹锥心的痛楚,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如果不是现场这么多人,要顾及形象,他可能要失声痛叫起来……不过他额头的冷汗却抑制不住的渗出。

    尹博偷偷的看了一样自己的手,一片通红,还火辣辣的隐隐作痛。他看了看王晓明,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笑吟吟的无毒无公害,童叟无欺。

    尹博吃了哑巴亏,还不敢声张。一个1米9多的大男人,被王晓明这个小身板虐了,说出来还不笑死人?

    王晓明脸上挂着浓烈的友好微笑,看着尹博一副吃痛又不敢声张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乐开了花。

    女人我不敢下手。因为你们太孱弱,而我又太怜香惜玉。但我会对你们的男人下手。哼哼,你恨我吧。不过你敢打击报复的话,我去中北海找薛长说理去。反正小欣是胡老师的学生,不愁没有门路进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