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四章 奢华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四章 奢华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王晓明嘻嘻哈哈的逗了蒋欣一阵,逗得她娇笑连连,气喘吁吁,浑身酥软乏力,才不舍的停下使坏的双手。经过王晓明的耕耘,蒋欣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有韵味。那种新鲜水灵混合着妩媚娇羞的诡异气息,特别的能挑动人的喜爱和欲望。

    “讨厌……弄得人家……我去补补妆。”

    蒋欣媚眼如丝的娇嗔了王晓明一眼,扭扭捏捏的向房间走去。

    “对了。小欣,你打扮得这么漂亮,这是去哪里?”

    王晓明脸上挂着一抹得意暧昧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荡。他对这蒋欣的婀娜苗条的背影好奇的问道。

    “不告诉你!”

    蒋欣向王小明调皮的一嘟嘴,有点小女家的顽皮。说完,他还给王晓明抛了一个娇嗲的媚眼,然后扭动着柳条般轻盈的腰肢,走进了房间。

    “这丫头!”

    王晓明啐骂了一句。“你不告诉我,问白姐也是一样。”他猛然记起客厅里还有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白姐,你们这是到哪里去呀?”

    王晓明疑惑的看着白洁,沉缓的问道。

    白洁一接触到王晓明那炯炯有神似乎带着电力的目光,芳心莫名的一喜,委屈幽怨一下子消失殆尽。她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只要王晓明的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她焕出最美丽的光芒。

    “今天中午听小欣说胡教授请她去参加她女儿和女婿的舞会。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识过这上流社会的舞会时什么样子呢。我和小欣都高兴坏了,立刻赶回来打扮一番。正想打电话给你呢,你就回来了。”

    白洁说的很详细很认真,柔声软语的,无限深情尽藏其中。

    王晓明不由得仔细打量了白洁几眼,妩媚温柔的眼眸说不尽的款款深情,白里透红的嫩脸挂着妩媚的浅笑,大方得体的晚装配合着精美的丝织纱巾,更是把原本成熟的身姿勾画得饱满圆润,仪态万方,浅浅胆小间隐隐带着一丝从来没有过的高贵娴静。

    “白姐,你这副打扮比平时漂亮多了……”

    王晓明脱口而出,下意识的赞叹了一句。

    白洁一听,一下喜上眉梢,眉开眼笑,掩饰不住的欣喜,“真的吗?那我以后天天穿给你看好不好?”红彤彤的脸上带着一丝少女娇羞扭捏的红晕。但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之情,眼眸里不争气的闪过了一丝亮晶晶的泪光……

    “别动!”白洁突然听到王晓明的低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直,眼光里亮晶晶的泪光也抑制不住的溢出来……

    “你的头有点乱,我帮你弄一下。”

    王晓明轻轻挽着白洁娇软温香的腰间,伸手轻轻的拨动着白洁犹如青丝般柔顺的秀。

    白洁感受到王晓明怀抱着腰间大手的热度,鼻子里嗅着王晓明强壮身体不断散的男子气息,不由得心神皆醉。再加上连续几天来被王晓明无视冷落所受的冷落,她现在可谓是悲喜交集,心情复杂之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一下子狠狠地拥进王晓明的怀里,失声痛哭。

    “白姐……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哭……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你别哭呀!”

    白洁突然痛哭流涕,王晓明一下子被搞得手足无措,很是被动。他手忙脚乱的安慰着白洁,一会儿替她抹眼泪,一会儿替她整理晚装,一脸的心痛不忍。

    “……没有人欺负我……晓明……抱我……用力……这样真好……”

    白净仅仅埋在王晓明的怀里,声如蚊语,幽怨缠绵,如哭如诉,情意悱恻令人心颤不已……

    白洁幽怨缠绵的声音就像啃心的毒蛇,令他揪心,内疚,自责。他猛然想起,白洁这段时间不吃劳苦的为他*劳一切,从来就没有要求过自己什么。她每次看见自己,都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宛若永远不会凋谢的烂漫山花一样。而自己,对她的关心实在太少了。有时就算一个笑容也是奢望……

    “白姐……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

    王晓明深深的吻上白洁带着热泪的饱满樱唇,用自己的火热去弥补心中的亏欠。

    白洁被王晓明的深情带动,一下子从伤感的气氛中抽身出来,立刻以最火热的漏*点投入到这水*融的接吻中去……酥麻的颤栗由敏感的唇瓣传遍全身,快感连连。

    王晓明得到白洁的积极回应,变得更加投入,灵动的舌尖四处出动,不断地捕捉白洁柔软香甜的小香舌……

    随着嘴唇上快感的增加,王晓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白洁突然感到下身一凉,裙摆已经被王晓明不安分的大手掀了起来,黑色的蕾丝内裤也已经褪下了根部……

    “晓明……不能在这里……”

    白洁连忙阻止住王晓明还要使坏的手,声音如梦呓……

    “好!那我们到房里去!就我们!”

    王晓明把头探到白洁娇嫩的耳边,神秘的强调。

    白洁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轻,原来是王晓明把起了他轻盈的身体,大步向卧房走去。

    一股无边的感觉突然弥漫在白洁的心间,她妩媚如丝的嗔了王晓明一眼,魅惑风情……王晓明迈开的双腿不由得一软……

    王晓明打开了另外一个房间的门,抱着白洁大步走了进去。迟疑了一下之后,王晓明还是很果断地把门闩好了。他既然答应给白洁一个单独的机会,那就应该阻止蒋欣掺和的可能。

    王晓明很温柔,怀着圣洁虔诚的心情,慢慢的褪下白洁身体上的盛装。当白洁那欺霜傲雪的白嫩肌肤慢慢的暴露在王晓明的眼前……

    王晓明此刻才感觉到白洁与众不同的美,每一寸都包含着成熟丰腴的韵味,丝丝如钩,催人情动。这是蒋欣所不具备的。如果真的要比较的话,只能说各有千秋。

    王晓明为自己这段时间光顾旦伐蒋欣那未经开垦的美玉,而没有对白洁这成熟风情的身躯进行再开感到深深的自责,真是暴殄天物呀!

    “白姐……我来了……”

    王晓明深呼吸一口气……

    “晓明哥,我这样打扮漂不漂亮?”

    蒋欣微微打开半边门,神神秘秘的探出半个头,调皮机灵的叫唤着。

    “这死晓明哥,到哪里去了?姐姐也不见了。他们不会先走了吧?讨厌……我恨你们!”

    蒋欣满脸不快怨恨的拿出了手机,但很快她就停下了按键的手势。

    蒋欣蹑手蹑脚的走道另外一个卧房的门口,鬼鬼祟祟的就像做贼一样。

    “这死晓明哥!太急色!鄙视你!……都不叫上人家!……姐姐也是!……嗯!偷听人家做……做那个,羞不羞?……”

    蒋欣芳心百转,脸上爬上了一抹羞人的水意,火辣的。她踌躇着想走了。但奈何房内的动静实在太有吸引力。

    “不听白不听!哼!”

    蒋欣终于找到了偷听的借口,把耳朵支在门边,听得津津有味。

    ……

    王晓明凭着自己强悍的体魄和熟练的技巧,口齿唇舌并用,一次又一次的把白洁送上了云端的最高峰。

    ……

    王晓明把白洁抱着自己的怀里温存着,手机突然间向了。拿过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本想不接,但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白洁软软的抚摸了王晓明*耷拉的小家伙一下,然后抛了个温情的媚眼,示意他接电话。

    “喂,是王先生吧?是李小姐派我来接你的。我就在你家楼下。”

    王晓明刚打开电话,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王晓明和白洁的耳朵里。

    “哦。那谢谢你了。麻烦你稍等一下。”

    王晓明一听是李湘派来的司机,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床,不着一缕的*毫无遮挡,耷拉的小小鸟欢快的跳个不停。

    白洁意味悠长的看了王晓明的*一眼,也懒慵慵的起身了。

    “哎哟!”

    王晓明看见白洁身体一软,几乎要跌倒,连忙伸手过去扶住,“小心点麻。看看你,起个穿也这么不小心。你要是摔坏了,今后谁给我做饭呀。来,我帮你穿衣服。”

    “都怪呢!把人家弄得浑身无力……”

    白洁妩媚的给了王晓明一个白眼,风情而诱惑,怎么看也不像是埋怨。反倒是小女人像自己的丈夫撒娇……

    “哈哈!快把衣服穿好,然后补个装。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务必一出场就艳压群芳,让所有男人顶礼膜拜,不敢仰视!”

    王晓明很是得意,眉开眼笑的。奈何白洁刚才消耗的精力是在过多,浑身柔软无力。王晓明只好七手八脚的伺候她了。谁叫他体力好呢?

    “你……小心!”

    王晓明搀扶着白洁打开房门,突然间掘一团红影向自己的怀里扑来。乍一看,原来是蒋欣,眼疾手快,连忙伸手以抄,险险的把蒋欣也抱进了怀里。

    “小欣,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晓明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问道。蒋欣明显是在听房,看她满脸红潮,媚眼入丝,浑身情动酥软的样子,还有问吗?

    “你们……你们……居然躲起来偷吃禁果!我讨厌你们!”

    蒋欣突然狠狠地推开王晓明,酸溜溜的说。

    “小心!来,我扶着你。”

    王晓明看见蒋欣摇摇晃晃的,一把拥着她。“小欣不要妒忌,今晚晓明哥一定会把你宠幸得饱饱的。”

    “讨厌!说什么呢?你以为你是皇帝?”

    蒋欣气呼呼的扭着王晓明腰间的软肉,但很明显,她的怒气已消。

    “你们在去补个妆吧。已经有人来接我们去参加舞会里。再不赶紧……”

    “糟了!糟了!晓明哥!都怪你!”

    蒋欣脸色惊慌,边埋怨着王晓明,左右打量一下,风风火火的又冲向卧室。

    “晓明,你等一下。我也去化个装。”

    白洁被王晓明全心全意地宠爱了一次,正是志得意满酣畅淋漓的时候。她暧昧温情的给了王晓明一个眼神,转身就向卧室走去。

    “等等!”

    王晓明用力把白洁的娇躯扳过来,然后在她的蜜唇上蜻蜓点水一下,“去吧!”志得意满话语温柔无比。

    “嗯!”

    白洁满心甜蜜,低眉垂目的重重点了一下头,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更加的婀娜诱人……

    ……

    “快点!快点!就要迟到了!”

    女人化妆通常都要占用比较多的时间。既然白洁蒋欣和自己的目的地相同,所以王晓明也不先走,不停的催促着墨迹的她们。

    房门“吱”的一声打开,蒋欣白洁那两张美艳绝伦的巧脸先后路了出来,精巧的眼影,挺翘的睫毛,娇艳欲滴的饱满柔唇……白洁如梦丰满,蒋欣如诗水灵,风情不同却同样迷人。

    王晓明忍不住又在她们的蜜唇上吮吸一下。这个动作理所当然的遭到白洁蒋欣同仇敌忾的抵抗……但怎么看怎么像欲拒还迎……

    王晓明携着一大一小两大盛装美女,姗姗来迟,终于出现在小区门口那辆等待已经的黑色奔驰车旁。

    奔驰的司机显然具有良好的职业*守,等待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一丝不快。服从命令这一条宗旨显然已经融入了血液当中。但当妩媚风韵的白洁和青春水灵的蒋欣双双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也不由得傻了眼。高贵温婉的千金小姐看多了,他对白洁蒋欣身上混合着的一点点纯真和青涩的气质很感兴趣。

    “先生,我们可以走了吧?”

    王晓明看见司机目光灼灼的样子,心里用中炫耀的爽快。不过话语里却很礼貌,低缓的语气体现着他的深沉,不动声色,云淡风轻。

    “……可以!三位请上车!”

    司机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很熟练的为王晓明他们打开车门。

    王晓明先让白洁蒋欣钻进后作,本想走到副驾上坐下的,但被白洁拦下了。她想接着车上的时光和王晓明多温存一下也是好的。

    司机心照不宣的不去看他们,默然的关好车门,然后坐上驾驶座动车子。做了司机这么久,什么东西应该看见,什么东西不应该看见,他还是知道的。

    奔驰平稳的行驶在宽敞的环线高上。王晓明被白洁和蒋欣杂在中间,因为担心司机的后视镜,正襟危坐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用力的拥着她们。

    不过蒋欣也白洁就不那么老实了,趁着司机不注意的当儿,是不是作弄一下王晓明,开心得不行。有时情人之间的感情,可以通过恶作剧来加深。

    王晓明虽然是板着脸,其实心里暗爽个不行。特别是白洁蒋欣那青葱般灵动的指尖滑过他大腿所引起的阵阵战栗……她们总是使坏,往往在他就要登堂入室的时候嘎然而止……那种想的到吃不到的感觉撩得王晓明心里猫挠似的……痛并快乐着……

    黑色奔驰停在一扇黝黑古朴的大铁门前接受检查。透过大铁门上葱郁翠绿的藤蔓,王晓明看到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伊人处处,欢声笑语不断,时不时还传出悠扬雅洁的提琴乐曲声。看起来热闹非凡。

    司机稳稳的把奔驰停好,很有礼貌的向保镖出示尹博后来为王晓明补上的请柬。本来,蒋欣也是有请柬的,不过保安把她和白洁当成了王晓明的女伴,若无其事的放行了。只要有一个人有请柬就行了。不少人就是呼朋引伴,双双对对而来的。当然了,这种情况主要是青年男女居多。

    黑色奔驰徐徐行使在别墅间的小道上。王晓明透过车窗,看见一个硕大的院子,曲径通幽,乘春草木,花圃处处,流水翩翩,居中一尖顶别墅更是鹤立鸡群,欧式典雅风情,隐隐散着宫廷的尊贵和气派。

    王晓明身子突然僵了一下,目光中也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晓明,怎么了?”

    白洁明显的感觉到了王晓明情绪的变化,有点担忧的问道,嗓音缠绵悱恻,情深款款。

    “没事。我只是被震慑住了。你看这别墅!占地广宽,绿树成荫,特别是中间的洋楼,更是散着宫廷般的气派和典雅。太了不起了。”

    王晓明连番感慨,如痴如醉。

    “晓明,相信我。以后我们也会有这样一座别墅的。不!比这个更加豪华气派,富丽堂皇。”

    白洁依偎在王晓明的身侧,语气低微,好像倾诉,也好像是自言自语,不过低微的语气里缺包含着无尽的希翼和决心。

    “是呀。晓明哥,我们以后也会有的。我们不但要住别墅,还有开最好的车。什么保时捷,法拉利,凯迪拉克,一样买一辆。我们轮着开……咯咯……”

    蒋欣一脸迷醉的样子,言之凿凿,满眼的小星星在飞,好像真的看见自己住进了宽敞命令的别墅一样。

    王晓明轻轻捏了捏她们柔软的小手,不置可否的笑笑。住别墅,开跑车,光想想就觉得不太现实。不但要有钱,还要拥有与之相应的地位和权势。要不,就算真的住上了别墅开上了跑车,心里也不踏实。名不正言不顺,照样会被人骂成暴户小白脸。白洁蒋欣了解王晓明心里的想法,也不再说话,只是像只柔顺的小猫咪一样倚靠在他的身边,但明丽的眼眸里却不约而同地闪过了一丝坚定地亮光……

    王晓明除了对白洁蒋欣的话深有感触外,还藏着别的心事。这别墅太熟悉,跟他逃狱那天躲避狱警追踪的别墅简直如出一辙。几乎不用多想,他就敢肯定这别墅就是那天隐藏得别墅。

    一霎那,那段狼狈得就像丧家之犬东躲西藏的苍茫岁月,就像过场电影一样闪现在王晓明的眼前。

    那天,王晓明是通过自己的手脚,历经艰难险阻才进入了别墅的门口。想到那时深一脚浅一脚,惶惶不可终日的情景,王晓明又是伤心有时惆怅。

    今天,王晓明志不但以车代步,身边还环绕着两大风情各异的美女。一路畅通之下,还受到了别墅保安的敬仰。

    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月,人生的际遇竟然是如此的不同。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呀。

    王晓明暗暗的感概了一阵,现奔驰已经稳稳得挺在了圆顶别墅前,赶紧收敛了自己不合时宜的心神,换上了一副冷静沉稳的神色。混了这么久,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

    时值仲春,晚风习习犹如婴儿般柔嫩的小手抚摸,清新的芬芳气息更是令人心旷神怡。

    王晓明笑拥着白洁和蒋欣,神清气爽,丰神俊朗的下了车,很是踌躇满志,目空一切的样子。

    ……

    放眼望去,别墅里一片灯火辉煌,喜气洋洋,不停有身穿黑色制服的侍者穿过憧憧人影。

    尹博和薛嫣然爽爽立在台阶上迎接着受邀而来的各界名流,男的英俊沉微,女的娇媚娴柔,配合得丝丝入扣,天衣无缝,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呀!

    “白先生看起来气色很不错,红光满面的。想必是近来生意兴隆。”

    “哪里哪里?这还不是托尹总裁的洪福?小打小闹而已,不登大雅之堂。倒是尹总裁的千秋霸业都铺到了大洋彼岸,可喜可贺!”

    “白先生里面请,我们夫妻已经略备薄酒,还望白先生不要嫌弃才是。”

    “尹夫人看起来更加年轻了。想必是尹总裁滋润有方,哈哈。我白某人就不打搅你们两位迎客了。暂且失陪!”

    “白先生请!”

    尹博和薛嫣然夫唱妇随,一唱一和,配合得异常默契。

    ……

    “王先生大架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尹博刚把前面一拨客人送走,就看见丰神俊朗神采飞扬的王晓明左拥右抱着娇颜如画体态婀娜的白洁蒋欣款款而来,不假思索,客套话信手拈来,脸上的笑容特别可掬,像个弥勒佛。

    但薛嫣然就不一样了。她看见王晓明靠近,立刻把脸别到了一边,爱理不理,冷漠得就像个陌路人似的。这一幕,很不幸的落入了某些有心人的眼中。

    “尹先生客气,我等愧不敢当。能够得到尹先生的邀请,我等幸甚。如果有什么失礼之处,还望尹先生和尹夫人多多海涵才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王晓明双手呈上抽空在街边选焙的一尊玉佛。反正尹博这么有钱,珠宝钻石不知凡几。送些工艺品意思意思即可,再说玉佛用精美的礼品盒包装着,应该不算丢人。

    “谢谢王先生的厚礼。里面已经备好酒水,希望今天王先生能够尽兴而归。”

    尹博双手接过,接着递给了身后的侍者,笑吟吟的客套着,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我就失陪了。”

    王晓明向尹博礼貌的浅笑一下,携着白洁蒋欣向别墅里面走去。

    ……

    别墅大厅里灯火通明,那是吊顶上那一盏硕大无比的水晶吊灯出的。在水晶吊灯的旁边,还环绕着无数灯盏,形成众星拱月的态势,很是气派奢华。光是这灯饰,就不下百万。

    大厅巨大宽广,金碧辉煌的程度实在无法想象,左侧一排排用粉色绸缎铺着的桌子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美酒佳肴,色泽鲜艳,芬香飘逸,让人忍不住的垂涎欲滴,食指大动。许多身穿白衣黑裤的侍者手托盘子,不断穿梭在人群之中,手上的盘子里摆着各种美酒,供人随时索取。

    不过那些名流人士好像个个吃饱了撑得,故作矜持的捏着个高脚酒杯,酒杯中除了娇艳晶莹犹如少女樱唇的红酒之外,再无其它。那些让人口水横流的美味就真的那么让他们不屑一顾吗?不会是民脂民膏吃腻了吧?

    大厅的正中是一块巨大的舞池,无数衣冠楚楚淡妆浓抹的的上流人士名媛淑女正聚集在一起翩翩起舞,而厅角还有一组乐队在演奏着高贵典雅的华尔兹舞曲。

    舞会之豪华和奢侈完全的出了白洁和蒋欣所能想象的范围。她们刚进入,就变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脸上荡漾着难抑的惊喜,色泽动人,闪闪生辉。

    王晓明却是不为所动,脸上的浅笑沉静如水,一脸的讳莫如深,很是沉稳得体的端详着那些上层人士。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些眼熟能详的面孔。

    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名流!

    其中有著名的导演,比如陈歌凯。影视界的大腕,歌坛巨星,体育明星,政界风云人物,商场大鳄,曲艺名角,外国友人,港台名流等等等等。真是五湖四海,国内国外,各行各业的精英大集合,济济一堂都不能描述这样恢宏的场面。

    当然,其中还有很多人是王晓明不认识的,不过很显然他们也是上流人物。这从他们淡然地眼神和举重若轻的气质就可以看出来。

    同时看到了这么多平时难得一见的神秘人物,王晓明还可以。但蒋欣白洁则控制不住自己要飘起来,双眼不间断地冒着绿光,大呼小叫的指指点点,絮叨个不停。这个是某某电视剧的主角,本人别电视上上镜多了;那个是某某大碟的主唱,简直帅呆了;那个《一帘幽梦》的女主角怎么是个小眼睛,难看死了,电视真是个误人不浅的东西;这不是赵薇薇吗?嘴巴这么大!看来是镜头太小,照不下她整个嘴巴;……

    王晓明真实又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你们……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这样很失礼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说东道西,羞不羞呀?你们说!羞不羞?”

    王晓明连忙把他们拉到偏僻一点的地方,又爱又怜的数落着她们不合时宜的行为。

    “晓明哥……人家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时激动……忘记了嘛!晓明哥不要生气!最多人家以后不这样了……”

    蒋欣被王晓明数落得脸一红,扭捏着撒起娇来。

    “真的拿你没有办法!”

    王晓明轻轻刮了古玲精怪的蒋欣鼻子一下,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他又瞄了白洁一样。

    白洁接触到王晓明那炯炯有神直穿心尖的目光,忍不住妞妞娇羞的一低头……

    王晓明轻轻捏了捏白洁粉嫩的玉臂,然后和善温情的笑笑……

    白洁接触到王晓明那清澈温情的目光,芳心不由得一荡……她捕捉到了王晓明善意理解的目光。

    “我们去吃东西吧。那边桌子上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有些还是我们一辈子可能吃不到的。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不吃就要暴殄天物。你们记住,他们也是人,也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看见他们,没有什么好紧张得。只要保持平静,面带微笑就好了。就是这样。我们走!”

    王晓明下巴轻轻,寥寥数语说得若无其事,好像自己是清心寡欲,视金钱权贵如粪土的世外高人似的。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当年的窝囊样。这人呀!总是一套标准两种态度,对人一套对己一套。

    白洁蒋欣听了王晓明的话,极力作出平静微笑的样子,虽然还有点勉强,但还没有达到不堪见人的地步。相信加以时日,她们就可以做到李湘那样从容待人了。

    真是说曹*曹*就到。王晓明刚来着白洁蒋欣转了个身,就可见李湘像观音菩萨下凡,裙摆张开就,像观音菩萨的莲花宝座一样。

    李湘脸上化着浓妆,眼影,画眉,红唇,粉脸,艳红色的华贵露肩晚装……她粉嫩白皙犹如羊脂玉般的粉脖挂着一串晶莹璀璨的莲花项链,尾部是一颗沉甸甸的蓝宝石……蓝宝石散的璀璨光芒配合着袒露肌肤的肉光,两者相得益彰,更显得光彩夺目……

    李湘这一次打扮一改平时的端庄娴柔气质,华贵雍容中带着丝风情诱惑的狂野,感觉很别样……

    白洁和蒋欣看到李湘,双眼俱是一亮,直勾勾的盯着她粉嫩如玉般晶莹的胸脯。那贪婪垂涎的目光,不亚于任何一个色中恶鬼。

    “湘姐,你这项链好漂亮……”

    蒋欣把双手合在胸前,满口的羡慕陶醉表情。

    “李小姐你好。”

    白洁毕竟别蒋欣多混了不少时日,心态成熟稳定多了。很快,她就从自己的失态中恢复过来。她先是有点忐忑的窥视了王晓明一眼。待看到王晓明脸色平静,没有一点不快时,才壮着胆子对李湘笑笑,打了个不咸不淡的招呼。

    “你们好。”李湘先是对白洁和蒋欣点了点高昂的玉,浅笑一下,然后就把盈盈的目光锁到了王晓明的身上。她一看见王晓明,目光中掠过了一丝不为人注意的狡黠。

    “嗯,不错。王先生这身打扮,看起来气质蛮好。除了王先生气质出众之外,白小姐和蒋小姐的功劳也不少吧?”

    李湘一双妙目上下打量了王晓明几眼,然后朱唇轻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王晓明,白洁,蒋欣三个人褒赞一番。

    “湘姐你的眼光真好。不像某些人,如果不是有我们*迫,某人还不肯穿上这身衣服呢?”

    蒋欣精致的粉脸上掩饰不住的色泽动人,很是得意。

    还别说,王晓明现在一身打扮成功人士打扮,奶白色的衬衫搭配者黑色的燕尾服,领口微微张开,显得不羁而有点张扬,隐隐中丝飞扬跋扈的傲慢。如果不是白洁蒋欣在旁边苦苦相*,他还真不像穿得这么张扬,内敛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嘛。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