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八章 跳进火坑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八章 跳进火坑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王晓明失踪的第二天,白洁和蒋欣就已经报了警。由于白洁和蒋欣曾经在薛嫣然的晚会上露过脸,当白洁和蒋欣心急火燎的跑到公安局报警备案的时候,公安局的领导正好认出了她们。

    俗话说有熟人好办事,公安局的头头脑脑听说王晓明失踪了,更是出动了全部警力地毯式排查。当然,他们这是看在王晓明背后那子虚乌有的后台上。

    警察,白洁的手下,这十多天以来,几乎将京华市掘地三尺。但王晓明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秘密监牢,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白洁和蒋欣担惊受怕,惊惶无助的等待了十多天,还是听不到王晓明的一点消息,不由得满心荒凉。

    白洁和蒋欣连续十多天都是以泪洗面,眼泪早已流干。此时,她们就算欲哭也是无泪,只能拥抱着相顾无言,蜷缩在沙上的身体抱成一团。似乎只有这样,她们才能找寻到支持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憔悴损,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这正是白洁和蒋欣的真实写照。对于她们来说,王晓明就是幸福的源泉和美好生活的动力。如果没有王晓明,那么她们的整个身心都是布满黑暗阴霾的地狱,孤独无望,毫无生气。

    白洁和蒋欣并不要王晓明时时刻刻守候在她们身边,她们需要的是一种踏实,归宿的感觉。但她们现在偏偏就感觉不到一丁点踏实,归宿的感觉,整个身心悬了起来,空落落的,就像被吊在万丈悬岩边上一样,恐惧,仓惶。

    就在白洁和蒋欣互相拥抱慰藉,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房门突如其来的打开了。她们以为那是林雨婕的开门声,一直沉浸在王晓明失踪的悲凉气氛中,纹丝不动!

    “晓明哥……”

    蒋欣充满灵性的芳心突然感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下意识的抬头,呜咽的声音养藏不住的惊喜,一下子放开白洁狠狠地扑了过来……但很快,她就僵直了扑腾而来的身体,惊喜地神色变得忧伤无比,一脸的痛心难解……

    白洁的第六感敏锐的感觉到了无比熟悉的味道,迫不及待的抬起憔悴的玉,正好看见日思夜想的爱郎正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一股巨大的幸福满足晕眩迅充斥心间,白洁难以置信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娇嫩的肌肤不堪受虐,一股痛彻心肺的感觉如电流般的进入了大脑。

    白洁对大腿上那股痛彻心肺的感觉浑然不觉,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朵最美艳的花朵,笑媚如嫣。另外,花朵上还有两滴晶莹的水珠在滑落……

    白洁几乎是喜极而泣,完全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中,对蒋欣突然呆立当场那种伤痛失神视而不见……

    白洁不由自主地靠近王晓明,看见王晓明的头有点凌乱,自然而然的举起纤纤玉手帮他梳理一下。但她的手举到了一半就僵直了,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换上蒋欣一样的疑惑不解……

    虽然王晓明的相貌身材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表情却变得冰冷无情,一副冰冷不可侵犯的神态。特别是他那双无情而陌生的双眼,更是让白洁和蒋欣心头冒起一阵冰冷。

    蒋欣和白洁先后现了王晓明对自己亲昵动作的抗拒和闪避。蒋欣刚想扑进王晓明怀抱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的退却了,动作生硬而无情。白洁像帮他整理头的时候,捕捉到的是他那冰冷而排斥的目光。

    女人的心都是细腻而敏感的。特别是她们把整个芳心都缠绕到一个男人身上,甘愿付出一切的时候,更是敏感的可拍。

    人与人交流,不一定要用嘴巴,特定的动作,复杂的眼神也会把一个人内心的想法表露无遗。

    王晓明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和眼神,一下子就让才从相思煎熬中抽身而出的白洁蒋欣从新跌入了万丈深渊。这一次,她们跌得更彻底,更绝望。虽然她们不知道这度日如年的十几天中,王晓明生了怎样一些不为人知的大事,但她们从王晓明的眼神和动作中,明确的读到了决裂,冷漠和陌生。换而言之,她们被王晓明抛弃了。

    不过,王晓明还没有亲口说出,白洁蒋欣心里就还会有一丝侥幸。于是,她们注视着王晓明的眼神中掩藏不住的希翼。她们真的希望这是自己理解错了,不停颤抖的芳心祈祷着王晓明向她们张开包容的双臂,给予她们踏实安全的拥抱。

    不过,王晓明接下来的话,直接粉碎了她们心底最后一丝的希望,“白小姐,蒋小姐,我这一次回来,是向你们说再见的。希望你们在没有我的日子里,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声音平静但不带一丝感情,飘渺而空灵,很遥远,很陌生。

    “为……什么……”

    白洁和蒋欣清瘦憔悴的脸庞两滴热泪滚滚而下,苍凉的声音颤抖而令人心碎。但王晓明却像一块铁石一样不为所动,“不为什么。只是我们之间缘分尽了!对不起,耽误了你们的青春这么久。我这次回来,是收拾东西来的。……你们进来吧。”

    王晓明的声音一贯的平静而无情,就像幽深的古井那样毫无生波,好像他本人是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一样,脸如白板。

    “晓明,不要抛弃我们好吗?无论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

    白洁心思比较缜密,柔声软语的祈求着,梨花带雨,满脸哀怨之色,惹人可怜,心碎,直颤人心……

    蒋欣年纪尚轻,没有白洁饱经风浪的承受能力,在得到了王晓明的明确答复之后,犹如五雷轰顶的昏迷了过去,瘫软在沙上早已经不省人事。

    “不劳白小姐挂心。”

    王晓明留给了白洁一个冰冷而陌生的背影,带着门外守候的两个黑衣保镖进入了自己的卧室。

    白洁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击的六神无主了,支撑着沙慢慢的坐下,双目失神而手足无措。

    十多天渺无音信的亲密爱人出人意表的出现在面前,奏响的不是归来的凯歌,而是分别的号角。白洁无论怎样也想不通,一向对自己呵护有加,温柔体贴,为了自己可以不顾安危的亲密爱人,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如此绝情而陌生。

    白洁想不通归想不通,但她从王晓明的眼神里已经找寻不到一丝熟悉的味道。思念,留恋,不舍,柔情,怜爱等感情通通消逝无踪,只剩下一系列陌生的离谱的感情,冷漠,凌厉,寒霜,绝情……

    王晓明没有多少东西,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那些白洁为他购买的东西,他全部留了下来,就连那个结婚戒指,也被他毫不迟疑的丢弃在床头柜上……

    “好了。收拾干净了,你们想把这些提到车上去。我在检查一下还有什么遗漏的。”

    王晓明面无表情的对那两个目光警惕,一张扑克脸的保镖说道。

    “……是!”

    保镖迟疑了一下,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们养成了执行命令的好习惯。

    王晓明打开房门,看着保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迅闪到白洁身边,飞快地把一个藏在衣服皱褶的纸团抽出来塞进白洁手里,然后面无表情的扬长而去……

    ……

    “我亲爱的白姐,小欣,不是晓明要狠心抛弃你们。在我心里,你们永远是我最爱的妻子,最亲密的爱人。

    因为不得已的苦衷,我必须离开你们。至于是什么苦衷,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对你们明说。

    我知道,我的狠心一定会让你们很受伤。但请你们原谅我,因为我必须这样做。否则,我们都会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安然无恙。

    虽然我们分开了,但请你们相信我。这只是短暂的。我的心……时时刻刻装着你们!一刻也不舍得离弃!真的!你们要相信我!

    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其实,以前有些话我不好对你们明说。现在,我们要分开了。我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我之所以让你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就是希望你们成为人上人,成为像武则天一样的所在!斑高在上!蔑视众生!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我王晓明是一个没有天分的男人,浑身除了点蛮力,没有任何优点。

    但你们不一样。

    白姐,你温柔,体贴,心思缜密,对服装具有天生的敏感和洞察力,再加上你曾经的阅历,你一定会成为服装界大亨,就像范思洁,香奈儿……

    小欣,你有灵性,对绘画拥有天生的触感和天赋,加上人又长得这么可爱,天真纯朴,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成为当代的达•芬奇,梵高……

    好了。其他就不多说了。只要你们明白我的心思就行,我真的不是有心要伤害你们。

    我们今后一定会再相见的。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写给我最爱的妻子:白洁女士,蒋欣女士。

    夫:王晓明敬上。”

    白洁和蒋欣相拥在被窝里,针自酌句的看望王晓明偷偷塞给她们的信。当她们读到信的尾端的时候,整个心又活了过来。虽然她们不知道王晓明到底遇到了什么苦衷,但王晓明字里行间跃然纸上的浓浓爱意,她们还是感受得到。特别是那句:

    写给我最爱的妻子:白洁女士,蒋欣女士。

    夫:王晓明敬上。

    更是让她们几乎欢喜的要晕倒。没有什么比白纸黑字的认可更有说服力。

    白洁和蒋欣把信翻来覆去的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喜极而泣的泪水都要把字迹洗涤一空了,才把那张信纸珍若生命的藏进衣柜的最深处。那虔诚认真地眼神,就像在珍藏全家宝一样。

    一直凝聚在白洁蒋欣心头的阴霾瞬间消散一空。虽然她们不知道王晓明为什么要给她们分开,要分开多久。但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王晓明还爱着她们,这就已经足够。

    白洁和蒋欣把对王晓明的思念深埋在心里,开始把所有精力事业和学业之中。于是,在不久的将来,服装界和艺术界有两颗新星在冉冉升起,光耀神州大地,声势直*海内外,成就令人侧目。

    ……

    王晓明在保镖的保护下,其实真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押送下,来到了京华市郊外的一所别墅里。这里青山绿水,风景宜人,很是适合疗养居住。

    王晓明是昨天被薛嫣然接来这里的。他开始还以为薛忠之要给自己转移场所,但当他进入这所占地宽广,装修豪华考究的别墅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但薛嫣然接下来的做法真地让他有一种如在梦中的错觉。薛嫣然不但要跟他结婚,还要把和尹博离婚后的财产交给他打理。不过这也不是没有条件的,条件就是王晓明要断绝和一切女人来往。否则,无论是王晓明还是跟他来往的女人,必死!

    王晓明丝毫不怀疑薛嫣然威胁的真实性,因为他看见了薛嫣然眼眸里冒着的怨毒寒光,就像一条条小毒蛇在吞噬一样。

    女怕嫁错郎,男人也怕娶错老婆。特别是薛嫣然这样背景深厚的女人,更是犹如猛虎。王晓明知道这是薛嫣然在报复自己。她不但要切断自己所有幸福的源泉,还要守着自己让自己孤独一生。真是用心邪恶!

    如果真的跟薛嫣然结了婚,那后果不用想也会很凄惨。但王晓明已经反抗不了。薛嫣然已经下了死命令,如果王晓明不答应,说不准哪天白洁和蒋欣会遇到什么雷劈车祸。

    这正是王晓明的软肋。于是,王晓明痛定思痛,只好狠心的跟白洁蒋欣分开。但惧怕她们过于忧伤,事先还是准备好了一封信。他知道这一次相见之后,他们之间虽然相隔咫尺,那也是天涯。凭着薛嫣然那通天的手眼,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和白洁蒋欣单独见面。

    ……

    尹博回到美国之后,一想到恩爱有加的妻子莫名其妙就多了支红杏,而自己头顶上也多了顶看不见但感觉得到的绿帽,一时憋屈难耐,几乎要疯。他几乎一刻也不能忍,立刻委托中华国的心腹律师办理一切离婚手续。

    薛嫣然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几天,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就算尹博不主动提出离婚,她也没有面目面对自己爱逾生命的丈夫。一个女人,做了对丈夫不忠的丑事后,还能恬不知耻的请求原谅吗?所以薛嫣然也不再拖延,很绝然的在离婚文件上签上了名字。因此,薛嫣然分得了夫妻二人在中华国的所有财产,包括盖天公司的股权,房产,股票等等,折合钱币绝对是天文数字。

    于是,尹博和薛嫣然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当然,他们肯定不会说是因为薛嫣然给尹博带了绿帽儿导致离婚的,而是夫妻两人长期分居,导致感情逐渐疏远,而不得不放手让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反正只是官面上的文章,至于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了。

    薛嫣然不去恨自己丈夫的绝情和狠心,相反缺乏对王晓明狠的牙痒痒的。至于是怎样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她已经没有兴趣深究,她要的就是狠狠地报复王晓明,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这样,莫过于把他牢牢地拴在身边,结婚那是最好的选择了。反正自己已经离婚。有时女人走极端的时候,就是这么匪夷所思。

    薛嫣然这种石破天惊的想法当然受到薛忠之和胡樱的一致反对,你要闹翻天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吧?这社会上的青中年才俊这么多,何必要把自己当作报复的筹码呢?

    但薛嫣然的解析让他们哭笑不得。先,她和王晓明已经拥有了夫妻之实,而她自己并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一女不能侍三夫。第二,王晓明这个人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嫁给他,是以身相许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她对王晓明产生了感情。这一条倒是不错,只不过,这感情不是爱,而是恨!渗入脊髓的恨!

    薛嫣然反正是一根筋了,在薛忠之和胡樱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薛忠之和胡樱一个是军国大员,一个是艺术大家,治理国家,把玩艺术那是拿手本领,但应付薛嫣然的任性而为,也是一阵慌乱。最后,他们只好抱着听之任之的心态,就让这丫头疯一下,泄一下心里的气也好。反正这么多人盯着,不怕王晓明翻起什么风浪。

    王晓明和薛嫣然终于结婚了。虽然薛嫣然用心邪恶,但表面功夫还是做足。由于她第一次结婚用的是西式婚礼。这一次,她心血来潮,来了个中式婚礼。

    鲜艳喜气的大红花轿,浩浩荡荡的迎亲仪仗队,拜天地,掀盖头,入洞房……王晓明就像木偶一样被*纵着,不敢稍有丝毫不满。薛嫣然那句话他可是记忆犹新:如果你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那么我会让白洁蒋欣这两个婊子表现的让你很满意!白洁蒋欣的老底,早被无孔不入的薛嫣然翻了个底朝天,无处藏漏。

    熙熙攘攘的一天已经过去,王晓明看着道贺的宾客如潮水的退去之后,醉醺醺的他猛然的感觉到自己就像舞台上的小丑。

    生活真***像一出闹剧!

    王晓明怎么也预料不到事情会生成这样。现在木已成舟,婚姻已经登记,众目睽睽之下有煞有介事的拜了天地……

    眼光华灯初上,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一粒明亮的晨星……

    此刻,王晓明想到了白洁,蒋欣,李湘,秦思雅,林雨婕……不知道她们现在可好?

    因为是一出闹剧,所以薛忠之并没有大宴宾客,来得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人,凑场子而已。他可丢不起那人呀!

    “姑爷,掀盖头的吉时已到!”

    王晓明抬着头正在观看着跟心里一样迷蒙苍茫的夜空,嬷嬷捏着脚走过来提醒了。古时候的婚礼,怎么能没有嬷嬷呢?不过毕竟是现代,王晓明领受不到通房丫环的待遇。

    王晓明浅叹一口气,收起混乱的思绪,反正木已成舟,也用不得他多想了。至于接下来的道路该如何走,那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机行事了。

    于是,王晓明踌躇满志的像那扇贴着大红双喜的门口走去……至少他的表现是这样,至于心里的真实想法,没人知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