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章 曙光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章 曙光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当凯迪拉克在黑色奔驰的保护下安稳的停在中华国人民银行京华市总行的门前时,顿时引起现场一片侧目。特别他们看到从中走出来的男人居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更是傻了眼睛,纷纷猜测这是那一方大员的公子仗着家庭恩泽耍威风气派来了。

    王晓明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在保镖的无间隙的保卫下,稳步向总行大门走去。

    “先生,请问你找谁?”

    京华市总行是京华市的金融核心,是负责行钱币,制定、执行金融政策的政府机构,守卫自然森严,那如壁垒的大门口两侧站着两排威武雄壮荷枪实弹的守卫。另外,附近还镇守着一个连以上的武警。

    此刻,守卫们虽然看出王晓明的不简单,但还是很恪守的把他拦在了门外。没有通行证一律不让进。(实际情况应该不是这样,这里夸张了。)

    “这是王总,是薛行长的先生。麻烦你们通传一声。”

    王晓明来到了薛嫣然的地盘,自然不敢放肆,连忙示意保镖上前招呼。现在,他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能降尊去叫门。那个保镖和王晓明已经配合了两个月,很是精明能干,连忙上前招呼。

    “请你们稍等。”

    守卫一听是行长的先生,不敢怠慢,连忙跑进传达室向里面通报。很快,通报的人就一路小跑出来,在守卫队长耳边小声耳语几句。

    守卫队长一挥手,众人瞬间健步散开,随手就是庄重的一个军礼,显得特别的训练有序,纪律严明。

    在保镖的严密拱卫下,王晓明脸上带着友好和善的笑容,稳步的走进了京华市总行的大门,立刻感到一股肃穆庄严的氛围扑面而来。

    “王先生,我是行长的秘书,我姓宋。行长吩咐我在这恭候您的大驾。”

    一个身穿合体银行职业套装,胸襟上别着中华国人民银行独特标徽的标志女人迎面而来,先对王晓明礼仪的一欠身,笑容甜美的说道。

    “那麻烦宋秘书在前面带路。”

    王晓明微微一笑,低沉而平和,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和煦感觉。这两个月,王晓明的进步不是一般的大。

    宋秘书一听,脸上的笑容绽放的更甜美了,就像正在盛放的山花那样,“王先生请。”她优雅的一把手,率先踏上那松软的红地毯,走姿曼妙轻盈……

    “王先生,行长请你直接进去。”

    宋秘书轻轻打开行长办公室那扇厚实的门,让开半个身子说道,还不动声色的把那些保镖拒之门外。

    “谢谢。”

    王晓明微微向保镖示意一下,然后整了整衣衫,踏着地上松软的新疆极品地毯,闪身走了进去……

    门悄然无声的关上了。宋秘书随后把王晓明的保镖安排的隔壁的休息室。那些保镖一进去就高兴了,因为他们现了薛嫣然的保镖也端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有人在抽烟,有人在擦枪,还有人在闭目养神……反正是熟人,他们也没有那么多规矩了……很快,休息室里就传出了粗犷爽朗的声音……

    薛嫣然穿着一件合体的工作装,齐膝的套裙,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底,显得特别的端庄娴熟,干练大气。

    王晓明笑*的走到薛嫣然那张宽大厚实的红木办公桌前,微微俯身下去,“嫣然,我来了。”声音低沉而温柔,轻轻的,还有着一丝丝随心而的敬畏。

    “来啦,坐吧。”

    薛嫣然抬头对王晓明微笑一下,然后有伏案奋笔疾书,处理在那堆高度逾尺的文件。看来,行长也不是太轻松的。不过她的精神状态很好,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整蛊王晓明之后,伤痛羞辱的情绪泄了不少。

    “王先生,请喝茶。”

    宋秘书适时地送进了一杯芬芳四溢的绿茶龙井。

    “谢谢。”

    “不客气。”

    宋秘书离开后,王晓明才细心的大量起薛嫣然来。乌黑的头捋了起来扎在脑后,几丝遗漏的丝垂在白皙圆润的耳侧,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工作中的薛嫣然表情认真而投入,很有职业女性的知性气质和风范。

    不单男人专注工作的时候吸引人,女人也一样。王晓明此时就被薛嫣然那股时而皱眉,时而舒展的认真劲儿折服了,眼露惊诧目不转睛。

    “哦……”

    薛嫣然终于忙完了手中的事,修长的十指交叉在一起,然后手掌反转掌心向天居于头上,曲线玲珑的腰部用力一瞪,狠狠的打了个呵欠……

    王晓明傻眼了。此刻的薛嫣然,是那样的懒慵,温柔,恬静,还带着一丝丝诱惑……如果她能长期保持这样人畜无害,那该多好呀!

    其实,除了王晓明,薛俨然还是人畜无害的。

    “你不在宏天那个豪华气派的办公室里舒适的呆着,跑我这来干什么呀?”

    薛嫣然手肘放在椅子两侧的护挡上,轻轻挑动着手中的派克笔,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晓明的脸,问道。无论她在家里用多么的整蛊王晓明,在外面,她还是很尊重王晓明的。

    “我有一个计划,想来跟你请示一下。”

    王晓明看见薛嫣然开口,不敢打马虎眼,开门见山长驱直入。

    “宏天既不是银行,又不是家里,你向我请示什么?你是总经理,自己抓主意就好了。你不是做得蛮好吗?”

    薛嫣然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迷人的浅笑,语气中也带着一丝丝不太明显的赞赏了。

    ……

    无论薛嫣然情感上怎么的恨王晓明,但王晓明是她法律和事实上的丈夫,那是没法改变的事实。她已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如果真的把王晓明整治得肩不能挑手不能抬,过着身不如死的日子,自己是否忍心?

    最后,薛嫣然心里很矛盾,既不愿意放弃心里的恨,又不忍心对他下狠手。于是,日子就这样僵持着,她只能时不时的作一些不让王晓明好过,又真正伤害他身体和心理的恶作剧。

    无论薛嫣然坚持和王晓明结婚的出点是怎样,她潜意识里还是接受了王晓明这个丈夫的事实。一个和她进行了婚姻登记,又举行了婚姻典礼的男人,就算心理上在抗拒,也不能不接受这个事实。这些,都是她结婚之前没有考虑过的。但这些事实还是在她始料不及的情况下生了。她已经不止一次暗骂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心窍,怎能能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呢?不过,薛嫣然情感上没有抗拒和王晓明结婚这件事。王晓明已经进入过她的神圣领地了。薛嫣然对这个曾经进入过她身体的男人,无论是情感上还是理智上,都能够无痛苦的接受。

    虽然薛嫣然心理上已经驱逐了伤害报复王晓明的心思,但她情感上依然刻骨铭心的爱着尹博,所以她身体上还是不能够接受王晓明。要不,她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整天被自己名正言顺的丈夫抱着,时刻闻着他身上散的不由自主往鼻孔钻的男子气息,绝对做不成女版柳下惠。

    女人是把感情和性结合在一起的动物,如果她在情感上没有接受一个男人的时候,没有男人能够让她们将开双腿。至少薛嫣然是这样。所以她抱王晓明拥抱着睡了两个多月,还没有向王晓明开放自己的神圣地带。也只有王晓明能够忍受这种折磨。换作其他男人,早就兽性大霸王硬上弓了。而王晓明,因为个人的克制和对薛嫣然的敬畏,也只能苦苦忍受着美人满怀去无处泄的煎熬。

    ……

    “这个计划,必须要你支持才能执行。”

    涉及公司的展大计,王晓明很正色很认真,满脸的凝重,不慌不忙地语气也很沉稳有力。

    “哦?!说说。”

    薛嫣然看见王晓明这么正色认真,有点感兴趣了。毕竟是自己丈夫远道而来寻求支援,总不能一声不吭的就把他赶回去吧?

    “公司现在上市了,势头很好。但是我们公司的绝大部分产业并不需要投入过多的展基金。这些你都知道。所以,我们要把手头上的这部分闲钱运作起来,寻找合适的项目。

    我的计划是这样。我打算建立一个集合芯片工艺设计,芯片生产与一体的半导体公司。全中华国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电子工业基础太差,芯片的电路设计好之后,我们还要花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到国外去进行掩模,流片……”(电子方面的东西,就不详细说了。)

    王晓明接着详细的把建立这个半导体公司的背景,意义,投入,产出详细描述了一遍,声音平和沉稳,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样。

    “我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间我们中华国的半导体航母战舰,就像英特尔,amd那样,把我们中华国薄弱的电子产业和工艺展起来,使我们国家不再受制于人,实现我们国家的腾飞。”

    王晓明的话虽然保持着一贯的平和沉稳,但谁都可以听得出他话里饱含着的拳拳之心和壮志豪情,那种对事业,对国家的忠诚之心。

    王晓明一番慷慨陈词之后,茗了一口清茶滋润一下干燥的喉咙。从半导体工艺说到电子工业的方方面面,说得他口干舌燥,喉咙冒烟。

    王晓明背靠在椅背上,手捧着茶杯,滋润的感受着绿茶的绕齿余香,默默地等待着薛嫣然表看法。但他现,薛嫣然正在一言不的审视着自己,水汪汪的星眸里目光直勾勾的,满是疑惑询问。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不妥吗?”

    王晓明不用大脑也知道薛嫣然的目光绝对不是看自己脸上的不妥,他这话只是开场白,抛砖引玉而已。他还很自然的伸手摸了一把脸。给人的感觉就是他真的不明白薛嫣然的目光是什么意思。这段时间,他装傻的功夫也大有长进。

    “王晓明,你到底是什么人?”

    薛嫣然突然站起来,俯身到王晓明面前,居高临下沉声问道。

    王晓明心里打了个颤,果然是问这个问题。实在太大意了,他丝毫没有考虑自己说这一番话所引起的效果。

    果不其然,薛嫣然听到王晓明如此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一番话之后,芳心起了深深的怀疑。

    前段时间,薛嫣然光顾愤恨下套,忘记了调查王晓明的身份。

    直道现在,王晓明已经成了她的丈夫,她还对王晓明的来历一知半解。结婚了两个多月,王晓明从来没有提到过他的家人,履历。薛嫣然对王晓明的感觉,就像是孙悟空一样,从石头里面爆出来的。说来也好笑,薛忠之长的女婿,居然是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是忠是奸,受否根正苗红,一概不知。哎,都是薛嫣然报复心切,让他们把这最重要的一茬给忘记了。事后,生米已经成了熟饭。就算他们有心,也无能为力了。

    薛嫣然看到王晓明此番慷慨陈词时表现出来的专注而志在必得的神情,听到那低沉而稳重的语气,心里升起了不少涟漪。她想起了尹博。

    想当年,尹博就是这样向她宣布事业宣言的。但王晓明的表现又有些不同,多了一份忧国忧民,富国强兵的决心。

    而尹博的宣言里,每一条都是怎样壮大自己,怎么样凌驾于一切之上。而王晓明,则多了一层壮大整个产业的考虑。

    薛嫣然,对金融和管理在行,但对电子产业那就一窍不通了。不过,王晓明在华丽所要表达出来的要建立全中华国半导体产业航母甚至壮大整个电子产业的坚决之心,还是听了个大概。

    薛嫣然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懦弱胆小的王晓明居然能够如此的雄心壮志,还有如此切实可行的计划。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是不是对他太残酷了?

    薛嫣然心里已经有了丝对王晓明报复的愧疚之意。

    他一个乡下来的搬运工,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这么专业的东西可只要业内人士才知道的呀。

    还别说,王晓明说的什么掩模,流片等专业术语,确实只有从事电子工艺方面的人才会懂的。

    薛嫣然蕙质兰心,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似笑非笑的问道,疑惑的双眼直勾勾的,简直要把王晓明的所有表情都勾进眼里。

    “这个……”

    王晓明一下哑然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很容易拔出萝卜带出泥。但看薛嫣然那生吞活剥的目光,蒙混是肯定过不了关的。

    “嫣然,不要问了。现在我不太方便说,以后才告诉你好吗?……”

    刚才还意气风的王晓明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低沉的语气除了哀求,还带着伤痛和苍凉……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神里还闪过了一丝令人心颤的心碎……

    王晓明说完之后,若有所思地再也一言不……不过,他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双眼重新散出充满神采的亮光,“这些事情,以后我会告诉你的……嫣然,你对我这个计划有什么看法?”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说话的口吻又恢复了平和沉稳。

    “哦……看法……”薛嫣然显然还沉浸在王晓明刚才突然显现出的伤痛苍凉中,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刚才,她敏锐地目光还是捕捉到了王晓明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心碎。

    这一丝心碎,就像一支利箭射在薛嫣然那柔软的心房上,她心里突然一阵揪心的痛。

    他过去一定受到过很大的挫折和打击。要不然他怎么会能够露出如此令人心碎的眼神呢?他就算被自己报复得只剩下奄奄一息的时候,也没有这样令人心碎过。……

    薛嫣然别有所想,自然没有听清楚王晓明问什么。因此,她的话条件反射之后随口而说。

    不过,薛嫣然终非凡人,很快就恢复过来。她先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暗中将王晓明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连自己枕边睡了两个多月的人都不清楚,实在说不过去。

    “这个计划很好。但是,设备呢?人才呢?我们去哪里找?”

    薛嫣然调整了一下思绪,很快就理顺了问题的关键。

    “通过正规的途径招聘,购买。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用偷,用抢的办法。资本主义国家的原始资本,也是从圈地运动这种血腥暴力的方式积累起来的。至于钱,我们可以贷款。”

    王晓明显然早就想通了这个问题,眼中突然掠过了一丝坚毅和凌厉。

    “怎么偷?怎么抢?”

    薛嫣然显然对王晓明的说法很震惊。

    平时看起来沉闷不堪的王晓明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胆大妄为了?是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坏?薛嫣然已经开始考虑是否要收回王晓明手中的一部分金钱和权力了。

    “这个……先物色一些合适的人才,先用优厚的物质条件拉拢。再不行,我们就要跟国家有关部门合作,把他们秘密抓回来。不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的重点应该放在海外的华人华侨身上。搞商业,犹太人厉害。但搞技术,还是我们华人当家。”

    王晓明说这话时面不改色心不跳,但话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原来是这样,王晓明的说法并不是真的去偷去抢,而是采取一些策略,就像几十年前那个“核弹之父”一样。薛嫣然大大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中关于收回王晓明金钱和权力的思虑。

    “好吧。那你回去先立个项,准备一些必要的材料,比如需要哪些人,那些设备。然后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我交给有关领导看一下,争取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

    薛嫣然一锤定音,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有薛嫣然出面,不愁国家不大开绿灯。就算要抓贝尔实验室的的院长,说不定也能抓回来。不过这是在不顾及影响的前提下。

    “那好。你工作吧。我会去准备你需要的东西。“

    王晓明看见自己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起身准备离开了。

    “晓明……“

    薛嫣然也站了起来,但有点欲言又止。特别是她那双眼睛更是包含着复杂难言的意味。”嫣然,你不要担心。我的事情。以后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的。请你不要派人调查好吗?“

    王晓明理解薛嫣然眼中的意味,诚恳地请求道,目光中的祈求之一甚浓。凭着薛嫣然那无孔不入的情报网络,王晓明还真担心会被调查出来。

    “好吧……“

    薛嫣然看见王晓明那双祈求的眼睛,第一次有种不敢违拗的感觉。她垂迟疑了一下,然后轻点一下头,答应了。然后,她又低下了头……

    “谢谢你。我走了。……对了,你的头乱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王晓明看见薛嫣然额头上有一丝秀垂着,挡住了她的视线,随手很自然的把他捋到脑后,动作亲昵而温柔,包含着柔情……一切都是那么随意而自然,就像水到渠成那样。

    薛嫣然突然感受到王晓明自然而的亲密动作,浑身僵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眸怔怔的看着王晓明……

    王晓明突然感觉到薛嫣然的异样目光,心里一动,悻悻的收回手,“对不起……“嗫嚅的声音有丝愧疚。

    刚才薛嫣然那一低头表现的很妩媚温柔,让王晓明有一种白洁活生生的站在眼前的错觉,手自然而然的就伸了过去……

    薛嫣然看见自己同床共枕两个月的人居然因为帮自己整理了一丝头而跟自己说对不起,心里无来由的就一痛……但同时,尹博那张帅气而英俊的脸也浮现在她的面前……

    薛嫣然心里有点烦乱,挥挥手,“走吧……“

    “好的。“

    王晓明不再说什么,大步走了。但薛嫣然怎么看,他的背影也有点孤单凄楚……

    王晓明回到公司,立即着手布置半导体公司的相关事儿,成立了以他本人为项目负责人的筹备组,并正式把项目命名为“曙光“。”曙光“项目,属于公司最高级的机密项目,包括市场调查,文件起草,资料收集,人才招聘,基地筹建等多方面,王晓明作为项目负责人,全程参与项目的筹建和实施。

    ……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王晓明亲自筹建和实施的“曙光“项目圆满成功。

    今天是2oo8年1月1日,宏天集团曙光半导体公司正式挂牌成立了。为了成立这个公司,王晓明付出了很多很多,从人才的招聘,设备的购买,厂址的选择,生产大楼的设计,再到和国家相关机构的交涉,寻求中华国中科院微电子,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合作,申请银行的贷款,事事亲力亲为……

    没有人知道,王晓明为了这天项目,付出了多少心血。就连王晓明身边最亲近的人薛嫣然也不知道。她知道王晓明每天起早贪黑,又是她已经睡醒一觉了,还看见书房里亮着灯。王晓明双眼通红,正全神贯注的伏案对着前面那部手提电脑修修改改,是不是挠挠脑袋冥思苦想一下……

    如果不是有众多名贵中草药进补,王晓明可能早就垮掉了。但是,这一年,他还是消瘦了一圈又一圈。

    为了这个项目,王晓明几乎全情投入了,几乎到达了绝情绝欲的地步。他除了偶尔关注一下白洁和蒋欣的动向之外,就把全部心神都投入到项目中去了。

    白洁亲手创立的“明洁”品牌终于登上了巴黎秋季时装周,一出场就已经艳压群芳,震惊四座……听说她为此还专门停留在法国最著名的服装学院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培训。白洁,终于成为了一位声名鹊起的,美丽成熟的,端庄大方的,风情万种的东方服装设计师和商业女强人。不过听说她已经名花有主,很多追求她的痴心男人都被她礼貌的拒绝了。

    蒋欣的画,更是冲破了国界,已经在奥地利等艺术故乡大放异彩,获得了“奥地利艺术大赛一等奖”。“奥地利艺术大赛”,那可是艺术家们心中的诺贝尔。人们终于知道,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出现了一位神秘而充满灵性的姑娘,她的画笔就显示天使的魔法,下笔如有神,能够描绘出最震撼人心的经世巨作。意大利富为了求她一副肖像画,居然要花1ooo万美元,不过听说如果不是有她老师的劝说,她还不太愿意。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