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二十一章 毒刺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二十一章 毒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华灯初上的京城和白天一样喧嚣,却又多出几分绚丽和诡异。

    楼宇像山峰一样矗立在璀璨的中,车流似潮水般在里穿梭流动。而作为京城主主体的人们,在这些遮天盖地的声音与光亮面前,却显得那么的卑微与渺小,被吞没得痕迹全无。

    但马克希姆西餐厅却像个深海的小岛一样把外面的声色完全断开,显得谧静而又安详,叫人有种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的舒坦感觉。

    此时的马克希姆西餐厅,早有几个老外在那儿用餐。烛光摇曳,刀叉银亮,偶有轻轻的撞击声,也和烛光一样的轻柔。他们声音很小如喁喁私语。

    花菁菁选择了一个靠近窗口的雅座。只要一侧身,她就可以惬意的观赏窗外璀璨的夜景和绚丽的。

    花菁菁在看风景,风景同样也在看她。绚丽而柔和的光线穿过通透的玻璃,洋洋的洒落在花菁菁的身上,更是衬托出她超脱挺拔,气质非凡。

    花菁菁为了今晚上的这个约会,特意挑选了一袭合体的紫色连体晚装。这晚装简直是为她切身定做的,不但把她挺拔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更加突出,还把她优雅,高贵,自傲,神秘的气质表露无遗,令人遐想联翩,回味无穷。

    王晓明在向北飞等人的簇拥下,微笑着步入了马克西姆,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大气高贵中透露这温和从容。

    花菁菁远远的看见了王晓明的身形,眼睛霎时一亮,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但很快她就恢复了一如既往地平静,淡然中混合着矜持,只是她那双犹如繁星般闪亮的眼眸浮现着淡淡的浅笑,远远的目视着王晓明。当王晓明走到她身前三米远的时候,她才礼节性的站起身子。

    “王总你好,我就是龙腾集团的花菁菁,首先感谢你的赏面。请坐。”

    花菁菁不卑不亢,玉手优雅的朝对面的椅子扬了扬,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待人接物的绝代风范,大方有度,气质沉稳,知书达礼,落落大方。先前那种倨傲不逊的神态消失一空,如果蒋欣看见一定不会相信自己的双眼。

    王晓明一看见花菁菁,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直,双眼一下子睁得老大,一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震惊模样。

    至于王晓明带来的保镖,早在王晓明与花菁菁会面之前,就已经抢先一步,娴熟的占据了雅座四周,目露警惕,配合默契,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周围。

    花菁菁看见王晓明对自己的客套置若罔闻,只是用灼灼的目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就好像要把自己吞进肚子里一样。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原来还以为宏天集团的王总是人中豪杰,想不到原来也是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好色之徒。天下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端的是一肚子污水,狼子野心!

    花菁菁心里这样想着,娇艳如花的脸色顿时一沉。

    “王总,你看什么呢?!”

    声音冷酷冰冷,说不尽的恶心厌恶,特别是她那双清澈明亮犹如辰星的眼眸,更是流露出令人不敢亵渎的冷若冰霜。显然,她对王晓明这种灼灼的目光有种发自内心的厌恶。

    “没……没什么……花小姐今晚真是光彩照人,艳压群芳。我一时失礼了,花小姐大人大量,千万莫怪。”

    花菁菁冷若冰霜的声音一出,瞬间让王晓明从遐思中醒悟过来,后脊梁不由得出了一把冷汗,脸上一热,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但王晓明毕竟是饱经沙场的人,一下子急中生智,瞬间就从尴尬的神色中恢复过来。他先镇定的保持着视角不变,而后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从容而淡然的微笑,最后还不着痕迹的开了几句半真半假无伤大雅的玩笑,既顺耳,又不显得轻佻。

    “是吗?谢谢王总缪赞。请坐!”

    花菁菁听王晓明这么一说,神色缓和了不少,目光也露出了些许亲切甜蜜的笑意。

    倒不是因为王晓明这几句赞美的话。花菁菁甚为龙腾集团董事长的千金,身娇肉贵,一向是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天使,平生不知道听过了多少甜言蜜语。王晓明几句简单的赞美还不至于让她假以辞色。

    花菁菁想着王晓明终究是宏天集团的总经理,背景显赫,如果因为一己好恶而让他下不了台。事后他如果挟恨报复的话,那对自己在中华国的发展百害而无一利。

    花菁菁权衡利弊之后,不得不违心的故作亲切甜蜜,一张平时冷得像冰的脸也慢慢的绽放开来,犹如山花般烂漫。

    审时度势,这是一个合格商业应该具有的素质。花菁菁很显然就有这个能力。

    “谢谢!”

    王晓明很绅士的对那个给自己搬椅子的侍者道了声谢,然后淡然从容的做下来,目光恬静而不失礼仪的注视着花菁菁,等待着她做进一步的安排,一副胸有成竹,波澜不惊的样子。

    其实,王晓明此时的心里就像印尼海啸一样,波涛汹涌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喜悦?震惊?无视?怨恨?……

    王晓明刚才看见花菁菁的时候,一下子震惊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他眼尖,一下子就认出这个打扮得豪华气派,落落大方的花菁菁就是前几年自己在病房里看到的那个冷艳的冰美人。只不过经过岁月的积淀,她变得更加的风姿绰约,仪态万方而已。

    王晓明虽然不知道花菁菁就是那个直接导致自己坐牢的幕后黑手。但他也知道,花菁菁和自己坐牢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正是因为她撞上伤了自己,并且假惺惺要给自己一笔赔偿,才招致了这么多记者的关注,才拔出萝卜带出泥,让自己进了监狱,过了两年与世隔绝的铁窗生活。

    一时间,王晓明心潮澎湃不定,前尘往事也是一幕幕的犹如走马灯的从脑海中掠过。

    花菁菁是就像一个承前启后连接点,让王晓明瞬间想起了很多从前不敢想的事情,真切,痛心,给予了他最震撼颤抖的心灵感受。

    一想到以前那种亡命天涯,食不果腹,朝不保夕的苦难日子,王晓明就觉得一阵阵的揪心,数不尽的辛酸血泪。

    而这一切,很显然就是花菁菁间接带来的。是无视?是怨恨?王晓明心里很矛盾,一时半刻也理不出个头绪。

    不过王晓明终究是一代人物,能忍常人之所不能,所以他神色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虽然内心在翻江倒海。

    王晓明认出了花菁菁,但花菁菁却没有认出王晓明。一是因为王晓明已经今非昔比,无论从风度上还是气质上看,都已经不是五年多前那个刚出校门的小男生可以比拟的。还有就是这几年间,王晓明的外表有了很大变化,不但人张白了,而且面容也改变了不少,似乎身体上也长高了,成熟了。再有一个就是花菁菁几年前就对王晓明不屑一顾,略施小计把王晓明送进监狱之后,她就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

    “首先,我衷心地感谢王总能够赏脸。其次,也感谢王总援手,我才能化险为夷。正所谓大而不言谢。我先干为敬了!”

    花菁菁优雅的举起手中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杯,轻轻扬了扬杯中温润殷红的名贵波尔多红酒,落落大方的说道。说完之后,她微微一昂头,杯中的波尔多就见了底。

    “不敢当。能够得到华小姐的邀请,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再说,那也是华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我只是略微出力而已,不值得华小姐如此盛情。干了!”

    王晓明淡然地脸庞挂着微微的浅笑,语气温和从容,举手投足彬彬有礼,言行举止说不出的绅士。把酒杯对这花菁菁晃了晃,他也一饮而尽。

    “王总这么年轻就开始执掌宏天集团,真是年少有为。我还听说,在王总的运筹帷幄,高瞻远瞩之下,宏天集团正以飞一般的速度发展壮大。实在是可喜可贺。”

    花菁菁轻轻的放下酒杯,笑对着王晓明,朱唇轻启。她身后的使者,很周到的又为她斟上了半杯酒。

    “哪里哪里?花小姐才是巾帼不让须眉。我听说在华小姐的雄才大略,锐意进取之下,贵公司在中华国着一块热土上迅速的开枝散叶,茁壮成长。不日,贵公司将成为中华国商业圈中的又一猛将,攻城掠地犹如探囊取物一般。”

    两人初次见面,这些冠冕堂皇的溢美之词信口就来,让人充分的体会到商人的虚伪和圆滑。

    王晓明和花菁菁你一言我一语的相谈甚欢,气氛逐渐融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花菁菁已经微微有点酒意,脸上浮荡着娇艳的红晕,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娇嫩得就如汁多液浓的水蜜桃一样,端的甜美诱人。

    “我听说宏天集团也有拍卖A,B,c三块标地的意向,不知道这消息是否有误?”

    花菁菁东拉西扯,终于把话题转移到正经事上。

    “花小姐果然是消息灵通人士。不知掉华小姐对这三块标地有何高见?好像花小姐对这三块地也是兴趣盎然,这可如何是好呀?”

    王晓明也不隐瞒,眼睛眯成了一道细线,直认不讳,旁敲侧击的还想从花菁菁口里打听一些口风。

    “老实说,这三块地特色各异,各有千秋。不过有一点,这三块地的潜力很大,升值空间很广。不过既然是好地方,那竞争肯定激烈。王总,如果想花小代价拿下这三块地的机会不大。”

    花菁菁小小茗了一口波尔多殷红液体,沉醉的享受了一下,然后装出一副正儿八经的神态,娓娓道来。不过她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东西,谈不上什么高见。

    真够虚伪的!居然用这样的话敷衍我!也太低估我的智商了!

    王晓明心里腹诽了一下,“花小姐,那你觉得这个代价是多少?”本来,这些属于商业机密,久经商界的老油条绝对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问出来的。但王晓明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故意将花菁菁一军。

    “王总,你这可是在为难我了。我初来乍到的,对京华市的物价水平不太熟悉。倒是王总,作为东道主,你应该对这个代价很了解吧?”

    花菁菁偷柱换梁的移花接木,一招兜兜转转的太极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了王晓明。

    王晓明被花菁菁如此一问,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下子张大嘴巴无言以对。

    花菁菁看见王晓明这样一副样子,眼光里有了点小得意。想套我?没门!

    但花菁菁还没有得意多久,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目光惊愕的看着突如其来犹如恶虎扑羊的王晓明……

    花菁菁目光惊恐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视如猛虎的王晓明狠狠地扑倒了。她跌落的身体还在空中,就看见刚才坐着的椅子一侧碎屑飞溅……

    ……

    王晓明把花菁菁狠狠地压到地上一滚,滚到了墙角边上,才快如闪电的跳起来,向那些才急速包围过来的保镖打了一个手势。

    保镖看见王晓明专业的手势之后,迅速的在王晓明和花菁菁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向北飞更是通过内线向外围保护系统发送了戒严和搜查的各项指令。

    隐藏在雅座窗口对门顶楼上的一道黑影,看到自己的狙击一无所获,知道人物失败,迅速隐去。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小姐,你没事吧?”

    王晓明安排好一切之后,才转身对着花菁菁,有点关切的问道。此时,花菁菁已经被保镖搀扶着站了起来,不过目光散乱飘忽,一脸的狼狈不堪。

    “王总,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饱经生死的王晓明突然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冰冷,阴森……那时一丝死亡的气息,只有王晓明这些长期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才能捕捉到它的存在。

    说时迟那时快,王晓明一惊,下意识的就向花菁菁扑去,动作生猛有力,速度惊人……

    花菁菁被王晓明突如其来的一扑,敏感的身体被撞得生痛。还有就是王晓明那有力的双臂,几乎勒得她喘不过气来。王晓明那厚实胸膛散发着的强烈男子气息,更是直通通的往她鼻子里钻……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子敢如此接近的触碰她冰清玉洁的身子,花菁菁被王晓明这样一抱,脑袋立刻嗡的一声响,羞赧,悲愤,怨恨……

    这些情感交集在一起,花菁菁立刻气得手脚冰冷,仓惶无措。就在这时,她耳朵里又传来了玻璃破碎和硬物撞击之后爆裂的声响。接着,就看见满天的碎屑飞舞在面前,乒乒乓乓……

    花菁菁被王晓明抱着跌落地上还没有站稳,又被他拥着连续打了几个滚,更是头晕脑胀,进行乱冒……

    好不容易滚动之势停止,花菁菁就立刻发觉强加在身上的力量顺脚消失一空,那直往鼻孔钻的异样气息也杳无影踪……

    当花菁菁发觉自己眼睛里的金星变少的时候,才让人把自己搀扶起来,目光惊愕,神**狈的看着正在指量的王晓明。

    突如其来的拥抱,出人意料的声响,漫天飞舞的碎屑,狼狈不堪的滚动,王晓明如临大敌、草木皆兵的神色……这一连串事件让花菁菁应接不暇,心慌意乱。不过她终究是个心思敏慧,决定聪明的女人,瞬间就意识到王晓明粗暴的拥抱自己一定事出有因,心里的羞愤怨恨逐渐消去……

    惊魂稍定之下,花菁菁百思不得其解的询问着王晓明,略为散乱狼狈的目光中透露这深深的愕异,还有一丝惊恐。

    “花小姐你不用担心,没事的。”

    王晓明看着花菁菁那满脸紧张的神色,并没有说出心中的隐忧,而是柔声的安慰着她。

    “哦……”

    花菁菁听到王晓明并没有直接自己的话,有点失望。不过她对王晓明柔声的安慰,逐渐的恢复了一丝勇气,神态也慢慢的恢复正常。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雅座里发生的混乱终于引起外面那些本来在喁喁私语的老外注意。他们一直直勾勾的眼光一直向这边扫射。而他们的怪异动作,又引起了大堂经理的注意。于是,马克希姆那位西装革履,一脸精明的大堂经理缓缓地走了过来,礼貌的问道,然后眼睛直直的若有所思的扫视着支离破碎的玻璃窗和已经被子弹击碎了半边的名贵楠木貂皮座椅……

    “没事。你忙。我们会处理的。”

    王晓明若无其事的看了已经有点紧张的大堂经理一眼,沉缓有力的说道。

    “这个……先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能告诉我吗?”

    大堂经理直挺挺的站着不走,话也说得有点严厉起来。他还以为这些都是王晓明他们用莫测的手段损害的,看人的眼光也有点变味了,不再显得卑逊,倒像对待阶级敌人。

    “请你稍安勿躁。等下会有人告诉你的。”

    王晓明对大堂经理严厉的语气和变味的目光丝毫没有注意,随后答道。他心里正在想着是谁那么胆大包天,居然在闹市安排狙击手要取花菁菁的小命。幸亏遇到了自己。否则,又一朵风华正茂,茁壮成长的鲜花枯萎了,真是暴殄天物呀。

    大堂经理显然对王晓明的回答不满意,脸色顿时一沉,看样子是要做出义正词严的指责了。不过,他话还在喉咙里滚动的时候,就被人打断了。

    “王总,这位是京华市公安局刑侦科的庄科长,从事刑侦工作十多年了,作风老到,经验丰富。徐市长派他来协助你。”

    向北飞口中的徐市长,就是京华市原来那位徐局长。想不到李天星调入中央出任常委之后,他居然平步青云成了京华市的市长。

    向北飞打断了大堂经理的话后,带着一对警察排开众人威风凛凛的走到王晓明跟前,指着其中一个男子向他介绍道。只见这个男子四十开外,高高大大,剑眉星目,特别是他那双眼睛时刻闪动着凌厉的光芒。就算没有向北飞的介绍,人们也可以从他的目光中捕捉到这个信息。

    “王总,你好。刚才我们市长接到向首长的命令,立刻派我来协助你捉拿凶手,以正国法。另外,徐市长还嘱咐我代替他向你表达歉意和遗憾。”

    庄科长看到王晓明,赶紧趋前两部,神态恭敬卑逊的向王晓明表达着心意。

    “庄科长太客气了。请你代我向徐市长问好。”王晓明伸出右手和庄科长握了一下。

    庄科长受宠若惊,脸上都笑开了花。

    “王总你受惊了。请你先到我们局子里先喝杯茶压压惊,这里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了。我一定不负徐市长和王总厚望。”

    “那有劳你了。……这位花小姐是今天这件事的受害者。”王晓明指了指一直默不作声冷眼旁观的花菁菁。

    “那麻烦花小姐也跟我们走一遭。还有这几位。”

    庄科长指了指花菁菁的保镖和大堂经理,还有大堂里的那几个一直在打量的老外。

    “你们为什么拉我们?”几位老外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警察的传唤行为很不满,叫叫嚷嚷。

    但在警察的耐心解析下,他们也只能放下自己高人一等的身段,乖乖的跟着上了警车,虽然他们心里很是莫名其妙。

    至于那个大堂经理,那就更郁闷了。他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被提上了警车,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花小姐,我们也走吧。”

    王晓明对花菁菁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一马当先,跟在了带路的警察身后。

    花菁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跟在了王晓明的身后。

    花菁菁虽然表面上一言不发,其实内心早已思绪飘荡。她虽然从现场的零乱痕迹中,已经猜测出自己遭受到了枪击。但幸亏有王晓明未卜先知,设命相救,自己才能幸免于难。

    到底是谁要取自己的性命呢?仇人?竞争对手?

    混迹商场多年,难免会得罪人。但花菁菁无论怎么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仇人。至于竞争对手,那就更多了。而眼前的王晓明,显然就是一个。

    不过无论你是谁,隐藏得多隐蔽。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倒是,我一定要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

    花菁菁默默地跟在王晓明背后,目光里忽然掠过了一丝残酷冰冷的异彩,犹如数九寒天的寒流。如果让人看见,一定会产生一种后悔活在这个世上的错觉,那是一种让人冒毛骨悚然的恶毒,让人一见就会产生一种切肤之寒。不过这目光被两边的人挡着,并没有让人看到。

    ……

    “……明白!”

    走在前面的向北飞突然有了动静,低头对这衣角说了一句。

    “有什么结果吗?”

    王晓明悄声问了一句。

    “王总,作案人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一丝线索。不过根据作案的风格和凶手的反应速度,还有他逃跑的路线分析。这次案件应该是毒刺所为。”

    向北飞对对这王晓明小声耳语。

    “什么?!毒刺要杀我?!……那我怎么办?”

    花菁菁正好在王晓明身边,向北飞fe话,她也听到了。她一听之下,顿时花容失色,惶恐不安起来,语气透着深深的恐惧。

    “花小姐不用担心。你在我们中华国的土地上,我们中华国政府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王晓明还没有说话,向北飞就一句大义凛然的外交辞令盖过去。

    “花小姐放心吧。一切有我。不过毒刺的人好像讲求什么一击必中,失手之后也不会再纠缠。你这次是毒刺在中华国第二次作案。第一次是秦思雅小姐,那一次秦思雅小姐也像你一样,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两年他们虽然没有在中华国路面,不过在其他地方却活跃得很,罪行累累简直是罄竹难书。我们一定要想尽办法消除这个社会大毒瘤。还希望花小姐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才是。”

    王晓明先让花菁菁上车,然后自己坐到她旁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中流砥柱!”花菁菁听到王晓明的安慰,神情安定了不少,不再那么惊魂不定。她听着听着,居然听到王晓明提到自己,愕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

    “对!花小姐就是中流砥柱。我听说龙腾集团跟美国政府的关系极为融洽密切,只要花小姐从中周旋,促进两国的警务交流,共同出力打击毒刺这样恐怖机构。那真是功德无量,泽被苍生了。”

    王晓明说的很认真。他虽然是个商人,但近年来不停的接触高层人士,受到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植下了忧国忧民的种子。今天花菁菁受到了毒刺的狙击,她肯定对毒刺咬牙切齿。

    这些年来,毒刺之所以逍遥法外。就是因为美国开一眼闭一只眼的放任自流。如果花菁菁能够利用她的身份便利游说美国高层,促进中华国和美国合作。那么,就算毒刺能够钻地三尺,也一定会揪出来暴露无遗。

    “那好吧。我回去说说。不过王总也不要对我报以太大厚望,我人微言轻,说的话不一定管用。”

    关乎自己的生命安全,花菁菁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不过她有着谨小慎微的优良传统,兜兜转转的有把话说了回来。

    “花小姐太谦虚了。谁不知道花小姐一家是布什总统私人宴会的座上宾呢?听说花董事长明年还有望当选众议院议长呢。”

    王晓明听花菁菁如此说,就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半。于是,他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说。

    王晓明这一句以事实为根据的夸奖花菁菁听起来显然很受用,脸带浅笑,神色奇妙的看了王晓明一眼,算是默认了。

    王晓明看见花菁菁不再说话,自己也不再说话。他目光淡然的看着窗外不停闪过的摧残灯饰,似乎看见了毒刺在中美联手合作之下土崩瓦解的震惊场面。

    ……

    庄科长虽然嘴上说的是喝茶,但明白人都知道应该走什么程序。一轮口供下来,警察们并没有获得多少有用的信息。

    程序走完了之后,王晓明在听着公安局领导说了冠冕堂皇的话后,就坚持着离开了。另外,他还向公安局申请对花菁菁进行24小时额外保护,也获得批准了。

    也许是因为内心深处对毒刺的恐惧,花菁菁早早的就拜别了王晓明,带着公安局调派的人手回去布置保护措施。

    向北飞也离开了。他是急着回去布置人手,发誓一定要将毒刺在中国的窝点连根拔起。他作为中北海的王牌保镖,事前居然没有发现毒刺的不轨行为,这是对他职业和专业的侮辱,是万万不能忍受的。

    ……

    王晓明在公安局领导的送别下刚刚走出门口,就发现一辆加长红旗在四辆奥迪的保护下飞速驶来。他心里一动,怎么薛嫣然也来了?

    加长红旗开到王晓明跟前还没有停稳,车门就已经被粗暴的推开。首先走出车门的,居然是一脸焦急神伤的蒋欣,然后才是眼眸关切,神色黯然的薛俨然,还有眼眶通红,好像刚刚哭过的白洁。

    “晓明哥,你没事?!太好了!”

    蒋欣心急火燎的冲出车门,突然间看见王晓明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一下子破涕为笑,满脸飘荡着欣喜地红晕。

    兜风回来之后,白洁蒋欣还呆在薛嫣然的别墅里没有回去。三人在有说有笑的说一些这两年来的趣事,气氛很是融洽。突然,有人打来电话报告说王晓明在和花菁菁在吃饭的时候遭遇到了狙击……

    薛嫣然吓得话筒一下子脱手,心慌眼乱之下,后面的话也来不及问了,直接带了白洁蒋欣在保镖的保护下急匆匆地赶来。

    特别是白洁蒋欣这两个曾经看过王晓明被枪击的人,更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一路上哭哭啼啼的连续不断。

    ……

    看见爱人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薛嫣然和白洁同时送了一口气,目露微笑的对视一眼,原来是虚惊一场。但是,她们一点也不后悔。只要爱人平安无恙。就算受再多的惊吓,也是值得的。

    公安局的领导看见了薛行长,自然热情非凡。薛嫣然顺带的把白洁蒋欣介绍给他们认识。

    本来公安局的领导还想请薛嫣然她们进去热情款待一下的,但薛嫣然她们刚才受到了惊吓,还心有所思的想从王晓明那里知道事件的具体经过,所以兴致不高,略略敷衍几句就告辞了。

    公安局的领导自然不敢多做挽留,很热情地敷衍了几句“再见……有事一定效劳”之类的话,就目送着她们离去。

    王晓明坐在红旗上,薛嫣然她们就吱吱喳喳的问开了。王晓明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到当时的惊险情景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听得薛嫣然她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其后,她们还对王晓明进行了一至的讨伐,责怪他不懂爱惜自己,如果他有了个三长两短,那她们日后怎么办?

    王晓明听到她们责骂里透露出的爱入骨髓的担忧,很是激动,狠狠的在她们三个脸上亲了一口。

    白洁蒋欣还没有什么,薛嫣然触动可大了。她就像受惊的小鹿那样扭捏心虚,悄悄地偷看这白洁蒋欣她们的神色……

    正好这时,白洁蒋欣也在看她。三道目光在半空中交织在一起,擦出了猛烈的火花……

    薛嫣然一下子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狠狠的把脑袋依偎进王晓明怀里,并狠狠的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可怜的王晓明被薛嫣然拧了,敢怒而不敢言,还装出温柔的神色把娇羞无限的她用力的拥抱着……

    白洁和蒋欣在一旁默不作声,但她们目露暧昧的笑意,显得很是深情无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