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088章 【陈帆,我在卧室等你】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088章 【陈帆,我在卧室等你】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田草醉了,醉得一塌糊涂,说完话后,便直接闭上了眼睛。

    陈帆不知道一向理智的田草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倒是之前和田草在车里进行过交谈的黛芙,隐约猜到了田草的用意。

    察觉到怀中的女孩彻底醉了,陈帆一把将她扶起,然后看了萧枫等人一眼,道:“我妹妹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

    “陈帆,你还过来么?”虞玄被那名风骚的女孩调戏得快招架不住了,此时愕然听到陈帆的话,当下趁机站了起来。

    陈帆想了想,道:“我就不来了,你们今晚玩开心点。”

    “陈帆啊,我们都能理解你的心情,嗯,很理解,所以,你不用废话了,想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萧枫正玩得开心,见陈帆要走,也没阻拦,倒是眨了眨眼睛,鬼知道想到了什么邪恶的念头。

    陈帆没有理会萧枫,倒是深意地看了楚戈一眼:“楚戈,陪好他们。”

    “陈哥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自从来到酒吧后,陈帆就没搭理过楚戈,这让楚戈颇为郁闷,此时见陈帆主动对自己说话,那叫一个激动啊,以至于也没仔细去琢磨那句话的意思,满是欢喜地点头答应。

    为此,陈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离开之时,深意地看了楚戈身后的男人一眼,用眼神给男人传递着什么。

    男人默不作声地点了下头。

    眼看男人点头,陈帆不再停留,单手将田草抱起,在酒吧里众人怪异的表情中,迈着大步,径直离开。

    陈帆要走,黛芙自然也不会留下,她紧跟在陈帆的身后,走路的时候,高跷的香臀随着纤细的水蛇腰一扭一扭的,晃人眼睛,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脆响,不断地袭击着酒吧里每一个男人的心神。

    就连酒吧的老板,之前丝毫不给楚戈留面子的马鸿逵都直勾勾地盯着黛芙的背影暗暗咂嘴。

    离开酒吧后,陈帆开着黛芙的车,先是前往一家依然还在营业的药店,给田草买了治疗酒精过敏的药,才驱车回公寓。

    在整个过程中,黛芙一直坐在后座上,任由田草将脑袋枕在她那光溜溜的大腿上,沉默不语。

    十一点半的时候,陈帆驱车来到了小区门口。

    下车,拉开车门,陈帆有些尴尬道:“疯女人,抱歉,今晚恐怕不能送你了。”

    今晚的黛芙虽然只喝了几杯酒,但是那妖媚的脸蛋上依然有一丝红晕,配上她那勾魂的眼神,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听到陈帆的话,黛芙没有丝毫的不满,相反,她还故意眨了一下眼睛,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饶有兴趣的光芒:“没关系,亲爱的,我还没醉,可以安全地回去。”

    “不过……”就当陈帆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黛芙却话锋陡然一转:“明天我要和你们一起前往杭州。嗯,我经常听人说起,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至今还没去过呢。”

    “去杭州?”黛芙的话让陈帆哭笑不得,他自然明白,黛芙要去杭州绝对不是为了观看景色,至于黛芙要做什么,陈帆猜不到。

    很多时候,陈帆能够感受到,黛芙对自己流露出的淡淡爱意,但是就在陈帆怀疑这一点的时候,黛芙的态度又会立刻发生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这一切,让陈帆无法把握黛芙的心思。

    “是的,去杭州。”黛芙露出了一个狡猾的微笑,银牙轻轻咬着嘴唇:“另外,我相信,你的未婚妻也会去的,嗯,这是一个心理医生对你的提醒。”

    苏珊也要去?

    听到黛芙这么一说,陈帆却是愣住了。

    明天的杭州之旅,是萧枫摇旗组织的,并没有叫其他人,苏珊根本就不知道。

    心中虽然很疑惑黛芙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看到黛芙满脸的自信,心中却在打鼓。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黛芙很少说没把握的话。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轻轻摇了摇头,陈帆不再胡思乱想,上车一把将田草扶起。

    黛芙并没有阻止陈帆,而是十分配合地下车。

    眼看陈帆将田草抱下车,黛芙扭着性感的臀部,上车,坐在驾驶位上,然后对陈帆做出一个飞吻的动作:“亲爱的,明天见。”

    说罢,黛芙猛然将油门踩到底,性能优良的奔驰轿车顿时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直接冲了出去,混入了车流之中。

    望着汽车消失的影子,陈帆单手将田草抱在怀里,转身走入小区。

    街道上,黛芙通过反光镜看到陈帆那离去的背影,耳旁回想起田草在酒吧说的那句话,用一种诡异的语气道:“***,你的决心和智慧让我吃惊,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这辈子,你注定会一直醉下去。”

    ……

    黛芙的自言自语,陈帆自然是听不到的。

    由于时间已晚,小区里几乎看不到人,他一路抱着田草,却没有丝毫的不适,相反,对他而言,从小营养没有跟上的田草,着实太轻了一些。

    难道那丫头还没睡?

    深知田姨每天都会准时入睡的陈帆,看到自己所住的公寓里依然亮着灯光,下意识地认为是苏珊还没睡。

    轻轻摇了摇头,陈帆加快脚步,几分钟后,来到了公寓门口。

    正如陈帆所想的那样,苏珊并没有入睡,只是……令陈帆没有想到的是,平常习惯早睡的田姨也没睡,而是坐在沙发上陪苏珊聊着什么。

    此时的苏珊,脸上已找不到半点的郁闷,有的只是兴奋,一脸的神采飞扬,似乎……今晚她和田姨聊得十分开心,兴奋之余,她那迷人的脸庞也略有些发红,带着一丝羞涩,眸子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期待。

    就在苏珊和田姨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清脆的开门声响起,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停止聊天。

    苏珊瞪大眼睛,一脸兴奋地盯着门口,而田姨则是站了起来,准备去给陈帆拿拖鞋。

    下一刻,一手抱着田草,一手拿着钥匙的陈帆出现在门口。

    愕然看到陈帆手中抱着一个女孩,苏珊的眸子陡然放到最大,脸上的兴奋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

    而田姨起初也是一怔,随后脸色大变:“小草”

    惊呼声从田姨的嘴中传出,田姨像是急眼了一般,直接冲向了陈帆。

    “陈少,小草她……她怎么了?”一路冲到陈帆身前,田姨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地问。

    看到田姨一副紧张的表情,陈帆明白,对于田姨而言,田草就是她的命根子,倘若田草有什么三长两短,陈帆敢保证,田姨绝对不会独自活在这世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田草是她活在这世上的唯一牵挂

    “田姨,您不用紧张。小草只是酒精过敏而已,我已经给她吃过药了,身上的红斑很快就会退下去。”陈帆歉意地说道。

    酒精过敏?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田姨先是松了口气,随后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严肃到了极点:“小草从小便对酒精过敏,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今天怎么会酒精过敏呢?”

    “是这样的,今天小草去学校找我说事,事后,我同学叫我出去玩,小草就跟着去了。”陈帆说着,道歉道:“抱歉,田姨,我不知道小草酒精过敏,所以没阻止她喝酒。”

    “没事,这不怪你,相反,我还要谢谢你呢。”田姨摇了摇头,话虽然是这样说,心中却是疑惑到了极点:自己女儿一向控制力超强,根本不可能去酒吧那种地方。今晚不但去了,而且还喝得酩酊大醉?

    心中虽然极为疑惑,但是田姨却没有说出来,而是连同陈帆将田草扶到了沙发旁边。

    沙发上,苏珊本来因为陈帆带回来一个女孩,十分恼火,不过随后便看出,陈帆带回来的女孩是田姨的女儿,于是怒气消失了大半,不过却好奇,陈帆怎么会和田草认识

    毕竟……她都没有见过田草。

    虽然心中好奇这一点,不过苏珊没有立刻对陈帆问,而是担忧地说道:“田姨,小草妹妹看来酒精过敏很严重啊,要不要送医院?”

    “多谢小姐关心,小女没事的,她是体质引起的酒精过敏,既然陈少给她喂了药,应该很快就好了,不用送医院。”田姨说着,整理了一下田草额前散乱的头发,然后想了想道:“陈少,你帮我把小草抱上去吧,小姐今晚有话要和你说。”

    嗯?

    愕然听到田姨的话,陈帆不由扭头看向苏珊。

    今晚的苏珊只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衣,睡衣略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风景,尤其是她还没有戴xiong罩,胸前的两颗花生米凸显的十分明显。睡衣下那两条光溜溜的大腿,在灯光下,白的晃人眼睛,带着致命的诱惑。

    察觉到陈帆疑惑的目光,苏珊则是粉脸娇媚嫣红,撇过头,羞答答道:“陈帆,你先把小草妹妹抱到客房吧,我在卧室等你……”

    我在卧室等你……

    说到最后,苏珊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那娇艳欲滴的模样,即便傻瓜也能听出什么意思。

    望着只穿着丝质睡衣的苏珊,闻着苏珊身上那股少女特有的清香,耳旁回荡着苏珊那娇滴滴的话语,陈帆心中不由一荡:莫非这丫头想和我那个啥??

    PS:哥哥姐姐们,你们想不想啊?想就投月票吧……

    强烈呼唤月票

    投月票方法:往下拉,点击推荐月票支持作者。

    谢谢~~(以上免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