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1章 【没有人可以救你们!】第一更,五千字!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1章 【没有人可以救你们!】第一更,五千字!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杭州,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黛芙站在落地窗前,听着雨水击打在玻璃上的响声,望着街道上那些穿梭在雨中的汽车,原本胸有成竹的表情已经消失了。

    “黛芙小姐,陈帆真的没危险吗?”忽然,一直坐在沙发上抽闷烟的萧枫掐灭香烟,径直走到黛芙身旁,一脸担忧的问道。

    原本,他凭着对陈帆盲目的信任,认为陈帆不会出事,可是如今他们离开江湖酒吧已经快一个小时了,陈帆依然还没有音讯,这不禁让他怀疑自己盲目的信任陈帆到底是对是错了。

    萧枫如此,黛芙又何尝不是?

    她对于陈帆的了解要比萧枫对陈帆的了解深的多,甚至夸张一点说,她了解陈帆多于她自己。

    这也是她放心带着萧枫等人离开酒吧的原因。

    “应该没事。”黛芙转过身,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告诉萧枫真相:“楚戈是皇甫红竹的义子,暗中肯定会有人保护他,他们应该没事的。”

    他们应该没事的……

    如果让那些了解黛芙的人,听到黛芙用这种不敢肯定的语气说话,一定会惊得掉一地的眼珠

    自信。

    这是黛芙最大的特点。

    身为全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最具权威的心理医生,黛芙凭借对人性的认识,和对人心的把握,一直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

    像今天这般缺乏自信的表现,在黛芙过去二十几年生命里,几乎是没有出现过的

    “要不……我们报警吧?”周文可以在萧枫面前装淡定,但是身为标准宅男的他,骨子里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今天这种事情是头一回遇到,之前因为惊吓一直处于恍惚之中,如今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建议道。

    “不用。”黛芙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警察管不了的。法律,永远都是给弱者制定的”

    “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陈帆应该快给我们消息了。”黛芙说着,缓缓转身,凝视着窗外的夜景,喃喃道:“应该快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黛芙却在心中安慰自己:亲爱的,你能够在非洲原始森林里从上百名杀人机器的手中逃出来;你能够孤身闯入地下世界,演绎无法复制的神话;你能够被黑手党和黑暗幽灵评价为全球最危险的人,那么,你一定不会死在那些蝼蚁手中

    ……

    与此同时,东海高尔夫郡,那栋占地接近两亩的大型别墅的会议室里,皇甫红竹和红竹帮一干核心成员,依然还在。

    不过……气氛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肃杀,相反,因为楚戈被抓,包括皇甫红竹在内的众人,气势一落千丈。

    “嘿皇甫红竹,你果然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这时,会议室里,年龄最大的一个红竹帮元老,忽然皱眉道:“古话说,成大事者,至亲可杀而你却因为楚戈被抓,完全失去了头绪,甚至……如果我没猜错,你心里甚至有过为救楚戈,而放弃整个红竹帮的念头吧?”

    “唰”

    愕然听到这位元老的话,皇甫红竹脸色愈加的苍白,白到看不到丝毫的血色,她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因为……正如那名元老所说,她心中是涌出过这个想法。

    “嗡”

    忽然——

    手机震动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皇甫红竹没有去抓手机,只是双眼泛红地盯着。

    就那么静静地盯着……

    终于,她还是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抓起了手机。

    只是……此刻,那双沾着血迹的双手,远不如之前她杀人时那般沉稳,相反,颤抖不止

    颤抖着摁下接听键,听筒中传出了薛强那阴阳怪调的声音:“还有一分钟,你想好了么?”

    ……

    杭州南边,某个废旧的工厂。

    这家曾经为纺织厂的工厂,早在两年前就倒闭了,倒闭后被赵天霸买到手中,当成了杀人的场所。

    甚至,赵天霸让赵宏给这家工厂起了一个极为优雅的名字:血色炼狱

    因为……凡是被他带道这家工厂的仇人,从来没有活着走出去过的。

    在他看来,今天抓来的三人也不例外,只是……他在等,等薛强的电话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柯受良那首《大哥》回荡在厂房的上空,打破了厂房原有的安静。

    原本正吸烟欣赵宏将陈帆五花大绑的赵天霸浑身一震,下意识将目光投向手机,结果却发现电话并非薛强打来的,而是李颖。

    她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赵天霸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却没有接通。

    与此同时,赵宏一脸yin笑地将陈帆绑在了一根柱子上,然后伸出手,轻轻拍打着陈帆的脸蛋:“小咋种,你以为你长得像薛少,就可以趁机追李颖姐么?李颖姐是何等人物,岂是你这种蚂蚁能够高攀的??”

    说着,赵天霸狠狠甩出一巴掌,打在了陈帆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响起,赵宏心中暴爽,像暴发户一般得意地道:“这一巴掌是老子替李颖姐打你的,爽不?”

    没有回答,陈帆只是眯着眼睛,舔着嘴唇盯着赵宏,同时,一直以来压抑在内心的戾气与杀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以恐怖的趋势蔓延了起来。

    “赵宏,你个王八蛋”陈帆身边的柱子上,苏珊看到陈帆被赵宏抽了一巴掌,眼圈顿时红了。

    “苏珊,你心疼了?”赵宏扭头,一脸阴笑,随后陡然吼道:“你麻了隔壁,你个小*子,你越心疼,老子就越不爽老子就是要当着你的面狠狠地抽他等抽完了他,老子还要当着他的面上你然后让所有人轮着上”

    “啪”

    说着,赵宏转身,再次甩出一巴掌。

    响声起,陈帆的脸上再次多了几个手指印。

    望着赵宏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赵天霸没有出演阻止,同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依然还是李颖,这让赵天霸脸色有些难看,之前因为猜到李颖打电话的来意,所以他没有接电话,却没有想到李颖又打来了。

    想了想,赵天霸接通电话,听筒里立刻传出了李颖的声音:“赵天霸,放了陈帆”

    “李小姐,抱歉,这是薛少的命令。”赵天霸无奈地说道。

    “放了他我让你放了他”电话那头,李颖的情绪异常激动。

    赵天霸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李小姐,不是我说你,为了一个小瘪三,你至于么?另外,我就直说了,我不可能放了那个小瘪三而且……他死定了”

    “赵天霸,你……”李颖气得浑身乱抖。

    赵天霸阴沉一笑:“在南半国,薛少想杀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的不多。”

    说着赵天霸挂断电话,对正在抽陈帆嘴巴子的赵宏道:“小宏,给我狠狠抽这个小瘪三。”

    “赵少,抽巴掌不过瘾不说,而且你自己手会疼,用这个吧,这个一抽一条血印”与此同时,一直站在赵天霸身旁的彪悍那人将一条木板抛给了赵宏:“另外,打人要学会发力,首先是腿要支稳,腿部发力,扭动腰肢,带动肩膀,用力挥出,你试试看。

    “多谢巴立明大哥了。”赵宏阴笑着捡起了木板。

    随后,赵宏二话不说,按照巴立明所教的那样,对着陈帆的身子就是一记猛抽

    “啪”

    陈帆在赵宏动手的瞬间,脑袋侧偏,躲过凶狠一抽,不过肩膀却无法躲开,被木板抽中后,直接出现了一条血印,鲜血渐渐渗了出来。

    望着陈帆肩膀上的血印,苏珊哭了,泪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般,从她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赵宏,你不得好死”

    楚戈也是双眼发红,双拳紧握

    原本,他以为陈帆可以上演奇迹,带着他和苏珊离开,而如今的情形却是让他死心了,在他看来,以目前的情形,自己一行人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与此同时,远在东海的皇甫红竹终于做出了决定,她无力地对电话那头的薛强说道:“如果能听到楚戈的声音,我可以考虑答应你”

    “好”

    薛强一脸兴奋地挂断电话,拨通了赵天霸的手机。

    再次响起的手机铃声,顿时吸引了厂房里不少人的注意,以至于让他们暂时忽略了陈帆。

    就当赵天霸准备接电话的时候,赵宏将脸伸到陈帆身前,得意地笑着:“怎么?小咋种,你想打我?给,打,使劲打你他**倒是打啊??”

    “嘿”

    忽然——

    赵宏看到陈帆露出被鲜血染红的牙齿,挤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呃?

    赵宏做梦也想不到,陈帆这个时候还会笑,不由愣了一下。

    下一刻,赵宏忽然看到原本被绳子绑着的他陈帆挣脱了绳子的束缚……而且……而且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幻觉??

    赵宏脸色再次一变

    随后,不等他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一股巨大的拉力传来,他如同一只柔弱的小鸡一般,被陈帆搂在了怀中,锋利的匕首直接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令他浑身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只不过在瞬间发生,以至于没有让赵天霸在内的众人看到。

    但是……苏珊看到了,面对这诡异的一幕,她本能地瞪圆了眼睛

    随后,不等她确定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脑袋一蒙,直接晕了过去……

    “你……你干什么??”与此同时,被陈帆搂入怀中,感受着匕首传来的冰凉气息,赵宏惊恐地尖叫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尖叫,令得准备摁下接听键的赵天霸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赵宏。

    随后,他脸色大变,下意识地掏出了手枪:“小咋种,放下他”

    下一刻,厂房里,那些赵天霸的手下也纷纷摸出手枪,枪口全部对准了陈帆。

    “我可以在你们开枪之前杀他十次,不信,你们可以试试。”陈帆呲着牙,眯着眼,舔着嘴角略有些咸味的鲜血,声音沙哑地说道。

    说话间,陈帆那握着匕首的右手轻轻一划,赵宏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色的伤口,猩红的血液立刻渗了出来。与此同时,他那空闲的左手,像是变魔术一般,轻松地解开了楚戈身上的绳子。

    “不要开枪都他**的不要开枪”赵宏怒吼一声,示意手下不要开枪,然后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帆:“小咋种,你敢动他,我杀你quan家”

    “楚戈,把珊珊扶到我左手边。”陈帆没有理会赵天霸的威胁,而是沉声对楚戈吩咐,随后等楚戈将苏珊扶到他左手边后,单手架起了苏珊,右手再次发力,赵宏脖子上的刀痕更深了一层,鲜血瞬间染红了匕首:“你能不能杀我全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敢多一句废话,他会变成一个死人。”

    “哥哥,救我救我”剧烈的疼痛和深入骨髓的剧痛,让赵宏吓得尿了裤子,同时惊恐地嚎了起来,身子却一动不敢动,深怕匕首会再深一分,直接割断他的喉咙。

    “退后。”陈帆舔着嘴唇,面色平静道:“三秒钟,三秒钟后,谁不退后,我杀了他”

    “一”

    “二”

    “退后都他**的退后”

    陈帆那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目光,让赵天霸深深明白,陈帆绝对敢杀赵宏,当下惊慌着怒吼。

    厂房里,那些赵天霸的手下,听到赵天霸的命令,纷纷朝赵天霸的方向走去。

    “好了,都站在那里不要动,还有……放下枪。”陈帆用一种缓慢的语调说道,配上他那平静到极点的表情,在灯光下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

    赵天霸这次聪明了,没等陈帆再次开口,立刻命令道:“都他**的放下枪”

    一时间,厂房里那些赵天霸的手下,纷纷将枪丢在了地上。

    而陈帆则是一手用匕首顶着赵宏的脖子,一手拎着苏珊,带着楚戈缓缓朝厂房外后退。

    眼看陈帆退后,赵天霸心急如火,却不敢朝前走,生怕陈帆一激动,直接割断赵宏的喉咙,而他手中的手机却是一直响个不停。

    咬了咬牙,赵天霸接通了手机,听筒里立刻传出了薛强不满的声音:“怎么不接电话。”

    “薛……薛少。”似是听出了薛强语气中的怒意,赵天霸浑身一震,随后红着眼睛道:“那个小咋种用刀挟持小宏,我顾不上接电话”

    “挟持小宏?”电话那头,薛强一怔:“怎么回事?”

    “那个叫陈帆的小咋种趁小宏不注意的时候,用刀顶在小宏的脖子上……”赵天霸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废物”薛强顿时火了:“楚戈呢?”

    “和那个小咋种在一起”赵天霸说着,赫然看到陈帆已经退到了厂房门口。

    电话那头,薛强听到赵天霸的解释,原本喜悦的心情立刻跌到了谷底,随后冷冷道:“赵天霸,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要抓住楚戈否则我宰了你”

    薛强的话,赵天霸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心思和注意力完全在陈帆身上。

    “赵天霸,你听到没有?”

    “追追他**的,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没有理会薛强,眼看陈帆已经退出了厂房,赵天霸红着眼睛吼道。

    吼完,赵天霸似乎意识到怠慢了薛强,又迅速说道:“对……对不起,薛少,我实在太担心我弟弟了我先挂了,我随后给你打过去”

    说着,赵天霸直接挂断电话,带着众人朝厂房外冲去。

    厂房外,陈帆已经来到了一辆没有熄灭的汽车旁边。

    拉开车门,小心地将苏珊丢到后座上,陈帆立刻对楚戈道:“上车”

    楚戈二话不说,立刻跳进车里,拉上了车门。

    与此同时,陈帆将赵宏往副驾驶的位置一丢,钻进车里,迅速启动了汽车。

    汽车启动的声音打破了雨夜的宁静,明亮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猛地踩下油门,汽车如同一头咆哮的钢铁怪兽,瞬间冲向了前方。

    原本已经被吓得尿裤子的赵宏,因为汽车陡然启动,脑袋顿时磕在了汽车上。

    剧烈的疼痛让恍惚的他回过神来,余光看到身旁如同煞神一般的陈帆,本能地要拉开车门跳车。

    后方,十几辆汽车先后启动,刺眼的车灯照亮了漆黑的雨夜,陈帆一把将赵宏摁在了座椅上。

    “放开我你放开我陈帆,你个小咋种,你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哥哥绝对会杀了你的绝对会”被陈帆摁住,赵宏试图挣扎,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强烈的恐惧,让他语无伦次地嚎叫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救你们。”陈帆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血迹,抚摸了一下因为挨打而鼓起的脸庞,一脸平静道:“我会让他们到骨灰盒里忏悔今天的所作所为而你……会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恐惧,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

    说罢,陈帆手呈刀状,直接砍在了赵宏的后颈上,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只是让赵宏晕了过去。

    眯起眼睛,透过反光镜,望着后面追来的那条车龙,陈帆直接将油门轰到底,声音沙哑道:“你们一个都不能少,我会回来的,很快……”

    PS:这是第一更,五千字,第二更马上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