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3章 【恶魔!!】更新晚了,抱歉。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3章 【恶魔!!】更新晚了,抱歉。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03章【恶魔!!】更新晚了,抱歉。

    随意地将完全变型的人头丢进汽车里,陈帆拿起那个一直响不停的手机,摁下接听键。

    

    “巴立明,你***为什么不接电话?”电话那头,赵天霸因为巴立明忽然挂电话而十分恼火,更为巴立明迟迟不接电话而抓狂,此时眼看电话接通,当下劈头盖脸地骂道。

    “他死了。”陈帆声音沙哑地说:“接下来,轮到你了。”

    他死了,接下来,轮到你了……

    耳畔回荡着这句话,赵天霸的脑海一片恐怕。

    怎么回事?

    巴立明死了??

    刚才那声音是……是陈帆??

    不可能

    小宏说他只是一个富家公子而已,而巴立明是地下拳王

    他怎么可能杀死赵宏??

    难道小宏提供的信息有误??

    赵天霸原本以为陈帆刚才只是狗急跳墙,绑架了赵宏,如今得知陈帆杀死了巴立明,心中掀起惊涛巨*,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的身子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甚至就连握着手机的右手都狠狠地抖动了一下,差点将手机扔了出去。

    “嘟嘟……”

    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让赵天霸面色阴晴不定,他深深吐出了一口闷气,仿佛想一口气将心中的恐惧全部吐出去。

    只是,那依然跳动的眼角肌肉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摇了摇头,赵天霸竭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几乎是下意识地拿起对讲机,语气低沉地说道:“原路返回所有人都他**的返回厂房”

    “赵爷,那个小咋种抓到了么?”赵天霸所在的车里,司机愕然听到赵天霸的话,当下松了口气,笑着问道。

    “啪”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赵天霸气急败坏地给了司机一巴掌,骂道:“老子让你原路返回,你他**哪来那么多废话?”

    你弟弟被抓,跟我有毛关系?**,将火气撒我头上算什么?

    司机心中暗自嘀咕,却没敢再废话,而是踩下油门,将车停了下来,然后掉头,驶向厂房。

    他并非赵天霸的司机,一直以来,赵天霸的车都是由巴立明来开。

    巴立明是赵天霸的司机兼保镖

    能让巴立明当保镖,赵天霸自然知道巴立明的实力。

    如今,巴立明被无声无息地干掉了……

    这让他心中产生了恐惧,直觉告诉他,陈帆不是一般的角色,继续前进并非正确的决定,他需要原路返回。

    似乎对于这一刻的他而言,赵宏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怕死。

    陈帆那句话,让他嗅到了浓重的死亡气息

    ……

    东海,尔夫郡那栋占地接近两亩的大型别墅的会议室里,皇甫红竹轻轻闭了一下眼睛,随后,那鲜红的嘴唇微微一扭,露出了一个妖艳的笑容。

    这一笑,犹如百花盛开,倾国倾城

    这一笑,令得包括何老六在内的所有人一脸愕然

    随后,何老六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惊疑地问道:“皇甫小姐,小瓣他没事?”

    何老六这话一出口,其他人均是将目光投向了皇甫红竹,一脸期待的表情。

    甫红竹缓缓收敛笑容,轻轻点了点头,正色道:“小瓣被人救了。”

    被人救了??

    何老六一干人一脸迷茫。

    “皇甫小姐,是什么人救了小瓣?”何老六疑惑地问道。

    在众人期待的表情中,皇甫红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小瓣说是他师父。”

    师父?

    楚戈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师父??

    眼看会议室里众人像是丈二的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皇甫红竹敲了两下桌子,沉声道:“诸位。”

    皇甫红竹的举动,当下让众人回过神,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她。

    “不管救小帆的人是谁,至少……小瓣没事了,我们也没有了后顾之忧”皇甫红竹眯着眼睛,一字一句道:“接下来,该轮到我们反击了”

    “没错**,薛强那个咋种简直欺人太甚,我们必须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皇甫红竹的话一出口,一名她的心腹当下附和道。

    “皇甫小姐,我们该如何反击?”何老六皱眉问。

    皇甫红竹轻轻敲了两下会议桌,用一种复杂的语气道:“问天曾说,这个世界上让人害怕的不是老虎,也不是饿狼,而是毒蛇——毒蛇往往会在不经意间给人致命一击”

    “今晚,我会让薛强知道被毒蛇叮咬的滋味”说到最后,皇甫红竹的语气彻底冷了下来,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杀意。

    这一刻,没有人知道,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

    东海,郊区一栋繁华的别墅里,薛强裹着一件白色的浴巾,站在落地窗外,望着窗外越来越大的漂泊大雨,眉头死死地拧在了一起。

    吞并红竹帮,这是南半国黑道掌门人、青帮老大、他的父亲,薛狐给他出的一个考题。

    “强子,岁月不饶人,爹老了,这江山终究要交给你。不过……你还年轻,资历还不够,需要多为帮会做一些事情,多立功劳,在青年一代树立威严的同时,还要堵住那些老家伙的嘴巴。这次,红竹帮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办好了,今后你接管帮会,应该没有太大的阻拦”

    耳旁回荡着薛狐来之前的叮嘱,薛强舔了舔嘴唇,再次拨通了赵天霸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沉声问道:“人抓到了吗?”

    “回薛少,还没……没有。”电话那头,赵天霸战战赫赫。

    “那他们人呢?”薛强语气冷了几分。

    “薛少,那个陈帆是个狠角色巴立明被他杀小说}}就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还说要杀我”电话那头,赵天霸也顾不得上隐瞒事实了,惊恐地说道。

    巴立明被那个学生杀了?

    靠,开什么玩笑??

    他这话一出口,令得给他开车的司机浑身一震,甚至就连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也是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差点没把汽车开到道路旁边的沟里去

    “**,你想死啊?”赵天霸气急败坏地给了司机一个爆栗。

    薛强瞳孔陡然缩小:“赵天霸,你说什么?”

    “不……不……不是,薛少,我不是骂你。”赵天霸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如纸。

    “你说那个陈帆杀了巴立明?薛强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心中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薛少,这是真的”电话那头,赵天霸都快哭了:“我让巴立明带人在最前面追。你知道的,巴立明不但功夫好,而且车技也不错。结果……结果……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是那个陈帆……”

    “然后那个叫陈帆的家伙告诉你,巴立明死了,接下来要杀你,对么?”薛强阴沉沉地问。

    赵天霸猛然闭住嘴巴,随后干巴巴地问道:“薛少,你……你怎么知道?”

    “赵天霸,我看你***是想女人想多了,脑子迂了一个大学生可以杀死巴立明?**,你当巴立明是街上的阿猫阿狗啊??”薛强彻底抓狂了。

    赵天霸欲哭无泪:“可是……薛少,事情真的是这样啊”

    “赵天霸,你听着,你曾经为我挡过子弹,这份人情我一直记着,我不顾帮会那些老家伙的反对,让你这个废物在杭州呼风唤雨”薛强一字一句道:“可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管你这会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如果你让楚戈和皇甫红竹联系上了,我他**活刮了你”

    “薛……薛少请放心。”赵天霸心惊胆战道:“他们的手机都在我这里,他们没办法打电话的而且我已经派人封死了路,他们逃不走的”

    “我只要结果。”薛强说着挂断了电话。

    只是,他刚挂断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

    眉头一挑,薛强拿起手机,看到是皇甫红竹的来电后,心中一沉,想了想,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喂。”

    “薛强,小瓣呢??我要听到小瓣的声音”听筒里传出了皇甫红竹接近疯狂的怒吼:“我告诉你,薛强,如果小瓣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不要这个红竹帮,也要咬掉你们薛家一块肉”

    “皇甫红竹,你不要着急。”听到皇甫红竹这么一说,薛强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要听楚戈的声音可以,你得拿出一点诚意,嗯,我需要你的诚意。”

    “薛强,你听着,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再听不到小瓣的声音,红竹帮将与青帮玉石俱焚”

    听到皇甫红竹的威胁,薛强皱起了眉头,暗道,这似乎不像那个女人的风格啊?

    “嘟嘟……”

    薛强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皇甫红竹已经挂断了电话,这让他忍不住暗想,莫非,那个女人因为太过担忧楚戈,而乱了分寸?嗯,应该是这样。

    ……

    赵天霸一直觉得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次举动就是那一年帮助薛强挡子弹,从而一飞冲天,从一个混子,摇身一变,成了杭州黑道教父。

    杭州黑道教父,这个身份,让他在杭州呼风唤雨,住最好的别墅,吃最好的大餐,睡最水灵的女人……

    尽避他的很多行为引起了青帮一些掌权人士的不满,不过有薛强给他撑腰,那些人也不能让他怎么样。

    赵爷,赵霸道

    曾经的他,不可一世

    只是,从未遇到大场面的赵天霸,今晚彻底慌了神,以至于刚才和薛强通话的时候,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收走了陈帆等人的手机没错,可是……赵宏身上是有手机的

    雨夜里,陈帆驾驶着巴立明之前驾驶的那辆别克轿车,驶向厂房。

    汽车的后座上,堆着巴立明四人的人头,人头就放在了赵宏的身旁。

    被陈帆打晕过去的赵宏此时依然还处于昏迷之中。

    看了一眼前方的道路,确定是直线后,陈帆放缓车速,同时点燃了一支香烟。

    “啪”

    火苗蹿出,让原本黑暗的车内多了一丝火光。

    借着火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陈帆的脸上占满了血迹,那些血迹有的已经凝固了,不过他并没有抹掉。

    狠狠吸了一口香烟,让香烟在肺里过了一圈,陈帆眸子里的戾气略微减少了一分。

    随后,戾气比之前更为猛烈,他回头,将烟头放在了赵宏那细皮嫩肉的脸蛋上。

    “吱吱……”

    如同烤肉一般,车内响起了烤肉的声音,一股焦味弥漫在车内。

    “啊”

    昏迷中的赵宏,忽然感到脸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下意识地用手去捂住脸蛋,结果一下摁在了猩红的烟头上,当下发出一声惨叫。

    惨叫过后,他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鼻子涌来了浓烈的血腥味道,那味道很难闻,令他有一种想呕吐的冲动。

    借着车灯的光芒,他通过反光镜看到了正在开车的陈帆。

    他的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地四处乱摸,试图拿东西偷袭陈帆

    下一刻,他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面有些黏糊。

    什么东西??

    赵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随后,车内亮起了灯光。

    长时间的昏迷,让赵宏无法适应刺眼的灯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随后……他睁开眼睛,看清了手中的东西。

    人头

    他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是巴立明

    “啊”

    犹如杀猪一般的嚎叫响起,赵宏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哇”

    随后,他几乎不受控制地弓腰,吐了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五秒钟后,赵宏将晚上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让我下车我求求你,让我下车”

    赵宏浑身哆嗦地将身子蜷缩在汽车后座的一个角落里,哭着吼道。

    没有回答,车内安静的能让赵宏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他的余光会下意识地落在那四颗血淋淋的人头上面,本能地觉得那四双眼睛都在看着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感觉仿佛在说:来吧,陪我们一起上路吧……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

    赵宏扯着尖锐的嗓子,语无伦次乱吼的同时,疯狂地抓起那些血肉模糊的脑袋,朝车窗砸去。

    “没有人可以救你们。”

    “我会让他们到骨灰盒里忏悔今天的所作所为而你……会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恐惧,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

    “不”

    耳畔回荡起陈帆之前说的话,赵宏用力地捂着耳朵,疯狂地摇着脑袋,试图将那声音驱散。

    “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

    一切都是徒劳的,声音仿佛施用了魔法一般,在他耳畔回荡不止。

    “恶魔你是个恶魔”

    赵宏彻底崩溃了,放声大哭了起来。

    PS:很抱歉,今天的更新晚了点。实在没办法,刚从工地回来,水也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赶紧把这章修改了一下,传了上来。还有第二章,大约半个小时后更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