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9章【道歉,否则打断狗腿!】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9章【道歉,否则打断狗腿!】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漆黑的夜里,大雨早已停止,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射进了房间里。

    借着月光隐约可以看到柔软的大床上,两具因为激烈抖动而飘上云端的男女忽然停了下来,浓重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完美结合的两具身体渐渐离开,壁灯亮起。

    灯光下,陈帆那满是伤疤的魁梧身躯上到处都是汗水,其中一些如同蜈蚣一般的伤疤,似乎是因为充血的缘故,隐隐有些泛红。

    相比而言,黛芙那原本白皙的娇躯此时红晕一片,尤其是被陈帆肆意揉捏的两座峰峦上,完全红透了。

    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那飘飘欲仙的感觉,黛芙没有去擦身上的汗水,也没有睁开眼睛,呼吸依然有些急促,身子继续轻微地颤抖着。

    缓缓地,缓缓地,黛芙睁开了那如同蓝宝石般湛蓝的迷人秋眸,眸子里一片迷离,似乎还没有从致命的快感中恢复过来。

    “亲爱的,你似乎并没有陷入疯狂。”黛芙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地在陈帆的心脏处轻轻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让我想想,你既然大开杀戒,那么病情有没有加深我不清楚,但是肯定是复发了。而你刚才没有完全陷入疯狂的发泄之中,那么足以证明你还是理智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亲爱的,是那个小女孩让你从黑暗的迷途中拉了回来,对么?”

    “啪”

    点燃香烟,陈帆用力地吸了一口,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黛芙的推测。

    “看来,她对你确实很重要,至少现在是这样。”黛芙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诡异:“只是,我很好奇,亲爱的,她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驱散你内心的戾气呢?”

    “干净。”轻轻吐出一口烟雾,陈帆若有所思道:“和我相比,她是另一个极端。她的内心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和她在一起,我总是觉得十分的放松,就仿佛内心那些邪恶的东西会被她净化一般。或者说,我本能地不会让那些东西流露在她的面前。”

    说到这里,陈帆再次吸了一口香烟,继续道:“另外,虽然我和她组成的那个家,只是一个临时的家,而且并没有太多的温馨,但是那里却给了我家的感觉,嗯,是那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对不起,亲爱的,我不是故意的。”眼看陈帆在说出家这个字的时候,眼角肌肉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黛芙很清楚,对于眼前这个曾经傲视天下的男人而言,“家”这个字就仿佛水中月、镜中花,令他看的着,摸不着。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在过去十六年里,从未在那个令整个燕京城仰望的祖屋里吃过一顿饭。

    一顿都没有

    除此之外,在过去一些年里,他见到自己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何提家?

    或许……曾经,那个憨厚的男人,那个集体曾给过他温暖,但是却无法给他家的感觉。

    家。

    这个字很普通,却也很神圣。

    自嘲地笑了笑,陈帆抚摸着黛芙那飘逸的金发,道:“疯女人,你什么时候对我如此客气了?”

    “屠夫,我要走了。”黛芙忽然用一种极为不舍的语气说道,说话的同时,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无奈。

    嗯?

    愕然听到黛芙这句话,陈帆吸烟的动作戛然而止,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随后他转念一想便也释然了——以黛芙的身份,能够在东海大学当一个月的校医,这已经是奇迹了。

    想了想,陈帆问道:“是因为上次的飙车事件,还是因为这次的事情。”

    “这次。”黛芙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至于,格林?嘿他的家族在英伦半岛确实算得上巨鄂,但从整个欧洲而言,只能算刚踏进豪门的门槛。”

    听黛芙这么一说,陈帆选择了沉默。

    “亲爱的,你不必难过,这次的事情不怪你。”黛芙似是察觉到了陈帆内心的自责,微笑道:“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我也无法长久在中国呆下去的。”

    帆点了点头。

    黛芙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翻身,半跪在陈帆身前,白嫩的手指握住陈帆那开始渐渐恢复的枪,语气诱惑而又带着一丝伤感道:“好了,亲爱的,我要走了,在走之前,我要榨**最后一丝力气”

    话音落下,黛芙弓下身子,张开了樱桃小嘴……

    ……

    清晨,明媚的晨光,穿越云彩的阻拦,贯穿整个天空,洒落在了树林里。

    树林里,一个体重超过二百斤,脑袋大的像猪头一般的男人,领着数十名面色凶煞的大汉,以撒网式的方式搜索着。

    雨过天晴后的空气极为清新,让人吸了有一种精神饱满的感觉,然而……包括肥胖男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筋疲力尽的表情。

    因为……他们已经在这见鬼的树林里搜索了整整一晚上了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赵天霸支援的手下,而领头的便是赵天霸口中的大头。

    “大头哥”忽然,前方传来了一声惊呼。

    原本已气喘吁吁、精神憔悴的大头,愕然听到手下这声呼喊,气急败坏地骂道:“**,大清早的,你鬼叫个锤子啊?莫非你老婆被人睡了?”

    “不……不……不是。”前方,那名大汉双腿打着摆子,牙齿不受控制地互相撞击着,发出一阵又一阵嘎嘣的声音,似是害怕到了极点:“前面有人”

    “有人??”大头原本憔悴的脸色陡然消失,一脸兴奋,他接到赵天霸的命令是带着所有人以地毯式搜索在树林里找楚戈,结果花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结果,如今却听到手下有了新的发现,怎能不激动?

    “死人全部都是死人”就在大头激动要冲向前方的同时,前方,那名大汉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令他差点崩溃的字,说罢,一**坐倒在地,浑身上下再无半点力气。

    死人?

    大头脸色再次一变,霍然带着人上前。

    下一刻,他们看到了一副令他们永生难忘的景象——前方几十米处,原本存在的厂房门口,堆着数十具尸体,那些尸体都有一个特征:无头

    是的

    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脑袋都被人割掉了,而且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堆在最上面的赫然是赵天霸的人头

    “哇”

    看到这一幕,包括大头在内,所有人都扶着树干,弯腰呕吐了起来。

    “呜……呜……”

    就在大头等人狂吐不止的时候,后方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警笛声打破了树林清晨的宁静,包括大头在内所有人听到警笛声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

    但是,面对前方那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他们有逃跑的勇气,可是却没有逃跑的力气……

    十分钟后,二十几辆警车相继来到了厂房前,其中有刑警、武警和特警。

    然而……不管是什么性质的警察,看到厂房前那恐怖的一幕,均是面无血色

    甚至,一些警察和大头等人一样,狂吐不止

    身为警察的他们见过死人,而且不止一个,但是这样恐怖血腥的场景,他们是第一次看到

    十五分钟后,包括大头在内,数十名赵天霸的手下,全部都被拷到了警车上,同时,警察封锁了现场,也阻止了那些跟风而来的记者进行拍摄。

    ……

    与此同时,昨晚被楚戈等人狂抽一顿的傅博一行人全部聚集在杭州一家著名的医院的高级病房里。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了房间里,令得房间里光线很好,照在脸上更是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包括傅博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寒意,那股寒意仿佛深入骨髓一般,令得他们浑身汗毛立起

    诡异的气氛已经维持了近半个小时了,半个小时之内,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而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在网上看到了一段有关赵天霸的视频

    尽避那段视频上,一脸恐惧的赵天霸说薛强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对赵天霸一干人挥下屠刀,但是……傅博他们自然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清晰地记得,昨晚,赵天霸带着数十名手下,气势汹汹地前往江湖酒吧,清场不说,直接带走了陈帆一行人。

    在他们看来,陈帆一行人不死也残,而如今,却是赵天霸的手下被杀了,而赵天霸一副恐惧的出现在镜头前和薛强狗咬狗?

    “应该不会是那几个杂……人干的吧?”昨晚受伤最重的猴子,心中对陈帆一行人依然充满了怨气,尤其是楚戈,所以开口便要说咋种,结果不知因为内心恐惧还是什么原因,愣是没敢说出咋种两个字。

    “嗡嗡”

    不等傅博等人开口回答,傅博的手机轻微地震动了起来。

    傅博面色复杂地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脸色微微一变,眉头也是瞬间拧在了一起。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的爷爷是傅家真正的掌权者,权高位重,虽然自己表现一向出色,但是自己爷爷从来没有亲自给自己打过电话

    今天却莫名其妙地打来电话,是因为那几个人的事情么?

    没有犹豫,傅博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语气恭敬而又恐惧道:“爷爷。”

    “小博,你们昨天是不是在江湖酒吧和人打了一架?”听筒里传出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傅博浑身一震,心惊胆战道:“是……是的。”

    “那几个人最后是不是最后被赵天霸带走了?”老人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了。

    傅博心头一紧,却也不敢撒谎:“是的。孙儿本想借赵天霸兄弟两人的手,教训一下他们,谁知……”

    “混账”不等傅博把话说完,电话那头的老人浓重地喘着了两口粗气,喝道:“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知不知道,你是将傅家往深渊里推啊”

    “爷爷,您是说……”傅博本来就不相信那段视频的内容,此时听老人一说,脸色陡然一变

    “你是想问我,那段视频的事吧?嘿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告诉你,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有人告诉我,赵天霸和他的手下全部都被杀了而且,他们的脑袋全部都被割了下来”老人说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哆嗦,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唰”

    傅博脸色瞬间一变,变得苍白如纸。

    “我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必须带上你那群狗肉朋友赶到雷迪森酒店”电话那头,老人强忍着内心的怒火:“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最好祈求老天,让老天保佑你那几个人会接受你们的道歉。如果他们不接受你们的道歉的话,我打断你的狗腿”

    “嘟嘟……”

    随后,不等傅博回话,老人挂断了电话。

    耳畔响起“嘟嘟”的声音,脑海里回荡着老人之前的话,傅博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彻底愣在了原地

    “啪”

    下一刻,手机从他手中脱落,直接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诡异的一幕,令得秦思然和猴子在内的所有人瞪圆了眼睛,猴子更是一脸怪异地望着傅博,问道:“傅哥,谁的电话?”

    猴子这话一出口,其他人也是一脸好奇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以傅博在杭州乃至整个浙江的地位,能一个电话将傅博吓成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我家老爷子。”傅博狠狠吐出一口闷气,随后猛地拔掉手中的针头。

    “傅博,你……”秦思然虽然和傅博只是因为利益订婚走到了一起,但是内心深处还是颇为欣赏傅博的,此时见到傅博直接拔掉针头,吓得不轻。

    望着秦思然那担忧的表情,傅博叹了口气:“秦思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婚约很快就会解除。而且……傅家和秦家的合作也会终止”

    “傅……傅博,你什么意思?”秦思然目瞪口呆,就连猴子等人也是一脸愕然。

    “走吧,跟我去雷迪森酒店,我家老爷子在那里等我们。”抬头,望着猴子等人惊愕的表情,傅博感到自己的嘴巴有些发苦:“另外,如果不出意外,你们几家的负责人都在那里。”

    “傅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秦思然听到傅博这么一说,立刻意识到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当下紧张地问道。

    傅博望着这个拥有姿色,但却被利益吞噬的女人,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老爷子告诉我,如果那几个人不接受我们的道歉,他就打断我的腿。”

    给那几个家伙道歉?

    不道歉就打断腿??

    轰

    傅博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一道惊天巨雷在众人耳畔炸响一般,令得除他之外的所有人完全傻了……

    PS:今天要爆发,这是第一更,第二更马上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