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25章【红颜知己】求月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25章【红颜知己】求月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25章【红颜知己】求月票!

    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脸庞,闻着那股令人内心悸动的淡淡体香,饶是陈帆拥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心头还是微微震了一下。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确实有着令男人变成野兽的资本。

    心头微微震动的同时,陈帆也能够察觉到,那双原本阴冷的眸子里流露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悲伤,那股悲伤深入骨髓。

    皇甫红竹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和陈帆对视了两秒钟后,扭过头,拿起一盒女士香烟,抽出一支,用纤细的手指夹住,缓缓点燃。

    淡淡的烟草味顿时弥漫在车厢里,遮掩了皇甫红竹那令人心动的淡淡体香。

    轻轻吸了两口香烟,皇甫红竹语气复杂地道:“逝去的我们无法改变,我们能够做到的只是把握现在而已,无论发生什么,生活还得继续。好一个生活还得继续”

    “生活不继续,难道要下去陪死去的人不成?如果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有活人。”陈帆似笑非笑道:“何况,为逝去的人而死,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复活。”

    说到这里,陈帆的脑海里本能地闪现出了那张憨厚、坚毅的脸庞,心头不由微微一抽,也不顾皇甫红竹是否愿意,直接抓起她手里的女士香烟,抽出一支,点燃,狠狠地吸了起来。

    “没劲”吸了两口,陈帆感觉和吸空气差不多,当下打开车窗丢了出去,同时下意识地要对将汽车停在身后不远处的暗堂成员要烟。

    “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不吸烟。”皇甫红竹缓缓开口。

    陈帆张开的嘴巴下意识地闭上,然后关上了车窗,扭头道:“如果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就下车了。”

    “按道理而言,像你这种人,应该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才对,莫非你也有对你很重要的人离开了?”皇甫红竹答非所问。

    陈帆眉头微微一挑,自嘲地笑道:“每个人心里都有自认为很重要的人。你不也是在旁人面前用冷冰冰的面具伪装自己,然后在小瓣面前露出属于女人的一面么?”

    皇甫红竹脸色微微一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假装用吸烟来掩饰表情的波动。

    “小瓣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孩子。”皇甫红竹再次开口了,悲伤的情绪已经从她的脸上消失,她的表情完全恢复了正常,透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陈帆点了点头:“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皇甫红竹摇了摇头,随后转头望向陈帆,叹气道:“他**在他两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间。而他父亲因为需要处理的事务太多,基本没有时间去关心他。从小到大,他一直很孤独,在家是,在学校也是。而且,他一直恨他父亲,恨他父亲害死了他**,恨他父亲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

    说到这里,皇甫红竹的语气有些低沉。

    而听了皇甫红竹这番话的陈帆,眉头也是微微挑了起来,他猜到了楚戈很小就失去了母亲,却没有想到楚戈一直恨楚问天。

    “其实……他不是恨他父亲,而是用恨的方式来表达他内心对父爱的渴望他渴望像其他孩子那般得到父亲的关心呵护。”皇甫红竹加快了吸烟的速度,语气显得极为低沉:“他父亲死那天,他在医院里没有哭,整个人像丢了魂魄一般,回到家也是一样。直到……他父亲下葬后,他才哭了,一个人跪在坟前,哭得撕心裂肺。”

    脑海里浮现出楚戈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陈帆心中暗暗叹息,却没说什么。

    “尽避他从一出生就拥有其他孩子这辈子都无法拥有的财富和地位,但是,他过得并不幸福,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皇甫红竹说着掐灭香烟,又点燃了一支香烟。

    陈帆眯着眼睛,沉声道:“这是他的命。每个人一生都要背负很多东西,他是一个男人,他应该去承受和面对一切。”

    “你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岁的人。”皇甫红竹忽然道。

    陈帆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他确实只有二十岁,但是他经历的一些事情,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用黛芙的话说,他那颗心脏承受了太多太多,早已麻木,甚至曾经已经心死了。

    二十岁的年龄,二十岁的身体,却有着如同老人一般的心态,这或许是一种讽刺罢

    “很抱歉,我的话引起了你不好的回忆。”或许是察觉到了陈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苍凉气息,皇甫红竹下意识地开口道。

    话一出口,皇甫红竹却是愣了一下

    抱歉……

    这两个字,似乎一直未在她的字典里出现过。

    在今天之前,她从未对一个人说过抱歉二字。

    愣神的同时,皇甫红竹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悲伤和苍凉气息,会无声无息地拨动她内心那根弦,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和她一样,紧紧地关闭着心灵的大门,不让任何人去窥视。

    “说正事吧,我想,身为红竹帮大姐大的你,亲自开车送我到家,不是跟我聊这些的,对吧?”陈帆笑了笑,转移话题。

    皇甫红竹沉吟了一番,盯着陈帆的眼睛说道:“我希望你能照顾小瓣。”

    这一次,陈帆没有回答。

    “这不是利益交换,只是一个请求,嗯,一个小小的请求而已。”脑海里闪过陈帆之前在书房里说的话,皇甫红竹生怕陈帆误会,又连忙解释道:“小瓣他虽然看起来和我挺亲密的,但是他并不是发自内心地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而你却不同,我能发现,小瓣和你在一起时,是真的开心。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在你身边时那般开心地笑过。”

    

    “好”想起看书}}就}来楚戈和自己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陈帆发现,自己似乎也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孩子,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陈帆的话令得皇甫红竹身子微微一震,感激地说道:“谢谢。”

    望着皇甫红竹那发自内心的诚意,陈帆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你不必太过为难自己的。有些事情原本就不是女人去扛的。我看得出来,你想将楚问天的产业发扬光大。虽然我没和他打过交道,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但是我敢说,他比你优秀的多。何况,很多事情,男人去做,远比女人去做容易”

    “唰”

    愕然听到陈帆这番话,皇甫红竹的脸色陡然一变,眼角肌肉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随后,她的脸色变得极为冷漠,眸子里闪烁着阴冷的目光:“我不会让人夺走问天打下的江山,绝对不会”

    “你可以当我没说。”察觉到皇甫红竹的决心,陈帆不再相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他刚才说出那番话,只是心血来潮提醒一下皇甫红竹而已:“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下车了。”

    “我知道你身份很不一般,不过,在东海,我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皇甫红竹的帮助,只需要打一个电话便可。”皇甫红竹想了想,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这算是报酬?或者是交换?”陈帆眯起眼睛,却没有拿出手机。

    通过短暂的接触,皇甫红竹能够察觉到,陈帆属于那种冷傲到极点的人,此时听到陈帆这么一说,当下摇了摇头:“自然不是。你是小瓣的师傅,照顾小瓣,我们就是自家人。自家人遇到事情,出面解决,天经地义”

    “也好。”陈帆笑着将手机递给皇甫红竹,随后又道:“人活在这世上,总要找一个能聊天说话的人,嗯,和你聊天感觉不错。”

    轰

    陈帆这话一出口,皇甫红竹脑海一片空白,以至于双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差点没将陈帆的手机丢了出去。

    楚问天活着的时候,她活在楚问天的保护下,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直躲在楚问天的身后。楚问天死后,她又活在过去,活在楚问天的阴影里,无法自拔,拒人千里之外,没有一个可以能说话的人。

    刚才和陈帆短暂的交谈,令她心里十分舒服,她主动要陈帆的电话,多少有些今后找陈帆聊天的意思。

    就如同陈帆所说的一样,不管一个人多么坚强,只要活在世上,总要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黛芙对陈帆的意义便是如此,在黛芙面前,陈帆可以肆无忌惮地讲述那些难以忘怀的过去。

    而皇甫红竹却没有这样一个倾诉对象,陈帆给了她这种感觉

    没有说话,皇甫红竹默默地用陈帆的手机拨通了她的手机,然后将手机抵还给陈帆。

    陈帆接过手机,直接下了汽车,迈着大步朝小区里走去。

    汽车里,皇甫红竹默默注视着陈帆那魁梧的背影,怔怔出神。

    “问天,他和你一样孤傲”

    良久,直到陈帆的身影消失,皇甫红竹才缓缓收回目光,喃喃自语。

    随后,她那抹鲜红的嘴唇勾勒出一道上翘的弧度,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笑倾城。

    PS:月票涨了一些,动力和压力也大了,压力之下,唯有勤勤恳恳地码字,以便28号能够爽爽地来次大爆发

    还是那句老话,码字交给我,月票靠大家

    另外,如果没有月票,投推荐票也行,最好养成投票的习惯,据说有助于身心健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