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26章【师傅!】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26章【师傅!】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夜空下,田草抱着那本《微观经济学》静静地站在陈帆的身前,那根骄傲的马尾辫安静地躺在她的后背上。

    红布鞋,蓝衣裳。

    她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只是………借着月光,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张几乎每时每刻都股波不惊的脸蛋上浮现出了一种叫做失落的情绪。

    这就是夹落的滋味么?

    望着陈帆那张不知何时早已镂刻在她心中的面孔,田草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特殊的家庭环境,让她从很小时的时候就开始自立,自立的程度令同龄人感到自卑。

    同样的,因为不想重复母亲的悲剧,她立誓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人上人,坚决不当弱者!

    为了这个目标,过去一些年里,她站在通往成功的木舟上,不断地划水前进,从来不为周围的美丽景色而停步。

    因为,她知道,一旦迷失在周围的美丽景色之中,达到彼岸的时间将会大大增长。

    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她发现,她那颗坚定不移的内心被影响了。

    影响的因素是陈帆。

    她和陈帆的第一次见面充满了戏剧性,当时,她脱光衣服在浴室里泡澡,结果因为体质太差,泡澡时间太长,空气流通不好,陷入了昏迷之中。

    那一天,陈帆将她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

    同样也是那一天,她那日渐饱满的玲珑娇躯被陈帆看了个精光。

    后来,因为陈帆送她去学校,被一名纨绔子弟看到,结果在紫金山中学引起轩然大波,而她也被当成赌注,前往云山飙车场。

    那个夜晚,当她心中那份骄傲、那份坚持,被现实这把大锤一下敲碎的时候,当她不得不向现实下跪的时候,当她绝望的时候,陈帆再一次出现了!

    那一晚,陈帆犹如天神下凡,将她从黑暗的深渊中救出!

    或许就是从那一晚开始”陈帆的身影留在了她的心中,让她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忘怀。

    国庆前,为了能够陪母亲过节,她特地跑到东海大学寻找陈帆给母亲请假,无意中目睹了陈帆在舞台上的表现。

    那一晚,那个孤独悲凉的身影在舞台上舞动的画面,感染了她,也勾起了她心中的痛!

    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同样是在那一晚,当她跟随陈帆”人生第一次前往酒吧的时候,高贵睿智的黛芙告诉她,陈帆就像一瓶陈年老酒,会让她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在酒吧里,她确实醉了,是喝醉的,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因为……她想提前知道醉的滋味是什么感觉,同时也在用这种狠心的方式斩断心中那丝异样的情绪”以便于自己能够像以往那般,不因任何景色而停止前进的步伐!

    她足够狠心,但是却没有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陈帆,只是偶尔从楚戈嘴中听到有关陈帆的一些事情。每一次从陈帆嘴中听到陈帆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中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陈帆的身影,脑海里会情不自禁地闪过曾经的点点滴滴。

    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忘掉那个男人,也无法忘怀!

    相反……,在很多个夜晚,当她完成学习任务,洗漱完毕”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去想陈帆。

    思念。

    那种思念让她无法阻止,越阻止越思念,就像是上瘾了一般。

    或许正是因为思念,今晚,当她看到陈帆的身影出现在教学楼前的时候,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自我,像是疯了一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楼下,主动地开口。

    然而……陈帆的回答,让她从喜悦的世界中拉回了现实,一种叫做失落的情绪在她心丰弥漫。

    因为,她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小的渴望,渴望陈帆是来找她的!

    听到田草的话后,陈帆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楼道,看的是黑压压的身影,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田草的表情变化,等他将目光收回的时候,田草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不是说有空去公寓玩吗,怎么一直没见你去?”收回目光,陈帆微笑着问道,余光却是盯着楼道门口,只要楚戈一出现,他便可以发现。

    已经完全将内心真实心情隐藏的田草,听到陈帆这么一说,淡淡道:“除了学习课本知识,还要学习跟经济有关的知识,所以没有时间去。”

    听到田草的解释,陈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他知道,眼前这个骄傲坚韧的女孩,为了那个遥远的梦想,付出了太多太多。

    “假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实习的平台。”想了想,陈帆说道。

    实习平台。

    听到这四个字,田草心中一动,略显犹豫。

    她很清楚,光学理论知识只能纸上谈兵,必须要理论和实际结合才行,陈帆这个提议让她有些心动。

    但是,她一直不喜欢欠人情。

    面对陈帆的人情,她更是害怕到了极点!

    她害怕原本就达到迷失边缘,接受这个人情后,会彻底迷夫……,“如果害怕耽误学习的话,就不要去。”见田草不会说话,陈帆继续道:“如果空暇时间多的瓶,我建议你去,那个平台能够让你学到很多东西。”

    “我该怎么报答你?”田草开口了,表情很复杂。

    报答中!

    猛地听到这两个字,陈帆先是一愣,随后苦笑道:“小事而已,不需要什么报答。”

    田草沉默不语。

    “你是怕欠我人情吧?”有着特殊经历的陈帆,虽然不会读心术,也没有练就火眼金睛,但是察言观色能力一流,一下便看出了田草心中的担忧。

    田草默不作声地点头。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陈帆淡淡一笑。

    不是第一次了……

    愕然听到陈帆这么一说,田草心中巨震。

    是啊。

    自己似乎……“……已经欠下了他很多很多”“”

    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无江忘怀他的原因么??

    田草心中闪过各种想法,随后轻轻点了点头:“谢谢你。”

    “不客气。”陈帆笑了笑:“如果你有一天真的成长到让我刮目相看的地步,那么,我相信”你有很多机会来报答我。”

    说这话的同时,陈帆心中做出决定,如果田草真的在商业领域有足够的天赋,他不介意将田草培养成商界精英。

    “我会的。”

    田草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不大,语气坚定无比!

    “那个夜晚,在教学楼前,我许给了他一个承诺。华个承诺”让我走到了今天。那个承诺将我一生卖给了他,包括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一切!!”

    很多年过后,当记者追问已成为全球金融教母的田草为什么不结婚时,田草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得到田草承诺的陈帆,无法预知这个承诺对他的意义。

    “楚少,看到没,就是那个王八蛋在骚扰仙子。”高二一班的教室门口,一名学生指着教学楼前的陈帆说道。

    楚戈因为楚问天的忌日到了,最近几天”心情一直十分糟糕,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上课发呆不说,回到寝室里,借酒消愁”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然而…………当他听到有人要骚扰田草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清醒,冲出了教室。

    因为,保护田草不受一丝伤害,是陈帆交给他的任务。

    原本因为听到田草被人骚扰而脸色阴沉的楚戈,猛地看到站在教学楼前的陈帆”瞳孔陡然放大。

    “楚少,从刚才到现在,那个王八羔子已经和仙子谈话超过三分钟了……”楚戈身边”那名学生并没有发现楚戈的表情变化,而是一脸兴奋的表情”那感觉仿佛恨不得立刻看到楚戈教训陈帆的情形。

    楚戈脸色一变:“你说谁是王八羔子?”

    “当然是那个王八蛋啊……”那名学生用手指着陈帆。

    “啪!”

    没有犹豫,楚戈顺手给了那名学生的脑袋一巴掌。

    “楚少,你你打我做什么?”那名学生一脸郁闷和委屈,在他看来,他第一时间通风报信,应该受到奖励才对。

    “啪!”

    又是一巴掌。

    那名学生快哭了:“楚少,你干什么啊?”

    “叉你妹的,那是老子师傅,你骂我师傅,我不打你打谁?”楚戈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师傅?

    楚少的师傅?

    那名学生当场石化。每个人在心里难过的时候,总希望见到自己最亲近的人。

    楚戈也不例外。

    最近几天,因为楚问天的忌日要到了,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这个时候,陈帆来学校找他,他能不激动么?

    教训完身旁的学生后,楚戈气运丹田,对着楼下大吼一声:“师傅!”

    这一声怒吼震天动地,仿佛整个教学楼都为之一动!

    这一声怒吼,将楚戈最近几日的阴霾情绪一扫面空!

    全楼的学生都听到了这两个字,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来源。

    隐约地,他们看到,那个被学生们暗地里当成混世魔王的楚戈,站在走廊里,冲教学楼下的陈帆用力地挥舞着手臂,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陈帆也看到了。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给楚戈招了招手,示意楚戈下楼。

    得到指示的楚戈,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急速奔向楼道口,同时大声吼着:“统统给老子让道!”

    相比田草而言,楚戈的话要有威慑力的多。

    那些被楚戈一句师傅而震惊的学生,原本一脸活见鬼地望着陈帆,愕然听到楚戈的大喊,第一时间让开道路。

    随后,在陈帆哭笑不得的表情中,楼道里的学生主动让开,从一楼到六楼,楼梯中央空出了一条道路,楚戈顺利地沿着道路冲了下来。

    冲出楼道,楚戈没有停顿,而是直接朝陈帆冲了过去。

    只是就当楚戈快要接近陈帆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嗯,突然地停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停下来。

    随后,他脸上的兴奋表情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在班里时那副痛苦的表情。

    一步,两步,三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那个被成为纨绔子弟、混世魔王的男孩,那个身体里流淌着枭雄血液的男孩,慢慢地,慢慢地走到了陈帆的身前。

    “师傅,我难受。”

    来到陈帆身前,楚戈捏着拳头,红着眼睛,颤抖着身子,缓缓地说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