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29章【危在旦夕】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29章【危在旦夕】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赁着敏锐的感应力,陈帆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有人对他动了杀机。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动,脸色却依旧平静如水,只是用余光朝目光的主人看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皇甫红竹身后的何老六。

    看来自己的直觉没有错,何老六应该安排了人手。

    陈帆心中暗道一句,却没有点破,而是默不作声地回到了皇甫红竹的身旁。

    随后,陈帆本来想跟皇甫红竹用眼神沟通一下自己的发现,但是看到皇甫红竹两眼出神地望着楚问天的墓碑,心中暗暗谈叹气的同时,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给皇甫红竹递眼神是白费,至于直接告诉皇甫红竹,那更不可能“何老六就在皇甫红竹后面,一开口,何老六也会听到!

    而站在皇甫红竹身后的何老六并没有发现陈帆已经发觉了他眸子里的杀机,只是收回了目光,面无表情地站着。

    与此同时,现场的司仪见皇甫红竹怔怔地望着出楚问天的墓碑发呆,犹豫了一下,没有再和皇甫红竹交流,而是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沉声说道:“楚问天先生一世豪杰,生前做过的善事数不胜数,奈何英年早逝,令人倍感惋惜!今天是楚问天先生的忌日,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楚问天先生的祭奠仪式!”

    “鸣炮!”

    说着,司仪突然大吼一声。

    “咚!”

    司仪的话音落下,一颗礼huā被送上天空,在空中炸响。

    “击鼓!”

    炮声结束,习仪再次大吼一声。

    “咚!咚!”

    远处,一名赤luo着上身的大汉,抡起鼓棒,对准直径达三米长的大鼓用力地敲击了两下。

    “各位来宾,一鞠躬!”

    鼓声落下,司仪目光平视来宾”沉声道。

    “唰!”

    来宾们不约而同地鞠躬。

    “咚!”

    “咚!咚!”

    一鞠躬结束,炮声和鼓声相继响起。

    “二鞠躬!”

    来宾们再次鞠躬,表情肃穆到了极点,望向楚问天的墓碑也充满了尊敬的味道。

    就连陈帆也不例外。

    只是……在鞠躬的同时,陈帆心中却是飞快地思索着该如何解决接下来的麻烦,事到如今,他基本已经肯定,何老六肯定设置了埋伏。

    在陈帆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军政商三界的人一起离开,那样最为安全。

    用皇甫红竹的话说,何老六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军政商三界的人动手,那样等于找死!

    这个想法虽好,但陈帆也知道,三鞠躬结束后”来宾便会离开,而红竹帮的人还要留下,其中包括何老六在内的所有大佬都要依次给楚问天上香。

    最后等那些红竹帮大佬上完香后,楚戈要上前烧纸。

    如此一来,想跟着军政商三界的人离开,基本没有可能!

    “三鞠躬!”

    就在陈帆思考的同时,司仪再次开口,来宾们最后一次鞠躬。

    鞠躬结束后”来宾们并没有上来和皇甫红竹道别,深知祭奠还没有结束的他们,先行离开。

    而包括皇甫红竹在内的所有红竹帮成员则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来宾们离开后,再上前上香。

    为此”陈帆再次给皇甫红竹使眼色,甚至不惜咳嗽了一声,但均未引起皇甫红竹的注意,倒是让何老六眸子里的疑惑更浓了,同时轻轻摁了一下口袋里的手机,其他一些大佬也是不满地瞪了陈帆一眼,似乎在责怪陈帆的举动太不尊重楚问天。

    眼看情况危急,陈帆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拍了一下皇甫红竹的眉膀。

    皇甫红竹猛地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陈帆一眼,看出陈帆想开。”轻声道:“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陈帆脸色六变,下意识地想说什么,却看到皇甫红竹不等司仪开口,像是丢了神一般,不由自主地走到楚问天的墓碑前,一下跪倒在地,深深地叩了三个响头!

    三个响头叩完,皇甫红竹额头发红,鼓起了一个血泡,但是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甚至就连目光也没有从墓碑上挪开。

    司仪见状,一脸严肃地将香拿到了皇甫红竹的身前。

    墓碑前,皇甫红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栗了起来,她颤抖地伸出手,接过香,点燃,然后起身慢步走到香炉前,给楚问天上香。

    默默地做完这一切,皇甫红竹退了回来,原本阴冷的眸子隐隐有些泛红,脸色更是有些苍白。

    作为红竹帮的二号人物,何老六是第二个上香的人。

    眼看皇甫红竹退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走了上去,并没有像皇甫红竹那般叩头,只是接过司仪手中的香点燃,再次鞠了三躬。

    “大哥,老六来看您了!”

    何老六大吼一声,然后将香插在了香炉之中。

    做完这一切,他回过头,目光阴冷地扫了皇甫红竹和陈帆一眼,退到了队伍之中。

    看到何老六的那阴冷的目光,陈帆心中一动,如果此时绑架了何老六的话,应该可以化解这次危机。

    心中闪过这一点,陈帆再次一脸严肃地拍了一下皇甫红竹的肩膀。

    皇甫红竹本来沉浸在伤心之中,眸子里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来了伤感的目光,再次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眸子里本能地闪过一丝怒意和杀机!

    只是………当她发现拍她的人是陈帆后,眸子里怒意和杀机瞬间消夹,而是递给陈帆一个询问的眼神。

    陈帆用目光示意皇甫红竹,到一边交谈。

    皇甫红竹略微犹豫,跟着陈帆朝一旁走去。

    看到这一幕,何老六的眉头一皱,悄然退到人群一侧。

    几秒钟后,陈帆和皇甫红竹来到一旁的草坪上,开门见山道:“附近有埋伏。”

    “埋伏?”猛地听到这两个字,皇甫红竹眸子里的伤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瞳孔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

    陈帆很干脆地点头:“是的!何老六在这附近没有埋伏。”

    “你怎么知道?”皇甫红竹问话的同时,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一眼”并未发现有任何风吹草动。

    陈帆眯起眼睛:“你不用看,埋伏的人不会在附近,否则早被暗堂的人发现了。另外,我对危机的感应要比普通人强很多”相信我,我的判断不会错!”

    “依你看,该怎么办?”见陈帆表情严肃,皇甫红竹略微沉吟,便相信了陈帆的话。

    陈帆飞快地说道:“以目前的形式,最好的办法就是绑架何老六,让他们投鼠忌器。”

    “绑架?”皇甫红竹犹豫了一下:“虽然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不代表其他人相信。今天日子特殊”若是我同意你绑架何老六,这……只皇甫红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意思却很明显了:今天是楚问天的忌日”而何老六又是帮会的元老人物,楚问天的拜把子兄弟!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帆无凭无据地绑架何老六,绝对会引起其它大佬的强烈不满!

    听皇甫红竹这么一说,陈帆心中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在他看来,皇甫红竹虽然算得上女中豪杰,但是依旧有着女人特有的优柔寡断,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

    “咚!咚!”

    就在陈帆叹息的同时”鼓声再一次响起~和之前一样,每当有大佬上完香后,便会响起鼓声。

    只去……,…这一次,陈帆愕然听出鼓声中夹杂着一丝异样的声音。

    是枪声!

    开枪的人虽然将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但是枪声毕竟太短”而且和鼓声差别不小。

    陈帆迅速地看向了楚戈,结果发现楚戈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而原本站在人群之中的何老六不见了!

    随后,他发现何老六正快步走向墓地西北四十五度方向的树林。

    这个发现让陈帆脸色陡然一变!

    同时,陈帆不再与皇甫红竹商量,而是飞快地冲向了楚戈。

    “咚!咚!”

    鼓声又一次响起。

    “砰!”

    “砰!”

    随后而来的便是枪声。

    这一次的枪声和鼓声没有重叠”当下响彻云山上空。

    “刚才那声音怎么是枪声?”来宾的车队还没有彻底离开云山,其中一辆军用路虎汽车里,一名国字脸大汉皱眉说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黑帮经常有鸣枪祭奠的习惯,刚才我们在场”他们不好这么做,如今我们离开,他们鸣枪,这很正常。”大汉身旁一名佩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国字脸大汉似懂非懂,同时扫了一眼远处的山峰,看到的是绿茵茵的树丛。

    不光是身为军人的国字脸大汉听出了枪声,楚问天的墓碑前,那些红竹帮的大佬也听了出来。

    而就在他们脸色发生变化的同时,远处的何老六陡然加快速度冲向了树丛。

    “唰!”

    与此同时,陈帆如同一道旋风一般来到楚戈身前,一把将楚戈抱起。

    “大家小心,何老六在附近没有埋伏,他是叛徒,想将我们一网打尽!”抱起楚戈的同时,陈帆突然大吼一声,并未朝后方的广*场冲去,而是冲向了皇甫红竹所在的地方。

    抵达墓地的时候,他便观察了地形,知道那里有许多松树和石头,可以隐藏。

    埋伏!

    原本,那些大佬因为听到枪声而疑惑,愕然听到陈帆这声大吼,顿时都吓得愣在了原地。

    随后,他们清晰地看到,何老六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西北四十五度方向的树丛之中。

    “何老六,你这今天煞的杂种!”

    “别骂了,快撤!”

    一时间,红竹帮那些大佬都慌了,其中站在何老六一条船上的大佬纷纷跑向了何老六消失的树丛,而其他大佬在骂娘的同时,疯狂地涌向了后方的广*场,试图坐车逃跑。

    后方的广*场上,站着上百名红竹帮的成员,那些成员都是皇甫红竹精心挑选的嫡系成员,为此,他们一看到出现了变故,纷纷朝墓地这边冲了过来。

    只是,他们均是没有佩戴武器,根本起不到任再作用。

    深知这一点的陈帆,没有将脱逃的希望放在他们身上,而是急速奔向了皇甫红竹,一边跑,一边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跑!”

    话音落下,陈帆已从皇甫红竹身边掠过,蹿向东北四十五度方向的树丛和石林。

    而被突如其来一幕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皇甫红竹也从震惊中回过神,二话不说,跟着陈帆便跑。

    还有一个人跟了上来。

    是独一刀。

    “所有人听着,迅速朝墓地东北四五度方向的石林靠近!快!”一边跑,独一刀一边用无线电下达着命令。

    砰砰砰砰……

    与此同时,枪声彻底大作。

    一时间,陈帆等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则台羹毅兰毁揣书弄了饥毗删娜玩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