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88章【太岁头上动土】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88章【太岁头上动土】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有着huā城美名的昆明,一年四季如春,十分适合居住,同时它也是有名的旅游城市之一,每年有不少游客来到这里,甚至一些有钱人干脆在昆明买了别墅,有空便来这边度假住几天。

    除此之外,昆明因为是唯一一座靠近边境的大城市,每年都有不少生意人和毒贩子在这里落脚。

    这也直接导致昆明每年的流动人口数量很大,令得公安部门十分头疼,毕竟,流动人口数量一大,治安相对要难一些。

    傍晚的时候,夕阳渐渐落下山头,余辉洒落在昆明的大街小巷,仿佛给这座美丽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一般,美轮美奂。

    夕阳下,一辆曲线流畅的路虎越野车来到高速公路路口处,路口的工作人员望着驶来的路虎,倒也没有太过惊诧。

    一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有钱人越来越多,好车自然也是多了起来,说俗气一点,在很多城市,奔驰、宝马、奥迪都只能算作一般的车了,因为满大街都是亲戚。

    而随着悍马的停产,购买路虎的人越来越多。很快的,路虎在出口处停下,车窗缓缓打开,一只白嫩的手伸了出来,手中夹着高速公路的收费卡。

    工作人员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或许是由于过年上班的缘故,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只是当看到那只伸出窗外的白嫩小手时,眼前猛然一亮,随后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汽车的主人。

    下一刻,他呆住了。

    顺着他的目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驾驶这两路虎汽车的是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套墨绿色的户外休闲服,飘逸的长发随意地搭在了肩头,鼻粱上架着一副略微泛红的太阳镜,遮住了她脸部上方,让人无法看到她的眸子”却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挺拔的鼻粱和微微翘起的薄唇。

    “有什么问题吗?”眼看工作人员呆呆地看着自己,不接卡,女人摘下太阳镜,秀眉微微皱起。

    原本被女人那张性感嘴唇吸引的男员工,看到女人摘下太阳镜后,眼镜顿时瞪得滚圆,一动不动地盯着女人的眸子。

    那双眸子亮若星辰,柔情似水,仿佛会说话一般,尤其配合着女人皱眉的动作,有股说不清的吸引力,就仿佛一个磁场一般”让你无法挪开目光。

    咕咚!

    几秒钟后,男员工狠狠咽了。吐沫,渐渐从失神中回过神”尴尬地笑了笑,没敢说什么,而是直接接过了卡片。

    随后,女人交完钱,戴上墨镜,关上窗户,重新启动了汽车。

    “真是怪了,这美女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眼看栏杆升起,女人驱车离开,男员工依然舍不得收回目光,一边注视,一边喃喃自语。

    随后,他的脑海里猛然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张大了嘴巴:“啊?她是曾经的亚洲天后李颖??”

    没有回答,黑色的悍马已经渐渐远去,夕阳下,唯有那块红色的车牌显得十分刺眼。

    “绝对没错了,网上曾经有消息报道李颖出身军人家庭。”望着那渐渐远去的红色车牌,男员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随后后悔的直捶胸口:“妈的,太遗憾了,都没和她要签名”若是要上签名,回去准羡慕死那帮王八羔子……”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男员工紧皱的眉头早已松开,嘴角的笑容无法掩饰,美女效应,果然不是盖的。

    与此同时,一架由东海飞往昆明的客机准时在昆明机场降落。

    和东海国际机场相比,昆明机场无论硬件设施还是客流量要明显差一截,而且或许是由于过年的缘故,机场很少看到忙碌的工作人员。

    在飞机降落的那一瞬间,不少人都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直到飞机顺利降落,他们才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紧张也随之消失。

    相比而言,坐在窗边的陈帆,表情始终十分平静,他一直将目光投向窗外,望着染红西边天际的夕阳,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机在跑道上滑过一段距离后,稳稳地停了下来,旅客们按照先后顺序下机。

    和从燕京回到东海时不同,机场通道外并没有迎接陈帆,同样的,迎接的人相对也要少很多,毕竟,大年初一来昆明的还是以游客为主,其中大多都是新婚夫妇出来度蜜月。

    走出机场,陈帆坐进了一辆出租车里,给司机报了一个地名后,司机张大嘴,直勾勾地盯着陈帆,像是看怪物一般上下打量陈帆。

    深知那个地方离昆明有上百公里的陈帆,瞬间便猜出了司机内心的想法,他知道司机在犹豫是否接客。

    毕竟那个地方实在太远了一些,下了高速后,还要走一段距离,途中有不少荒凉地带,司机是害怕遇到抢劫的。

    “师傅,我知道大过年的,你也不愿意跑原路,这样吧,我出三倍的钱。这域样就算你晚上那边,也是划算的。,“眼看司机在怀疑自己是否是坏人,陈帆微笑着拿出一沓红色老人头递给司机。

    “看小兄弟是个实诚人,哥哥今天就带你走一趟吧。至于住在那里还是算了,大过年的不回家,老婆会让我跪搓板的。”司机爽朗一笑,接过钱,然后打电话给家中的老婆汇报了一声,期间,司机连说了几次放心,我会小心之类的话语,显然,司机的老婆也担心他出事。

    挂断电话,司机抽出两根硬盒红塔山递到陈帆面前:“小兄弟,如果不嫌弃这烟廉价的话,来一根?”

    陈帆笑笑,直接接过了香烟,掏出火机点燃。

    “看你年轻不大,却是杆老烟枪啊?”中年司机笑了笑,随后问道:“小兄弟啊,你要去的那个地方,风景虽然极美,但还在开发阶段,高速公路没修通不说,景点也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很多游客都是自驾去那边游玩的。”

    “我去找人。”陈帆狠狠吸了。烟,相比价钱昂贵的香烟而言,七块的红塔山要辣嗓子一些。

    “找人啊?”司机一怔:“莫非小兄弟你是本地人?听口音不像啊?”

    “呵呵,找一个战友。”陈帆解释道”只是说到战友两个字时,眸子不由一暗,语气也略显复杂。

    中年司机并没有看出陈帆的异常,相反,听到战友两字,他先是一怔,随后有些〖兴〗奋道:“没看出来啊,小兄弟年纪轻轻便从部队混出来了。老哥我以前也是部队的”零三年退伍的,退伍后,给安排到了一个企业上班”结果没上两年,那企业就破产了,好在当年在部队的时候学会了开车,这才不至于饿呃……”

    一时间,中年司机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自己在部队的往事,陈帆只是时不时的嗯一声,情绪不算高涨,但也没有不理不睬”只是手中的香烟没断过。

    当然他没有继续抽中年司机的烟,倒不是看不起,只是觉得不妥,他抽的是市面上没有买的特供香烟,价钱不算贵”味道很冲、很带劲,很多老烟枪都喜欢,尤其是部队出身的。

    中年司机本来因为得知陈帆当过兵就很〖兴〗奋,再一看陈帆摸出部队的特供香烟,显得更加〖兴〗奋了,一路上话没断过。

    “小兄弟啊”虽然退伍这么多年了,可是我还是喜欢部队生活啊,尤其是那种战友之间的感情…………”中年司机再次点燃一支特供香烟,一边惬意地吸着,一边唏嘘感叹。

    “小心!”

    然而……

    不等他把话说完”一旁一直没有聊天兴致的陈帆突然出声提醒。

    陈帆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得中年司机顿时一惊,随后脸色大变,二话不说,连忙打了一下方向盘。

    “唰!”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如同一阵黑色旋风一般从出租车旁边擦过。

    “兹~”

    随后,奔驰轿车在高速公路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轮胎印记,汽车滑出去一段距离后,斜着停下。

    中年司机见状,脸色又是一变,不敢怠慢,连忙踩下刹车。

    出租车停稳,陈帆清晰地看到一名佩戴黑色墨镜的青年从奔驰轿车跳下,气势汹汹地朝出租车走了过来,与此同时,陈帆透过反光镜清晰地看到,后面还跟着几辆豪华轿车,其中最中间是一辆宾利房车。

    “尼玛的,狗眼睛长哪去了?会不会开车??”青年人还未走到,尊声先到,同时摘下了黑色墨镜,气焰嚣张,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寒意。

    看到这一幕,中年司机吓得脸色大变,二话不说,连忙推开车门,走下去,赔笑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尼玛的,对不起能当饭吃?”青年瞪着眼睛骂了一句,同时几步走到中年司机身旁,二话不说,抡起手,对着中年司机就是一巴掌。

    “啪!”

    青年身材魁梧不说,走路时底盘很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一巴掌下去,直接将中年司机抽倒在地。

    阳光下,一颗牙齿夹杂着血水掉在了地上,显得格外刺眼。

    地面上,中年司机被青年这一巴掌抽得晕头转向,不过却没敢擦去嘴角的血迹,而是挣扎爬起来,磕头认错。

    看到这一幕,陈帆眉头一皱,当下将目光投向青年。

    “看尼玛啊看!”察觉到陈帆的目光,青年瞪着眼睛骂了一声,同时抡起脚,对着出租车的车门就是一脚。

    “哐当!”

    这一脚势大力沉,直接将车门踹扁了。

    “给老子下车!”

    与此同时,青年凶巴巴地瞪着陈帆吼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