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95章【杀鸡用牛刀!】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95章【杀鸡用牛刀!】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突如其来的巨响,令得包史斌在内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陈帆时,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

    灯光下,他们看到的是一张冷漠的脸庞,那张脸冷到了骨子里。

    与此同时,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恐怖的怒火!

    “放开她。”

    陈帆开口了,声音嘶哑。

    他一边说,一边朝刘莹莹走来。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史斌浑身一震,本能地松开刘莹莹的头发。

    而受到巨大刺激的刘莹莹则是呆呆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陈帆,脑海一片空白。这一刻,她甚至想不起来陈帆是谁。

    她只是看着。

    就…………那么呆呆地看着。

    眼看陈帆朝前走来,史斌和其他几名没有嗑药的少男少女只觉得胸口被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压抑到了极点,冷汗不知不觉中从他们的额头渗出。

    相比而言,其他两名吃了摇头丸的男孩一脸无惧,甚至其中一个男孩看到陈帆接近,顿时上前一步,大声吼道:“草泥马,你谁啊?”

    “尼玛的,你知道老子谁吗?”身边同伴一开口,史斌内心的恐惧略微减少,他鼓足勇气冲着陈帆大叫。

    没有回答,陈帆动了!

    “啪!”

    恍惚中,包括史斌在内,所有人只看到一道手影闪过,然后拦在陈帆身前的那名男孩被陈帆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砰!”

    男孩的身子直接撞在了墙壁上,鼻粱骨瞬间被撞断,鲜血四溅。

    “你他妈找死!”

    另外一名吃了摇头丸的男孩,看到同伴被打,顿时从腰间抽出一把弹簧刀,冲向了陈帆。

    “喀嚓!”

    脆响传出,男孩握着弹簧刀的手腕被陈帆一把捏住,用力一掰,直接断成两截。

    “啊,”

    男孩惨叫”身子弓成了虾米状。

    “唰!”

    陈帆松手,一把接住坠落的弹簧刀,然后……”用力一挥!

    “兹n”

    仿佛切豆腐一般,极限的速度配上森冷的刀锋”男孩的手腕瞬间被切断,鲜血如同跄突泉一般喷出。

    陈帆身子一侧,躲开鲜血,顺手抓住男孩的脖子,用力一甩,仿佛扔垃圾一般,直接扔了出去。

    “哐当!!”

    男孩的身子被狠狠地砸向了一张玻璃桌,直接将那张玻璃桌砸得粉碎”碎裂的玻璃片将男孩身上划出数道口子,鲜血瞬间渗出,男孩直接变成了血人。

    快!

    快到了极限!

    这一切”仿佛在瞬间发生,等包括史斌在内众人回过神的时候,两名男孩均是闷哼着在地上抽搐,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啊!”

    包厢里剩余四名没有吃摇头丸的女孩,回过神,看到这骇人的一幕,像是被玷污了一般,纷纷失声尖叫了起来。

    而包括史斌在内”其他几名男孩只觉得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刀子一般,两条腿不断地打着摆子,其中一名胆小的家伙,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陈帆没有继续动手,而是走向了刘莹莹。

    他的步伐很慢”很沉重,眸子里的自责没有丝毫的掩饰!

    一步,两乒,三步,四步………

    在刘莹莹恍惚的目光中,陈帆渐渐靠近。

    “是小帆哥哥吗?”幕然间”刘莹莹想起了什么,蹲在地上,红着眼睛,流着泪,小声地问道。

    小帆哥哥…

    听到这个称呼”陈帆的眼圈红了!

    一股无法祜除的自责和内疚在以他的心脏为圆心,朝身体四周蔓延。

    他,用力地点了下头!

    “小帆哥哥!”

    眼看陈帆点头,刘莹莹浑身上下仿佛凭空冒出了一股力气一般,起身,哭喊着扑向了陈帆的怀抱。

    陈帆张开双臂,一下将刘莹莹搂入怀抱,竭力地压制住内心的自责,拍着刘莹莹的后背,轻声道:“莹莹不怕,有哥哥在,没有人能欺负你。”

    “呜………

    连续遭到打击的刘莹莹在进入陈帆怀抱的那一瞬间,最后一丝坚强彻底被击碎,委层地放声大哭。

    “莹莹不哭,没事了,没事了”陈帆轻轻拍着刘莹莹的后背,安慰着。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几名保安拎着警棍朝这边赶来。

    来到门口,看到包厢里的惨样,几名保安脸色大变!

    “你…………”领头的保安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用警棍指向陈帆,试图进入包厢。

    “唰!”

    然而,不等那名保安把话说完,陈帆甩出了手中的弹簧刀,弹簧刀化作一道白光朝门口飞去。

    嗤!

    一声闷响过后,锋利的弹簧刀直接没入了木门之中。

    “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最好滚远点。”陈帆没有回头,依然轻轻拍着刘莹莹的后背:“敢踏进这间房间一步,死!”

    死!!

    这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在那几名保安的耳畔炸响,他们只觉得心脏被人用重锤敲了一下似的,难以呼吸,脸色更是苍白如纸,丝毫不敢踏进包厢半步,相反,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不约而同地退了出去。

    “莹莹,等哥哥帮你出了教训了这些王八蛋,我们就走,好吗?”陈帆蹲下身,慢慢地擦去刘莹莹脸上的泪水。

    刘莹莹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更没有松手,而是紧紧地抱着陈帆的胳膊。

    陈帆见状,不再多说,伸手将刘莹莹打晕,然后一把将刘莹莹抱起,径直朝史斌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看到这一幕,史斌吓得连连后退,其他少男少女也是全部朝墙角龟缩。

    哐当!

    史斌一平被酒瓶绊倒。

    “你知道我哥哥是谁吗?我哥哥是史军!我哥哥是洪爷身边的人,你敢动我一拇指头,我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他会杀了你全家!!!”倒地后,史斌一边挣扎着起身,一边失声大吼:“还有洪爷,他一拇指头就能捏死你!”

    “史军是你哥哥?”陈帆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下午与洪烈擦肩而过的一幕,嘴角弥漫起了一道笑容,那笑容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很可惜”不光是他,就连洪烈也救不了你!”

    “你”听到陈帆这么一说,史斌彻底吓傻了,深入骨髓的恐惧令他浑身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黄色的液体瞬间从他的两腿间流出。

    “你刚才说你要给莹莹下药,对吧?”仿佛只是一瞬间,单手抱着刘莹莹的陈帆,来到了史斌身前。

    “没……,没有…………”史斌疯狂地摇头。

    “啊!!”

    随之而来的便是痛苦到极点的惨叫”那感觉就像是猫被踩到了尾巴一般。

    在周围那些少男少女目瞪口呆的表情中,陈帆一脚跺在了史斌的两腿之间。

    惨叫过后,剧烈的疼痔直接让史斌晕了过去”下身血迹斑斑。

    “告诉我事情的具体经过。谁先开口,谁可以免受惩罚。”一脚让史斌断子绝孙后,陈帆没有继续痛下杀手,而是环顾了一圈完全被吓傻的众人,冷冷地问道。

    “我说!”

    “我知道…………”

    “是这样……”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包厢顿时乱了,除了深知罪孽深重的王红外,其他人均是抢着回答。

    “你说。”陈帆指着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孩。

    被陈帆这么一指”那女孩先是吓得一愣,随后紧张地,颤抖着说道:“是……是这样的……”

    随后,女孩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陈帆。

    之前陈帆进门之前,曾听到巴掌声音以及后面史斌那狂妄的话语”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情。

    如今一听,他心中的怒火更盛,瞬间将将目光投向了王红。

    被陈帆盯着,王红只觉得自己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般,头皮发麻”汗毛乍起,浑身颤栗不止!

    “唰!”

    下一刻,陈帆动了”他抓起茶几上一个碎裂的玻璃,踏前一步,右手一挥,一道白光瞬间从王红眼前闪过,稍纵即逝。

    “噗嗤!”

    王红只觉得脸部一疼,鲜血瞬间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啊!!”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和深入骨髓的恐惧让王红失声大叫了起来,随后直接吓晕了过去。

    不仅仅是王红,其他女孩看到陈帆狠辣的手段,也吓晕了。

    “不要……不要……”

    至于剩下两名男孩则用一种看向魔鬼的目光望着陈帆。

    “把你们的药拿出来!”陈帆丢掉被鲜血染红的玻璃碎片,看向两人。

    没有任何迟疑,两人几乎同一时间从口喜里摸出了一个粉色的袋子,里面装着烈性春药。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和他一样。”陈帆说着,指了指昏迷过去的史斌。

    “不要!”

    两名男孩吓得双手一抖,直接将药丢在了地上。

    “第二个选择,捡起地上的药,吃了!”陈帆冷冷地开口。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两名男孩本能地抓起地上的春药,只是要送进嘴里那一刻,却停住了。

    显然,他们意识到吃这么多春药的下场是什么。

    “你们最好快点,我耐心有限。”陈帆踏前一步。

    眼看陈帆朝前走来,两名男孩仅有的一丝理智瞬间被吓得灰飞烟灭,一咬牙,直接将一大把药送进了嘴里,囫囵吞枣地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陈帆不再停留,抱着昏迷的刘莹萎离开。

    包厢外,几名拎着警棍的保安在门口严正以待。

    只是…………当他们看到陈帆从包厢里走出后,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下意识地朝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

    陈帆前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

    随后,中间一名保安,惊恐地扔掉手中的警棍,撤腿就跑。

    有些事情,只要有第一个人做了,很快就有第二个那名保安一跑,其他保安也纷纷扔掉手中的警棍,掉头狂奔!

    而一些原本打算看热闹的客人,打开包厢门,露出脑袋,看到陈帆那副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面孔时,一个个像是见到鬼一般,纷纷将脑袋缩了回去。

    吧嗒!吧嗒!

    一时间,唯有陈帆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