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56章【树倒猢狲散】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56章【树倒猢狲散】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一点钟的时候,一架翱翔集团的商务机,从东海浦东机场起飞,如同一只小鸟一般钻进了云彩之中,飞向了北方。

    机舱里,除了陈帆和苏珊外,再无其他乘客。

    单独为两人服务的空姐,在面对两人时”眸子里带着深深的疑惑,疑惑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可以单独乘坐翱翔集团的商务机。

    毕竟,在她的记忆里,只有集团的高层才有资格乘坐集团的商务机的。

    对于空姐的疑惑,练帆和苏珊自然不会去解释。

    机舱里,陈帆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平静之中带着浓浓的悲伤。

    苏珊则是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般,静静地依靠在陈帆身边。

    陈帆带着她在燕京呆的那些日子里,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陈帆和陈老太爷之间那浓浓的感情。

    她很清楚,陈老太爷的逝世,对陈帆的影响是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她心中的那份悲痛和陈帆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大约两个小时后,商务客机准时降落在燕京国际机场。

    机场通道外,陈老太爷的警卫员小柱子早已等候多时。

    “柱子叔。”看到往日里那个即便见到省部级高官也面不改色的小柱子眼圈通红,表情悲痛欲绝时,陈帆率先开口。

    “小帆,姗姗。”小柱子调整了一下情绪,迎了上去。

    “柱子叔。”苏珊冲小柱子问好。

    小柱子冲苏珊点了点头”然后语气悲痛地对陈帆,道:“小帆”老……,老首长他在燕京军区总医院,我带你过去吧。”

    帆轻轻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小柱子开着一辆挂有燕京军区牌照的红旗轿车,载着陈帆和苏珊来到了燕京军区总医院,顺利通过三道关卡,将汽车停在了内院的小型停车场里。

    相比早上的时候而言”停车场里的汽车更多了,其中大多都是挂有军方牌照的汽车,而一号首长和几位常委的汽车却是不在了。

    显然,他们已经离开了。

    毕竟”他们身份地位非比寻常,日理万机,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不能将太多的时间huā在陈老太爷这里。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遗体告别仪式等仪式,他们肯定是要出面的。

    下了车,在小柱子的领路下,陈帆和苏珊直接进入了守卫极严的三层楼。

    陈老太爷的遗体依然留在重症监护室门。”走廊里,那些负责守卫工作的保镖各个眼圈发红,脸上残留着清晰的泪痕”偶尔可见的医生护士也是各个泪流满面。

    感受着走廊里悲伤的气息”苏珊眼圈再次泛红了起来,陈帆的表情倒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眸子里的那股子悲伤更浓了,以至于走路的时候,双腿微微有些哆嗦。

    短短数十米走廊,对于陈帆而言,仿佛比月亮和地球之间的距离还要远。

    他的脑海里闪现的是和老太爷坐在书房里”吃huā生米喝酒的情形。

    他的耳畔回荡着老太爷那天的欢声笑语。

    还有几个小时前那熟悉亲切的声音,仿佛只是瞬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陈帆终于在小柱子的带领下来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

    门口的保镖对于小柱子并不陌生,见到是小柱子带的人,没有多问”直接错开身子”让三人通行。

    “小帆,你和姗姗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小柱子眼圈发红,咬着嘴唇道。

    “嗯。”

    陈帆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了苏——眼”发现苏珊再次哭了”而且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用力地握了一下苏珊的手”陈帆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门。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陈帆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哭声混乱”病床前站满了人,其中大多穿着军装。

    除此之外,陈建国的两个女儿扑在陈老太爷身旁,以泪洗面,哭得极为伤心。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陈老太爷身上,以至于陈帆带着苏珊进入房间,都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病床上,陈老太爷穿上了那套保留了几十年的红军衣服,衣服很破烂”上面补丁摞补丁。

    和早上不同的是,陈老太爷的遗体经过了特殊处理,干瘪的皮肤看起来红润了许多,稀疏的白发也是梳得极为整齐。

    望着重症监护室里黑压压的人头,耳畔响起连绵不绝的哭声,苏珊哭得更加厉害了,而陈帆则是比起之前更平静了,甚至就连他眸子里的那股子哀伤都被消失了。

    不悲伤么g

    不是!

    他只是将那份哀伤深深地掩藏了起来!!

    透过人群缝隙,陈帆到了躺在病床上,一脸安详睡过去的陈老太爷,身子微微一颤,没有说话,拉着苏珊的手挤进了人群。

    一时间,哭声滔天的重症监护室因为陈帆和苏珊的到来,哭声小了许多。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人群自动散开,纷纷给陈帆和苏珊让开道路。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

    在越来越多人的注视下,陈帆拉着泪流满面的苏珊朝着那个撤手离舁人间的老人走了过去,步伐沉重而平稳。

    望着陈帆那副平静到有些可怕的表情,无论是军方的人,还是陈家一些人表情均是有些诡异,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除此之外,陈永瑞和陈飞看到陈帆后,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陈建国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陈战夫妇则是有些担心的看着陈帆,他们都很清楚,陈帆心中的那份悲痛比起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病床边,陈帆两个堂姑看到陈帆拉着苏珊上前,哭声渐渐小了一些,随后不舍地起身,搂了一下陈老太爷的脸庞。

    做完这一切,她们退回了人群。

    与此同时”陈帆拉着苏珊来到了练老太爷的身前”身子如同一杆钢枪一般站得笔直!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如流水一般流逝,陈帆没有动”也没有安抚身旁以泪洗面的苏珊,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个已经去了“他国”的老人,似乎要将老人最后的遗容牢牢地烙印在内心深处!

    “老太爷,对不起,我和姗姗来迟了。”

    忽然间,陈帆开口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

    说话的同时,他紧紧地咬着嘴唇”咬得十分用力,直接将嘴唇咬破了,鲜血瞬间溢了出来。

    “砰!”

    话音落下”陈帆的双膝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力道之大,直接将地板砸得碎裂。

    “砰!”

    眼看陈帆跪平,苏珊也跟着跪了下去。

    “姗姗,给老太爷磕三个头。”

    陈帆目光死死地盯着陈老太爷的遗容,轻轻地说。

    说罢,他和苏——起磕头。

    “砰!”

    陈帆磕得很用力,用力之下”额头直接鼓起了一个血包。

    “砰!”

    “砰!”

    没有在意头上的血包,陈帆又叩了两个响头,叩完之后,额头上血迹斑斑。

    “帆儿,把额头上的血擦了”和姗姗起来吧。”陈战走上前,将陈帆母亲孙亚玲的手帕递给陈帆。

    陈帆没有接过手帕,也没有起身,而是抬起头,目光平静地看着陈战:“爸,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

    “我也是四天前才知道这件事情”当时你老太爷病情极为严重……”陈战试图解释,但是面对陈帆那平静过头的目光,他说到一半”不知该如何继续了。

    “陈帆,。p完头”就起来,让你堂哥堂弟堂妹们也去给你老太爷叩头。”陈永瑞低沉地说道:“你有什么话跟你爸到外面去说!”

    陈帆扭头看了陈永瑞一眼。

    “看什么看?难道你不知道叩头需要论辈分的吗?”陈飞上前一步,冷冷地瞥了陈帆一眼。

    两人这话一出口,重症监护室里,除了陈家人之外,其他那些来自军方和政界的大佬,心中均是一动,看向陈帆的目光复杂至极。

    他们都很清楚,陈老太爷这一死,陈帆不再是那个被陈老太爷捧在手心,令各方大佬忌惮的陈帆了,相反,他在陈家的地位绝对会一落千丈!

    这样所导致的结果是,陈家内部的团结也将正式被打破!!

    除此之外,那些军方大佬心知肚明:陈老太爷活着的时候”他们因为感恩,因为给陈老太爷面子,在军方极为尊重陈家,以陈家为首是瞻。

    陈老太爷这一走,陈家在军责无可撼动的地位恐怕也要松动了,毕竟,人情这东西也是有限的你活着的时候,别人可能会惦记着你的人情,你一旦死了,这份人情就轻很轻了。

    否的话,那些开国功臣的子孙后代也不会大多都远离权力中心了。

    “陈永瑞,你这是什么意思?”就在那些外人暗怀鬼胎的同时”陈战原本内疚悲伤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陈战,小飞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辈分,礼仪,你儿子不懂,难道你也不懂?”面对陈战的怒意,陈永瑞没有丝毫的害怕。

    陈战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却见跪在地上的陈帆,缓缓站了起来,径直朝陈永瑞和陈飞走了过去。

    他的步伐不急不缓”表情平静如水。

    不知为什么,看到陈帆走来,无论是今后有望成为副国级大佬的陈永瑞还是陈飞,脸色均是微微一变。

    “今天是老太爷离开的日子,我不管你们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我都不希望你们在这里让外人看我们陈家的笑话。”很快的,陈帆径直走到了陈永瑞的身前,平视着陈永瑞的眸子”一字一句道:“否则”他老人家就是去了地下也不会安息。”

    “看笑话?”陈飞冷“哼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难道你给陈家丢的脸还少么?”

    “唰!”

    陈飞这话一出口,不少人脸色均是一变”他们没有想到陈家内部矛盾居然如此之深,陈老太爷刚一走,就要翻脸!

    而陈帆则是扭过头,眯起眼睛,目光死死地锁定了陈飞。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动怒杀人的征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