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73章【自信】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73章【自信】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身为陈家第四代成员的老大,陈飞算得上名副其实的陈家大少,也是公认的陈家第四代佼佼者。

    至少,在他遇到陈帆之前”外界对他的评价确实如此。

    靠着陈家这座大山,外加自己那颗不算笨的脑袋瓜,在过去三十年里,陈飞的路一帆风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成功。

    俗话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出sè的nv人。

    对于陈飞而言”他背后的nv人不止一个~从xiao到大,被他玩long甚至夺走那张膜的nv人不下三位数!

    百人斩,不到三十岁的陈蜒做到了,并且斩下的都是极品nv人!

    这从某种意义上,很好地诠释了百分之二十的权力、金钱、极品nv人都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男人手中这句话。这样的经历,让他在面对任何一个nv人的时候,总是充满了自信,会习惯xìng地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俯视着那些这辈子注定只能仰望他的nv人”欣赏着那些nv人在他面前卖long风sāo、争风吃醋!

    即便”那天面对如今已经名震杭州乃至整个南半国的纳兰香香”他也是一如既往地自信!

    那一天,他本来打算采香,只是因为陈永瑞一个电话,他放弃了采香行动”第一时间返回了燕京。

    今天,连续遭到打击的他”很想让纳兰香香的香味麻醉他自己”却没有想到,对方不但拒绝,而且还率先挂断了他的电话!

    这在他过去三十年的成长中,是头一回遇到!

    从来没有一个他看中的nv人,敢主动挂断他的电话!

    从来,没有!!

    “嘟……嘟……”

    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陈飞的表情忽然变得极为yīn沉:“**,你会后悔的!”

    陈飞的话,纳兰香香注定是听不到的。

    不过”她既然敢挂电话那么足以证明她猜到了陈飞会暴跳如雷,不过,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落地窗边,遥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那里有她要寻找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她擦去了脸上的两行清泪,光着光滑洁白的脚丫,踩着柔软的地毯,转身走向了水晶吊chuáng。

    灯光下,她只穿着一件绸制的睡袍,飘逸的长发随意地搭在肩头,独特的体香以她的身子为圆心蔓延令得整个房间里弥漫着yòu人的香味。

    她走到chuáng边,穿上拖鞋,走出房间右拐,走向了斜对面的一间卧室。

    很快的,她来到卧室开房men,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里亮着灯光,〖中〗央摆着一张卡通大chuáng,chuáng上,一个xiv孩躺在chuáng上睡着了。

    “呼n”

    晚风透过窗户吹进了房间吹起了房间里的几只纸鹤,吹拂在了nv孩那粉nèn的脸蛋上。

    xiao汝孩的身子微微一哆嗦”睡梦中的她”下意识地裹紧了被子。

    纳兰香香轻轻叹了口气,径直走到窗户边关上窗户,然后走到chuáng边,将xiv孩的胳膊放进被窝”俯身,丝毫不顾及lù出深邃的壕沟”轻轻在xiao汝孩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她轻声离开房间,却没有关上房间的灯。

    因为……她知道,xiv孩怕黑很怕。

    曾经有一次,xiv孩做噩梦惊醒结果周围一片黑暗,哭着喊妈妈。

    那一次,她抱着xiv孩,泪流满面。

    那一次过后,她再也不会关xiv孩房间里的灯。

    相比杭州而言,三月底的广州要热的多”夜晚的温度都在二十度左右。

    可以说,这样的温度,是最适合睡觉的温度。

    然而广州,二沙岛,最〖中〗央那栋价值九位数的别墅里,〖中〗国黑道掌men人,猛虎帮的大掌柜,薛狐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书房里,他如同往常一样”穿着一件绸做的唐装。

    和往常不同的是,他的手里再没有握烟斗,同样,他的表情不如以往那般八风不动。

    灯光下,他的头发全部白了!

    一夜之间,头发全白!

    他的眼窝隐约下陷,眼圈红的吓人!

    一股无法掩饰的滔天杀意”以他的身体为圆心,弥漫在书房里”令得整个书房的气氛压抑至极,温度似乎也随之下降。

    站在他身前那两名大汉,感受到他身上的冰冷杀意,只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冰害一般,从头到脚一阵发凉,浑身汗也是狠狠乍起!

    他们低着头,不敢去看薛狐,也不敢去看摆在薛狐身前的尸体。

    那是薛强的尸瓶灯光下,薛强那被陈帆拧掉的脑袋重新被缝在了脖子上,他的肌肤惨白吓人。

    “强儿!!”

    呆呆地盯着薛强的尸体看了一分钟,薛狐哀嚎着蹲在了薛强的身旁,颤抖地伸出手,抚mō着薛强的脸庞,道:“爸不是提醒过你,不要擅自对他下手吗?你为什么就不听爸的劝呢?你说,你为什么就不听话啊??”

    说着,泪水从薛狐的眼眶涌了出来。

    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正是因为他那天在电话中的一句话,让薛强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从而利用刘莹莹报复陈帆的时候,并没有通知他。

    “狐爷。”

    两名薛狐的手下,看到薛狐悲痛的模样”试图开口安慰。

    “划!”

    两人这一开口,薛狐陡然抬起了头,血红的双眼中she出了骇人的光芒!

    “砰!”

    “砰!”

    下一刻,枪响。

    两颗子弹戈,破空气的阻力”准确无比地击中了两名大汉的心脏。

    两名大汉下意识地捂着xiōng口,轰然倒地”chou搐了几下后,就地断气!

    “嘎吱!”

    随后,书房men很快被人打开,两名面sè冷漠的中年男人如同一阵风一般冲进了书房。

    当看到书房里倒在血泊中的两具尸体后”两人眸子里涌现的那屡担忧瞬间消散,随后如同幽灵一般,静静地站在那里静候薛狐吩咐。

    薛狐收回枪,没有看两人”而是再次俯下身子,颤抖地抚mō着薛强那早已冰冷的脸庞语气低沉”声音嘶哑,如同一头野兽在咆哮:“强儿,你放心,爸会用他的人头祭奠你!”

    说完,薛狐抬起头,冷冷地盯着两名中年男人一字一句道:“我要见到那个杂种的人头!除此之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薛爷请放心我们一定将他的人头带到您的面前。”两名中年男人同时鞠躬领命。

    薛狐收回目光,再次投向死去的薛强,冷冷道:“他虽然身手恐怖但是没有陈家的保护,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们可以用一百种方法尖杀他。记住,如果杀不死他,你们不要回来见我。”

    “是,薛爷!”

    两人恭敬地答了一声,转身离开。

    “如果你们死了,你们的家人”我会帮你们安置。”

    当两人踏出书房的瞬间,薛狐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任何感情sè彩,却让两人心中同时一暖,也动了必杀陈帆的决心!

    公寓里”苏珊并没有睡,而是如同往日一样,穿着卡通睡衣”在田姨的陪同下看电视。

    只是,她心在曹营身在汉”只是目光落在了电视屏幕上”思绪早已飞到了陈帆身上。

    陈帆自从昨天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家”这让苏珊心中多少有些担,心。

    担心之余”她曾糊里糊涂地给陈帆打电话,结果无法接通”她才恍然醒悟,陈帆的手机自从那天摔坏后,就一直没买。

    电话没打通,她本来想给萧枫、楚戈等人打电话,最后又忍住了。

    沙发上,田姨看着表情失落而担忧的苏珊,想出口安慰什么,却又忍住了。

    自从苏珊昨天回到家中后”田姨便发现苏珊的情绪很失落,再一联想陈帆和苏珊风风火火并往燕京的事情,田姨意识到两人可能遭遇了什么变故”却没有主动询问。

    “嘎吱!”

    忽然,开men的声音打破了客厅诡异的气氛。

    苏珊和田姨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men口。

    下一刻,陈帆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陈帆!”

    看到陈帆,苏珊眼前一亮”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满脸jī动的同时,却没有和往常一样称呼陈帆为“呆子”或者“踩狗屎的混蛋”。

    眼看苏珊jī动地朝自己奔来,陈帆笑了笑,道:“傻丫头,你不睡,也不能拉着田姨陪你啊?”

    “没事的,陈少,我不困的。”田姨说着,问道:“对了,陈少,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田姨,时间也不早了,你上楼睡觉吧。”陈帆笑着答了一句。

    田姨没再说什么,默不作声地上楼,而苏珊则是来到了陈帆的身前,清晰地闻到了陈帆身上的酒味。

    “其实,你应该拉上我一起去陪你喝酒的,一个人喝闷酒不好”容易醉不说,还容易伤身。”苏珊轻声,道:“我去给你熬完粥吧?”

    听到苏珊关心的话语,陈帆心中一暖,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在外面吃过了。”

    “那我去给你倒杯白开水。”苏珊说着,转身便去给陈帆倒水。

    这一次,陈帆倒没有拒绝。

    很快的,苏珊给陈帆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像一只安静的xiao猫一般坐在陈帆身边,没有吭声。

    尽避陈帆回到家中后,如同往常一样,面带笑容。

    但是苏珊心里很清楚,陈帆再次戴上了面具,将内心那份痛深深地隐藏了起来。

    喝了一口白开水,陈帆看着苏珊那清晰的黑眼圈,伸出手,轻轻整理了一下苏珊额前的几缕秀发,道:“傻丫头,从昨天到今天,肯定没睡好吧?”

    “嗯。

    苏珊轻轻点了点头因为担心陈帆,她从昨天到今天,基本没合眼。

    这要换做她和陈帆一开始同居的时候,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陈帆淡淡一笑,道:“以后如果我不回来,你就早点睡,我一个人在外面不会有事的。”

    苏珊沉默。

    “唔,这样吧,如果我在外面,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你就早点睡,怎么样?”陈帆苦笑,道:“时间也不早了”去睡吧。”

    “我还不困,我想陪你聊聊天。”苏珊轻轻地依偎在陈帆的肩头,将手放在陈帆的xiōng口处,轻声道:“陈帆,你心里是不是很痛?”

    “不痛。”陈帆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苏珊不信。

    “真的。”陈帆轻轻将苏珊搂入怀中,半开玩笑道:“因为我的心早已对疼痛免疫了,麻木了”也就不疼了。”

    灯光下,陈帆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是语气却异常的复杂。

    那感觉仿佛在回答苏珊,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陈帆,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你身份显赫还是沦落街头,我都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苏珊紧咬着嘴chún,红着眼睛说道。

    陈帆心中一颤,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将苏珊搂入了怀中。

    随后,苏珊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地趴在陈帆怀中,感受着陈帆身上熟悉的气息,听着陈帆那平稳而有力的心跳。

    渐渐地,渐渐地,她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苏珊已经睡着,陈帆轻轻将苏珊抱起,上楼,来到苏珊的卧室,轻轻地将苏珊放在chuáng上,帮着盖好被子后,悄然退出。

    回到自己的卧室,陈帆chou了一支香烟,然后拨通了皇甫红竹的电话。

    电话那头,皇甫红竹和苏——样,从昨天开始到得知陈帆没事”她一直没有合眼。

    尽避昨天下午,陈帆在离开的时候,告诉她,不会有事。

    可是……她心中依然担心。

    担心不是因为不信任陈帆”只是单纯的担心!

    担心之余”她动用了所有白道的关系网”她找那些人的人名字”在书房那块黑板上,占了一半。

    而如今,她还没有睡,是因为她还没等到陈帆的电话,在她看来,陈帆应该给她打个电话的。

    为此,猛地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像是听到世界上最动听的仙乐一般,jī动得无与伦比:“陈帆?”

    “是我。”

    察觉到皇甫红竹语气中的jī动,陈帆心中暗暗有些自责,自责没有早点给皇甫红竹打电话。

    听到陈帆的声音,皇甫红竹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道:“薛狐对薛强看得很重,基本将薛强当成他的寄托,你虽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是薛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会采取极端手段!”

    “他们没有用正当手段杀死我,想用歪men邪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陈帆说着,点燃一支香烟,轻轻吸了两口,缓缓道:“对手他们而言”之前的机会是最好的机会了,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灯光下,烟雾环绕在陈帆的身旁,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却能通过他的语气感受到那份无与伦比的自信!

    那份自信,属于屠夫。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