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40章【杀人不见血】二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40章【杀人不见血】二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陈先生也让我转告你,好戏才刚开始。”

    “嘟……嘟……”

    脑海里回荡着萧远山的话,耳畔响起“嘟嘟”的响声,蒋刚气得浑身颤抖,再次狠狠地拍在了汽车玻璃上,直接将汽车玻璃拍得碎裂。玻璃碎片瞬间划,破他的右手,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蒋省长”

    秘书见状,个得脸色一变。

    “开车,去医院!”蒋刚冷冷道。

    “您的手……”,秘书试图提醒蒋刚的右手在流血。

    “我他妈让你开车去医院。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蒋刚愤怒咆哮,丝毫不在意手上的伤。秘书吓得浑身一阵哆嗦”不敢再废话,颤抖着启动汽车。

    而蒋刚则是任由鲜血从手中流出,表情狰狞得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小子,官场不是你怎么玩的,你这样等于触雷,我会让你为你的愚昧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听到蒋刚的话,蒋刚的秘书心中隐隐颤抖。

    他知道,自己这位擅长杀人不见血的主子这回是真的动怒了!

    官场讲究软刀杀人,杀人不见血。

    在他看来,练帆等于犯了禁忌!

    武力解决官场冲突,尤其是在掺杂黑道的前提下,这是官场最大的忌讳!

    很多人知道九溪玫瑰园是杭州的顶级富人区,却不知道青龙山庄才是杭州最牛逼的富人区。

    位于西湖景区的青龙山庄是景区唯一的别墅区,别墅区一共十七栋别墅,抛开让一般富豪都咋舌的价格不说。典型的有价无市。一般人根本买不到。

    当年,萧家处于辉煌时期的时候,萧远山曾在青龙山庄买了一套别墅,一直没舍得卖掉。当时他huā了四千多万,如今价值超过了一亿五千万。算是当初最明智的投资举动之一。

    就当蒋刚为了蒋凯的事情大发雷霆的同时”田草乘坐着那辆广本,在独一刀的陪同下来到了青龙山庄。

    或许是当初见过陈帆的强悍身手,对于武力值变态的独一刀之前摧古拉朽般地击败蒋凯三人,田草的情绪没有多大的波动。

    一路上”她显得很平静,没才人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这一切,独一刀看在眼里,不禁在心中暗暗感叹陈帆眼光够毒。居然看对了田草这块美玉。

    在独一刀看来,若是一般的女孩子,遇到今晚发生的这种事情。能够不哭。就很难得了,能够勉强保持镇定。足以在同龄人中称得上出色。至于像田草这般,八风不动,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甚至。在独一刀看来,田草身上除了没有楚戈骨子里那股草莽气息之外。在很多方面,比楚戈都要优秀。

    当广本汽车驶入青龙山庄的一栋别墅大院的时候,阿呆早已在门。等候多时。

    “田小姐”陈先生在大厅等你。”眼看独一刀和田草下车,阿呆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田草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径直走进别墅大厅。

    “一刀,陈先生说这个地方很安全,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保护田小姐。”阿呆见田草离开,又对独一刀说道。

    独一刀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原本他是楚戈的贴身保镖。结果接到皇甫红竹的命令,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杭州,暗中保护着田草的安全,及时制止了蒋凯的绑架行动。

    当然……即便独一刀不来到杭州”以保护田草那名暗堂成员的能力,也足以瓦解这场绑架行动。

    别墅大厅里,陈帆坐在沙发上”叼着一支香烟,轻轻地吸着。

    烟雾环绕在陈帆的脸庞。进入大厅的田草,隐约可以看到陈帆似乎在沉思。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脚步声,陈帆掐灭烟头,起身,关心地问道:“没吓到吧?”

    田草摇了摇头,步伐沉稳地走向了陈帆。

    看到田草脸上那副不是装出的沉稳表情。陈帆暗暗松了口气,同时暗暗感叹,田草的心性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这几天,你就呆在这栋别墅里。”陈帆想了想,道:“等我把事情摆平后,带你回并海。”

    “好!”

    田草轻声给出答复。

    “那你洗洗,早点休息”我出去办点事情。”陈帆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田草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望向陈帆”问道:“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派人在身边保护我?”

    “嗯。”

    耳畔响起田草模棱两可的问题,陈帆有些愕然,不知道田草为什么会这么问。

    而田草并没才给出鞘释,而是怔怔地看着陈帆,轻轻吐出三个卑:“我等你。”

    陈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大步离开了别墅大厅。

    与此同时,淅江省委大院。某栋二层别墅的书房里。

    “小伟,你这会有些心不在焉啊。”

    开口的是一名头发略有些发白,精神抖擞的老人。

    老人穿着一件睡衣,手执一枚白子,笑眯眯地对棋盘对面怀有心事的浙江常务副省长罗伟道。

    身在棋盘,心在外的罗伟。听到老人的话,脸色略微一变。

    晚饭过后,他便来到这栋二层别墅,陪着自己的老上司随意地聊了半个小时,然后便是下围棋。

    罗伟年轻的时候,并不下围棋,后来跟着眼前的老人学会围棋。

    用老人的话,人生如棋,会下棋了,也就会做人了。

    从那之后,罗伟开始迷恋围棋,围棋水平大涨,虽然比不过职业选手,在业余选手中算得上*头,却始终不是老人的对手。

    甚至,两人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书〗记……”罗伟尴尬地笑了笑,试图说些什么。

    “罢了,看来,你今晚是没心思陪老头子我下棋了。”老人似笑非笑地将白色的棋子放在手心〖中〗央。

    “〖书〗记,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蒋刚儿子的事情么?”罗伟犹豫了一下,最终忍不住问道。

    身为罗伟老领导,一手将罗伟提到现在位置的周平川淡然一笑。道:“担心?为什么要担心?”

    嗯?

    这一下,可是把罗伟问住了。

    “以蒋刚的身份,有人竟然在杭州废掉蒋凯的两条腿,那人如果不是疯子。那么这件事情就大有猫腻。”罗伟想了想道。

    “没什么猫腻可言。”周平川摇了摇头:“只是一场棋局开始了,杭州沦为了棋局的前线。”

    罗伟心头狂跳。

    “小伟啊,最近你和翱翔集团的一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同平川语出惊人。道:“翱翔集团不惜余力”给你增加功绩,想必不是萧远山报答你,而是那个陈家后生的意思。”

    罗伟脸色狂变。连忙起身。

    “坐下吧。”周平川轻轻叹了口气:“还记得我刚才说杭州是某盘棋局的前线么?其实啊,我是在说,杭州是青帮的第二大本营。陈家后生要斗青帮。必夺杭州!既然如此,那么他第一步要做的不是和青帮展开血腥拼杀,而是砍掉青帮在杭州乃至淅江的大树!”

    罗伟心惊胆战地入座,无法猜透周平川的意思。

    “这棵大树便是蒋刚!”周平川陡然提高声音。

    罗伟心里开始打鼓。

    “而你便是陈家后生打算在杭州乃至浙江培养的一棵大树,对么?”周平川若无其事地问,仿佛在问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罗伟开始冒虚汗,不敢看周平川的眼睛。

    “小伟,你是我看着起来的”从处长到现在的副省长,这一路,斗争多。诱惑多,庆幸的是。你安然无恙地走了过来。”周平川叹气道:“今后的路,我能帮到你的不多,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在退休前最后帮你一次。”

    “书,记“……”,罗伟激动地站起了身子。

    “我没有其他要求,只希望你能做到问心无愧。”周平川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好了,你回去吧”我见个客人。”

    罗伟张开嘴巴想说什么,最后又忍住了。起身恭敬地对周平川鞠了一躬。离开了别墅。

    十分钟后。

    身着一身中山装的陈帆,在一名老妇人的领路下”来到了烟雾环绕的书房。

    书房里,棋盘已经收起,周平川负手站在窗边。

    陈帆走入书房,轻轻合上书房门,并没有出声打扰周平川。

    一分钟后,周平川转过身子,看着恭敬站在门口的陈帆,笑道:“陈少。小庙容不下大菩萨啊。你站在那里。让我这个糟老头子心生不安呐,哈哈。”

    “周〖书〗记……”陈帆微微鞠躬。

    “坐吧,陈少,我这里没有好烟、好茶。烟是最普通的利群,茶是山间野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先抽烟”我给你泡杯茶。”周平川直接打断了陈帆的话,轻轻一笑道。

    陈帆看了一眼被成为大清官的周平川,真诚道:“在浙江,人人都想抽记的利群。喝周〖书〗记的野茶,可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却连这栋别墅都进步了。今天小帆能够进门,抽烟,喝茶,深感荣幸。”

    “哈哈!”周平川爽朗一笑,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几分钟后,周平川将一杯野茶端到陈帆身前,陈帆起身,双手接过。

    “我知道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周平川则是坐在书桌前一把老旧的椅子上,点燃一支利群,道:“甚至,我对你即将拿出来说服我的理由。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小把戏而已,自然进不了您的法眼。”陈帆苦笑了一声,对于周平川能够猜到这一点,并不感到好奇,毕竟他很清楚,像周平川这样靠着自己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年的官场老人,在很多方面的见识是他无法比拟的。

    “陈少,让我助你一臂之力,扳倒蒋刚。可以!”周平川静静地凝视着陈帆的眼睛,面色平静,声音却如同闷雷一般在书房炸响:“我只提三个要求,第一,杭州注定会沦为角斗场。所以发生一些事情,这个正常。但是不要超出高压线,不要让老百姓受苦。第二,你想让罗伟成为你在杭州乃至淅江的保护伞,可以,但是不要逼得罗井太过分。第三,除了蒋刚父子,不要牵扯其他人。”

    “小帆铭记于心。”陈帆正色道:“同样我会做到我该做的事情。”

    “好了,你走吧。”周平川吐出一口闷气,并不打算和陈帆多说。

    谢谢。”

    陈帆诚恳地说出这两个字。转身便走”没有丝毫留恋。

    “蒋刚啊蒋刚,你以为陈家后生只是手执黑棋,杀气滔天,不硕大局,其实……他将黑白棋都握在了手里。”站在窗边,看到陈帆坐着汽车离开后。周平川语气诡异道:“你一个卒子。又怎么可能赢他?”!~!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