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46章【屠夫和青帝的第一次交锋】二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46章【屠夫和青帝的第一次交锋】二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燕青帝想把我当成游戏的赌注。”纳兰香香再次笑了,笑容里充满了讽刺的味道:“京津唐一些圈子一直流传凌家最近一些年能够崛起。是因为加入了燕家阵营,而你凌伟成了燕青帝的一条狗,看来传言一点也不假。”

    嘎嘣!

    凌伟气得将拳头捏得嘎嘎直响。

    “凌伟,就算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如果燕青帝看上我,你也会心甘情愿地让她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吧?”纳兰香香无视凌伟的愤怒,不咸不淡地问。

    凌伟脸色铁青。没有吭声。似乎默认了这一点。

    “我真的很庆幸,我当初的决定。”纳兰香香放下茶杯,正色道:“你回去告诉燕青帝,如果他真能扳倒陈帆,我纳兰香香给他做牛做马。”

    “好。”

    凌伟冷冷应了一声,转身便走。

    显然。纳兰香香的话刺痛了他,毕竟”今天的他是以燕青帝一条狗的身份来让告诉自己的前未婚妻做好和燕青帝上床的准备……

    这多少有些讽刺。

    “香香。”眼看凌伟离开,贾平安皱了下眉头,试图说些什么。

    纳兰香香轻轻叹了口气,道:“平安,我知道你想问我,这样做,是否值得。”

    “值得。”纳兰香香轻声道:“姐姐死后,宝儿每天晚上睡觉都会被噩梦惊醒。每当我半夜抱着宝儿。哄她睡觉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只要能够报仇。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可是…………你也知道,燕家和陈家已经有了矛盾,就算你不答应燕青帝。燕青帝依然会和陈帆斗。”贾平安道。

    纳兰香香点了点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答应凌伟?”贾平安一脸不解。

    “平安。凌家今非昔比了。这几年,因为凌家加入了燕家阵营。站对了队伍,二代成员之中。两个完成了鲤鱼跃龙门的飞跃,从正厅爬到了副省级,而凌伟的父亲更是借着陈家老爷子去世后,燕家报复陈家的机会。升到了正省级。”纳兰香香一脸平静道。

    贾平安心中一动:“难道你怕凌家报复?哼!就算凌家通过燕家飞黄腾达,但是想报复纳兰家。再给凌家两个胆子,凌家也不敢!”

    “现在不敢”今后未必就不敢。”纳兰香香正色道:“何况。如果我拒绝燕青帝的话,以凌伟煽风点火的本事。没准会给纳兰家族带去灾难。为了姐,我已经任性了一次。让纳兰家失去了凌家这块踏板。我不想再给纳兰家带去灾难。否则,我将成为纳兰家的罪人。”

    这一次,贾平安张大嘴巴。嗯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

    因为……,他很清楚,纳兰家虽然威震东三省多年”但是如果真正惹到如日中天的燕家,确实算得上灾难!

    杭州某家五星级酒店。

    深知燕青帝每晚都要自己与自己下棋的昌鑫,没敢在九点之前打扰燕青帝。而是掐时间,等到九点半后”才敲响了燕青帝的房间门。

    “进来。”

    沐浴饼后的燕青帝,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站在落地窗边,欣赏着窗外的夜景,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敲门的声音,燕青帝收回目光。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后。才开口道:“进来。”

    喀嚓!

    锁应声而开,昌鑫推门进入”一脸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径直走到燕青帝身前”没敢坐下,而是一脸恭敬地汇报道:“燕少,纳尔集团负责人希曼不见我,我去找周平川,周平川推脱,不打算出面。”

    话音落下,昌鑫低下了头。不敢正视燕青帝,只是用余光打量着燕青帝,察觉到燕青帝没有生气的迹象后,略微松了口气。

    他很清楚,表面上,他是领队人物,而实际上,这次杭州之行的最大意义在于燕青帝只要这件事情成功处理,那么燕青帝等于镀金成功,不久之后,从正厅级升到副部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纳尔集团亚洲地区负责人希曼算得上陈帆的傀儡,这次蒋刚倒台,周平川出力不小,所以,这个结果并不奇怪。”燕青帝轻描淡写道。

    昌鑫抬起头,小心翼翼问道:“燕少,接下来我们怎友办?”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周平川应该告诉你,让你去找陈帆吧?”燕青帝微笑着问。

    昌鑫心中一惊。连忙点头:“燕少,高明!”

    “高明谈不上。这件事情其实已经明朗化了,希曼是陈帆的人。纳尔集团是否退出国内市场,陈帆说了算。所以,只有去找陈帆,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燕青帝淡淡一笑,道:“而陈帆费尽心思扳倒蒋刚,绝对不光是为了帮助那个女孩报仇,也不是报当初蒋刚落井下石的一箭之仇那么简单。他这么做,是要砍掉青帮在淅江的大树,然后试图自己栽培一棵大树,为他日后在淅江和青帮进行黑道角斗打下坚定基础。”

    “燕少,您的意思是,陈帆打算扶持一个人上台?”昌鑫恍然大悟。

    “你觉得是谁呢?”燕青帝不答反问。

    昌鑫心中一动,道:“周平川一向不喜欢参与争斗,这次既然参与到其中。嗯必也是有一些私心的。按照这么一分析,那么应该是常务副省。长罗伟了。

    “嗯,是罗伟。”燕青帝点头:“陈帆想通过这件事情给罗伟一份大大的功绩,以便于让罗伟代替蒋刚,成为淅江的二把手。所以,这件事情,最终是由罗伟牵头带着商务部和纳尔集团洽谈成功。”

    “燕少,既然如此,我们直接去找罗伟不就行了?”显然,昌鑫不想让燕青帝在陈帆面前低头。

    “你觉得没才陈帆开。”罗伟敢私自做决定么?再者,没有陈帆开口,希曼会给罗伟面子么?”燕青帝心如明镜,语气平静”似乎丝毫不在意在陈帆面前再低一次头。

    昌鑫脸色难看道:“可是…”

    “你是怕我在他面前低头吧?呵象征性地低头,不碍事。”燕青帝说着点燃一支香烟,轻吸一口,烟雾环绕在他那张绝美的脸庞周围。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高深莫测:“重要的是,我能在达到镀金目的的同时。让他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不说,还要为我做嫁衣!!”

    话音落下,燕青帝浑身上下流露出乎无与伦比的自信!

    那份自信,属于燕家大少!!

    如果说杭州的夜晚像一个醉美人,衣衫不整,半遮半掩”撩人心扉的话,那么,东海的夜晚就像是一个娇滴滴的荡妇,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勾起你的欲火。

    相比东海的夜晚而言,杭州的夜晚少了几分醉纸金迷,多了几分诗情画意。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原本冷清的东海紫园富人区变得热闹了起来一一辆辆豪华的轿车不时地出现在别墅区的道路上,一对对年龄像父女、母子,亲昵像情侣的组合从汽车里走下,进入价格让普通人一辈子仰望的高档别墅。

    片刻后,别墅里会亮起灯光。然而……,过不了多久,灯光会再次熄灭。取面代之的是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只不过那些声音都被隔音效果很好的墙壁、玻璃隔离。

    从某种意义上说”紫园富人区也不能免俗,它和国内外大多数富人区一样,是富人们包养情人的地方。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独自呆在紫园富人区那栋价值昂贵别墅里。独守空房的李颖显得十分另类。

    自从她和陈帆第一次在这里滚完大床后。她便开始宠幸这栋曾经被她打入冷宫的豪宅。每天下班后,不再去酒吧,不再去参加那些无聊、虚伪的聚会”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别墅。躺在那张她自认为还残留着陈帆体味和气息的大床上”发呆。直到入睡。

    今晚也是如此。

    处理了公司的事情后,她早早地回到了家中,洗好水果,拿出一瓶82年的拉菲,穿着一身紫色的睡衣,仰靠在床头,回忆着自己和陈帆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灯光下,她的表情如同变色龙一般,不断变化,或笑,或惆怅。或思呢……,…

    不知不觉中,她如同往常一样,再次喝完了一瓶红酒。

    酒精的麻醉,让她的脸蛋和脖颈上布满了红晕,甚至就连**在外的乳,沟和小腿都略有些泛红。

    李颖轻轻地放下酒杯,涂抹着黑色指甲油的玉足不安分地摆动了两下,然后拿起手机,侧卧在床上,翻出陈帆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没敢拨通,而是带着几分〖兴〗奋。几分紧张地编辑了一条短信。

    只是当短信编辑完后,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苦恼地摇了摇头,没敢摁下发送键。

    想了想,她又翻出一个号码,拨通。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一个充满底气的声音:“小颖,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我想跟爷爷聊天。”李颖听出是李云峰警卫员的声音,开门见山道。

    “你稍等。我让首长接电话。”电话那头。NJ军区一把手李云峰的警卫员苦笑着说了一句。

    半分钟后,准备去睡觉的李云峰拿起电话,有些好奇地打趣,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

    “想你还不行嘛。”自从上次李颖为了救陈帆第一次选择在李云峰面前屈服,并且跪倒求李云峰后,她和李云峰之间的关系改善了许多。

    “少来……,”李云峰笑着骂道:“大半夜的,你会想我个糟老头子?说”什么事?”

    “爷爷,你生日那天,我打算带陈帆回去给你祝寿。”李颖幸福地笑了笑,道:“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他答应了。”

    带陈帆回来?!

    愕然听到宝贝孙女李颖这么一说,李云峰脸色不由一变,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了?莫非爷爷不让我们回去啊?”李颖见李云峰不吭声。假装生气道。

    “呵呵……怎么会呢。”李云峰干笑了两声,掩饰内心那份不安,道:“回来好,不过,记得不要买东西啊。”

    颖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好了,我困了,老头子。再见!”

    如果是在之前,听到李颖调皮的话语”李云峰说不定会眉开眼笑。

    而此时此刻,他却笑不起来。

    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他叹了口气,轻轻放下电话”然后径直走到沙发边,抽出一支部队特供的香烟。点燃,狠狠吸子一口。

    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李云峰皱起眉头,道:“傻丫头,我知道你是好心想让爷爷借生日的机会给那小子出头”可是……,现在看来,你是好心办坏事啊。”

    “当初陈〖主〗席因为考虑到陈家整体利益。将他赶出陈家,他撂下狠话,一定要让陈〖主〗席后悔。”李云峰说着,苦笑了一下:“所谓的后悔。说白了,就是他想证明没有陈家这座大山,他不但可以从容应付那些对手的报复,而且还能玩死那些人!”

    “想必他敢答应你要来给我这个老头子祝寿,是觉得用计谋玩死了蒋刚。这份成绩,可以给陈〖主〗席一巴掌。”李云峰再次叹了口气:“只是。傻丫头,世事难料啊。燕家小子南下了,而且是冲着他去的。”

    “号称陈家第三代接班人的陈永瑞,在有陈家鼎力支持的情况下,都被燕家玩的团团转不说。丢掉了大好前途。他孤家寡人一个。又怎么可能玩的过整个燕家呢?”李云峰说着掐灭了烟头:“杭州的事情,若是不能如他所愿,即便五月五号那天。我这把老骨头厚着脸皮给他撑腰。届时,恐怕他在那些老家伙面前也抬不起头啊,更不要说给陈〖主〗席还以颜色了……”

    话音落下,李云峰略有些担忧地仰靠在沙发上,望着天huā板,道:“老首长啊老首长,您这撤手一离开,陈家分裂不说,目前被处处压制,棋局已经完全处于劣势。就算那小子曾经是龙牙,是您最器重的人,可是我不觉得他这颗只能不停借势的炮能够赢得这盘棋。”

    “罢了,不管是因为当年您对我的恩情。还是看在小颖那丫头跪倒求我的份上,五月五号那天,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他……”李云峰再次叹了口气,缓缓起身,一边朝卧室走去,一边道:“我只希望那天,那小子能够沉得住气,不要乱来,否则,就真是自取其辱了。”

    没有回答,大厅里一片安静。

    陈老太爷含笑九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