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55章【战屠夫,你配么??】七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55章【战屠夫,你配么??】七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55章【战屠夫,你配么??】七

    半个时后,当第三位大佬结束讲话后,一号长便率先起身,带着一行人离开会场。

    这一次,陈帆没有稳坐主席台,相反,他第一时间起身和黛芙以及周平川、昌鑫等人将一号长一行人送出了会场。

    或许是这一次遭受的打击实在太严重了,在一号长来之前一直担任主角,最后沦落为悲惨配角的燕青帝没有去送一号长。

    甚至,当一号长等人离开的时候,他依然满脸呆涩地坐在那里,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魄一般。

    似乎……直到这一刻,他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相比燕青帝而言,纳兰香香因为屡战屡败,而且在来之前有过贾平安的提醒,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为此虽然被打击得tǐng惨,但当一号长一行人立场的时候,还是回过了神。

    “燕少,这一局,你似乎输了。”回过神的纳兰香香,扭头看了一眼之前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燕青帝,淡淡道。

    输了?

    输了!

    尽避这个结果太残忍。

    尽避燕青帝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尽避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但是,他确实输了,一败涂地。

    灯光下,听到纳兰香香开口的他,渐渐清醒了一些。

    他扭头看了纳兰香香一眼。

    或许是因为被失败的阴影笼罩,此时的纳兰香香已经无法勾起他的征服yù望了。

    再者,他之前可是让凌伟传话,放出豪言要将纳兰香香当成这场“无聊”游戏的赌注,而第一局他便输了,这不禁让他必胜的信念产生了动摇。

    “燕少,我期待你第二局扳回来。”纳兰香香见燕青帝还没有完全从震惊中回过神,再次开口。

    话音落下,她不等燕青帝回话,直接起身离开。

    燕青帝没有开口留下纳兰香香,他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纳兰香香渐渐远去。

    这一幕,落入现场那些参会人员眼里,令得那些人看向燕家大少的目光带着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味道,似幸灾乐祸,又似同情。

    待纳兰香香的身影彻底消失的时候,燕青帝轻轻闭了一下眼睛,深吸两口气,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平静了许多。

    “燕少。”

    与此同时,身为走狗的凌伟一脸痛苦表情的来到燕青帝身旁。

    听到凌伟的话,燕青帝扭头看了凌伟一眼,却没说话。

    “燕少,怎……怎么回事?”凌伟声音颤抖,道:“一号长为什么会出面帮他?”

    燕青帝沉默。

    因为这也是他想知道的。

    眼看凌伟还要开口,他皱了下眉头,吓得凌伟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

    不再理会心惊胆战的凌伟,燕青帝缓缓起身,在全场参会人员的注视中,退出了会场。

    与此同时,会场四周吸烟和接电话的房间里,佩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模样的孔溪拨通了薛狐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孔溪不等电话那头薛狐的保镖开口,便率先道:“我是孔溪,请让薛爷接电话。”

    电话那头,薛狐的保镖没有说话,而是放下电话离开。

    约莫半分钟后,薛狐的声音通过无线电准确地传进了孔溪的耳朵:“孔溪,这么着急打电话给我,莫非那件事情出现了变故?”

    孔溪今天之所以会来参加这次商业j流活动,完全是出自薛狐的安排,所以接到薛狐的电话后,直觉和理智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或许是为了印证薛狐的猜测一般,孔溪脸色难看,语气颤抖道:“是的,薛爷。”

    “什么情况?”薛狐眉头一挑,沉声问道。

    “燕青帝败了。”说出这句话后,孔溪感觉自己的心脏和灵魂都在颤抖,亲自见证了之前所生一切的他,完全被陈帆的举动吓到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到底需要怎样的霸气和狂傲,才敢在一号长进入会场后,在全场所有人都起立迎接的时候,稳坐主席台。

    “败了?”饶是心中已经有了一定准备,薛狐听到孔溪的话,还是惊得不轻:“到底怎么回事?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我!”

    “一号长出席了今天的会议,跟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二号长,在会议中,二号长宣布了人大委.员.会任命罗伟为浙江省.省.长的事情。”孔溪心有余悸地说道:“而……而且……”

    “而且什么?”电话那头,薛狐的表情变得极为凝重,眸子里的震惊与恐惧没有丝毫的遮掩。

    孔溪使劲摇了一下头,咬了一下舌头,呼吸有些急促,道:“而且在一号长一行人进入会场时,我们全场人都起立迎接,只有他没有——他坐在主席台上,等着一号长进入后,才起身迎了过去……”

    咯噔!

    耳畔响起孔溪的话,薛狐只觉得自己那颗饱受考验的心脏狠狠搐了一下,握着电话的右手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

    “砰!”

    话筒直接滑落。

    听筒里依旧响着孔溪的声音,不过……薛狐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在薛狐看来,就算陈家老太爷健在,陈帆也不能表现得如此狂妄!

    毕竟,一号长的威严不容亵渎!

    短暂的愣神过后,薛狐第一时间拿起脱落的话筒,挂断电话,然后开始拨打某个京城大佬的电话,试图从那位大佬口中挖出内幕。

    他必须要得知这其中的猫腻,否则,他会寝食难安。

    因为……他嗅到了浓重的危险气息!

    ……

    就当薛狐得知这个消息的同时,率先离开会场的纳兰香香走到走廊的尽头,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拨通了东北王爷纳兰永轲的电话。

    “爸,杭州生的事情你知道吗?”电话接通后,纳兰香香开门见山,直奔主题问道。

    电话那头的纳兰永轲已经回到了大连,听到纳兰香香的话,纳兰永轲苦笑,道:“知道了。”

    “内幕是什么?”纳兰香香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事实上,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焦急,或许是不甘心,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

    “香香,我刚打电话问了不少人,那些人均表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甚至……他们其中一些人连一号长一行人前往杭州的事情都不清楚。”纳兰永轲语气复杂地说道:“放弃吧,香香,他不是你能报复了的。”

    认输么?

    放弃么?

    纳兰香香没有给出回答,而是轻轻挂断了电话。

    就在她挂断电话的同时,后脚跟着她走出会议厅的燕青帝找了一个安静的型会议厅,拨通了目前在国外访问的燕庆来的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听筒里传出了燕庆来的声音:“青帝,杭州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爷爷,为什么会这样?”燕青帝有些憋屈地问道。

    电话那头,燕青帝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他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道:“这件事情的内幕,我现在也不知道,具体要等我回去后才能调查清楚。”

    听燕庆来这么一说,燕青帝有些失望,同样也有些恐惧……

    他很清楚,以他爷爷燕庆来的身份都无从得知的秘密,那代表着什么!

    “青帝,陈家后生与薛狐的事情,今后你不要手了。”电话那头,燕庆来沉默片刻,道:“你安心回燕京,准备升职的事情。”

    “嗯。”

    尽避燕青帝憋屈到了极点,但是对于燕庆来的安排,他不敢有丝毫的反驳,而是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

    ……

    东海市.委办公楼,陈飞的办公室里。

    已经得知杭州所生一切的陈飞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浑身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脸色一片煞白。

    “为什么一号长会出面帮他?”

    陈飞喃喃自语地问着自己。

    没有回答,办公室里静得吓人。

    “呼~”

    陈飞狠狠地吐出一口闷气,面色难看地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父亲陈永瑞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几十秒后,听筒里传出了语音姐动听的声音,只是那声音让陈飞原本郁闷的心情变得极为烦躁,那感觉恨不得立刻砸掉手机才解气。

    深吸一口气,强忍着骂娘的冲动,陈飞再次拨通电话。

    这一次,电话过了十几秒后接通。

    “什么事?”这几天,因为升迁之事被燕家搅黄,陈永瑞的心情一直十分糟糕,否则他也不会不接电话,此时即便是接通电话,面对陈飞,语气也有些烦躁。

    “爸。”察觉到陈永瑞语气中所流1ù出的阴霾,陈飞心中一震,犹豫了一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鼓足勇气问道:“您听说杭州的事情了吗?”

    “嗯。”陈永瑞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爸,那您知道一号长为什么会支持陈帆??”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陈飞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他本能地屏住了呼吸。

    电话那头,陈永瑞因为升迁的事情,心情极为烦躁,本来一点也不想关心陈帆的事情,但是……此时听到陈飞的话,那双因为失败而锐气大减的瞳孔里流1ù霍然放大,眸子里的震惊没有丝毫的掩饰。

    “你说一号长支持他?”陈永瑞只知道陈帆和燕青帝在杭州斗法,根本不知道之前所生的事情。

    这倒不是他身份不够,而是他没有派人去关注那件事情。

    “是的,爸。”陈飞察觉到陈永瑞还不知情,连忙将他得知的信息告诉了陈永瑞。

    听完陈飞的叙述,纵然陈永瑞拥有一颗坚强的心脏,依然被惊得不轻。

    尤其是……当陈飞说陈帆在见一号长时,依然稳坐主席台这个细节时,他的心脏狠狠bsp;因为……无论是身为军方二号人物的陈建.国,还是身为常.委的燕家掌权者燕庆来都不敢这样做!

    浓烈的好奇心,让陈永瑞本能地想打电话询问陈建国这件事情中存在的猫腻,不过当他拿起电话后,又犹豫了。

    “陈建国,为了让老太爷一路走好,我不和你争,不和你闹,我们一家现在就滚出陈家!”

    “但是,请你,永远记住今天的所作所为!!”

    “今日之耻,来日,必定百倍还之——总有一天,我,陈帆,会让你后悔!!我誓!!!”

    他的耳畔不由回d起了当日陈帆被赶出陈家时,撂下的狠话。

    如果父亲知道这件事情,脸色一定很难看吧?

    陈永瑞暗问着自己。

    答案不言而喻。

    ps:第一更到,多写了五百字,免费的。

    继续写第二章。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