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56章【愚蠢】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56章【愚蠢】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56章【愚蠢】

    一号首长一行人来得快,走得也快。

    只是——

    在离开杭州国际会议中心之前,一号首长特地找了一个安静的会客厅和陈帆密谈了半个xiǎo时。

    至于那半个xiǎo时之间,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外人无存得知。

    但,这一切足以证明,一号首长一行人的杭州之行是为陈帆而来。

    临行前,一号首长并没有让陈帆和周平川送到机场,而是让周平川回去重新主持商业jiāo流活动。

    为此,周平川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

    杭州国际会议中心停车场里,目送着一号首长一行人的汽车离开,周平川才缓缓收回目光,复杂地看了陈帆一眼,心中有很多问题要问,却没有问,而是笑了笑道:“陈少,你还上去么?”

    “不了,周书.记,我有些sī人的事情需要处理,让萧叔和希曼先生陪您上去吧。”陈帆想了想道。

    周平川没有在意,笑了笑:“好。”

    随后,周平川、昌鑫等人重新走进国际会议中心,继续那个商业jiāo流活动,而黛芙却陪陈帆留了下来。

    “亲爱的,你是在等纳兰香香么?”空dàng的停车场内,黛芙见陈帆mō出香烟,主动为陈帆点燃,轻声问道。

    陈帆深吸一口香烟,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凝视着黛芙那双睿智的蓝sè眸子,深知黛芙是算准了自己见到纳兰香香后会病情发作,所以不远万里赶到了杭州。

    想到此处,陈帆下意识地想说什么,却被黛芙用白嫩的手掌堵住了嘴巴。

    “亲爱的,我说过,郁金香永远只为你绽放。”黛芙轻轻,道:“我知道,自从你让整个英伦半岛颤抖的那一刻起,我不能帮你什么。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就好比,那天,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犹如战神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样。”

    听到黛芙这么一说,陈帆苦笑了一下,将到嘴边的“谢谢”两字咽回了肚子里。

    “黛芙,你上去参加jiāo流活动吧。”陈帆叹了口气道。

    黛芙点头,道:“好!”

    话音落下,黛芙不再停留,转身朝会议中心走去。

    因为……她知道,陈帆让她这么做,有两个原因。

    一来是想给周平川还恩情——有她这个纳尔集团副总裁参加jiāo流活动的话,活动的含金量要更高一些。

    再者陈帆想独自一人见纳兰香香。

    走出停车场的瞬间,黛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陈帆。

    远处,陈帆叼着香烟,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纳兰香香的出面。

    这一刻的他,身子远不像之前见一号首长那般tǐng直脊梁,而是……略显佝偻。

    望着那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黛芙心中微微一疼。

    但是她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头也不回地踏进了会议中心。

    因为她知道,失手杀死纳兰香香的姐姐,是陈帆这辈子唯一觉得自己做错的事情,是陈帆心中最大的心魔——否则,当初陈帆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依然选择退出龙牙。

    陈帆的战后心理综合症要想痊愈,就必须消除这个心魔,而这件事情只有陈帆亲自去做,才可以达到目的。

    “纳兰香香,愿上帝保佑你不要像猪猡一样愚蠢!”

    走进会议中心大厦,黛芙不禁握了一下拳头,表情冷漠而又强势。

    ……

    十几分钟后,一身紫sè晚礼服的纳兰香香在贾平安的陪同下,走出了国际会议中心。

    远远地,看到两人的身影,陈帆扔下烟头,踩灭,狠狠吐出一口闷气,径直迎了上去。

    大厦mén口,身高接近两米的贾平安第一时间看到了远处的陈帆,心中一凛,二话不说,一把摁住了纳兰香香的肩膀:“香香,他在那里。”

    纳兰香香被贾平安的举动搞得先是一怔,随后听到贾平安的话,下意识地朝陈帆看去。

    当看到陈帆面sè复杂地朝她和贾平安走来时,她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而是咬着嘴chún,道:“怕什么?我们走过去,我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贾平安沉默不语地走在纳兰香香的最前方,眸子缩xiǎo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浑身肌ròu紧绷,像一头准备出击的野兽,随时给予猎物致命一击。

    偌大的停车场里,除了那些负责站岗的武警外,只有陈帆和纳兰香香、贾平安三人。

    那些负责站岗的武警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三人。

    在他们的注视中,陈帆和纳兰香香、贾平安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地缩xiǎo。

    缩xiǎo,缩xiǎo,再缩xiǎo……

    渐渐地,三人相遇,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彼此相距两米。

    望着近在眼前的纳兰香香,脑海里闪现出当日自己失手杀死那个无辜nv人的一幕,陈帆心脏轻微地chōu搐着,他竭力地用恐怖的意志力压制着内心那股蠢蠢yù动的戾气,表情保持着平静。

    “你想干什么?”看到陈帆直勾勾地打量着纳兰香香,贾平安如同一座山一般立在了陈帆身前,冷冷地问道。

    显然,身为纳兰永轲义子的他,对于杀死自己干姐姐凶手的陈帆,没有任何好感!

    “请我跟她说几句话。”陈帆感受着贾平安身上涌现出的疯狂战意,面sè平静道。

    听到陈帆的话,贾平安皱眉,战意不减,似乎……在内心深处,对于纳兰永轲说他连陈帆五招也接不下来,很不服气,想试试。

    “平安,你退后。”这时,纳兰香香绕过贾平安,站在陈帆身前,冷笑道:“我倒要听听他说些什么。”

    看到纳兰香香的举动,耳畔响起纳兰香香的话,陈帆下意识地踏前一步。

    原本神经紧绷,准时随时出击阻拦陈帆动手的贾平安看到陈帆踏出一步,脸sè一变,二话不说,踏前一步,大手一推。

    这一下,贾平安运用了杨氏太极推手。

    乍看上去,速度极慢,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量,但是眼看接近陈帆身体的时候,陡然发力!

    “呼~”

    贾平安这一发力,顿时传出了破空声。

    此时若是有练武高手在场的话,一眼便可以看出贾平安的推手火候已经到家,达到了推手最高的层次——神明。

    所谓神明境界是指发劲圆整,泄劲发放,沾衣即跌!

    面对贾平安这一记杀伤力不弱的推手,陈帆的身体本能地紧绷,不过他却没有躲闪,也没有出手,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砰!”

    瞬间后,贾平安碰到了陈帆的身子,巨大的力量毫无保留地打在了陈帆身上。

    下一刻,贾平安只觉得自己这一记推手仿佛打在了铜墙铁壁上面一般,虎口一阵发麻,巨大的反震力,更是让他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只是一招,贾平安的脸sè狂变!

    毕竟,陈帆可是站在那里不躲不闪,任由他攻击的,结果陈帆像是没事人一样,依然站在那里。

    “硬气功?”贾平安脸sè凝重,心中开始相信纳兰永轲不是在吓唬他,陈帆的实力完全和他不在一个档次。

    陈帆缓缓呼气,看了面lù凝重表情的贾平安:“我不想和你jiāo手。”

    听陈帆这么一说,再一联想自己先发制人都没有伤到陈帆,贾平安想了想,身上的战意陡然消失,望向陈帆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复杂的味道。

    从xiǎo练武的贾平安被陈帆恐怖的武力值惊得不轻,纳兰香香虽然不练武,但也能看出其中的猫腻。

    不过,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她只是死死地看着陈帆,眸子里那股刻骨民心的恨意,没有丝毫的掩饰,那感觉恨不得撕碎陈帆。

    “宝儿,还好么?”察觉到纳兰香香眸子里涌现的恨意,陈帆没有在意,而是语气略显内疚地问道。

    宝儿?!

    在之前,她想过陈帆过来会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告诉她,让她放弃徒劳的挣扎,不要再想着报仇了;她也想过陈帆或许会良心发现地对她说对不起。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帆第一句话说的不是她姐姐,而是宝儿!

    这让她不由一怔。

    短暂的愣神过后,纳兰香香的脑海里闪现出宝儿半夜被噩梦惊醒,躲在她怀抱里发抖的一幕,眸子里的恨意更加明显,只听她冷冷道:“宝儿好不好,跟你没有一分钱关系!”

    陈帆沉默。

    “你不用假惺惺地关心宝儿!”纳兰香香满脸恨意道:“如果不是你,宝儿不可能失去父母!”

    失去父母?

    听到这四个字,陈帆脸sè一变:“宝儿的父亲怎么了?”

    “怎么了?你有脸问么?”纳兰香香恨得牙痒。

    陈帆心中一动,随即猜到了什么,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你最好不要去见宝儿!”眼看陈帆不说话,纳兰香香握着拳头,一字一句道:“否则,我就算做鬼也饶不了你!”

    “好,我不去。”陈帆轻轻叹了口气,眸子里的sè泽黯淡了下去,那目光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垂暮老人的目光。

    他的脸上写满了内疚和自责。

    看到这一幕,贾平安心中微微一动,而纳兰香香则是继续冷笑道:“你不用在我们面前装出一副内疚的模样!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侩子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

    侩子手!

    听到这三个字,陈帆的心中狠狠一颤,体内压制的戾气瞬间涌出,冰冷的杀意瞬间以他的身体为圆心蔓延。

    察觉到陈帆突然爆发的杀意,贾平安脸sè狂变,连忙上前,而纳兰香香也是浑身一震,从头到脚一阵冰凉。

    不过,在仇恨的刺jī下,她还是倔强地仰着头,直视着陈帆那双隐约泛着猩红光芒的眸子:“怎么?演戏演不下去了,要lù出侩子手的真实面目了?别人啪你,我纳兰香香不怕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呼……呼……”

    耳畔响起纳兰香香的话,看着纳兰香香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陈帆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他咬紧牙关,缓缓将紧握的拳头松开。

    没有回答,他转身走向了自己那辆宾利轿车。

    面对陈帆的离去,贾平安略感到意外,而纳兰香香则是死死地盯着陈帆的背影,直到陈帆驾车离开。

    与此同时,会议中心二楼的一扇落地窗前。

    一身职业套装的黛芙,静静地看着停车场里发生的一切。

    当她看到陈帆架势的汽车像是一头钢铁怪兽一般冲进街道之中后,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冷冷道:“跟上陈先生,五分钟向我汇报一次消息!”

    “是!”

    听筒里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重情义,做事有原则、有底线,这是屠夫最大的软肋。”挂断电话,黛芙眯起眼睛,盯着纳兰香香,声音冷的如同来自九幽深渊:“纳兰香香,你这个愚蠢的nv人,你不应该愚蠢地利用这一点去攻击他,真的……不应该!”

    话音落下,黛芙的双拳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那双湛蓝的眸子里寒光大盛!

    ps:第二更到,免费六百字,俺继续写第三章。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