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69章【自作孽,不可活?】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69章【自作孽,不可活?】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69章【自作孽,不可活?】

    走廊里忽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唯有顾美美那委屈的哭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

    那些之前按照陈飞的命令对楚戈下手的酒店保安,看到这戏剧xìng的变化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感觉仿佛在问自己的同伴:到底怎么回事?陈市.长不是让我们把那个殴打郭厅长的人抓起来么?为什么郭厅长说是自己不xiǎo心摔倒的?还有陈市.长……怎么反过来给了他nv人一巴掌?

    没有答案。

    如果在平时,这些保安可能会猜到,最后出来的这个青年身份更牛bī!

    而此时此刻,青年面对的可是陈市.长,陈家大少!

    这样的身份,已足够他们仰望——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人物可以让骄傲如陈飞这样的人都选择低下骄傲的头颅。

    陈飞低头了么?

    是的!

    当陈帆隐晦地提出他的sī生活时,他选择了低头。

    因为……他想起了蒋刚因为sī生活不干净,最终被陈帆送上断头台的事情。

    这么多年,他玩nòng的nv人不在少数,他怕重蹈覆辙,走上蒋刚的老路。

    所以……尽避他内心很不满郭宏广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更不满陈帆用顾美美长得像纳兰香香的话来践踏那份属于陈家大少的骄傲,可是……他不得不选择低头。

    “呼~”

    狠狠地吐出一口闷气,陈飞像是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吐出了一般,他的表情变得平静了下来。

    他深深地看了陈帆一眼,没有不知好歹地继续针锋下去,而是转身离开。

    “飞哥,飞哥!!”

    顾美美见陈飞转身离开,再次一呆,随后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哭喊着追了上去。

    “滚!”听到后面顾美美的呼喊声,陈飞陡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道:“以后再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话音落下,陈飞不等顾美美回答,再次转身离开。

    灯光下,顾美美张大了嘴巴,想问为什么,可是……最终没有问出口。

    因为她能够察觉到陈飞在警告她时的厌恶和寒意。

    那厌恶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戳到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将她内心那份并不坚强的虚荣心戳得支离破碎!

    那带着寒意的目光,让她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下意识地,她转过头,看向了动动嘴皮便让陈家大少夹着尾巴离开的青年。

    直到这一刻,她似乎依然不敢相信,那个长相平凡的青年可以做到这一点。

    同样,她不相信,穿着普通、甚至可以说寒酸的刘莹莹,会拥有让陈飞都不得不低头的后台!

    狗眼看人低!

    她的耳畔本能地回dàng起了之前楚戈骂她的话。

    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么?

    顾美美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没有回答。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嘲笑她的愚昧无知,嘲笑她的刻薄虚荣。

    她,被整个世界孤立。

    “陈少。”

    与此同时,因为流血过多而脸sè苍白的郭宏广惊恐地冲陈帆打招呼。

    “如果陈飞再找你,你应该知道怎么做。”陈帆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然后不再废话,转身搂着身后的楚戈和刘莹莹,示意众人进包厢,继续用餐。

    酒店的保安不约而同地给陈帆让开路,而之前还不可一世,官威十足的郭宏广,没敢再废话,第一时间夹着尾巴离开。

    在他看来,陈帆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在不知好歹地赔礼道歉,只能起到反作用。

    “陈哥,对不起。”进了包厢,楚戈有些自责地说道:“我见莹莹被欺负,外加那个nv人要叫嚣地打我,一时情急,没有打探他们的背景,就直接动手了……”

    虽然楚戈不知道身份显赫的陈飞为什么会夹着尾巴离开,但是……在他看来,心高气傲地陈飞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日后肯定还会找陈帆的麻烦。

    一想到,因为自己,陈帆有可能要面对整个陈家的怒火,楚戈心中就不是滋味。

    他很清楚,如果陈家,真的因为陈飞站到陈帆的对立面去,那么,即便陈帆能够赢,心中也绝对不舒服——那等于在陈帆满是伤痕的心脏上撒盐!

    毕竟,陈帆的骨子里流淌着陈家的血液……

    “你做得很对。”陈帆笑着拍了拍楚戈的肩膀,道:“今后,如果还有人不长眼地欺负莹莹,你给我狠狠地揍,揍不过就告诉陈哥!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陈哥也给你出头!”

    听到陈帆的话,楚戈浑身一震,满脸jī动地点头,刘莹莹感动得泪流满面。

    而一旁的苏珊则是暗暗地叹了声气。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刘莹莹在陈帆心中的地位是如何的特殊!

    那份特殊的待遇,甚至就连她都没有资格去分享!

    在她看来,如果真的要让陈帆在她和刘莹莹之间选一个,陈帆选择刘莹莹的可能xìng比选她更大。

    那和爱情无关。

    而是因为陈帆的做事原则。

    他欠刘莹莹父亲一条命!

    那条命,足以让重情重义的他,还一辈子!!

    ……

    九州饭店停车场里,陈飞在两名保安仰视的目光中,面sè难看地钻进了那辆象征权力和身份的奥迪a6。

    启动汽车,陈飞扭过头,眯起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酒店。

    “呼~”

    随后,他狠狠吐出一口闷气,踩下油mén,汽车在两名保安羡慕地注视中,缓缓离开。

    将车驶入主街道,陈飞郁闷地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起来,似乎想用尼古丁来麻醉内心那份愤怒。

    可是——

    他失败了。

    汽车里,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他的表情异常的yīn森。

    正如楚戈所想的那样,陈飞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他也清楚,他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利用陈家的势力去对付陈帆,不说那样会引起外人笑话,陈建国也不会让他那样做。

    “我就不信,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压制你!”

    陈飞越想越郁闷,最后脸sè铁青地掐灭了烟头,陡然加快了车速。

    “嗡!”

    就当陈飞打算利用这辆挂有市委牌照的a6飙车来发泄内心的愤怒时,他隐约听到手机的震动声。

    略微皱眉,陈飞下意识地认为是顾美美那个xiōng大无脑的nv人打来电话,想当然地要挂断。

    只是,在挂断的瞬间,他的余光看到了父亲两个字,心中一个jī灵,连忙将手机拿到身前,确定没错后,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语气恭敬,道:“爸。”

    “怎么半天不接电话?”电话那头,陈永瑞有些不悦地问道。

    面对陈永瑞的质问,陈飞心中一惊,连忙撒谎道:“在开车,刚才没听到。”

    “你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陈永瑞的语气显得格外凝重,凝重之中还带着几分兴奋。

    察觉到陈永瑞语气中的兴奋,陈飞感到有些奇怪。

    他可是清晰地记得,因为升迁之事被燕家搅黄,陈永瑞这段时间以来,心情十分糟糕。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父亲的心情变好了?

    虽然疑huò,可是陈飞没敢多问,而是按照陈永瑞所说,将汽车停在路边,然后才略显期待地问道:“爸,您要给我说什么事?”

    “五月五号,是nj军区司令员李云峰六十岁生日。明年,李云峰就要推下去了,所以,这次生日,你爷爷和军方一些大佬会一同前去祝寿。”陈永瑞一扫近日来的郁闷,微笑着说:“你爷爷刚才打电话让我通知你,五月五号那天,让你跟他一起去。”

    “一起去?”陈飞一阵愕然,他的脑海里本能想起了他和陈永瑞当初去李家提亲,李云峰因为陈帆的出现,违背了和陈建国之间约定的事情。

    脑海里闪现出那一天的点点滴滴,陈飞感到不爽的同时,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什么,有些jī动地问道:“爸,难……难道爷爷要带我去让李云峰路履行约定?”

    话那头,陈永瑞笑着点了点头,道:“你爷爷这次去祝寿,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和李云峰商谈,履行你和李颖订婚的事情。”

    “可是上一次,李云峰不是已经同意李颖和陈帆在一起了么?”说到陈帆两个字的时候,陈飞没有掩饰语气中的怒意。

    陈永瑞解释,道:“那一次,你爷爷之所以同意李颖和陈帆在一起,是害怕惹怒你老太爷。如今,你老太爷不在世了,而陈帆也算不上我们陈家的人了,你爷爷自然要为你主持公道。”

    “可是……李云峰会愿意么?”脑海里闪现出陈帆在杭州的所作所为,陈飞第一次感到面对陈帆时,心里很没底。

    “你是担心李云峰会因为陈帆施加压力,而不同意你爷爷的决定吧?”陈永瑞冷笑一声,道:“xiǎo飞,那xiǎo子尽避很能折腾,可都是不停地在借势。前不久,一号首长之所以会去杭州帮他,是因为他借用了梵蒂冈教廷,以梵蒂冈教廷访华一事为条件让得一号首长为了大局考虑,专mén为他去了趟杭州。”

    “原来如此!”陈飞恍然大悟,心中对陈帆的恐惧陡然下降。

    “借势终究只能借一时,等这次梵蒂冈教廷访华结束后,他再想利用梵蒂冈教廷做文章不可能了。同样的,一号首长也不会为了他,再次去得罪燕家,毕竟这里面牵扯到太多东西。”陈永瑞一脸睿智道。

    “爸,按你这么一说,燕家肯定不会放过他吧?”陈飞也知道陈永瑞说的是事实,有些幸灾乐祸。

    “嗯。”

    陈永瑞给出肯定答复,表情和语气却是有些不对劲。

    因为……无论陈帆通过什么打败燕家都算打败,而他在整个陈家的支持下,升迁之事被燕家搅黄,输得一塌糊涂。

    甚至,他忍不住会去想,如果陈帆没有被赶出陈家,然后陈帆利用梵蒂冈教廷的影响来帮助他升迁的话,燕家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这种可笑的假设和截然相反的对比,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爸,爷爷在这个关键时候,让我跟他去南京,提出和李家联姻,想必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告诉燕家和所有人,陈帆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吧?”陈飞若有所思道。

    陈永瑞叹气,道:“是的。这是你爷爷的无奈之举——你爷爷不想陈帆和燕家的争斗bō及到我们陈家。因为……自从你老太爷死后,我们陈家处处被压制,三月份的会议后,面对燕家的报复,损失不xiǎo。现在,不管是考虑到大局,还是为了长远考虑,我们陈家都不能再和燕家争斗下去了。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为明年三月份的会议做准备。毕竟,明年要进行新一轮的洗牌。”

    陈飞也知道2013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

    2013年将决定很多势力、很多人的未来!

    “好了,话我给你带到了,你这两天chōu空恶补一下一些关于军事上的东西,争取到时赢得包括李云峰在内那些军方大佬的好感,为今后的路打下坚定的基础。”陈永瑞说着,再次叹气,道:“xiǎo飞,我成为了这次陈燕两家jiāo锋的牺牲品,我希望你能够为我争口气——你必须成为陈家第四代接班人!”

    “放心吧,爸,我会努力的!”陈飞心中十分jī动。

    听到陈飞信誓旦旦地保证,陈永瑞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帆啊陈帆,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不但青帮和燕家要nòng死你,现在,爷爷为了整个陈家的利益,也要拿你开刀!”汽车里,陈飞点燃一支香烟,冷笑道:“军.白.黑三方势力同时针对你,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借谁的势?”

    “今天,你打了我的脸,可是也同样给了我一个提醒。我会在最短时间内消除那些污点。”陈飞狠狠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脸上得意的笑容显得愈加明显:“我真的很期待看到五月五号那天,我‘感谢’你时,你的表情会是何等的jīng彩,哈哈!!”

    夜幕中,陈飞那xiǎo人得志的笑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ps:第三章到,依然还是四千字。

    今天三章加起来,一万一千多字,比起四更,只差了不到一千字。

    虽然有些晚,不过从下午写到现在的我,确实尽力了!

    接下来,南京之行,将是一个很爽的高cháo!

    疯狂,因为兄弟姐妹们的支持,用最认真地态度码字!

    天王,因为兄弟姐妹的支持,曾经创造了月票第十一的奇迹!

    为了迎接陈帆第一次和陈建国碰面,我希望所有兄弟姐妹将手中的月票投给天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