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504章【绝境,抉择,靠山!】 求月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504章【绝境,抉择,靠山!】 求月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504章绝境,抉择,靠山!求月票!

    黄昏时分,夕阳的余辉洒落在东海大学两块绿茵场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在绿茵场飞奔、挥洒汗水的学生,也能看到三五结群的女生漫步在塑胶跑道上,时不时地对球场上的学生指指点点。

    结束一天课程的张芊芊从校园路走过,路过球场时,脑海里不由闪现出当初陈帆在篮球比赛中大杀四方的场景,嘴角情不自禁地勾勒出一道幸福的笑意。

    或许是因为今天见到了陈帆的缘故,即便早上的时候接到了王浩的骚扰电话,可是张芊芊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

    对于如今把自己和陈帆的关系定义成过客的张芊芊而言,她不敢奢望和陈帆朝夕相处,只要能够每天看到陈帆那熟悉的身影,她就很高兴了。

    穿过校园路,张芊芊走出校园,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自己所租的公寓。

    坐在汽车的后座,张芊芊轻轻揉了揉太阳,然后打开了手机,赫然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是早上打电话的王浩,在她挂断电话后打了一个,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她曾经那张简易人脉图中的重要角色:陶伟。

    当初,为了给自己未来打下坚定的人脉网,张芊芊不断地游荡在各个圈子的边缘,陶伟算得上她当初认识的纨绔之中比较有权势的一个。

    对于底层圈子而言,父母是厅级干部的都可以算得上,最不济也算是官二代,而对于顶尖圈子而言,没个省部级的老子,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

    陶伟的老爸陶建明在被称为官场踏板的东海,无和有着陈家大靠山的陈飞以及标着浓重“燕家”色彩的黄志文相提并论,但身为东海金融系统实权人物,且拥有正厅级官衔的他,也算的上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甚至,在长江三角洲金融系统,陶建明都是一个重要角色。

    尤其是自从陈飞来到东海,他和陈飞走得很近后,地位和影响力日益剧增——在东海很多体制内人士心中,陶建明已经成为了陈飞的嫡系,也成为了陈家派系中的一员。

    朝中有人好做官。

    有了陈家这座大靠山,以陶建明的能力和资历,想再往上一步,也并非痴人说梦话……

    张芊芊对于如今陶建明在东海官场越来越顺风顺水不太了解,但是她很清楚,因为自己当初拒绝了陈飞,打了陈飞的脸,导致陈飞发怒,动用手中关系,找到陶建明,将自己的母亲冯婷从实权部门调走,扔到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部门,虽然依然还是正处级,可是身份、地位一落千丈。

    此时,愕然看到陶伟的名字,想起早上那个电话,张芊芊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她记得陶伟和王浩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

    暗自思索了一番,张芊芊觉得,多半是自己的改变引起了王浩的愤怒和疑惑,所以打电话找陶伟求证,陶伟才难得地联系了一次自己。

    想到因为自己改变之后,曾经那些费尽心思笼络的纨绔子弟时不时地打电话来骚扰自己,自己虽然拒绝再和那些人来往,却没有换掉电话号码,张芊芊暗骂自己糊涂,同时决定明天去移动公司重新办一张卡。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忽然间,就当张芊芊要收起手机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疑惑地重新拿起手机,张芊芊赫然看到是母亲冯婷的电话。

    因为三月份陈帆当初陷入绝境,冯婷说风凉话,导致张芊芊和父母彻底决裂,自己在外租了一间公寓,再也没回过那个冰冷的家。

    同时,无论是父亲张生光还是母亲冯婷都对她有些失望,在过去三个月之中,只打过一次电话,让自己去和某个江苏官场大佬的儿子见面,自己拒绝之后,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

    此时,愕然看到母亲的电话,张芊芊第一个念头是,母亲又给自己物色了新的相亲对象,同时还带着一丝侥幸:母亲是因为想念自己才打来电话。

    怀着复杂的心情,张芊芊接通了电话。

    “芊芊,你在哪里?”电话接通后,听筒里传出了冯婷紧张而焦急的声音。

    冯婷的异常,令得张芊芊有些疑惑,她想了想道:“刚放学,准备回住处呢。”

    “芊芊,你快回来!”冯婷说着,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语气中更是夹杂着一丝哭腔,恐惧的味道很浓。

    冯婷反常的表现,让张芊芊心中的疑惑更浓,她略有些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你……你回来!回来妈给你说!”冯婷说着竟然抽泣了起来:“芊芊啊,妈的命可就掌握在你手中了,你若是不回来,今后恐怕就见不到妈了!”

    尽避经过改变后的张芊芊对于冯婷的理念和所作所为极为反感,不过俗话说的好,血浓于水,亲情是斩不断的,此时听到母亲冯婷在那边急得哭了起来,张芊芊脸色当下变了,想也没想,道:“妈,你别急,我这就回去。”

    “嗯,妈等你。”电话那头,冯婷似乎不愿意和张芊芊在电话中交谈,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芊芊一愣,想再打过去,最后又放弃了这个念头,而是让出租车司机改变路线,前往三个月未曾回去的家中。

    四十分钟后,带着几分不安,几分担忧,张芊芊重新回到了那个一度令她觉得没有丝毫温暖的家中。

    当她走进家中的时候,父亲张生光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地吸烟,而母亲冯婷则是拿着卫生纸,以泪洗面。

    “芊芊!”

    看到张芊芊回来,冯婷立刻从沙发跳了起来,哭着跑向了张芊芊。

    “妈,你怎么了?”张芊芊见状,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已成泪人的冯婷。

    冯婷抓着张芊芊的胳膊,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哭着道:“芊芊啊,你一定要救救妈啊,否则妈……”

    说着,冯婷眼泪流的更欢实了,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哭,哭,你他妈就知道哭,当初我让你留个心眼,把痕迹都消除,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被人家抓住了把柄……”张生光看到张芊芊进门后,冯婷像是死了爹妈一样哭个没完没了,忍不住发火道。

    愕然听到张生光的训斥,冯婷失声尖叫了起来:“张生光,你个没用的东西!你现在倒是敢教训我了!如果不是我,凭你的年薪,你能开得起上百万的宝马七系,住这栋价值上千万的别墅么?”

    同样身在金融领域的张生光虽然名气不小,但只是给人打工,不像冯婷这样吃皇粮。以前冯婷手握实权的时候,张生光在家中的地位并不高,话语权就更不用说了。

    甚至,就算冯婷被扔到可有可无的部门,失去手中的权力,张生光依然没有成为家中的主导。

    此时,眼看冯婷发飙,张生光虽然心中烦闷,但也没再多说。

    “你们别吵了!”张芊芊见状,皱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芊芊啊,妈给你说,慢慢给你说。”听到张芊芊的话,冯婷没再发疯,而是拉着张芊芊走到沙发旁边坐下,道:“芊芊啊,你也知道,妈当初为了让咱们这个家的生活质量提高,为了能让你穿好衣服,拎好皮包,没少拿人的钱。”

    “有人要拿这件事情针对你?”张芊芊不傻,她很快通过之前张生光的话和此时冯婷的话判断出了一切。

    冯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点头:“嗯。陶建明那个王八蛋为了巴结陈飞,报复我,把我丢到可有可无的部门不说,还要将我干净杀绝啊!”

    “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张芊芊想起了自己当初招惹陈飞的事情,也想起了早上拒绝王浩的那个电话。在她看来,自己招惹陈飞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如果陈飞要将自己母亲干净杀绝,远不会等到今天,事情应该和自己早上接到王浩那个电话有关。

    “今天,陶建明的秘书突然跑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最近市纪委要展开一次廉政反腐的清查活动,目标对准了我,准备将我当成典型。”冯婷满脸恐惧地说道:“他还说,如果我不想吃花生米或者后半辈子在牢狱中度过,就让你给陶建明的儿子陶伟打电话。”

    “芊芊啊,妈知道,你和陶伟很熟,你给他打个电话吧,让他跟他爸说说,放过妈,好么?”冯婷哀求道。

    没有吭声,张芊芊皱着眉头,思索着前后的因果关系。

    “芊芊啊,妈知道,以前对你不好,逼着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冯婷见张芊芊不说话,连忙又道:“你放心,妈以后再也不逼你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张芊芊无力地闭了一下眼睛:“妈,你别急,我现在就打电话。”

    愕然听到张芊芊的话,冯婷立刻安静了下来,就连张生光也看向了张芊芊。

    张芊芊面色凝重地拿出手机,找到陶伟的电话,拨了过去。

    很快的,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陶伟戏谑的声音:“张芊芊,前段时间听说你变了,我还不信。今天王浩打电话告诉我,你不但不给他面子,还直接挂断他电话,我才信了这回事。怎么,张芊芊,想从良了?”

    “陶伟,我妈的事情是你搞的鬼?”张芊芊皱眉问。

    “嘿!敝不得你张芊芊游荡在各个圈子,却从来没传出跟人的消息,甚至连被人吃豆腐亲嘴的消息都没听说过,感情是你长着一颗聪明的脑袋瓜啊?”电话那头,陶伟冷笑一声:“没错,是我弄的。”

    张芊芊表情又凝重了几分。

    “张芊芊,你也知道,我发小他老子是市纪委的实权人物,纪委的人每年都要抓几个典型,否则就没绩。”陶伟冷笑道:“你妈这事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树立个典型没问题,当成漏网之鱼也是可以的,一切,取决于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芊芊心中涌现出了剧烈的不安。

    陶伟阴森一笑:“王浩想跟你睡觉,剩下的话,不用我说了吧?”

    “不可能!”张芊芊第一时间给出答复。

    “咦,态度很坚决嘛。”陶伟皮笑肉不笑,道:“那好吧,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妈贪污了不止一千万,一千万啊,毙她十次都够了。你呢,赶紧和你爸给你妈去选氨棺材,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说罢,陶伟阴冷地笑了笑,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论是情场还是官场,他都习惯了欲擒故纵。

    在他看来,张芊芊肯定会给他回电话,毕竟,他可以决定冯婷的生死!

    惬意地点燃一支香烟,陶伟暗想着一会张芊芊回电话后,低声下气地求自己,心里就很爽。

    因为父亲关系,如今踏进官场的陶伟,对于这种操纵权力,决定他人生死的感觉很迷恋。

    甚至,那份迷恋超过了他对女人的兴趣!

    在他看来,男儿想当官,不就是为了一句话决定他人生死么??

    当然……一想到自己帮着王浩办成这件事情,下次利用公差机会去香港考察,能够那些表面高贵,实际上只能沦落为大人物的“戏子”,他就有些激动。

    玩够了有长相、有身材的女人,他的口味在改善,品味在提高,对于如今的他而言,一个有身份的女人,远比一个有脸蛋的女人爽。

    “嘟……嘟……”

    耳畔响起嘟嘟的声音,回想起陶伟之前说的话,张芊芊紧咬着嘴唇,那张曾经习惯涂抹,如今不化妆的迷人脸庞有些苍白。

    “咕咚!”

    身旁,冯婷咽了口吐沫,紧张地问道:“芊……芊芊,怎么样?”

    望着紧张万分的母亲,张芊芊心绪很乱。

    “没戏?”冯婷见张芊芊不说话,豆大的眼泪珠子又滴落了下来。

    “妈……”张芊芊想说出陶伟的原话,但又忍住了。

    “噗通!”

    冯婷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像是丢了魂一样:“完了,全完了,全完了啊!”

    “芊芊,陶伟怎么说?”相比冯婷最后一丝侥幸被浇灭而言,张生光察觉到了张芊芊的异常,忍不住问。

    张芊芊咬着嘴唇,低声说道:“他说让我陪人睡觉。”

    陪人睡觉?

    大厅里,当张芊芊说出这四个字后,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短暂的安静过后,冯婷像是看到了一丝曙光似的,直接从木质地板上跳了起来,抓着张芊芊的胳膊,哀嚎道:“芊芊啊,你是从妈肚子里生出的骨肉啊,你不会眼睁睁看着妈死吧?”

    “妈!”

    尽避张芊芊猜到自己的母亲绝对会在保命和让自己去陪人睡觉之间选择前者,可是当冯婷真的做出选择后,张芊芊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把锋利的匕首戳了一刀似的,疼得让她难以呼吸。

    “芊芊,妈的命,可就指望你了啊!”冯婷继续哀嚎,道:“如果你不帮妈的话,妈可就活……活不成了啊……”

    “芊芊,没有其他办吗?”相比怕死的冯婷而言,张生光虽然也同样势利,但是也不愿意做出让自己女儿去陪人睡觉的事情来,当下问道:“对了,你不是和那个陈帆的关系不错么?要不你找他帮帮忙吧?”

    “对,对,对!芊芊,你爸说的对,如果他出面的话,不要说陶建明,就算是东海市委也不能把妈怎么样!”愕然听到张生光的话,冯婷再次变得激动了起来,毕竟,只要不是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陪人睡觉。

    这一次,张芊芊没有表态。

    她知道,如果自己去求陈帆出面的话,陈帆多半会出面,可以很轻松地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无时无刻都在关注陈帆的她同样也知道,陈帆招惹到了青帮不说还招惹到了燕家,如果为自己母亲出头,难免会被对手抓到把柄。

    毕竟,这件事情归根到底是自己母亲知犯!

    “芊芊,你不打,妈来打!”冯婷见张芊芊不表态,一下急了,说着直接抢走了张芊芊的手机。

    “妈!”

    张芊芊一惊,随后面色苍白地咬了一下嘴唇,咬得十分,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不要给他打电话,我去陪人睡觉。”

    客厅里,张芊芊艰难地张开了被血迹染红的嘴唇,她红着眼睛,轻声做出了决定。

    “什……什么?”冯婷和张生光都被张芊芊的话惊住了。

    “芊芊,你不要犯傻啊,他只是动动嘴皮子,这件事情就过去了。”短暂的震惊过后,冯婷尖叫道:“张生光,拦住芊芊!”

    听到冯婷的话,张生光二话不说,连忙从沙发上跳起来,拦住了准备夺回电话的张芊芊。

    “妈!”

    张芊芊大急,失声咆哮。

    冯婷没有理会,而是用最度翻到陈帆的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

    ……

    :第二更,五千字。

    两更九千四百字,比平时三章还多,算是第二次爆发吧。

    还差33票达到1600,一路顺风顺水的愿望能实现么??

    继续求第1600张!!!RO!~!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