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28章【梅花三弄】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28章【梅花三弄】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628章梅花三弄

    :建议兄弟姐妹们听古筝曲《梅花三弄》看这一章,别有一番风味。

    ……

    ……

    “如何处理香丫头和孩子的事情,选择权在你手上,纳兰家绝不强求!!”

    耳畔响起纳兰德隆的话,陈帆没有吭声,表情极为复杂。

    因为杀死纳兰明珠,内心自责、内疚的缘故,一开始,陈帆从皇甫红竹那里得知纳兰香香利用各种方式报复自己,无动于衷不说,甚至还让皇甫红竹停止调查!

    那时候,他的战后心理综合症还没有痊愈。

    可以说……纳兰家族是他最后一块心病,也是最大的一块心病!

    后来,纳兰香香利用浙江商业交流活动的机会,试图利用燕青帝打击陈帆,结果打脸不成,被黛芙的出场将她内心的骄傲践踏。

    之后……她与陈帆在会场外相遇,冷嘲热讽,结果导致黛芙彻底暴走,带人去九溪玫瑰园打伤了贾平安,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纳兰香香,并且狠狠地将纳兰香香羞辱了一番不说,还强行带走了纳兰宝儿。

    黛芙的行为非但没有让纳兰香香心中的恨意减少,相反更加激起了她的报仇心理,不过看到陈帆连燕青帝都能踩后,她不再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而是改变策略,主动到青龙山庄找到陈帆,选择低头。

    虚假的低头认错,自然瞒不过陈帆的火眼金睛。

    不过……陈帆依然无动于衷,任由纳兰香香折腾。

    再后来,纳兰香香利用宝儿和陈帆亲近的关系,每次陈帆抵达杭州后,都会主动献殷勤示好,试图让陈帆对她动心。

    这一切,陈帆都看在眼里,也知道纳兰香香是在演戏,不过却没有戳破,两人维持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那段平衡直到纳兰香香脑袋发热,做出过激行为才打破。

    纳兰香香通过下药的方式和陈帆发生了关系,试图让两人先有性再有爱。

    从某种意义上说,纳兰香香的所作所为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她看准了陈帆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

    但是——

    她忽略了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陈帆一直以来不在意她的报复,完全是因为对纳兰家族心存内疚,以及她是宝儿的小姨。

    而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她的高贵、她独特的体香而心慈手软!

    仁慈。

    这个词,从未在屠夫的字典里出现过!

    因为内疚,陈帆纵然和纳兰香香发生了关系,也未曾对纳兰香香动心,相反,每次和纳兰香香见面都觉得极为尴尬。

    而纳兰香香在将自己那令得无数男人垂帘的处子之身交给陈帆的当天晚上,痛不欲生不说,对陈帆的恨意达到了沸点!

    只是——

    她忘记了一句话: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阴.道。

    那晚过后,随着时间的流逝,纳兰香香发现自己对陈帆的恨意在不知不觉中减少不说,每当陈帆为了避免尴尬不与她见面,或者减少与她见面时,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而六一香港之行,陈帆为了她和宝儿在香港太平山景峰餐厅打断王氏兄弟的腿时那份霸气和强势,令得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体会到了那个男人的强势。

    七月一,又一次香港之行,陈帆为了救她,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珍珠号”的皇家赌场,负伤救下她,然后屠杀斩杀影子。

    那是一个轮回。

    轮回了当年陈帆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纳兰明珠的一幕。

    那一天,因为历史重演,让纳兰香香站在了纳兰明珠当年所在的角度,她不禁在心中暗问自己:难道就因为他曾经是龙牙,所以他的命没有其他人的命值钱,要为了救其他人,而义无反顾地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么??

    不是。

    这是她在那天得到的答案。

    同样……她愕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前方那个男人已经彻底闯入了她的生活,而且占据了绝对的主导位置!

    那一天,纳兰香香对陈帆的恨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担忧,她甚至大声对着陈帆呐喊,让陈帆不要管她,先走。

    陈帆没有走,他战胜了影子,战胜了心魔,也战胜了自己!

    最终……他成功救出了纳兰香香,击杀了影子!

    那一天过后,陈帆发现纳兰香香对他的态度完全改变,而且不再是虚情假意,甚至……昨晚他从燕京赶到大连的时候,纳兰香香还亲自去接机,而他斩杀后朝源创胜等一干武道高手后,纳兰香香满脸担忧地问他有没有受伤……

    点点滴滴的变化,陈帆都看在眼里。

    他知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倔强、执着的纳兰香香发生了改变。

    可是……因为夺走纳兰香香第一次的事情,陈帆只觉得和纳兰香香之间隔了一层窗户纸——说是恋人关系,远远不够,说是朋友,却有点超友谊。

    可以说,两人的关系再次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份诡异令得陈帆都有些头疼,以至于之前听到宝儿说纳兰香香心情有些糟糕后,犹豫着是否要跟纳兰香香好好谈一谈。

    如今,从纳兰德隆嘴中得知纳兰香香怀有自己的骨肉,陈帆一开始震惊不已,而此时此刻,却完全冷静了下来。

    没错,他彻底冷静了下来!

    如同他曾经对萧枫所说的那样: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纵然纳兰香香没有怀有他的骨肉,他都要去找纳兰香香好好洽谈一番,如今纳兰香香怀了他的骨肉,他该如何选择?

    “请纳兰老爷子放心,我会给香香和纳兰家族一个交代!”陈帆做出了选择,表情坚决,语气严肃。

    耳畔响起陈帆的保证,眸子里呈现出陈帆一脸严肃的表情,纳兰德隆悬挂的心顿时落了下去,心中的担忧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陈帆的决定!

    而在他看来,失去陈帆,不仅是纳兰香香的损失,也是整个纳兰家族的损失!

    不光是纳兰德隆知道这一点,一旁沏好茶水,却始终没有打断陈帆和纳兰德隆谈话的纳兰永轲也知道这一点。

    他放下心的同时,端起茶水走向陈帆,递到陈帆的身前。

    陈帆没有接过茶水,而是大步走出了大厅。

    义无反顾!

    ……

    对于这一切,纳兰香香依然还蒙在鼓里。

    她依然静静地站在书房的窗前,凝视着窗外的湖面,怔怔出神。

    “香香小姐,老爷说中午整个家族的重要成员都要陪陈先生吃饭,让您也参加,您需要换衣服吗?”突然,一名纳兰家的仆人走到纳兰香香背后,带着几分担忧地问道。

    身为纳兰香香的贴身仆人,她可是亲眼看到纳兰香香呕吐的一幕,知道纳兰香香是怀孕了。

    而让她揪心的是,纳兰香香自从这次回来以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天沉默寡言不说,基本很少走出屋子。

    另外……让她感到极为诡异的是,纳兰香香有喜了,可是她却没听纳兰家谁说起纳兰香香的男人是何人!

    耳畔响起仆人的话,纳兰香香从回忆中回过神,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痕,转身,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芳姨,我不饿,就不去了。这事您就不要管了,回头我跟我爸说。”

    “好。”

    被纳兰香香称呼为芳姨的女人,沉吟了几秒钟,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忍不住提醒道:“小姐,您最近气色看起来不好,要多注意休息。”

    “知道了,芳姨。”纳兰香香轻轻点了点头。

    见纳兰香香点头,芳姨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书房,眸子里的担忧却没有消失。

    纳兰香香的母亲死得早,是由芳姨一手带大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纳兰香香算得上她的半个女儿,而她也很清楚,在外人面前脾气倔强的纳兰香香,从小到大从来不在她和纳兰家其他那些仆人面前摆大小姐架子,相反,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大家闺秀的风范展露无疑。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眼看纳兰香香怀有身孕,闷闷不乐不说,气色还不好,她心里也多少有些难过。

    但她也知道,以纳兰香香的倔强脾气,有些事情只要不愿意说,就算是在纳兰家以威严著称的纳兰德隆强迫开口都无济于事。

    这也是纳兰香香是纳兰家族唯一一个不怕纳兰德隆的原因。

    待芳姨退出去后,纳兰香香缓缓走到书房一架古筝前,缓缓而坐,伸出白嫩的手指,抚摸上了琴弦。

    随着纳兰香香手指的轻轻拨动,《梅花三弄》的曲调缓缓响起。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

    小楼里,古筝前。

    纳兰香香坐在古筝前,手指不断拨动,悠扬的古筝声缓缓从小楼里传出,语调中的悲伤气息让人听了心碎。

    小楼外,湖面上,长廊中。

    那个被地下世界当成神一般的男人,听着悲伤的古筝曲,大步走来。

    梅花一弄,恨无穷,

    梅花二弄,策略变,

    梅花三弄,断人肠。

    曲毕,泪落。

    纳兰香香任由泪水滑落脸庞。

    ……

    ……

    :第一更到!祝所有兄弟姐妹,平安夜、圣诞节快乐~~~~~~RO!~!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