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35章【玩火容易烧身】五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35章【玩火容易烧身】五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吓到了。>

    翻云覆雨过后的滕元和秋撄两人都被出现在门口的陈帆给吓到了!

    而且……吓得不轻……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依然穿着女仆服的秋樱两腿叉开地坐在地板上,满脸惊骇地望着陈帆,语无伦次地开口。

    “如果满足了,那么回去穿上衣服,我在大厅等你。”陈帆没有理会走光的秋撄,而是淡淡看了一眼小鸟紧缩的滕元:“如果没满足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咭咚!”

    滕元喉结一阵蠕动,咽了。吐沫,想说什么,结果不等他的话出口,陈帆便转身离开了。

    望着陈帆离去的背影,滕元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而瘫软在地的秋撄则是本能地抱住了滕元的小腿,抱得很紧。

    元君,他。,。他”。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尽避抱着滕元的腿,可是看着陈帆那孤傲的背影,秋撄眸子里的恐惧没有丝毫的减少,语气惊恐到了极点。

    没有回答。

    豆子大的冷汗从滕元的额头渗了出来,他那张肥胖的脸蛋上一片惨白,两腿间的小鸟缩得快没有了。

    秋撄不知道陈帆的身份,没见过陈帆,可是滕元知道,而且……,见过陈帆的相片!

    至于,。,。陈帆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滕元也很想知道!

    “滕元君们报警吧?”眼看滕元不说话,秋樱以为滕元也被吓傻了,渐渐回过神,提醒道。

    “没用的……报警没用的……,在中国,没有哪个**敢得罪他。”眼看陈帆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滕元喘着粗气道:“还记得我曾给你说,裕仁少爷死在中国的事情吗?杀死裕仁少爷的,就是他,。”,

    “唰!”

    愕然听到滕元的话,秋樱目瞪口呆。

    “呼”呼””滕元则是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去,穿衣服,我要立刻去见他,否则,我们都会死的!”

    话音落下,滕元没有再理会完全被吓傻的秋樱,而是带着十二分恐惧,惊慌失措地冲进主卧,用最快速度穿上了一套睡衣。

    半分钟后。

    穿好睡衣的滕元,两腿发软地来到了一楼大厅。

    大厅里,漆黑一片,陈帆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烟头的火苗在漆黑的大厅里显得格外刺眼。猩红的火苗映照着陈帆的脸庞,落在滕元眼中,宛如魔鬼的脸庞一般,让他感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吧。吧。”

    一时间,滕元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身休颤抖的幅度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大,那感觉仿佛随时都会瘫软在地上似的。

    帆缓缓掐灭烟头,看了一眼内心充斥着恐惧的滕元,轻轻吐出一个宇。

    轻描淡写的一个宇,落入滕元耳中,宛如崩雷,滕元两腿一软,差点一**坐倒在地,他用力地咬了一下舌尖,在疼痛的刺激下,才没让自己跌倒。文网>

    随后,他迈起步伐走向陈帆,步伐艰难而沉重,表情痛苦而恐惧,就像是向走向深渊一般。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又仿佛只是一瞬间,滕元满头冷汗地走到了陈帆的对面,却没敢坐下去,而是语无伦次地哀求道:“朝源创胜他们是佐藤一郎安排来中国的,我只是按照佐藤一郎的指示负责接待他们,给他们提供住处和一些消息,我……”,

    “我知道。”陈帆缓缓开口,打断了滕元的话:“所以,你活到了现在。”

    哗!

    耳畔响起陈帆的话,滕元脚下一软,直接跌倒在沙发上。

    “我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望着浑身抽搐不止的滕元,陈帆清楚滕元的心神接近崩溃,没有继续施加压力,而是给予滕元希望:“只要你老实回答,你的脑袋会安然无恙地长在你的脖子上。”

    仿佛为了印证陈帆的猜测一般,愕然听到陈帆这么一说,浑身软绵无力的滕元就像是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一般,整个人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满脸激动地问:么事情?”

    “撄花集团在东北地区主要以化工产业为主,而且产业大多遍布辽宁半岛。”陈帆淡淡道。

    听到陈帆的话,滕元并没有感到惊讶。

    因为……,通过一系列调查后,他很清楚,坐在他眼前的这个青年,在中国的地位是何等的超然!

    甚至在他看来,只要眼前的青年愿意,不要说得到樱花集团在东北的一些信息,就是得到整个山口诅内部的信息,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撄花集团在东北的化工企业,污染极其严重。有段时间,以大连为首的几座城市的市民,曾为此而抗议过。不过抗议声最终被淹没。”陈帆正色道:“能够逃避上面某些部门的调查,淹没民众的抗议声,这显然是辽宁当地政府和高端博弈的结果。”

    滕元依然没有吭声,只是静静地听着,同时思考着陈帆说这些的用意。

    “地方放府敢和高端博弈,除了樱花集团每年可以给辽宁提供丰富的财政收入之外,想必,你没在某些主要官员身上花钱吧?”陈帆说到这里,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滕元:“现在,你需要做的是,冷静下来,仔细地回忆一下,你都给那些官员给过好处。”

    咯噔!

    滕元。中一咯噔,同时也明白了陈帆的用意。

    “记住,要静下。来想,干万不要遗漏掉某个人,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之前说的话都算数。”陈帆有意无意地提醒道。

    “滴答!”

    一滴冷汗顺着滕元的额头滴下,滴在了木质地板上,声音刺耳。

    “打全*文开灯,写下来。”不等滕元做出回答,陈帆再次开口。

    “是。,。是!”滕元惊慌地答了一声,然后飞快地起身,走到一边,打开大厅灯。

    做完这一切后,他小心翼翼地看了陈帆一眼:“犬厅里没有笔,笔都在书房。

    “去书房拿。”陈帆想了想道:“另外,不要试图给佐藤一郎打电话汇报这件事情,这样只会让你死得更快。因为,不久的将来,樱花集团将会彻底地滚出中国市场!”

    “唰!”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滕元像是被拆穿了。事一般,脸色陡然一变,差点再次跌倒在地。

    随后……,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两腿发软地上楼去拿纸和笔。

    或许是为了向陈帆表明自己没有趁机打电话的缘故,不到半分钟,滕元便拿着笔和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出现在了一楼大厅里。

    陈帆没有再说什么。

    滕元见状,不敢怠慢,连忙坐在沙发上。

    “全”全部都写出来吗?”动笔之前,滕元犹豫着问了一句。

    陈帆眉头一皱:“有问题?”

    “没。,。没有!”滕元连忙摇头:“只不过太多了,我怕短时间内写不完。”

    “厅级以上。”略微沉吟,陈帆给出指示,心中却是在暗暗叹息。

    在他看来,身为外企的撄花集团都能用金钱腐蚀某些公仆心中的正义,何况那些土生土长的中国老板?

    “好!”

    滕元第一时间应答,随后见陈帆没有开口的意思后,低头飞快地写了起来。

    一个小时。

    滕元足足写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滕元在笔记本上写了好几页。

    接过沾着冷汗的笔记本,陈帆低头认真地看了起来。

    让陈帆颇为意外的是,滕元的中文写得不错,几乎没有出现错别宇。

    一页,两页,三页,四页。

    当陈帆翻到第四页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想看到的名宇—‘凌云峰。

    力口年5月“日,经过第五次失败后,终于给凌云峰送去了第一笔礼物,价值一千八百万人民币的珍贵茶具一套。

    刃口年6月‘日,成功给凌云峰第二次送礼,礼物是位于美国洛杉矶的一栋别墅,价值二百万六十万美金。

    刃口年6月占日,在总部的帮助下,从日本国内挑选了五名艺人送给凌云峰,凌云峰第一天选中了两叮),第二天选中了三个,第五天让五个艺人共同陪他。

    刀口年7月‘日,陪凌云峰吃饭期间,凌云峰对我的情人秋樱有意图,当晚我让秋撄陪了他。

    大约十分钟后,陈帆看完了所有的内容,皱眉问:“怎么没有燕青帝?”

    “在燕肯帝来到大连的第三天,我”我按照总部的指示,试图给燕青帝送钱,送古董,送宇画,送女人,不过“。—燕青帝都没有接受。”滕元如实答道。

    “你两次给凌云峰提供女人,想必在其中动了手脚吧?”陈帆又问。

    滕元。中一震,连忙点头:“是的!因为……第一次被凌云峰选中的两名日本艺人告诉我,凌云峰很好色,玩女人的时候,警惕心很低。所以。,。在让我的情人秋撄陪他的时候,我在秋撄的化妆品盒子上安装了微型仪器,录下了当晚的画面。”

    “东西交给我,我让你活着离开中国。”陈帆面无表情地开口。

    滕元闻言,二话不说,再次上楼,步伐不再颤抖,相反,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

    因为”。,他看到了活命的希望!

    很快的,滕元将一套当成宝贝一样珍藏的影碟交到了陈帆乎中,并且解释道:“这里面还有其他一些人的录像和证据。

    暗暗感叹滕元胆子之大,那些人民公仆粗心大意的同时,陈帆接过影碟,起身离开。

    目送着陈帆的身影消失在大厅,滕元浑身脱力地倒在了沙发上,表情却激动的无与伦比。

    那感觉就像是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坐了一趟过山车。

    左边是天堂,右边是地狱。

    滕元选择了左边。

    很多人,被他推到了右边。

    ps两更完毕,说些话。(免费,不喜欢看疯狂啰嗦的兄弟姐妹,就无视吧)

    看到有兄弟让疯狂爆发。

    怎么说呢,疯狂其实挺纠结的。

    天王从二月发布到现在,马上就要一年了。

    年末,起点推出活动,疯狂其实很想让天王在这次活动中耀眼一番的。

    可是

    疯狂没有开单章拉票。

    是不想么?

    不是!

    相反,疯狂很想很想拉票。

    没有开,只是因为疯狂没有爆发,也不敢保证能够爆发。

    这一切,只因为疯狂最近实在太忙了。

    最近一段时间,疯狂负责的工程项目要竣工交付使用了,各种手续、检查、应酬忙得能够让人崩溃。

    这还不说,因为单位人少,疯狂还要负责一些内业工作不说,中午休息和下班后还要排练节目参加文艺汇演……

    写到这,我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

    我很想撂担子,安心码宇爆发。

    可是”为了长远和现实着想,被磨掉许多锐气和轻枉的我,也只能想想而已。

    未来一段时间真的会很忙,忙到估计每天只能睡三到五个小时不说,精力要分散到许多事情上。

    我能做的就是在面对现实的司时,尽自己最大努力,在年末最后几天,给所有兄弟姐妹最多的更新。

    至于”年度那个评选票,兄弟姐妹们如果觉得陪伴了你们一年的天王,给你们带去过不少的快乐,那么就投吧,投的时候记得投“年度作品”。

    如果因为觉得疯狂最近没法爆发,有点郁闷,那么就投给其他书吧。

    当然,如果我那天脑子抽疯,选择不睡觉熬夜码宇爆发的话,我也会开单章拉票的。

    嗯,就是这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杠阻……毗)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文字由展翅更新组@wd87823273提供,展翅更新组招新人qq群97349073】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