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59章【再回陈家?】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59章【再回陈家?】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清晨,明媚的阳光倾洒在大连国际机场,机场的一条跑道上停放着那架属于陈帆的专机,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完毕,只等陈帆带人登机。

    “小帆,本来打算让你在大连多呆些日子,不过你既然有重要事情要处理”那我也就不挽留了。”跑道不远处,纳兰永轲穿着一件白灰sè的绸缎上衣,略带遗憾地冲陈帆说道。

    察觉到纳兰永轲语气中的挽留之意,陈帆心中很清楚无论是纳兰永柯还是纳兰香香都想自己留在大连。

    纳兰永轲是想通过陈帆的留下,趁热打铁,一举让纳兰家族借着这次东风”大张旗鼓地发展壮大。

    至于……纳兰香香。每一个女人在怀孕期间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能陪在身边,她自然也不例外。

    她很想陈帆能够留下来,陪她度过十月怀胎这段最难熬的日子”不过……她同样也知道,陈帆的身份和遭遇注定了这一切不可能发生陈帆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明白这些的同时,她只能将内心的呐喊掩藏起来。

    掩藏得很深…很深…

    “永轲叔”目前的形势,我不说,您也清楚。”陈帆叹了口气,道:“我必须要去做一些事情”希望您能理解。”

    说着,陈帆又将目光投向纳兰香香,目光中的歉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听到陈帆的话”纳兰永轲心中不由一动”他很清楚,陈帆所要做的事情和扳倒燕家有关。

    尽避理智告诉他,要扳倒燕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几乎不可能,不过……,陈帆曾经的所作所为让他无形中对陈帆有几分盲目的信任,盲目信任的同时,他也很好奇,陈帆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彻底扳倒如日中天的燕家?

    心中虽然很疑huò,但身为纳兰家族接班人的纳兰永轲自然不是平凡之辈”他没有问出口,而是将疑问留在了心里”和大多数关注这场巅峰对决的人一样,等待陈帆掀开底牌,揭开谜团。

    相比纳兰永轲而言,纳兰香香的心思没那么复杂,她一方面希望陈帆能够留下来陪她,一方面也理解陈帆,为此,听到陈帆的话,不等纳兰永轲开口,她便微笑道:“陈帆,你去忙你的吧。”

    话音落下”纳兰香香又转向纳兰永轲:“爸,陈帆只是去办一些事情,又不是永远也不回来了,看您说的。”

    “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嫁出去的闺女”胳膊肘都往外拐,这话一点也不假啊。”纳兰永轲哭笑不得地感叹,结果引得纳兰香香像是赌气的孩子似的,用力地拧了一下他的腰,疼得他直呲牙咧嘴。

    看到这一幕,陈帆也笑了,随后带着几分歉意”几分关心地看着纳兰香香,语气温柔,道:“香香,未来两三个月,我可能会很忙”无法抽空去大连看你”等我了结这一切后,便去看你。”

    “嗯。”

    纳兰香香点了点头,内心深处有不舍和委屈”却没有丝毫的怨言从她大彻大悟,因恨生爱,无可救药地爱上陈帆那一刻开始,她就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陈帆今后如何做,她都无怨无悔!

    几分钟后,在纳兰香香眼圈泛红的注视中,陈帆所搭乘的飞机”渐渐脱离跑道,如同一只放飞的鸟儿一般,腾空而起,钻进云层,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眼看飞机消失,纳兰香香轻咬了一下嘴chún,倔强地没让泪水流下。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纳兰永轲叹了口气”伸出手将纳兰香香搂入怀中,爱怜地抚mō着纳兰香香的脑袋,轻声道:“香香,你能够成为他的女人,对纳兰家族而言是一件好事,对你自己而言,未必就是如此了。”

    纳兰香香没有吭声,只是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身份注定了他这辈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而你这辈子也注定无法成为他的妻子。”纳兰永轲叹了口气,语气复杂,其中有纳兰家族因为陈帆而即将发生改变的庆幸,也有对自己女儿未来是否幸福而担忧:“即便是你给他生了孩子,你这辈子也注定了无名无分。”

    纳兰永轲的话音落下,纳兰香香的鼻子一酸,两行涛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从她那张绝美的脸庞上轻轻滑落。

    “后悔吗?”

    纳兰永轲伸出手,轻轻擦去纳兰香香眼角的泪水,眸子里流lù着一个父亲应有的关怀和担忧。

    感受着纳兰永轲如同自己孩童时期一样”轻轻为自己擦去泪水”纳兰香香睁开了眼睛。

    她没有擦去眼角的泪水,也没有继续流泪,相反,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了一个只有她自己能够读懂的幸福笑容,目光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倔强:“爸,您知道的,从小到大,我都很倔强。”

    纳兰永轲闻言,耳畔不由想起当初纳兰香香抱着宝儿离开纳兰家族时,撂下的话:我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看到纳兰永轲不吭声,纳兰香香再次笑了:“爸,您了解我,所以……,您不该问我后不后悔。而应该问我”是否觉得幸福。幸福吗?我想”他身边每一个女人都曾经这样问过自己,可是,您可曾见哪个女人离开了他?”

    “能够成为他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这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了。”纳兰香香扭头,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天空,似乎在寻找那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飞机,轻声道:“这辈子,即便无名无分,我也无怨无悔!”

    纳兰永轲哑口无言。

    纳兰香香的执着和倔强,纳兰永轲体会很深,陈帆却没有太大的体会。

    就在纳兰香香和纳兰永轲吐lù心声的同时”陈帆坐在飞机上,闭目养神”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龙女并没有坐在陈帆的身旁,而是端着一杯红酒,坐在窗边,看着机舱外的云彩和阳光,俯视着脚下的大地,表情依然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只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清晨,她的眸子里多了一份叫做担忧的情绪。

    她没有告诉陈帆,她其实,并没有被开除龙牙组织,只是按照上头的命令”假装离开龙牙组织”到陈帆身边。

    她离开的时候,龙牙组织的首领徐处长曾告诉她,她的任务只有两个,一”竭尽全力保护陈帆,不要让陈帆在国外出任何事情。二,充当陈帆的警钟”不要让陈帆做出越过雷池的事情。

    她将这两句话记在内心最深处,同样也知道,一些大人物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她是棋局中的一颗棋子,无法左右大局,不过却也不可忽略。

    而陈帆却是整个棋局中至关重要的一颗棋子。

    这盘棋,胜与败,取决于陈帆!

    昨天,在抵达医院的时候”陈帆接到了同秘书的电话,没有回避龙女,让龙女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今天”陈帆便风风火火地返回燕京,这里面的原因,龙女心如明镜。

    燕家在国内的地位不可撼动,想动燕家”需要许多势力联合在一起”并且需要那些势力的代表人物表现出绝对的魄力。这份魄力,需要陈帆给予他们。

    准确地说是,只有那个曾经跺跺脚就能让地下世界颤抖的屠夫才能给予他们!

    那些东西,国内没有,需要到国外去。

    国外,危机四伏。

    想到此处”龙女不禁收回目光,扭头看了一眼陈帆,却见陈帆依然在闭目养神。

    看到这一幕”龙女再次收回目光,缓缓仰起头”慢慢地将酒杯里价格不菲的红酒送入嘴中,然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投向了远方的天空。

    众所周知皿大火炉到了夏天很热。

    然而去过燕京的人都知道,燕京的夏天也不好过。

    正午的时候,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一层闷热的空气笼罩在帝都上空,让整个帝都如同一个焖炉一般,热得让人窒息。

    尽避天气热得让人想骂娘”可是,燕京国际机场依然一片忙碌的景象”机场的工作人员因为工作实在太忙,甚至来不及擦头上的汗水,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被汗水所浸透。

    伴随着一阵平稳的下落,陈帆所搭乘的商务客机准时地降落在跑道上”然后在跑道上滑出一段距离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机舱门打开,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机长带着工作人员满脸微笑地恭送陈帆和龙女。

    机场跑道上,一辆加长林肯早已等候多时。

    翱翔集团燕京分公司的负责人像是奴才等候主子一般,虽然满头大汗”却没敢钻进汽车里等待”而是一直站在汽车外。

    此时,眼看陈帆带着龙女从飞机上走下”连忙迎了上去。

    见到翱翔集团燕京分公司的负责人,陈帆并没有感到疑huò。

    这次回燕京,他虽然没有通知任何人,可是他乘坐的是翱翔集团的商务客机”机长自然会第一时间将消息汇报给杨远,以杨远心思慎密的xìng格,做出这样的安排”自然不值得陈帆惊讶。

    “董事长”

    见到陈帆,翱翔集团燕京分公司的负责人第一时间鞠躬问好,态度恭敬到了极点。

    他虽然在翱翔集团地位不低,而且在燕京商界名气和人脉都不俗,可是……他很清楚,翱翔集团能够以滚雪球的方式壮大,和陈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样他还知道”这个挂着翱翔集团董事长的青年回到燕京后”燕京上流社会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且引起一片哗然。

    “汪经理,辛苦了。”

    陈帆没有摆架子,而是微笑着和姓汪的中年男人握了一下手,而且是双手相握,令得中年男人好生jī动。

    随后陈帆随意地和中年男人聊了几句,便乘坐中年男人的专车前往燕京军区。

    与此同时。

    燕京军区大院,某栋将军楼里。

    “爸,小帆哥哥他真的不会有事吗?”因为参加军事演习,特地抽空回到燕京的陈宁,站在如今身为燕京军区实权人物并且拥有中将头衔的陈永乐身前,满脸担忧地问道。

    和曾经一样,这个只比陈帆小三天的女孩,这个为了将陈帆当成身影去追赶的女孩,这个被称为军中喜一军huā的女孩,依然穿着海军陆战队的军装,依然留着简单的剪发头,脸上的肌肤依然是小麦sè,给人一种健康阳光的感觉。

    耳畔响起女儿关心的问话”看着女儿一脸担忧的表情,被燕庆来认准未来会称为陈家接班人的陈永乐很镇定地摇了摇头:“燕青帝没死,燕庆来应该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硕大局,小帆暂时不会有事。”

    “爸,您的意思是以以后有事?”听到父亲的话,陈宁吓了一跳,那张mí人而坚毅的脸庞上所流lù出来的担忧更浓了。

    这一次,陈永乐没有吭晃他虽然身在军中,可是政治头脑并不差,对当前的形势看得很准,在他看来,如果燕庆来如果真的如同消息所流传的那样,继续担任常委”并且成为二号的话,陈帆的处境将会变得相当危险!

    眼看自己父亲不说话,陈宁一个箭步冲到陈永乐身前,一把抓住陈永乐的胳膊,语气颤抖,道:“爸,我们不能让小帆哥哥出事!我们去求爷爷好不好?求爷爷让小帆哥哥回到陈家!只要小帆哥哥回到陈家,就算燕家再愤怒,小帆哥哥也不会有事”,看着眼前面对艰苦条件和训练未曾流泪,甚至没有半句怨言的女儿六神无主的模样,陈永乐叹了口气,道:“傻孩子,你爷爷那边倒好说,只要小帆低头,他自然会让小帆回到陈家来。关键是……,我怕小帆那边不同意。”

    “小帆哥哥会同意的!”听到陈永乐的话,陈宁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满脸jī动道:“爸,我和你去劝小帆哥哥,我相信他一定会同意的!”

    “好,好永乐看着陈宁满脸jī动的表情,哭笑不得:“但是……就算去,也要等到小帆回来才行啊?”

    等小帆哥哥回来……,陈宁一怔。

    “叮……铃……铃……”

    仿佛回了回应陈永乐的话一般,书房的电话响起。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将陈宁惊醒,她下意识地松开了陈永乐,而陈永乐则是一把抓起了电话。

    “报告首长,陈帆回到了燕京,正在前往军区的路上!”

    “知道了。”

    陈永乐说着,直接挂断电话,想了想,起身对陈宁道:“走吧,小帆回来了,能不能说服他,可全靠你了。”

    “嗯!”

    陈宁先是一惊,随后满是欢喜地点头。

    而陈永乐则是在心中叹了口气:他会回陈家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