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63章【斩不断的情】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63章【斩不断的情】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身为苏青海的女儿,苏珊算得上标准的富豪女。

    可是一

    即便是这样的身份,在陈帆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不能给予陈帆任何帮助。

    这让她感到很无力,同样也是她接受陈帆身边有其他女人的重要原因。

    毕竟意,那些女人在陈帆低谷的时候,都不懈余力地去帮助陈帆。

    之前,面对同样深爱着自己未婚夫的张芊芊,苏珊之所以在冲动之下说出那些话,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理解和同情。

    在她看来,以她的身份和家世,在陈帆需要帮助的时候,都显得有心无力,何况张芊芊?

    事实上,的确如此。

    那个出身只能算一般家庭的女孩,在陈帆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拿出了自己最大的资本一一处女之身。

    她试图利用自己的处女之身换得当时的陈飞出手救下陈帆。

    可如……她失败了。

    她非但没有帮上陈帆,而且还被陈飞狠狠地羞辱了一顿。

    这件事情,苏珊并不知情,可是……并不代表她不能体会和理解张芊芊内心深处那份执着、炙热而又无力的爱。

    所以,即便在说那些话的时候,苏珊感到内心有些痛,可是她依然说出了……

    或许,正如张芊芊所察觉到的那样,不知不觉中,苏珊也为陈帆改变了许多。

    而事实上,不止陈帆,很多人都在因陈帆而改变!

    当苏珊再次来到陈家老太爷的墓碑前时,陈帆如同一杆枪一般,站在墓碑前,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墓碑上的相片。

    看到这一幕,苏珊没有说话,而是轻步上前,将手中的花篮放在陈家老太爷的碑前,同时将另一个篮子里的酒、纸钱、香等祭奠所需物品一一拿出。

    做完这一切后,苏珊悄然无息地退到陈帆身旁,楼上陈帆的腰肢,将脑袋轻轻地依靠在陈帆的肩头,眼圈泛红地望着墓碑上陈家老太爷的相片。

    看着,看着,苏珊想起了陈家老太爷爽朗的笑声,想起了陈家老太爷那顶天立地的霸气。

    想着,想着,泪水不受控制地从苏珊的眼眶涌出,沿着她素颜的脸蛋悄然滑落。

    相比而言,被她依偎着肩头的陈帆却没有流泪,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

    时间仿佛手中的沙粒,在不知不觉中流失。

    不知过了多久,陈帆轻轻闭了一下眼晴,扭头,伸出手,轻轻擦去苏珊脸上的泪水,声音沙哑道:“姗姗,去把香拿来,我们给老太爷上香、叩头。”

    “嗯。”

    苏珊咬了咬嘴唇,不再哭泣,乖巧地上前拿起香递给陈帆。

    陈帆摸出打火机,点燃香,将一半分给苏珊,然后带着苏珊给陈家老太爷上香。

    随后,陈帆又和苏珊一起给陈家老太爷烧纸,期间,苏珊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滑落脸庞,而陈帆的表情始终很平静,只是隐藏在平静下的那份悲伤比之前浓烈了许多。

    上完香、烧完纸,两人如同三月份在燕京医院内院那间重症监护室里一样,跪倒在地,给陈家老太爷叩了三个响头。

    做完这一切,陈帆再次轻轻擦去苏珊脸上的泪水,棒起苏珊那被泪水染湿的脸庞,轻声道:“姗姗,你到爸妈那里等我,我想单独陪老太爷一会。”

    “好。”

    苏珊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想陪着陈帆,和陈帆一起分享那份镂刻在内心深处的痛。

    但她也知道,有些痛,她无分享。

    陈帆对陈老太爷那份感情,不是她能够理解的。

    烈日当空,苏珊含着泪,咬着嘴唇,深深看了陈帆一眼,转身离开。

    “呼~”

    陈帆抬头望天,阳光刺眼,他忍不住闭上眼晴,狠狠吐出一口闷气。

    随后,等他再次睁开眼晴的时候,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笑着,笑着,陈帆上前,抓起篮子里的陈年茅台,用牙齿咬开。

    “咕咚……咕咚……”

    打开酒,陈帆不做停顿,扬起脖子,狠狠灌了一口。

    烈酒入肚,陈帆却丝毫没有反应,依然扬着笑脸,看着墓碑,笑呵呵道:“老家伙,你看我也没用,我是不会给你喝的。”

    “嘿嘿,我知道,你这会肯定在骂我:你他娘的不尊重老子也就算了,居然连口酒也不给老子喝,小心老子一枪崩了你。”

    “老家伙啊,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就不怕你那一套,不信,不信你跳出来崩我一枪看看?”

    说着,陈帆眼圈一红,再次扬起脖子,灌了一口酒,一下子,瓶中的白酒少了一半。

    “唉,我也不瞒你,之所以不给你喝,是因为上次我在回来的时候,你有病不跟我说,还拉着跟我喝酒,害得你走后,我自责了很久。所以,第一瓶,你就看着、谗着吧,哈蜘……“

    话音落下,陈帆哈哈大笑一声,然后再次扬起脖子,一口气将剩下的半瓶酒喝了个精光。

    “你看,我还是很厚道的,知道你快憋不住了,所以早早喝完。”陈帆说着,又打开了两瓶酒。

    “来,咱们碰杯!”

    烈日下,陈帆左右手各拎着一瓶酒,轻轻撞击了一下,先是在墓碑前洒了一瓶,然后扬起脖子,一口气将剩余一瓶白酒喝了个精光。

    “来,再喝!”

    两瓶酒下肚,陈帆像是没事人一样,再次打开了两瓶酒,将瓶子互相撞击了一下,又是一口气干掉了一瓶。

    虽说陈帆从小因为接受了特殊训练,基本喝不醉,可是这样连续干掉三瓶白酒,而且基本都是一口气,多少有些吃不消。

    第三瓶酒下肚后,他的呼吸略显急促。

    随后,他默不作声地放下酒瓶,颤抖着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两支,叼在嘴里,拿出火机,试图点燃。

    或许是陈帆有了几分醉意,点烟的时候,拿着打火机的右手始终颤抖不说,点了好几次都没点着。

    终于。

    陈帆点燃了两支香烟,将一支放在了墓碑前的台阶上,自己叼着一支。

    深吸了一口香烟,陈帆再次开口,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说,声音嘶哑的让人心悸:“老太爷,对不起,我没有参加您的追悼会和出殡仪式。”

    话音落下,滚烫的泪珠再也无控制,直接涌出了那双血红的眼眶,沿着那张坚毅的脸庞,缓缓滑落。

    “不是小帆不想,也不是小帆不孝,实在是小帆不想您离开的时候,让外人看您和老陈家的笑话。”

    “小帆知道,在您内心深处,陈龘建国和我都是您的子别,您不想看到我们内讧。但如……您也知道,我性子倔,有点傻傲,所以陈龘建国要赶我出陈家,我就撂下了狠话,并且在南龘京……军,区狠狠地羞辱了他一次。”

    “怎么说呢,那天羞辱他完之后,我心里也不好受,也有些后悔一一因为我虽然怪他不该在您走的那天将我赶出陈家,让外人看笑话,怪他在我九死一生的时候落井下石,可是……我并不恨他!”

    “因为……我知道,他那样做,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老陈家着想!”

    说到这里,陈帆掐灭香烟,再次拿起一瓶酒,狼狠灌了一口。

    “老太爷,今天永乐叔和宁儿妹妹来找我了,劝我和陈龘建国冰释前嫌,回老陈家,我给拒绝了。”

    “拒绝不是因为我还在怪陈龘建国,而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一您走后,燕家那些王八羔子几次对老陈家动手,而一些墙头草也因为您离开纷纷脱离了老陈家。这些帐,我一笔一笔地记得很清楚。”

    “老太爷,您放心,即便您走了,有我在,老陈家就跨不了一一淅江和大连的事情,只是我先让燕家那帮王八羔子付一点利息。十月之后,我会让那帮王八羔子连本带利都给我还回来!”

    “您也不必担心我和陈龘建国继续内讧,等解决了燕家,我会回老陈家和他好好谈一次。”

    “呼~“

    说到最后,陈帆吐出一口闷气,将两瓶酒再次拎在手里。

    “好了,老太爷,今天就和您说到这里,等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再来看您,到时,我和珊珊拍好结婚照,给您看相片。”

    “砰!”

    说着,陈帆将两瓶酒碰撞了一下,然后将一瓶酒会部洒在墓碑前,而他自己则是将另外一瓶喝了个精光。

    做完这一切,陈帆一把抹掉脸上的泪水,起身,深深看了一眼陈老太爷的墓碑,转身,大步离开。

    远处的人群,偷看这一切的苏珊,早已泪流满面。

    随后,看到陈帆离开,她擦掉眼泪,穿过人群,走向在远处等待的陈战和别艳玲。

    十五分钟后。

    当陈帆返回的时候,孙艳玲拉着苏珊的手不知说着什么,两人均是眼圈泛红,而陈战则是面色严肃地望着八宝山的风景,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后……当陈战看到陈帆回来后,收回目光,笑了笑,道:“没喝多吧?”

    “没。”陈帆摇了摇头,表情已恢复平静,不过却是满身的酒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你就要出国了。”陈战伸出手,第一次帮着陈帆整理了一番衣领,拍了拍陈帆身上的灰尘,语气复杂道:“在国内,你这个废物老爹拉拉脸,多少能帮你一些,去了国外就不一样了,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放心吧,爸,我心里有谱。”感受着那股斩不断的亲情,陈帆心里暖烘烘的,故作轻松一笑。

    “有谱归有谱,但是必须得到胳膊的伤势好了之后才能去。”陈战说着,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

    身为陈帆的父亲,他很清楚,陈帆承受着多大的压力,肩膀上的担子有多么重。

    他也很清楚,国外有多么危险。

    可是

    他没有阻止陈帆。

    因为,他坚信,他这辈子引以为傲的儿子,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