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10章【以屠夫的名义,杀!!】十七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10章【以屠夫的名义,杀!!】十七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时间仿佛静止,画面仿佛定格。

    道路上,两辆跑车并排冲向了陈帆,而摩诃则是闪到了道路右侧,躲开了两辆跑车行驶的路线不说,还甩出了手中的半月弯刀,封死了陈帆的逃跑路线!

    远处,龙女一直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着这场强者之战,纵然她对陈帆充满了信心,可是当她看到摩诃闪到右侧,而陈帆出现在道路〖中〗央即将和飞驰而去的跑车撞在一起时,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前方,那辆急速飞驰的跑车撞向了陈帆,摩诃的脸上洋溢出了胜利者独有的笑容。

    只是下一刻。

    他的笑容凝固了。

    在他的注视中,陈帆失去右闪的机会后,却没有等死,而是纵身一跳,身子腾向了空中。

    “呼!”

    跑车如同摩诃所想的那样,从陈帆所在的地方驶过。

    瑚!”

    腾空的陈帆,双脚成好踩在了跑车的前盖上,宛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一点,并没有对驾驶跑车的车手造成影响。

    “呼n”

    两辆跑车继续并排前进。

    “嗖!”

    陈帆凭借恐怖的腰部力量,身子一扭,右脚抡起,脚背紧绷,踢向摩诃的面门!

    “呼!呼!”

    一脚踢出,周围的空气完全被dàng开,凌厉的tuǐ风刮得呼呼作响。

    阳光下,摩诃的头发被tuǐ风刮得乱舞,面部一阵生疼,一股死亡的气息完全笼罩了他。

    似乎察觉到陈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无法躲闪,摩诃没有仓促躲闪,而是第一时间伸出双手,摊开,护在面前。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陈帆一脚踢在了摩诃的手掌上,在手脚接触的那一瞬间,摩诃双手回收,通过一个微妙的缓冲,卸掉了陈帆这一击一大半的力量不说,又猛然将陈帆的tuǐ推了出去!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关键时刻,摩诃展现出了神榜第五强者的实力,他利用太极拳和瑜伽中惯用的“借力打力”的手段化解了陈帆必杀的一击!

    被摩诃猛然一堆,陈帆的身子并没有倒退,他那被摩诃推出去的右脚直接踩在了道路两侧的护栏上,用力一蹬,借助反弹之力,扭动腰肢,上体右转,与双tuǐ拧成一定角度,尚未落地的左脚再次踢出!

    一回旋踢!

    回旋踢又称后旋踢或后摆等,动作飘逸,威力迅猛,杀伤力强,但难度较大,要求柔韧xìng准确xìng强,是反击tuǐ法比较有代表xìng的tuǐ法。

    “呼!”

    这一脚,陈帆动作快如闪电,打了摩诃一个措手不及。

    面对力量比之前那一脚更为恐怖的回旋踢,摩诃脸sè一变,本能地将双臂护在了身前。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传出,一股钻心的疼痛以摩诃的双臂为圆心蔓延,他只觉得双臂一阵发麻,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说,脸上叶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整个人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啪!”

    “啪!”

    摩诃这一退,由混凝土打造的地面裂开,渣滓乱飞。

    “呼n”

    与此同时,陈帆肌肉一崩,眨眼间,整个人如秋风扫扫落叶似的落在摩诃身前,左手并掌入刀,朝着摩诃的眉毛中心,两眼之间狠狠崭了过去!

    这一戳,陈帆鼓足了气势,威猛如斯,甚至摩诃能够清晰的看见,陈帆的腹部一团气猛烈的上涌到xiōng腔,然后喉结一抖,从嘴里随手刀一起戳出来。

    高手打拳,讲究一个“拳从口出”练功的时候含气,打人的时候出气。一口气从腹部提上来,随拳头打出去,能调节全身肌肉内脏,刹那间发挥出惊人的力量。

    中华武学界,武当以重练气著称,呼吸吞气,内脏强大,吐息也强,传说练到一定地步后,一口气吐出,能在两丈地剧烈外把蜡烛喷熄。

    陈帆从小苞随武当武学大师王师傅练习武术,练气之术早已如火纯情,此时一口气吐出,摩诃只觉得一股细如利箭的风射了过来,吹得他双目生疼。

    面对陈帆穷追猛打的一击,摩诃因为双臂遭到重击,此时还未恢复,不敢硬接,仓促之中,只得凭借瑜伽著名的“柔”字诀,身子猛然一缩,竟然凭空令得身子挨了十公分,令得陈帆一戳戳空。

    一下戳空,陈帆不做停留,右手瞬间摊开,呈爪状,对着摩诃的脑袋猛然抓下!

    陈帆得势不饶人,连续两次攻击已经完全让摩诃气势全无。

    好不容易躲过了陈帆的致命一击,摩诃还未松口气,陈帆大手抓来,恐怖的劲风刮得他脑袋一阵生疼。

    这一次,摩诃完全失去了躲闪的机会。

    生死攸关时刻,摩诃不再做任何抵挡,而是豁然挥出一拳,朝着陈帆两tuǐ之间打去!

    显然眼看躲无可躲,摩诃也是杀红了眼,选择了拼命!

    陈帆只觉得下身传来一股凉意,深知自己若是被摩诃这一拳打中,即便能够侥幸保住xìng命也要变成太监。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陈帆放弃一抓抓碎摩诃脑袋的念头,两tuǐ叉开,变成了0形tuǐ。

    “呼!”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摩诃一拳打空,打在了陈帆的两tuǐ间,身子也因为重心前倾的原因,微微超前跌去。

    “唰!”

    陈帆见状,二话不说,两tuǐ猛然一合,仿佛卡子一般,直接将魔祠的右手卡在了两tuǐ间。

    摩诃似乎猜到陈帆要做什么,脸sè大变,右拳摊开,变拳为爪,抓向陈帆下身的兄弟。

    “给我断!!”

    陈帆冷喝一声,左右tuǐ猛然错开,用力一拧!

    “喀嚓!”

    下一刻,刺耳的断骨声豁然响起,摩诃的手腕直接被陈帆拧断。

    一下拧断摩诃的右手手腕,陈帆得势不饶人,两tuǐ再次发力,用力一拉。

    摩诃之前全力打出一拳,重心本来就有些前倾,此时被陈帆这么一拉,当下不受控制朝前栽倒。

    陈帆顺势松开摩诃的右手,身子再次腾空,一脚踩在了摩诃的后背上!

    “啪!”

    这一脚势大力沉,一踩之下,摩诃无法承受,恐怖的力道逼得他屈身跪倒!

    “砰!”

    摩诃的双膝仿佛炮弹一般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地面顿时被砸出一个坑。

    “啪!”

    一脚踩到摩诃的后背后,陈帆仿佛腾飞的马儿一般,左tuǐ也是顺势一蹬!

    一马踏飞燕!!

    腾飞中的陈帆,一脚踹在了摩诃的**上。

    巨大的力量震得摩诃身子朝前栽倒,准备来个狗吃屎。

    关键时刻,摩诃伸出双手,在脑袋和地面亲密接触前,摁在地上,支撑着身子,没有让脸撞在地上。

    与此同时,腾空中的陈帆猛然下坠,试图一脚将摩诃跺死!

    摩诃双手撑地,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连忙朝旁边一滚。

    一赖驴打滚!

    生死时刻,摩诃已经全然忘记了那份曾经属于他的狂傲,而是用最狼狈却最实用的方式躲开致命一击。

    “啪!”

    陈帆一脚踏空,踏在地面上,混凝土地面顿时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躲过致命一击的摩诃,一个鲤鱼打tǐng起身,二话不说,拔tuǐ狂奔!

    怕了!

    这一刻,一向狂傲,天不怕、地不怕的摩诃怕了!

    他,被陈帆打怕了!!

    原本他认为成功注射基因一号后,他即便不是陈帆的对手,双方之间的差距也不会太大,怎么说也能过上数十招甚至数百招才能分出胜负。

    可是事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五招!

    五招之内,陈帆便让摩诃完全处于了劣势不说,还断了摩诃一只手!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摩诃还敢继续打下去么?

    不敢!

    在他看来,再打下去,他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想跑?”眼看摩诃起身后拔tuǐ狂奔,疯魔状态的陈帆暴喝一声:“给我回来!”

    这一声暴喝宛如一道惊天巨雷在空中炸响一般,久久不散。

    “啪!”

    与此同时,陈帆的右脚猛然踏向地面,一踏之下,地面四分五裂不说,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前方,狂奔中的摩诃,受到陈帆这一踏的影响,脚步略微一停。

    “嗖!”

    与此同时,陈帆借助反弹之力,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奔向摩诃。

    陈帆后方,几辆汽车的主人看到前方有人打斗,纷纷停下了汽车,此时见到陈帆仿佛凭宴消失了一般,一个个像是大白天遇到鬼了一般,纷纷长大了嘴巴,满脸惊骇地看着对方,那感觉仿佛在问:人呢?

    他们看不清陈帆的动作,可是摩诃却能感受到后面传来的劲风。

    这个发现令他彻底急了,试图再次提速,结果却发现此时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

    “给我回来!!”

    仿佛只是瞬间,陈帆便追上了摩诃,大手一挥,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抓向摩诃的后背。

    “唰!”

    一抓之下,陈帆一把抓住了摩诃的白sè袍子,摩诃再次利用瑜伽的“柔”字诀,身子一缩,来了个金蝉脱壳。

    阳光下,金蝉脱壳的摩诃,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kù衩,迎着烈日,继续狂奔!

    准确地说是,luǒ奔!

    没说……,

    …

    这一刻,在神榜排行第五,身为月神组织首领的摩诃被陈帆逼得不得不luǒ奔!

    如果如果有人告诉摩诃,摩诃有一天会像一个傻逼一样,穿着kù衩在道路上luǒ奔,摩诃一定会拧掉对方的脑袋!

    可是,这一刻,luǒ奔中的摩诃,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和耻辱!

    有的只是恐惧,来自灵hún深处的恐惧!!

    对此时的他而言,所谓的尊严比白菜还要廉价,他只想,活下去!

    “跑!跑!!”

    摩诃低着头,咬着牙,一边狂奔,一边在心里咆哮。

    只是跑着,跑着,他停了下来。

    因为……前方的道路被堵住了。

    陈帆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他的前方,拦住了他的去路。

    “跑啊,继续跑啊?”

    望着一脸惊恐不安的摩诃,陈帆的目光充满了戏谑。

    摩诃脸sè一变,二话不说,再次转头狂奔!

    “给我回来!!”

    这一次,陈帆再也没有给摩诃机会,就当摩诃掉头的那一瞬间,陈帆如同一阵风一般来到摩诃身后,大手一挥,一把抓住摩诃的后颈,像是拎小鸡一样,直接将摩诃拎了起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