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24章【尔虞我诈,斗智斗勇】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24章【尔虞我诈,斗智斗勇】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夜。

    黑暗笼罩在城市的上空,柔和的月光倾洒而下,仿佛一道银sè的瀑布。

    夜幕下的海德古斯家族一片宁静,宁静的背后隐藏的却是暗流涌动。

    陈帆乘坐的那辆悍马汽车离开海德古斯家族庄园的住宅区后,沿着一条笔直的道路驶向庄园门口。

    汽车里,坐在驾驶位置上的那名特工脸sè依旧冷漠,只是冷漠中年夹杂着几分惊恐不安,以至于他那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情不自禁地颤抖着,骨节泛起了白sè。

    “不用紧张,汽车里的炸弹不会爆炸。”看到这一幕,陈帆微微一笑,道:“你和我都不会死。”

    耳畔响起陈帆那轻描淡写的话语,驾驶悍马汽车的特工只觉得耳畔响起了一道惊天巨雷,惊得他浑身颤抖。

    夜幕下,他扭过头,瞪圆眼睛,满脸惊骇地看着陈帆,那感觉仿佛在问,陈帆为什么知道汽车里安装了炸弹?陈帆为什么知道炸弹不会爆炸?

    “方向盘。”

    陈帆轻轻扭了一下脖子,提醒道。

    呃……

    愕然听到陈帆这么一提醒,那名特工赫然看到汽车已经偏离了原来行驶的路线,朝着两旁的草坪冲了过去……

    这个发现令他从震惊中回过神,飞快地打了一下方向盘,让汽车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行驶路线。

    做完这一切后,那名特工非但没有问出心中的疑huò,还凭借恐怖的心理素质让脸上的那份震惊消失得无影无踪。

    显然……此时并他已经恢复了理智。

    他不敢保证陈帆是不是在探他的底……

    陈帆见状,轻轻一笑,没有开口解释。

    不知是因为要在陈帆面前完美伪装,还是因为陈帆那自信的话语给予了那名特工活着的信心,那名特工彻底消除了惊恐的情绪,汽车开得极为平稳。

    不知不觉中,汽车抵达了海德古斯家族庄园门口,门口的站岗特工已经接到了施奈德的命令没有阻拦,而是选择放行。

    看到这一幕,那名特工再次怪异地看了陈帆一眼,显然此时的他完全相信了陈帆之前所说的话。

    只是他依然不明白陈帆是如何猜到这些的?

    仿佛为了回答那名特工的疑huò一般,当悍马汽车顺利驶出海德古斯家族庄园后,陈帆拿出手机,拨通了希尔瓦的电话。

    电话那头,希尔瓦说服海德古斯后,虽然松了口气,但整个人却像是虚脱了一般,无力地依靠在大厅的沙发上那感觉像是比一夜七次郎还要伤身、伤神。

    “嗡……嗡……”

    或许是太过疲惫了,当希尔瓦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时,希尔瓦依然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一脸后怕的表情。

    和希尔瓦不同的是,施奈德的表情十分复杂。

    灯光下,他叼着一支雪茄,仿佛在用尼古丁驱除着内心的悔意。

    “希尔瓦,电话。”

    眼看希尔瓦无动于衷,施奈德皱了下眉头,提醒道。

    “哦……”

    希尔瓦回过神,mō出是陈帆打来的电话后,吓了一跳,差点将手机丢了出去不说,整个人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怎么了?”

    施奈德见状,一脸疑huò的表情在他的记忆中,身为美国黑手党教父的希尔瓦可是一个冷静沉着的人,哪里会像刚才那般反常?

    “屠屠夫的电话。”希尔瓦咽了。吐沫,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结果他失败了,他的声音略显发颤。

    屠……夫?

    耳畔响起这两个字施奈德也是心头一跳。

    似乎屠夫两个字已经成了他的魔咒一般。

    “接通,看看他说什么。”

    很快的,施奈德掐灭雪茄做出了决安。

    “呼n”

    希尔瓦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甚至还用惯用的亲近式语气:“屠夫,我尊贵的朋友,怎么了?”

    “希尔瓦,恭喜你。”汽车里,陈帆点燃一支雪茄,轻吸了一口,笑着说道。

    恭喜?!

    听到这两个字,希尔瓦满脸呆涩,随后又回过神,满脸疑huò地问:“尊贵的屠夫,您这……这是什么意思?”

    “希尔瓦,你如我所猜测的一样,用你的举动保住了你的脑袋,保住了甘比诺家族,保住了我们的友谊,难道这不值得恭喜吗?”

    汽车里,烟头的火光映照着陈帆的脸庞,夜幕下,他的表情平静如水,宛如没有涟漪的湖面一般。

    驾驶位置上,那名特工听到陈帆的话,余光看着陈帆那平静如水的表情,内心深处莫名地冒出了一股寒意了与此同时,电话那头,原本有些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的希尔瓦听到陈帆的解释,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完全愣在了原地不说,过度的惊恐令他右手一松,手机直接脱落,向地面坠去。

    “唰!”

    施奈德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希尔瓦的身旁,眼看希尔瓦的手机脱落,他连忙伸手一抓,抓住了手机。

    “怎么回事??”施奈德抓住手机后,没有挂断,而是用手捂住,同时压低声音冲希尔瓦问道。

    “咕咚!”

    希尔瓦再次咽了一口吐沫,表情怪异道:“他……他……他……他都知道了。”

    知道了?!

    愕然听到希尔瓦的话,施奈德也是一惊,不过反应要比希尔瓦小得多。

    “希尔瓦,想必施奈德将军就在你身边吧?”电话那头,陈帆仿佛听到了施奈德的声音,轻轻吐出一口烟雾,道:“让他接电话。”

    大厅里,陈帆的声音通过手机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希尔瓦和施奈德听到。

    “陈,我亲爱的朋友,你要和我说话么?”

    身为军方代表人物的施奈德毕竟比希尔瓦多一些底气,同时对陈帆的恐惧也要少一些,听到陈帆的话后,第一时间抓起手机,沉声道。

    “呵呵施奈德将军,和你做朋友可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我无法预料身为朋友的你什么时候会动手干掉我。”陈帆笑着打趣道。

    施奈德脸sè一变,语气却很平静:“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中〗国有句话说打人不打脸,你非要让我说出来吗?”陈帆依然笑着,只是声音逐渐变冷。

    感受到陈帆气势的变化,一旁驱车的特工,脸sè一变,身子不受空地哆嗦了起来。

    而大厅里的施奈德则是沉默了。

    这一刻,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陈帆的话。

    因为陈帆的话让他明白,陈帆似乎一切都知道了。

    “施奈德将军,看来你还是十分在乎自己的脸面,不喜欢被人打脸。”陈帆戏谑地说道:“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恭喜你,恭喜你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嘶n”

    施奈德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飞快地运转着大脑,思索着自己的计划到底在哪里出了纰漏,以至于让陈帆洞悉。

    在他看来,如果陈帆没有洞悉他的全部计划话,就算炸弹没有爆炸,陈帆也不会说出他最终做出正确选择这样的话来。

    “施奈德将军,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你做出另外一个选择的话,我非但不会死,相反,现在的你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陈帆见施奈德沉默,再次开口,语气彻底转变,话语之中的强势没有丝毫的掩饰:“你信吗?”

    信吗?

    感受着陈帆语气中的那份强势和杀意,耳畔回dàng起希尔瓦之前的话,脑海里会议着陈帆曾经所做的点点滴滴。

    施奈德的心中,慢慢地,慢慢地浮现出了一个〖答〗案。

    信!

    这一刻,直觉和理智让他相信了这个〖答〗案。

    唬奈德将军,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陈帆见施奈德依然选择沉默,失去了交谈的兴趣,将雪茄弹出窗外的同时,似笑非笑道:“最后,祝您今晚可以睡一个好觉。”

    “啪!”

    话音落下,陈帆不等施奈德回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睡一个好觉?

    耳畔响起陈帆的祝福,施奈德想问候上帝他老母亲,顺便问上帝一句,为何造出了陈帆这样的怪胎。

    强忍着砸掉手机的冲动,施奈德yīn沉着脸,坐在了沙发上。

    “屠屠夫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眼看施奈德坐下,希尔瓦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huò。

    “我他妈怎么知道?”

    施奈德满脸怒意地骂道,怒意中夹杂着无法抹去的憋屈。

    要知道,他可是美国军方当今唯一的五星上将,军方第一家族海德古斯家族的掌权者。

    这样的身份,令他无论走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用俯视的目光去看周围的一切。

    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他在陈帆眼中完全就是一个小丑!

    他有一种完全被陈帆玩弄于手掌之中的感觉!

    眼看施奈德发火,希尔瓦没敢再问,而是很识趣地选择了沉默。

    见希尔瓦沉默,施奈德想起之前希尔瓦的提醒,又觉得自己有些过火,想了想,道:“谢谢你的提醒,希尔瓦。”

    显然施奈德也知道,如果没有希尔瓦的提醒,他会做出另外一个选择,而结果会变成陈帆所说的那样!

    “施奈德,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在他面前玩huā招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希尔瓦认真地说道。

    施奈德无奈地点了点头,随后心中一动,陡然想起了什么。

    十秒钟后。

    负责施奈德人身安全的特工头目快速进入别墅,对着施奈德敬了一个足以列入教科书的军礼:“将军,请问您有什鼻吩咐?”

    “你检查一下我和希尔瓦,看看我们身上有没有一些小东西。”施奈德面sèyīn沉地说着,同时在自己身上寻找着蛛丝马迹。

    “是,将军!”

    那名特工头目虽然不知道施奈德为何会下达这样一个命令,但还是第一时间给出答复,并且付诸于行动。

    他首先检查的是施奈德。

    灯光下,他检查得极为细致,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一分钟后。

    他对着施奈德摇了摇头,然后走向希尔瓦。

    三分钟后。

    他从希尔瓦身上找到了一个微型的窃听器。

    看着特工头目手中那个不到小拇指加盖大的微型窃听器,希尔瓦满脸惊恐地迎上施奈德yīn沉的目光,张大嘴巴,试图解释什么,可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看着希尔瓦那昏震惊而无辜的表情,施奈德轻轻叹了口气。

    他明白不是希尔瓦搞的鬼。

    “不是国军太无能,是共军太狡猾”

    与此同时,施奈德脑海里突然冒出了曾经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