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26章【了恩仇】上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26章【了恩仇】上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夜幕降临,白天的喧哗渐渐离去,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亮起了红黄sè的灯光,灯光照亮着东海的大街小巷,令得这座有着东方明珠美誉的繁华都市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就如同朦胧的夜生活一般,令人遐想。

    夜晚的东海浦东国际机场如同往常一样繁忙,一架架飞机起起落落,轰隆声久久不散。

    九点钟的时候,一架来自美国纽约的客机准时地降落在了浦东国际机场。

    机场跑道上,那辆国内上流社会名气极为响亮的黄金版宾利静静地停在那里,一串6的车牌在灯光下异常的刺眼。

    皇甫红竹依靠在汽车车门上,手里夹着一支女士香烟轻轻地吸着,目光却是看着那架平安着陆的飞机。

    渐渐地,看到那架飞机朝着这边驶来,皇甫红竹丢掉烟头,一脚踩灭,脸上流lù出了无法掩饰的jī动。

    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飞机,一动不动。

    机舱里,目为被龙女打晕沉睡了十个小时的薛狐醒了过教如同在契科夫姘头那家sī人会所里一样,薛狐非但被绑在了座椅上不说,嘴巴里塞着毛中,令他无法动弹不说,就连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窗外红黄sè的灯光穿过特殊材料制成的窗户进入了机舱里,感受着略有些刺眼的灯光,薛狐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下意识地朝着窗外看去,结果……他看到了夜幕中的东海。

    望着那直插云霄的东方明珠,薛狐的身子情不自禁地哆嗦了起来。

    东海。

    这是他曾经做梦都想征服的城市。

    一开始,他败给了有着楚霸王之名的楚问天,后来当他再次雄心万丈向东海进军的时候,半路杀出了陈帆这个程咬金。

    如今……他非但丢掉了东海,还丢掉了整个黑金帝国。

    一无所有。

    这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哆嗦着,哆嗦着,薛狐开始了剧烈的挣扎,他的脸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怨毒地看着离他不远的陈帆低吼道:“杀子我……杀了我!”

    由于嘴巴里塞着毛中的缘故,薛狐吐字并不清晰,乍一听上去宛如鬼哭狼嚎。

    两名空姐本来正在朝着陈帆走来,猛然听到薛狐恐怖的声音看到薛狐那狰狞的表情,吓得花容失sè,停下脚步不说,还用手捂住了嘴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看到这一幕,龙女不等陈帆出声,默不作声地起身,径直走到薛狐身旁拿出一把匕首在两名空姐惊恐的目光中挥起了匕首。

    “羿!”

    刀起,轻响出,捆绑薛狐的身子被一刀斩断,不过薛狐的双乎却是依然被绑着。

    “呼……呼……”

    眼看龙女并没有对薛狐下杀手,两名空姐急促地呼吸了起来,眸子里的恐惧却是减少了一些。

    失去绳子的束缚,薛狐挣扎得更加猛烈了,一下栽倒在地不说将脸伸到座位前,试图蹭掉嘴中的毛中,然后选择自杀。

    然而一一不等薛狐的计谋得逞龙女面无表情地将薛狐拎了起来,就像是拎小鸡一般随意。

    随后……龙女拎着薛狐走向了机舱大门,两名空姐见状,调整了一番表情,径直走到陈帆身前,带着微笑,鞠躬道:“尊敬的先生,您好。”

    “你们好。”陈帆笑着回应。

    “根据叶先生的安排,我们将您送到东海后,将会跟随飞机一起留在东海,等您下次前往美国的时候再为您服务。”其中一名空姐恭敬地说道。

    听到那名空姐的话,陈帆苦笑不已。

    他很清楚,叶峥嵘是想将这架价格不菲的飞机送给他,而且是连空姐打包一起……

    虽然内心深处有些抵抗叶峥嵘这种赤luǒluǒ的利益乎段,不过陈帆例也没有生气,而是笑着道:“等我们离开后,你们在东海休息一下就返回吧。”

    “先生,难道是我们的服务不好吗?”听到陈帆的话,其中一名空姐吓得脸sè一白。

    陈帆摇头:“当然不是。”

    “那您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呢?”另外一名空姐接着道:“您可能不知道,一旦我们没有按照叶先生的要求去做的话,回去后,我们都会被解雇的。”

    耳畔响起空姐的话,看着两人一脸担忧的模样,陈帆很清楚,两人虽然身材、长相、气质都不俗,应聘一般的航空公司很容易,但是待遇绝对不如现在,诃说……身为叶峥嵘sī人空姐的她们,不会像其他空姐那般劳累。

    “放心吧,叶先生那边我会打好招呼。”陈帆笑着打趣,道:“如果你们回去他敢解雇你们,你们就来投奔我,我给你们开双倍的工资。”

    “谢刚……”

    听到陈帆的话,两名空姐都松了口气,连忙道谢。

    与此同时,飞机彻底地停稳了。

    随后,机舱门缓缓打开,陈帆在两名空姐灿烂的笑容中走向机舱门口。

    “陈先生,再见!”

    眼看到了机舱门口,两名空姐微笑着挥手。

    “再见。”

    陈帆笑着回了一句,一眼便看到了依靠在宾利汽车上的皇甫红竹。

    今晚的皇甫红竹依然穿着钟爱的黑sè服饰,上身是一件时尚的短衫,下身则是一条裙子,脚下是一双时尚的凉拖。

    今晚的她非但没有经过刻意打扮,相反,连头发都没扎,飘逸的长发随意地搭在肩头,在晚风中随风飘dàng,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

    圆润白暂的小tuǐ虽然没有丝袜的遮盖,却更加的yòu人,尤其是暴lù在凉拖外的粉nèn脚趾,绝对是有恋足癖男人的大杀器。

    宾利车旁,皇甫红竹看到龙女像是拎着一条死狗一般将薛狐拎下飞机,她不禁感到有些唏嘘。

    在她的记忆中,即便是当初楚问天如日中天的时候,谈到薛狐都会变sè。

    而如今……薛狐彻底败给了陈帆,败得一塌糊涂。

    这种鲜明的对比,令她内心不禁有些躁动。

    躁动之余,她挪开了目光,将目光投向了陈帆。

    看着灯光下那张早已镂刻在她内心深处的身影,她内心的思念无声无息中弥漫她的全身,令她yòu人的jiāo躯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不说,脸上那份与生俱来的冷漠悄然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柔情。

    看着,看着,晚风中,皇甫红竹动了。

    她情不自禁地朝着陈帆和龙女走了过去。

    灯光下,她那丰满的翘tún随着走动,跟着水蛇腰一扭一扭的不说,xiōng前傲人的圣女峰也是上下晃动,浑身上下散发着令男人无法抵挡的yòò。

    “回来了。”

    很快的,皇甫红竹与陈帆三人相遇,主动开口,语气之中的兴奋没有丝毫的遮掩。

    “嗯。

    陈帆轻轻点了点头,道:“最近家里还好吧?”

    “一切都很好。”

    皇甫红竹也点了点头,自从陈帆前往美国后,她因为担心陈帆的安危,每天晚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如今见到陈帆带着薛狐平安归来,内心深处的担忧顿时dàng然无存。

    “小草知道我回来吗?”陈帆问。

    皇甫红竹摇了摇头:“本来我害怕她担心,不想告诉她你去美国的事情,不过那天小瓣说漏嘴被她知道了。我收到你的消息后,本想带她一起来接你,但是发现时间来不及,就自己一个人来了。”

    “这样,你跟我一起去趟小萆那里。”陈帆想了想做出决定。

    皇甫红竹第一时间点头:“好!”

    听到两人的对话,一心想求死的薛狐再次低吼了起来:“练……陈帆,你有种就杀了我!”

    没有回答,陈帆带着皇甫红竹直接走向了宾利轿车,被龙女提在手中的薛狐宛如一条死狗在求饶。

    很快的,陈帆和皇甫红竹坐在了汽车的后座上,薛狐被丢固定在了副驾驶位置上,龙女启动汽车离开机场,前往田草家中。

    相比纽约的夜晚而言,东海的夜晚同样mí人,同样充满了糜烂的气息,各大娱乐场所的门口停满了汽车不说,随处可见老男少女的搭配,其中男人元一不是身材肥胖,女人无一不是身材高挑,打扮得花枝招展。

    晚风吹起,吹在陈帆的脸上,带着丝丝凉意,看着窗外飞逝的景sè,陈帆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初陪着田草去那家盛世威廉会所唱歌的事情。

    那一天,如同田间野萆一般坚强的田草,唱着阿桑的悲伤歌曲,扑在陈帆怀中哭得稀里哗啦不说,最终将田姨那悲惨的遭遇告诉了陈帆。

    “当我小时候,得知我妈的故事后,我就暗暗告诉自己,我妈为了生下我,受了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苦,我虽然穷,但是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因为对于穷人而言,唯有学习才能有出路!”

    “我不停地努力努力再努力,只是为了等到有朝一日,我长大,站在这个社会的顶端后,让当年那个畜生到我妈的脚下磕头认错!!”

    “虽然我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比登天还难,但是,我不会放弃的,绝不会!!”

    耳畔响起当天田草的话,脑海里闪现出田草握着拳,红着眼,任由泪水滑落的一幕,陈帆心中微微一痛,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小草,你不用继续等待了,今说……薛狐会像一条死狗一样跪在你和田姨面前磕头认错!!”

    汽车里,陈帆轻声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