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63章【再抽燕家一记响亮的耳光!】八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63章【再抽燕家一记响亮的耳光!】八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古代剑客们在与对手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有多么的强大,就算对手是天下第一的剑客,明知不敌,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

    即使是倒在对手的剑下,也虽败犹荣,这是亮剑精神。

    在会场许多多人看来,陈帆此时此刻是在亮剑。

    然而在黛芙看来,陈帆这不是在亮剑,而是直接亮了屠刀!

    因为在黛芙眼中,燕庆来如果不是依仗国内特殊的规则,连当陈帆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即便燕庆来凭借规则的运用可以当作陈帆的对手,可是不敌的是燕庆来,而不是陈帆!

    所以,这不是亮剑!

    是亮屠刀!!

    不管是亮剑也好,亮屠刀也罢,庞云天都不敢接招,他很聪明地没有吭声,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燕庆来,用目光请示燕庆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面对庞云天的请示,燕庆来没有吭声,而是眯起眼睛,死死地看着朝〖主〗席台走来的陈帆。

    看着,看着,燕庆来的脸上lù出了一道明显的冷笑。

    冷笑之中,寒意凛然!

    渐渐地,渐渐地,燕庆来收回目光,打开话筒的扩音设备,微笑道:“陈先生是翱翔集团的董事长,按照会议的流程,还要进行发言,自然不用回避。”

    不得不承认,相对于燕青帝而言,燕庆来的城府和控制能力要出sè得多一他内心深处恨不得立刻将陈帆千刀万剐,可是表面上却在笑,笑得很温和。

    所谓笑里藏刀,便是如此!

    耳畔响起燕庆来的话,眸子里呈现出燕庆来温和的笑容,陈帆似是明白燕庆来的心思一般,笑道:“那敢问XX,黄〖书〗记还需要回避吗?”

    听到陈帆话里带刺,燕庆来余光扫向黄志文,恰好看到黄志文坐在了座位上,笑容不由一僵,随后道:“陈先生,黄〖书〗记是人民的公仆,应该以身作则。如此重要的会议,他晚到这么长时间有损形象,也是他工作的失职,我个人认为他需要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话音落下,燕庆来再次将目光投向黄志文,冷冷道:“黄〖书〗记,今天的会议你不必参加了,请你离场!”

    黄志文刚刚坐下,**还没暖热,便听到了燕庆来冰冷的话语。

    面对燕庆来的驱逐令,眼看会场大部分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自己,黄志文没有起身,甚至连一丝惊慌的表情都没有流lù,相反,他八风不动地坐在那里,完全将燕庆来的话当成了放屁!

    “嘶~”

    看到黄志文和陈帆一样,光明正大地挑战燕庆来的权威,现场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黄志文身旁那些体制内大佬都认为黄志文疯了。

    在他们看来,陈帆在和燕家的交锋之中,没有败给,是因为有上面那些大人物撑腰。

    而黄志文只是有陈帆罩着,便敢在燕庆来面前如此放肆,简直就是找死一以燕庆来的做事风格绝对不会放过黄志文!

    这一点,黄志文心如明镜。

    他还知道,陈帆会帮他挡下来。

    或许是为了印证黄志文的猜测一般,就在燕庆来因为黄志文的无动于衷而再次恼怒的时候,陈帆走到了〖主〗席台,坦然地坐在了燕庆来的旁边。

    灯光下,他不急不躁地将话筒拿到嘴边,扭头看着燕庆来,微笑道:“XX,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的投资峰会,是由翱翔集团和纳尔集团联合主办,东海市委、市政府和相关部门协办,而你只是会议邀请的特邀领导。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燕庆来的眼角肌肉一阵剧烈跳动。

    似乎他猜到了陈帆这么说的用意!

    不光是燕庆来,所有人都猜到了陈帆的用意!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除了燕庆来和黛芙等人外,其他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陈帆。

    在他们的注视中,陈帆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所以,你没有任何权力让参会人员提前离场,对吧?”

    没有权力!

    这一刻,身为共和国权力金字塔顶端的燕庆来被说成了没有权力!

    这简直就是赤luǒluǒ地羞,辱!!

    面对陈帆的羞辱,燕庆来气得浑身一颤,差点没晕过去。

    他很想拍桌子告诉陈帆,他是三号!

    是共和国的三号人物!!

    可是…

    他最终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充当缩头乌龟,打算等到会议结束后再找陈帆秋后算账!

    陈帆对燕庆来的心思心如明镜,他没有再刺jī燕庆来,而是收回目光,目光平静地扫视了一圈〖主〗席台下的众人,道:“很抱歉,诸位,我迟到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向大家解释一下原因。”

    “翱翔集团一直打算在海外发展分公司,提高国际竞争能力。前段时间,我前往〖日〗本考察市场,结果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今天早晨才返回,导致迟到了半个小时。”陈帆说到这里,站起身,对着〖主〗席台下的参会人员微微鞠躬:“再次对大家表示抱歉!”

    面对陈帆的解释,现场鸦雀无声,除了黛芙等人外,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陈帆!

    他们可是很清楚,陈帆虽然是翱翔集团董事长,可是除了给翱翔集团增添了纳尔集团这个合作伙伴之外,完全不管集团事务,是一个标准的甩手掌柜。

    而如今,陈帆却说去〖日〗本考察市场?

    骗鬼呢吧……

    认为陈帆在撤谎的同时,〖主〗席台下那些人也很好奇,好奇陈帆口中的特殊原因是什么。

    他们本能地认为陈帆所说的特殊原因和伊田事件的舆论压力降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燕庆来却不这样认为。

    深知陈帆单兵作战能力的他,下意识地认为陈帆是从〖日〗本逃回来的!

    心中涌现出这个想法后,燕庆来的脸sè好看了一些,甚至他还深意地对着陈帆笑了一下。

    那笑容仿佛在告诉陈帆:小畜生,不要看你现在蹦得欢,事后我让你拉清单!

    察觉到燕庆来的笑容,陈帆微笑还之。

    “想必刚才爱德华先生已经做了关于纳尔集团的投资报告和计划,下面,由我来对翱翔集团近一年来的工作做一个报告。”微笑过后,陈帆再次开口。

    陈帆的话音刚一落下,身为此次投资峰会接待负责人的杨远立刻打开了位于会场左侧的投影仪。

    看到杨远的举动,除了燕庆来外,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投影仪。

    灯光下,众人清晰地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并非电脑桌面,而是凤凰卫视!

    而此时此刻,正是凤凰卫视的早间新闻时间。

    屏幕上,大bō女主播穿着工作服,如同往常一样故意lù了一点rǔ沟,以便于吸引观众眼球。

    和往常不同的是,以往总会面带笑容的女主播,今天没有笑,她的脸上完全被一种叫做jī动的情绪所占据!

    或许是太过jī动的缘故,镜头对准她后,她没有立即开口,而是连续做了三个深呼吸。

    “各各位观众,早上好,这里是凤凰卫视早间新闻”随后,大bō女主播开口了,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频音,内心的jī动根本无法掩饰。

    嗯?!

    愕然看到画面上显示的是凤凰卫视的早间新闻,会场的参会人员都lù出了一副疑huò的表情。

    显然,在他们看来,以今天的场合,翱翔集团不应该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才是。

    疑huò之余,就当〖主〗席台下大部分人扭头看向陈帆的时候,女主播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比之前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据〖日〗本共同社消息,东京时间08:30分,〖日〗本市市长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他否认-大屠杀是一种愚昧无知的行为,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是对人权的亵渎!他愿意对〖中〗国人,民道歉!!”

    女主播那jī动的话语像是一道惊天巨雷在会场炸响一般,那些原本扭头看向陈帆的人,脑袋歪了一半后,又立刻扭了回去,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屏幕,直接瞪圆了眼睛!

    不光是他们,〖主〗席台上,包括燕庆来在内,所有人也是如此!

    似乎他们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屏幕上,画面切换,显示出了市市长接受采访的画面,画面上,市市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自己的行为忤悔而在道歉的时候,x以市市长直接是九十度鞠躬!

    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包括燕庆来在内,所有人都傻了。

    他们瞪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据悉,在市市长接受采访过后,他直接从市的办公大楼跳了下去,并且留下了遗书,说是为了真正地忤悔,得到〖中〗国人民的原谅,他愿意自杀谢罪!

    自杀谢罪?!

    听到这四个字,包括燕庆来在内,参会人员完全被惊呆了!

    随后……不等他们从震惊中回过神。

    画面再次切换,大bō女主播的表情比起之前更加的jī动,以至于xiōng前的圣女峰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上下晃动着。

    “东京时间08:40分,〖日〗本首相在首相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中声称,钓鱼岛是自古至今都是〖中〗国的领土,为了避免影响到中日两国关系,日方愿意永久退出钓鱼岛!!”

    日,本将永久退出钓,鱼,岛??

    日,本将永久退出钓,鱼,岛!!!

    如果说刚才那条新闻让除了陈帆等人在外的所有人傻眼的话,此时此刻,听到这条新闻,他们像是变成了一尊尊石雕一般,完全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哗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第二条新闻的报道结束后,不少参会人员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满脸〖兴〗奋的表情!

    “我草!太他妈,爽了!!”

    一名记者由于太过jī动,站起身后,不但开口打破了会场鳖异的安静,还直接骂出了脏话。

    那名记者的话似乎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随后一个又一个参会人员跟着站了起来。

    灯光下,他们比吃了伟哥的契科夫大爷还要〖兴〗奋,嘶声怒吼着,表达着内心的jī动心情!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会场宛如清晨的菜市场一般,喊声震天,混乱至极。

    看到这一幕,身为会议主持人的庞云天没有阻止,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陈帆,脸上的震惊于jī动没有丝毫的掩饰。

    显然智商不低的他猜到这一切和陈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是陈帆做的!

    猜到这一点的同时,他内心充满了疑huò:他到底是如怎么到这些的?

    怎么做到的?

    陈帆没有回答。

    庞云天的举动就像是某种引导一般,很快的,台上、台下,一些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陈帆。

    一个,十个,一百个,一千个……

    仿佛只是一瞬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原本喧闹的会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陈帆的身上。

    包括燕庆来。

    灯光下,燕庆来再也无法淡定了,他那藏在眼镜片后的瞳孔瞪得滚圆,满脸呆涩地看着陈帆。

    难……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望着陈帆那张平静的脸庞,燕庆来哆嗦着身子,在心中问着自己。

    不可能!

    这他妈的绝对不可能!

    他不可能让〖日〗本人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

    燕庆来的内心在咆哮,可是仅有的一丝理智却告诉他,他那是在做白日梦。

    余光看到燕庆来的情绪bō动,陈帆扭过头,微笑着看了燕庆来一眼。

    就一眼。

    很短暂。

    短暂的一瞥,仿佛在告诉燕庆来:炽,真是不好意思,〖日〗本人不争气-…”

    仿佛读懂了陈帆眸子中的意思一般,燕庆来只觉得内心那份骄傲直接被陈帆一脚跺成了粉碎!

    灯光下,他的面sè惨白如纸,像是羊癫疯犯了一般,身子不受控制地鼻抖了起来!

    “杨哥,以看起来不高兴呢,赶快弄一下。”

    陈帆挪开目光,微笑着对杨远说。

    听到陈帆的话,杨远的表情变得极为古怪,却不敢怠慢,试图将画面切换到电脑桌面,以便于陈帆打开报告材料,做报告。

    “听!”

    与此同时,其他参会人员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燕庆来。

    身为燕家的掌权者,燕庆来站在了共和国权力金字塔的顶端。

    这样的身份,令得他无时无刻都在受人关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然而此时此刻,再次被当成焦点的他,仿佛不再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上位者,而是一个小丑“噗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认为自己被当成小丑围观的燕庆来,直接栽倒在了〖主〗席台上。

    他,第一次惨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