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72章【神榜之争,一战求未来!】三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72章【神榜之争,一战求未来!】三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当黑暗笼罩整个神州大地的时候,万里之外的伦敦却刚到中午。

    中午时分,城市上空看不到阳光,天空中洒落着小雨,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能见度极低,给人一种雾mééng的感觉,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味道。

    对于伦敦本地人而言,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天气,而对于游客而言,这样的天气实在糟糕透顶了!

    糟糕的天气完全打乱了他们的旅行计划,让他们的心情一下从阳春三月变成了寒冬腊月。

    心情不好的不光是游客,有着英国金融教父美名的老爱德华也是如此。

    因为接到助理的汇报,家族有一笔不小的生意要谈,外加得知陈帆要前往大连,老爱德华拒绝了东海市委市政龘府那些官员的挽留,直接乘坐专机返回伦敦。

    和以往一样,当老爱德华的专机抵达后,克纳尔家族的保镖已经等候多时。

    老爱德华下机后,直接钻进了他那辆劳斯莱斯银幽,前往克纳尔家族城堡。

    让老爱德华没有想到的是,他抵达城堡后,被强行带到了克鲁的别墅里,软禁了起来!

    “父亲,您考虑好了吗?”

    别墅里的书房里,克鲁叼着一支雪茄,微笑着对老爱德华道。

    “克鲁,我是绝对不会将族长的位置交给你的!”面对克鲁的逼宫,老爱德华气得脸sè泛白,浑身颤抖。

    “父亲,其实……我也是为了您好。您老了,身子不中用了,不适合再继续折腾了,否则折腾出病来划不着。”克鲁一脸bō澜不惊,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把权力和位置让出来吧,交给我,我会让克纳尔家族的荣耀永远保持下去!”

    “不要做梦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老爱德华双眼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克鲁,根本不妥协。

    “父亲。”眼看老爱德华痴mí不悟,克鲁掐灭雪茄,摊开乎,道:“说实话,我很不情愿和你彻底闹僵。”

    老爱德华一脸冷漠,没有吭声,似乎在他看来,只要他不同意交权,克鲁也元可奈何。

    “或许在您看来,只要您不松口,这个族长的位置我抢不走。”克鲁似乎看穿了老爱德华的心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语气也冷了下来:“其实肼我只是希望您配合一下,同时也给您留一些脸面,而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您真的坚持到底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这个当儿手的不给你面子了!”

    “呼肼啊少面对克鲁赤luǒluǒ的威胁,老爱德华差点没气晕过去,他伸出乎指着克鲁,破口大骂道:“混蛋!你这个混蛋!”

    “父亲!”克鲁冷着脸,沉声打断老爱德华的话:“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族长的位置您交还是不交?”

    “我就是死,也不会将族长的位置交给你!!”老爱德华捂着xiōng口,满脸苍白地骂道,态度极为坚决。

    “呵呵……呵呵呵啊心看到老爱德华一脸坚决的表情,克鲁笑了起来,笑得异常yīn森:“父亲,我也不瞒您,如今,整个家族所有核心成员之中,除了您和黛芙之外,其他人全部都选择拥护我,您觉得您反对还有意义吗?”

    愕然听到克鲁这么一说,老爱德华不禁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作为一个上百年的家族,克纳尔家族有着极其森严的家规。

    克纳尔家族每一次更换族长的时候,都会召开家族会议,所有核心成员参加。

    在会议之中,上任家族族长可以指定接班人,然后由那些核心成员投票选举,如果票数不过半的话,即便是族长指定的人选也无法成为下一任族长,而是要从其他几个族长继承人选之中继续投票选举,票数最多的将获得族长的资格!

    这也就是说,族长指定的人选有优先被选举权只要被族长指定的人选票数不过半,其他继承人选才有被选举的资格!

    而在克纳尔家族的历史之中,每一任族长对家族的掌控20度很大,族长的话基本代表了家族的旨意。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过去一百多年里,克纳尔家族从来没有出现过篡权的情况,基本上族长指定的人成为下一任族长。

    如今,克鲁很明确地告诉老爱德华,所有核心成员都拥护克鲁,这怎能不让老爱德华吃惊?

    如果真是克鲁所说的这样的话,那么克鲁成为新一任家族族长等于板上钉钉了!

    “不可能!”吃惊之余,老爱德华疯狂地摇着脑袋:“他们不可能全部拥护你!”

    “父亲,我知道,您心里认为您的那些嫡系不会拥护我。”克鲁冷笑一声,用一种胜利者独有的口wěn说道:“我也不瞒您,在您前往中国这几天里,我动用了一些小手段,您的嫡系有一半从人间蒸发了,还有一半很聪明地选择了背叛您。”

    老爱德华瞪圆眼睛。

    “哦,不对,还有一个人没有,嗯,是黛芙那个孩子。”说到这里,克鲁再一次笑了。

    他lù出了胜利者独有的笑容!

    “你这个混蛋!你会成为克纳尔家族的罪人,你会让克纳尔家族陨落的!!”面对一脸自信笑容的克鲁,理智告诉老爱德华,克鲁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大声哀嚎了起来。

    “罪人?”克鲁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真正会成为罪人的是你!”

    “你胡说!!”

    老爱德华彻底怒了,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一般扑向克鲁。

    下一刻。

    不等老爱德华迈出脚步,便被两名克纳尔家族保镖抓住,重新摁在了椅子上。

    “我承认,在你担任克纳尔家族族长的这些年里,让家族的势力再一次扩张。可风……你做了一件事情,那件事情足以断送整个家族,也足以让你成为家族的罪人!”眼看老爱德华被摁在了椅子上,克鲁的语气彻底冷了下来。

    “什么事??”

    老爱德华满脸怒意地盯着克鲁,就像一头发狂的狮子。

    “你不应该把家族的命运寄托在那个中国人身上一一你认为他可以给家族带来巨大的利益,可是硼在我看来,他能给家族带来的只是灾难!”克鲁一字一句道。

    “你放层!”

    老爱德华知道克鲁说的是陈帆,顿时气得骂出了脏话。

    因为……老爱德华一直觉得陈帆能够成为他的别女婿,是他这辈子最荣幸的事情,也是整个克纳尔家族的福气!

    而如今,克鲁却说,他会因为陈帆断送整个家族,成为家族的罪人,这怎能让他不生气?

    “嘿!用不了多久,那个中国人就要死了,你认为一个死去的人可以给家族带来多大的利益??”克鲁冷呤地问。

    死?

    屠夫要死了?!

    听到克鲁这么一说,老爱德华先是一怔,随后猜到了什么,气急败坏地骂道:“克鲁,你这个白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屠夫要死的消息,但是我希望你动动你那比猪猡还蠢的脑子想一想,屠夫怎么可能死??”

    “他已经被宣判了死刑,毫无悬念!”

    克鲁用一种看向白痴的目光看着爱德华。

    “你……你……六少老爱德华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随后他强行逼迫自已冷静了下来,他已经看出克鲁是得知陈帆要死的消息,才敢发动篡权的。

    冷静下来后,老爱德华直指问题关键:“克鲁,屠夫是绝对不可能死的,他的实力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另外,我想提醒你,他很在乎黛芙。如果让他知道,你要强行抢走黛芙的家族继承人身份,后果你很清楚。”

    “哈哈!你在用那个将死的中国人威胁我?好吧,我不想和你争论那个混蛋会不会死这个问题了,那样会让我觉得在浪费时间!”克鲁似乎失去了耐心:“我也不瞒你,我没有强行夺权,是看中了你手中的关系网一一如果你执意不打算交权的话,那么我只好给你送终了!”

    话音落下,克鲁的眸子里,杀机乍现。

    感受到克鲁眸子的杀意,老爱德华知道,克鲁是真的会杀他!

    “父亲,我记得你的心脏不好。”克鲁不再掩饰自己的杀意:“现在医学发达,可以治好你的心脏病,同样也可以让你的心脏病突发。”

    话音落下,克鲁踏前一步,死死地盯着老爱德华,那感觉仿佛老爱德华敢拒绝的话,他就会直接送老爱德华上西天。

    而老爱德华六死,他便是克纳尔家族新一任族长,唯一的损失便是老爱德华手中的庞大关系网未必会落在他手中。

    “给我三天时间。”

    老爱德华沉默良久,缓缓开口,试图拖延时间。

    “嘿!我知道,你期待着那个东方男人救你!”克鲁沉默片刻,冷笑道:“既然你对他如此有信心,那么我不妨给你三天时间一一我会亲眼欣赏你绝望的那一刻!”

    话音落下,克鲁不等老爱德华废话,挥了挥手,道:“把他带下去,交给狄西!”

    狄西,幽灵之王!

    听到克鲁的话,老爱德华瞬间明白了一个事实:克鲁勾结了黑暗幽灵!

    就在老爱德华明白达一点的时候,两名克纳尔家族的保镖二话不说,直接将老爱德华架了起来。

    对此,老爱德华没有反抗,他知道反抗是徒劳的。

    如同克鲁所说,如今的他,将价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陈帆身上!

    而此时的陈帆,已经从黛芙那里得知了克鲁篡权的事情。

    纳兰家族古宅,黛芙所住的二层小楼里。

    “亲爱的,对不起……”

    黛芙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陈帆后,满脸歉意的表情。

    “傻女人。”不等黛芙把话说完,陈帆便一把将黛芙搂入了怀中:“我知道,你内心深处并不想告诉我这个消息,你想让我在这里住一晚。可是……你担心你爷爷的安危,担心你的家族会因此而陨落!”

    黛芙紧咬着嘴chún,眼圈泛红,满脸歉意和内疚。

    陈帆的话道出了她的心声。

    对她而言,做出这个决定实在太难……太难了毗之前接到电话后,她考虑了半个小时,最终选择将克纳尔家族的变故告诉了陈帆。

    “傻女人,你是我的郁金香,一朵只为我绽放的郁金香。守护郁金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陈帆笑着抚mō了一下黛芙的脑袋,柔声道:“而且……就算你的家族没有发生变故,我也会去欧洲,现在只是提前走而已。放心,一切麻烦都会解决的。”

    没有回答,大智若妖,内心坚强的黛芙泪流满面。

    陈帆伸出手,轻轻地、慢慢地擦去了黛芙脸上的泪水,没再说什么,而是对着黛芙lù出一个自信而干净的笑脸。

    随后,他大步离开。

    走得异常坚决!

    望着陈机离去的背影,黛芙张开嘴,试图叫住陈帆,最终还没有喊出声。

    十分钟后。

    当陈帆走进纳兰香香所居住的二层小楼,走进纳兰香香的房间时,纳兰香香已经躺到了áng上。

    “你们看,这些画画得好吗?”

    “告诉妈妈,你们想不想学?”

    “想学,好啊,等你们三四岁的时候,妈妈给你们找最好的美术老师,嗯,还给你们找最好的钢琴老师、舞蹈老师刷灯光下,纳兰香香拿着一本彩画,一边测览,一边喃喃自语地对肚子里的孩子说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陈帆心中隐隐作痛,满脸自责。

    “怎么站在那里?”说着,说着,纳兰香香发现了陈帆,笑道:“医生说,孕fù在怀孕期间多看彩画,可以减少孩子sè盲的几率。”

    耳畔shēn起纳兰香香的话,陈帆没有吭声,他满脸内疚地朝着纳兰香香走了过去。

    “怎么了?”

    察觉到陈帆的异常,纳兰香香先是一怔,随后当陈帆即将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你去处理?”

    陈帆的脚步戛然而止。

    灯光下,他迎上纳兰香香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这边你不用担心。”纳兰香香微笑着看了陈帆一眼,然后抚mō着自已隆起的肚子,道:“爸爸要去忙了,你们快给爸爸再见。”

    看到这一幕,陈帆心中一痛,他没有说什么,而是蹲下身子,抱着纳兰香香的拖肢,如同中午和纳兰香香见面时一样,将脸蛋贴在了纳兰香香的肚子上。

    纳兰香香伸出手,轻轻抚mō着陈帆那坚毅的脸庞:“去吧,我和他们等你,等你回来!”

    “嗯。”

    陈帆用力地点了下头,然后不舍地离开纳兰香香的怀抱,转身离开。

    转身的瞬间,陈帆的身子停顿了一瞬间。

    就一瞬间!

    因为。

    他知道。

    这一战。

    无法避免!!PS:今天就一更了,四千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