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数到齐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数到齐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叔叔阿姨”的敬称,让陆峰,姜武和莫桑桑三人心中感觉极为别扭,尤其是这个女孩子和自己等人相差不了几岁。

    当然了,如果按照中医界的辈分来定,羊鬼医和尚文德是老朋友,算是老兄弟,而陆峰三人比尚文德之矮了一辈,而眼前这个怯生生的杨思月,却别尚文德矮了两辈,叫他们一声叔叔阿姨也说得过去。

    短暂的冷场之后,莫桑桑天使般精致漂亮的脸庞上,lù出苦笑之sè,走过去拉住杨思月的胳膊,用那甜美柔和的声音说道:“杨思月,你别叫我们叔叔阿姨了,咱们年纪都差不多大,而且看样子,你比我还大呢,你就叫我桑桑,叫他陆峰,叫他姜武。”

    杨思月被莫桑桑轻轻抓住,虽然她能够看出莫桑桑的善意,可是根本不懂得怎么和人相处的杨思月,脸上还是lù出一丝不自然,眼神中带着一丝固执,摇头说道:“不行,我爷爷给我说过,中医界的规矩,就是不能乱了辈分,你们是尚爷爷、聂奶奶的徒弟,那就是我的叔叔阿姨,要是我不这样叫你们,我爷爷会生气的。”

    莫桑桑和陆峰三人,实在是被这个固执的有些迂腐的女孩子给打败了,最终还是陆峰笑道:“杨思月,这样好不好?你就听桑桑的话,叫我们的名字,而那辈分的名称,比如叔叔阿姨这几个字,你在心中记着就好了,这样我们听着能不别扭,咱们也能够更好的相处下去。对了,你是来参加迎接国外考察团的吧?我已经听莫叔叔他们说了。”

    杨思月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己叫他们叔叔阿姨,他们会觉得不自在,不过陆峰都这样说了,她犹豫了一下也只好点头同意,说道:“那好吧!陆峰叔……不是,陆峰,姜武,莫桑桑,我是来参加迎接国外考察团的,我爷爷说咱们有五个人,还有一个人呢。”

    莫桑桑笑道:“恩,是五个,还有一个是龙鬼医的徒弟李承焕,他还没有到呢!”

    杨思月微微点头,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那个,莫桑桑,我爷爷让我来的时候,说让我跟着你们住,我赶路弄得身上好脏,我要去哪洗澡换衣服?”

    莫桑桑笑道:“走吧,我先带你去见师父,他老人家已经给你安排好地方了,你和李承焕都会住在师父家里,房间师母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了,你们到来就能够居住。等见完师父,我带你过去。”

    杨思月柔柔点头,感jī的看了莫桑桑一眼小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们。”

    陆峰和姜武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苦笑之sè,干咳一声,陆峰开口说道:“走吧!带杨思月去见师父。”

    很快,四人便来到里面的大厅,此时尚文德正坐在那里和聂馨、莫开三人研究《善水针法》的内容,医馆里有几个病人,也都由那些老中医在治疗。

    “师父师母,爸,杨伯伯的孙女杨思月来了。”莫桑桑笑嘻嘻的第一个走进来,开口三老说道。

    尚文德、聂馨和莫开三人同时抬起头,脸上lù出一丝好奇,视线在第一时间集中在杨思月身上。

    仿佛是从来没有被那么多陌生人看着,而且这个地方还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杨思月清秀的脸庞lù出一丝紧张,小手用力抓住衣角,呼吸都重了几分,恭恭敬敬说道:“尚爷爷好,莫爷爷好,聂奶奶好,聂奶奶,思月又见到您了。”

    聂馨微笑着对杨思月摆了摆手,笑道:“思月,过来让聂奶奶看看,这几年不见,你又长高了,都成大姑娘了。”

    杨思月对于聂馨,倒是有些亲昵,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一些,轻轻伸出手,让聂馨抓着她那仿若无骨的小手。

    众人聊了一会后,主要的话题主要还是围绕着这个容易害羞,而且看上去胆量比较小的杨思月,这姑娘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实在是惹人怜惜,所以大家对她也都颇有好感。

    济阳市火车站附近,一名身穿灰sè长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那浓密的头发微卷,一瞬精光闪烁的眼神四处瞄着,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灰布杆旗,上面写着两行大字:“救苦救难活菩萨,中医名医大神医,而且字体歪歪斜斜的还有一个横批:妙手回春。

    最令人感觉好笑的是,他的肩膀上背着布袋,如果不是他手里的其他东西,别人还以为他的布袋乞丐呢!

    “南来的,北往的,看一看瞧一瞧,传说中的华佗在世,真实版的扁鹊重生,不管是什么病症,保证手到病除,疑难杂症,生死绝症,只要还有一口气的,就能够治好。”八字胡看上去有些驼背,在火车站附近溜达了几圈,发现几名车站保安人员朝着快速赶来,便如同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很快便钻进人群消失了踪影。

    距离火车站一里地外的一个偏僻的小胡同里,八字胡伸手把头上戴着的假发拽下来,当扇子扇了几下,才气喘吁吁的嘀咕道:“这年头,人表面上看着一个个都学精了,可是一个比一个傻,我这出了名的小神医,竟然没人找我看病,真是岂有此理。”

    说完,他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又抬头看了看天sè,随即把手中的东西丢到墙边,麻利的把嘴chún上贴着的八字胡给揭下来,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便手脚麻利的把身上的大褂脱掉,lù出小背心,然后从他肩膀上背着的袋子里,快速抓出几件衣服快速穿着。

    而且,在他一边换衣服的同时,也一边嘀咕着:“看时间差不多了,该去找到集合的地点报到,外国佬挑战我这小神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这次一定让他们光鲜亮丽的来,灰头土脸的走。”

    两分钟后,当一声惊呼女声从小胡同的尽头传来后,一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青年,手里拎着破袋子,逃命似地从小胡同里窜了出来,没有一丝想要回头的一丝,再次钻进人群里。

    此时如果有人看到刚刚他那副中年大叔打扮的尊容,在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绝对想象不到这前后是同一个人。

    此刻看他,哪里还有一丝的驼背迹象,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英俊的脸庞,白晢的皮肤,有神的眼睛,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气质。

    如果这种男生放在学校里,只要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恐怕都会喜欢这种类型。

    下午的时光,可是说是陆峰回来以后最清闲的,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是前来治病的人也少,仿佛是和煦的阳光温暖了所有人的心灵,让病人都变得精神焕发起来。

    姜武手捧着医书,在医馆门外晒着太阳,看着医书,喝着功夫茶,那模样别提有多么惬意,他身旁,陆峰则闭着眼睛,享受着安静的时光,看上去就像是在假寐。没人知道,陆峰此刻的脑海里,则是在推演着《善水针法》中的一个个病例,回忆着每一页每一行每一个字的内容,然后在脑海中不断的钻研,思索,不断的用他学会的所有医学知识为基础,不断攻克着一个个难题,一个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医学病理。

    偶尔,姜武会扭头看一眼陆峰,他有些不明白,一向勤奋好学的陆峰,今天怎么偷懒了,平时的他,可是手都不舍得离开医书,眼睛里都在流动着思考的光芒。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陆峰,毕竟总是处在高度学习的紧张气氛中,对于精神压力会有坏处,他以为陆峰是在放松调节自己精神,所以并没有打扰陆峰,就算是有病人来治病,他也是快速站起,对病人做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把病人带进医馆。

    “嗨,哥两个,听懂的享受生活啊?这小日子过得,看着医书,喝着香茶,享受着日光浴,啧啧,如果再叼着香烟,来瓶二锅头,有两个金发碧眼的洋妞伺候着揉肩敲tuǐ,那可是人生一大极品享受。”一声带着戏谑,带着羡慕,带着幻想的声音,打破医馆门前的静谧,打断姜武和陆峰的状态。

    姜武眉头微皱,刚刚他看书看得太投入了,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走进,转头看了眼缓缓睁开眼睛的陆峰,他心中有些不满,这家伙是谁啊?连休息的陆峰都被他给打扰到了,真是烦人。

    陆峰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流里流气的青年,心中暗暗承认这家伙的卖相tǐng好,那脸上的笑容很和煦,很阳光。

    突然,他眼神中的神sè一阵bō动,鼻子微不可察的吸了两下气息,顿时笑眯眯的从摇椅上站起,开口笑道:“我们也是忙里偷闲罢了,今天来治病的人少,所以有机会能够放松一下。想必你就是龙鬼医隆叔叔的弟子李承焕吧?欢迎你的到来。”

    姜武眉头一扬,看着陆峰疑huò道:“陆峰,你确定他就是李承焕?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李承焕眼神中闪过一道异彩,随即非常阳光的笑道:“没错,我就是李承焕,你是陆峰,那你就是姜武,恩,不错,果然是年少有为,一派大家风范,陆峰,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一眼就猜出是我的?”

    陆峰看了一眼姜武,才笑道:“其实我不是看出来的,是闻出来的,你身上有着常年浸yín中药而残留下来的味道,除非你能够十天半个月不碰中药,否则你身上的味道是不会散去的。当然,这种味道一般人是闻不出来的,只有和你一样浸yín中医一途很长时间的人,才能够轻微的察觉到。再加上我们知道隆叔叔的徒弟李承焕会来和我们合作,接待国外的考察团,所以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你。”

    李承焕哈哈笑道:“不错,不愧是连我师父都经常夸奖的陆峰,真是了不起了啊,凭借着这点蛛丝马迹都能够猜出是我,佩服佩服,尚伯伯,聂伯母和莫叔叔在不在?我找他们报道。”G!。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