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后半部《无相生》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后半部《无相生》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星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耀进房间,因为房间里一直都是黑着的,所以腾馨儿伸手打开房间里的灯光,那亭亭玉立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处。

    陆峰心中微微犹豫,便坐起身子,伸手抓过那一堆用塑料袋装着的衣服,当看到那纯棉四角裤后,陆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浴室的房门方向,随即才在被子里穿好。

    半分钟后,陆峰已经穿好衣服,这时,他才放下心来,穿上拖鞋,大步走向浴室房门。

    “馨儿,你放下吧!我自己会洗的!”陆峰看着腾馨儿蹲在浴盆旁边,衣服就用肥皂水浸泡在浴盆里。看着腾馨儿那羊脂般白嫩的肌肤,那仿佛美玉般洁白的玉手,陆峰心中暗暗苦笑,这哪是一双会洗衣服的手啊?

    腾馨儿转头对着陆峰灿烂一笑,柔声说道:“哪有大男人洗衣服的?你去休息吧!我很快就洗好,一会晒上我就回去休息。”

    陆峰看到腾馨儿此时的模样,张了张嘴,最终把想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不过,他并没有再躺到床上休息,而是从自己带过来的旅行包里,掏出医书慢慢的阅读。

    二十分钟后,腾馨儿用脸盆端着洗好的衣服走出浴室,看到陆峰正认真的看书,腾馨儿开口说道:“衣服我带走了,楼下有全自动洗衣机,这湿漉漉的衣服一会就甩干。明天衣服干了便能穿了。”

    陆峰站起身子,淡淡笑道:“谢谢,麻烦你了!”

    腾馨儿脚步一顿,随即转过身没有吭声,直接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腾馨儿带着陆峰走向腾家饭堂,在很多腾家成员怪异的眼神中,陆峰仿佛旁若无人的吃完早点,正准备告诉腾馨儿,自己准备离开,却看到远处一道朦胧的身影,朝着食堂扑来,几乎是眨眼间,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便来到腾馨儿和陆峰面前。

    “五爷爷!”腾馨儿恭敬的叫道。

    白发老者淡淡点头,视线却看向陆峰,他的声音很冷,仿佛腊月寒流一般:“陆峰,我大哥让你去见他。跟我走吧!”

    陆峰眉头微皱,而腾馨儿则面色一变,脚下不着痕迹的移动半步,挡住陆峰侧前面,绝美的脸庞上带着疑惑之色,看着白发老者开口问道:“五爷爷,我爷爷找陆峰干什么?”

    白发老者淡然摇头,开口说道:“我不知。”

    说完,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头朝着腾家山庄深处那片树林走去。

    “我和你一起去。”腾馨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陆峰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开口说道:“馨儿,你爷爷没有说让你去,你就别跟着了,你等着我便好,放心吧,我不会再冲撞你爷爷。”

    腾馨儿默默摇头,执意说道:“我必须跟着你去,这些年我爷爷完全的沉浸在了修炼当中,性格有些令人难以捉摸,我不放心。走吧,你再不走,就跟不上我五爷爷的速度了。”

    说着,腾馨儿脚步踏出,顷刻间已经出现在七八米之外。

    陆峰不明白腾老爷子突然找他干什么,不过还是闪身快速跟了上去,几分钟后,三人便来到那片小树林的开阔地中。

    “陆峰自己进来,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滕战苍老的声音从那栋屋子里传出,滚滚声浪传递了很远。

    “我……”

    腾馨儿张了张嘴,却被陆峰制止。

    视线看向腾老爷子居住的地方,陆峰随后转头对腾馨儿说道:“你在这里等着吧!”

    说完,他大步走了过去。

    刚刚走进房门,陆峰突然面色一变,他的视线在捕捉到大厅正中盘膝而坐的腾老爷子后,一道黑影突然朝他激射而来。

    陆峰心中一冷,眼神中的寒光一闪而过,随即伸手把那道黑影抓在手中。

    伸手翻看了一眼,顿时,陆峰那双明亮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神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即,那种难以置信的神色便被狂喜所取代。

    因为他看到用手写的三个字“无相生”。

    《无相生》?

    怎么会是《无相生》?

    在韩家山庄,韩家家主临死前告诉他,《无相生》后半部修炼功法在腾家,竟然是真的?

    两分钟后,陆峰快速的翻看着这残破的《无相生》秘籍,他的眼神中惊喜之色越来越浓,因为他看得出,这正是陆家丢失的后半部《无相生》修炼功法。

    盘膝而坐的滕战,那双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陆峰脸上的表情,他冷哼一声,淡淡说道:“这本是前天还没有在我的房间,昨天去韩家回来,我便在屋里发现了这半本秘籍,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陆家丢失的那半本《无相生》功法。”

    陆峰恋恋不舍的从书籍上收回视线,眼神看向腾老爷子,点头说道:“不错,这正是我们陆家丢失的那本部《无相生》功法。腾前辈,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送到腾家来不成?”

    滕战淡然说道:“我在回来后,听说禀报,说韩家一名高手趁着我腾家防守薄弱,昨天晚上偷偷潜伏进我们腾家山庄,而且来到了我这里,不过他在被发现后,便说是来袭杀我的,结果被我们腾家高手给击毙。我回来后,便发现了这本写着《无相生》自己的残破书籍。”

    这时,一道身影快速冲进大厅里,腾馨儿终究是不放心陆峰,不惜违抗了她爷爷的命令,也快速赶了过来。

    当她看清楚陆峰手中的书籍后,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开口问道:“陆峰,你拿的是什么书?”

    陆峰转头看向腾馨儿,开口说道:“我陆家无上功法《无相生》后半部。”

    腾馨儿露出惊讶之色,开口问道:“你怎么找到的?不对啊?这……”

    陆峰看了眼腾老爷子,发现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澜,甚至也没有因为腾馨儿不听从他的命令而恼怒,顿时把刚刚腾老爷子的话说了一遍。

    “爷爷,有人潜伏进咱们腾家的事情,我也得到了汇报,难道真的是有人把这半本《无相生》给送来不成?啊……我明白了,这是韩家的人栽赃陷害。”腾馨儿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快速转头看向陆峰,急促的说道:“我终于明白了,陆峰,在韩家家主临死之前,我想他并不是仅仅只给你一个摄像机吧?他应该还告诉你,你们陆家的后半部《无相生》在我们腾家,是不是?”

    陆峰此时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开口说道:“不错,当初韩家家主临死前,是告诉了我了这句话!”

    腾馨儿脸上充满了愤怒,怒道:“那韩家家主真是阴险至极,甚至在临死的时候,还不忘记要算计我们腾家。这后半部《无相生》一定是他们偷偷摸摸送过来的,就是为了陷害我们腾家,因为以前我们家没有这半步功法典籍。”

    滕战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冷淡的说道:“馨儿猜测的,和我猜测的一样,韩家的栽赃手段可谓是很阴损。行了,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如果这是你们陆家的后半部《无相生》,就赶紧拿着离开。”

    陆峰深深看了滕战一眼,对着这个腾家老爷子,他可是听说过不少的传闻,这老家伙彻彻底底就是一个武痴,对其他事情根本就是漠不关心。

    陆峰原本还怀疑,这《无相生》到底是不是腾家之人偷得,可是看现在腾老爷子那淡漠的神情,甚至那偶然间看到自己手中的《无相生》后,闪过的一道不屑之色,他心中又有些不确定。

    到底韩家家主说的是真的?还是腾家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如果真的是腾家之人偷了这后半部《无相生》,那他又为何直接还给自己?难道他不清楚,自己和他们腾家有这深仇大恨嘛?

    心中种种心思不断翻腾,陆峰深深看了缓缓闭上眼睛的腾老爷子一眼,拿着《无相生》转身大步离开。

    “陆峰,你等等我!”腾馨儿大步跟了出来。

    陆峰没有吭声,他需要静静思考,到底哪一方可信度比较大。

    两人一直并肩走到腾馨儿居住的乳白色别墅院门前,陆峰才停住脚步,转头看着腾馨儿那淡淡的笑容,心中幽幽一叹。

    走过来的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情况,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理出头绪。

    不过,他已经想清楚,不管这件事阴谋的背后是什么,他都没必要去追究了,如今韩家已经被灭,而腾家也把《无相生》还给了自己,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后面的《无相生》功法学到手,然后不断的突破,让自己的修为超越腾家老爷子。

    况且,就算是自己现在知道谁是幕后真凶,知道一切都是腾家干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和找腾家报复,因为自己势单力薄,根本不能够和腾家这个庞然大物博弈,所以现在必须避其锋芒,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馨儿,如今我已经得到下半部《无相生》,而且也看着韩家灭亡,所以我没有理由在呆在腾家了,而且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所以就告辞了!咱们的比武,就先等一等吧,我知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而且我事情还太多,等忙完了,一切放下,到时候咱们再比试一场。”

    陆峰直言不讳的说道,他知道自己比腾馨儿差一些。

    腾馨儿眼神一暗,陆峰的话让她心中隐隐作痛,不过,她还是强颜欢笑说道:“我知道你有你的事情,那你就去吧!你离开我们腾家,那你住哪里?”

    陆峰心中已经想到要去的地方,所以开口说道:“你也知道,安老让我今天晚上去金富豪大酒店找他,为他老人家治疗双腿,所以我会住在金富豪大酒店。”

    突然,陆峰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他在来西宁之前,老大他们告诉了他一件事,就是当初青海大学以前的同学,要在金富豪大酒店参加同学聚会,时间正是今天晚上。

    腾馨儿明白陆峰决定的事情,她没办法改变,所以点头说道:“好的,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尽避给我打电话,我保证一天二十四小时等着你的电话。”

    陆峰一呆,心中暗暗苦笑,腾馨儿说的这话有些露骨了,不过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自己这两天都是住在腾馨儿的别墅里,所以点了点头,大步走进别墅,去取他的旅行包。

    腾馨儿跟在陆峰身后,那双含着深情的眼神,看着陆峰走进去的背影,那模样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如果此时有腾家弟子在这里,如果看到腾馨儿这个模样,恐怕一定会惊讶的蹬掉眼珠子,毕竟平时的腾馨儿,别说露出温柔之色,就算是笑都没有怎么笑过,那冷漠的深情,简直就像是一个冰美人,甚至她的一些冷酷手段,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变色。

    早上一轮红日升起,却在升到三竿高的地方,隐没入了浓浓的云层中,天色,变得阴暗下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