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一卷 前程初展 第七十章 原来又是做梦

功夫神医 第一卷 前程初展 第七十章 原来又是做梦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跟在李荣芳身后走进房子,陆峰心中更加的黯然。这里没有什么家具,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两张单人床,一套组合柜,还有几张板凳。厨房和卫生间简单的装修过,其他地方依旧还是毛坯房。

    李荣芳和王小北的东西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少的可怜,每人几件衣服,放在一个破旧但还算干净的布包中,还有两瓶辣椒酱和几个白面馒头,她准备放进塑料袋中,当做接下来几天的粮食。

    陆峰急忙拦住李荣芳,笑道:“李姐,这些东西就不要拿了,一原大哥给我钱了,这来回的路上吃住,全部由我安排,您放心吧!”

    李荣芳微微一怔,温顺的点了点头,把装进塑料袋中的辣椒酱拿出来,而把馒头拎着手中,说道:“咱们走吧!”

    陆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小北低声说道:“嫂子,不管到了那里看到了什么猜到了什么不要把自己想的告诉小北,我怕对他有影响。”

    陆峰的话让李荣芳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的浓了,连忙点点头。

    陆峰打开了房门,被李荣芳拉着的王小北圆溜溜的大眼睛疑惑的打量着母亲,好奇的问道:“妈妈,咱们现在是去哪里?我听这个叔叔叫爸爸的名字,他是不是带咱们去见爸爸啊?”

    李荣芳紧紧抓住儿子的手,重重点头说道:“是的,这位叔叔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他带咱们就见你的爸爸!”

    “太好了!我终于能够见到爸爸了!我都有半年没有见到他了!叔叔您真好。”

    王小北兴奋的跳了起来,挣开李荣芳的手,跑了两步抓住陆峰的手叫道。

    陆峰摸了摸王小北的额头,笑道:“其实你爸爸也挺想你的,可惜他有些事情不能亲自回来,所以让我接你们过去,走吧!”

    用银行卡里的钱买了回济阳市的机票,令陆峰郁闷的是,要等到凌晨四点半。

    幸好机场有24小时营业肯德基店,陆峰带着王小北美美的吃了一顿肯德基,在里面休息了三个多小时,才等到夜里四点半。

    第一次坐传说中的飞机,本来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王小北,也变得精神抖擞,兴致盎然,一路上问东问西让陆峰哭笑不得,同时心中也有酸楚,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很快就要见到自己父亲了,但却是最后一面……

    终于,在上午九点钟左右,陆峰带着李荣芳和王小北母子返回医馆。

    看着熟悉的大门,陆峰突然眉头一扬,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号码:

    “喂,师父,您没事吧?我带着王一原的妻儿回来了,你们在哪里?”

    电话那端传来尚文德爽朗的笑声,说道:“我没事,你放心吧!现在我们都在我家里呢,你直接带她们过来吧!”

    陆峰笑道:“师父您没事就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挂掉电话,陆峰转头看着李荣芳笑道:“王一原大哥现在在我师父那里,你们跟我过去吧!”

    李荣芳默默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激动。

    陆峰观察力敏锐,视线扫过的瞬间,他从李荣芳紧攥的拳头和胳膊上的一道道暴起的青筋,能够看出她内心的波澜起伏。

    豪华的院落式住宅,尚文德的家中。

    装潢的古色古香的大厅,尚文德挂掉电话,看着满脸激动的王一原,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有些人,只有经历了一些特殊的事情,才能够真正的看出一个人的人品道德。

    徒弟陆峰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并不是告诉自己把人带来了,而是询问自己有没有事情,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但就从这个小细节中,就能够看得出陆峰无意识的情况下,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安危。

    尚文德心中一叹:此生能有如此一徒,足矣。

    “你的老婆孩子小峰已经带过来了,等一会你们就可以相见。”

    王一原眼中爆发出一道惊喜的神彩,重重点了点头。

    “谢谢你们。”

    尚文德摆了摆手,拿了一把刀子一边割绑王一原的绳子一边说道:“你的妻儿马上就要来了,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看到你落魄的样子,我把绳给你隔开了,你可以绑架我,也可以杀了我,我的命在你手上,但是我想你不会这么做的。”

    说完最后一句,绳子被割开了,王一原没有动手,他不是坏人,他更不能做对不起自己恩人的事情。

    “谢谢您,希望有来生我能报答您师徒二位。”

    王一原站起身来,急忙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尚文德,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的笑,问道:“我这模样还行吗?”

    尚文德自然知道王一原的意思,他是想给自己的妻儿一个好印象,尤其是自己儿子,而不是邋遢的样子。

    “差强人意,你想洗个澡吧,然后换件我儿子的衣服。”

    说着尚文德指了指浴室。

    “谢谢。”

    王一原今天说的谢谢比他以往说的都要多,他是粗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表达自己的感谢,只能用最简单的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却浓缩了他内心深处无比的感激。

    很快王一原就洗完澡还上衣服出来了,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精神,询问的看了看尚文德,见尚文德满意的点点头,王一原心中顿时松了口气,随即,走出大厅的房门,来到长长的院落中,翘首以待。

    朝思夜想的人儿,当视线出现那一大一小两个瘦弱的身影,王一原堂堂七尺男儿,已经是泪流满面,彪悍的体格也在微微的颤抖,仿佛在诉说着内心的激荡。

    数十米的距离,李荣芳突然站住脚步,怔怔看着那个扶着门墙,多少个日日夜夜让自己牵肠挂肚不能睡眠的男人,贝齿再次咬破红唇,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打湿衣襟,滴落脚下。

    爱情,并不只是轰轰烈烈的激情。

    爱情,是牵肠挂肚的思念,担忧。

    爱情,就是月老的为相爱的两人牵上的红绳,即使远隔千山万水,心,依旧在红绳上寄托心灵的挂念和担忧。

    陆峰心中难受,明白这是这对夫妻最后的一次见面。

    轻轻拍了拍李荣芳的肩膀,陆峰轻声说道:“去吧!他在等你们。”

    李荣芳僵硬的身躯微微一颤,艰难的收回视线,感激的看了陆峰一眼,随即拉着儿子的手,坚定的朝着自己的男人走去。

    “爸爸!”

    王小北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挣脱妈妈的手,却没有朝着王一原跑去,而是带着半信半疑的眼神,狠狠在自己手臂上扭了一下,那种感觉让他一愣,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又在妈妈胳膊上扭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疑惑的问道:“妈妈,你感觉到痛了吗?”

    李荣芳转头看向儿子,看着他那满脸疑惑的脸庞,柔声说道:“妈妈不痛。”

    王小北看了眼前方站着的那个酷似爸爸的男人,满脸沮丧的低下头,喃喃道:“原来又是做梦,妈妈,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啊?”

    陆峰心头一颤,李荣芳微微一呆,就连那个快速跑来的王一原,在距离妻儿不足六七米的地方,也骤然僵止住身体,脸上凄然之色闪过,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如同洪峰般涌出。

    孩子的话,最是天真无邪。

    孩子的心,能够想什么说什么。

    孩子不会隐藏情绪,他那失落中喃喃自语的一句话,却比一句“爸爸我想你!”还要令人震撼。

    陆峰鼻子一酸,眼圈慢慢泛红,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王一原抬头看着妻子痛哭流涕的模样,看着儿子失落中带着疑惑之色看来的眼神,再也忍不住朝着她们母子二人扑去,那双坚强的臂膀狠狠把妻儿搂在怀中,只是他的肩膀微微的颤抖,再也不像以前那么锵锵有力。泪如雨下中,王一原喃喃的声音嘶哑,在妻子和儿子耳畔回荡:“儿子,你不是做梦,真的是爸爸,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不好,对不起……”

    陆峰感觉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这一幕让他心如刀割。

    默默走到尚文德家的大门内,身子轻轻靠着墙壁,眼中闪烁着朦胧的泪花。

    他,突然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了父母粗糙的大手和两鬓的白发。

    而行千里母担忧,自己已经离家好几个寒暑,母亲,父亲,一定非常的挂念自己,期盼着儿子的归来。

    陆峰能够想象得到,母亲那微微驼背的瘦弱身影,会经常的站在家门前那棵老槐树下,遥望着通往市区的那条小路……

    妈,爸,你们等着,很快,很快儿子就会有出息,很快就能够回家,回家看望你们二老!

    一道微弱的影子,挡住了阳光的照耀。

    尚文德满脸的温色,苍老的身躯慢慢蹲下,那双枯瘦的手掌轻轻拍了拍陆峰的肩膀,没有过多的话语,但是无声的安慰和关怀,让陆峰的心突然间满是暖意。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