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材地宝?!

功夫神医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材地宝?!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十分抱歉,更新晚了,对不起大家!

    *********************

    这一夜,陆峰喝醉了,陆振海同样喝醉了,两人其实都能够用内气把酒水给逼出来,但是他们都没有这么做,有时候在幸福的天堂里,享受着醉酒的感觉,也是活着的一种乐趣。

    如果在平时,看到丈夫和儿子一杯一杯的喝着白酒,陈萍早就大声怒斥了,可是这一晚,她虽然嘴上说着让他们父子少喝点,但是却伸手亲自给他们把酒倒上。

    深夜一点钟,陈萍看着醉倒的丈夫和儿子,满足的笑容里,蠕动着嘴唇喃喃自语道:“如果今天有儿媳妇在场就更完美了!再过几年,小孙子小孙女在身边跑来跑去嬉闹着,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死,我也满足了!”

    大年初一,是小山村最为热闹的一年,每家每户的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妇,都会走出家门,成群结队给村子里的老人长辈磕头拜年。

    陆峰和父亲陆振海,虽然昨天夜里就喝个酩酊大醉,但是早上六点钟,就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醒来,而此时,陈萍却早已经烧好一锅热水,把昨天包好的饺子端到厨房,看着丈夫和儿子相继走出房间,陈萍笑道:“儿子,赶紧的刷牙洗脸,马上饺子就要下锅了,你把鞭炮准备好,等会放一盘鞭炮。”

    陆峰痛快的答应一声,再次钻进屋里拿洗漱用具。

    年年有余,岁岁平安。

    整整一上午溜达着拜年,直到中午吃了午饭,陆峰才松了口气。

    昨天晚上,他给师父打过电话拜年后,又给一些对自己很好的长辈打了电话拜年,比如漠北针王莫开,比如王语梦的爷爷王老爷子,还有呼和浩特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贾明春等等,一直到最后,他才给王语梦在电话里亲亲我我了好久。

    当然了,同样被莫桑桑打了电话,知道莫桑桑在自己离开的这两个月,可是赚了不少银子。

    “小峰,下午你有什么事情吗?”一边收拾着碗筷,陈萍一边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陆峰笑道:“没啊!我准备到山上溜达一圈呢!这两天都没有怎么活动,身子骨感觉都要生锈了!妈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萍笑道:“我没啥事,就是想给你说说明天去你姥姥家的事情,你应该有时间吧?”

    陆峰犹豫了一下,才默默点了点头。

    其实他挺不愿意去姥姥家的,不,准确来说是不愿意去二舅家里。

    陆峰有两个舅,大舅和大舅妈在常年在外地打工,有时候过年也不回来一趟,只是每年都固定的给姥姥老爷寄钱回来。而二舅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没主心骨,更是气管炎,他那个老婆是有了名的事多妹,吝啬抠门,而且总想着占便宜。

    当初陆峰考上大学,他父母到处借钱给陆峰凑学费,甚至在外地的大舅听说陆峰考上了好大学,都给寄回来两千块,可是二舅二舅妈,在陆峰母亲陈萍张口下,愣是没有借出来一分钱。

    当然了,这还不是陆峰不想去的主要理由,陆峰之所以不想去,完全是因为二舅妈那张嘴,简直锋利的像个刀子,有事没事闲聊中,都能狠狠的刺你几下。

    想到二舅妈那说三道四,背地里捣鼓人的丑陋嘴脸,陆峰心中有些郁闷,伸手从兜里掏出一颗烟,正要点燃抽两口,却突然发现,自己自从回到家里以来,以前戒掉的烟瘾,好像又一点点的恢复了啊!

    不行,这个坏习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陆峰心中打定主意要戒烟,随即伸手把一包香烟丢在桌子上,快步离开家门。

    自从跟随着父亲练习《幻相生》的武学招式,陆峰几乎每天都会到深山之中来,不过,那都是在深夜时分才会来到这里,而今天,他一个人踏着白茫茫的雪地,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沿着蜿蜒的盲肠小道,朝着深山里奔去。

    都说山路十八弯,这一点都不假,经过半个小时的深入,陆峰终于赶到平时练习《幻相生》招式的地方。

    由于一路上,他并没有使用内气,仅仅是靠着自身体魄跑到这里,所以站在空地上后,他身上已经是热腾腾的!

    身形稳如泰山,内气接天通地。

    虽然凛冽刺骨的寒风,吹得让人感觉如同刀割般难受,但是浑身热气腾腾的陆峰,还是豪气的把上衣脱掉,任由寒风侵蚀,在一大片空地上,开始练习《无相生》的武学招式。

    精妙的招式,玄奥充满诡异,千变万化不离其宗,时而腾空而起,时而踏雪纷飞,最后感受着体内澎湃内气的波涛汹涌的涌动,他更是从这个山头飞跃奔腾到另一个山头,练到兴奋之处,他还会忍不住仰天长啸,甚至在这深山老林中,还引起了无数声恶狼猛虎的相互呼应。

    汗水如同汇聚的小溪,顺着脊梁流下,就如同刚刚蒸了桑拿一般,冒着热烟。

    一百零八式打完,陆峰对于《幻相生》的理解再进一步,心中那股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他充满喜悦。站在山头俯览眼前的山野世界,白茫茫的一片煞是好看。

    突然,他的目光为之一凝,眼神怔怔看向两百米之外的一处半山腰处。

    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蟒蛇,浑身墨绿色花斑在围绕着一点翠绿色慢慢蠕动,那猩红的蛇信子吞吐着,给人看上去有种狰狞恐怖的感觉。

    奇怪了,这大蟒蛇不是在冬天会冬眠吗?

    怎么这寒冷的冬天,而且在白雪皑皑的深山里,会有一只大蟒蛇?

    陆峰被眼前这奇异的一幕给勾起了兴致,内气快速运转在全身每一条经脉之中,那股澎湃的力量和飘飘欲仙的轻盈感油然而生。不过,他并不想惊动这只大蟒蛇,所以轻盈的身姿小心翼翼的穿梭在山林之中,慢慢朝着那只大蟒蛇移去。

    距离,在一点点拉近,终于,陆峰看清楚大蟒蛇围着的那一点翠绿色,令他感觉到奇怪的是,那竟然是一棵小草,青翠欲滴的几片绿叶,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显得是那么的生机勃勃。

    这是什么草?

    它怎么能够在寒冬腊月里生长的如此有生机?还有这只大蟒蛇,为何它竟然围着一棵草蠕动?难道这棵草对它有很大的诱惑力吗?

    随着距离的靠近,就在陆峰距离大蟒蛇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的时候,突然一股奇异的清香味,从大蟒蛇所在的位置飘来,一霎那,陆峰感觉精神一震,一股清爽无比的感觉让他的大脑异常的清醒。

    天材地宝?

    一瞬间,陆峰给那棵小草下了个定义。

    因为在闻到这股飘荡在空中的清香的时刻,他便明白过来,这股香味绝对不会是大蟒蛇身上的,可是在这里,除了那只大蟒蛇,就剩下那棵奇异的小草了!

    那到底是什么草?

    或者它是什么药材?

    陆峰疑惑的同时怦然心动。

    他曾经在医书上看过百草图,更是研究过无数种草药,甚至一些稀见得草药图样,师父那里的医书上夜都有,可是这一棵小草,陆峰确定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甚至在医书上的图片中,也没有提及这种小草是为何物。

    眼神泛着寒光,陆峰心中犹豫着,自己是不是从这蟒蛇空中把那棵小草给抢下了。他从来没有和大蟒蛇搏斗过,并不清楚大蟒蛇的战斗力如何,他唯一一次和野兽搏斗,就是前不久和父亲并肩作战,把一群野狼给赶走。

    很明显,那棵小草不是凡物,可是虎口里夺食,危险是必然的!

    怎么办?

    拼不拼?

    拼,或许能够得到这棵奇异的小草,如果不拼,恐怕会错失一次得到天材地宝的机会。

    一番沉思过后,陆峰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机会是老天给的,如果不拼一下,自己恐怕以后会后悔。

    想到这里,他摸了摸身上,却发现没有任何的武器,徒手击败这条大蟒蛇,恐怕不可能,看那一层泛着寒光的蛇鳞,陆峰就知道这条成年大蟒蛇不好对付。

    突然,他的眼睛微微一亮,视线从周围的大树上一扫而过,随即一抹冷笑从嘴角闪过。

    毫无声息的按照原路返回,一直离开两里地,陆峰才纵身翻飞到一棵大树上,千钧之力轻易的把一根小腿粗的树杈从树上折断,而且从折断的那一端看上去,呈尖锐形状。

    随即,他把上面的小树叉折去,快速的做成一个长约两米的长矛,才带着雷霆之势朝着大蟒蛇所在的位置扑去,想要偷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自己刚刚距离大蟒蛇只有二十多米,但是那二十多米的距离之间,完全是一片空白地带,没有任何的树木可以掩护。到时候只要自己踏出一步,恐怕就能够被大蟒蛇察觉到。

    如同纵腾在山岳之间的猎豹猛虎,速度快若流星,简直是踏着皑皑白雪在飘飞,几乎只用了两分钟,陆峰已经赶到大蟒蛇所在的位置,用另一只空手在地上捡起一块头颅大的石头,陆峰俯冲中狠狠照着大蟒蛇的头部砸去。

    砰!

    一声如同铁马金戈撞击的沉闷声响,打破这里的平静,大蟒蛇高昂的头颅,一霎那被砸在地上,从它的头颅上,猩红散发着恶臭的鲜血流了出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