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二百四十章 治疗雷横

功夫神医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二百四十章 治疗雷横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静的医院特护病房,这是医院做高级的病房,房间内的装饰设施几乎和宾馆酒店里的布置场景差不多。

    此时的房门外,陆峰的视线从王语梦,李赢和于凯身上扫过,开口说道:“这是第一次的治疗,应该所需的时间比较长,你们都在外面等着,记住,一定不能让其他人进入病房。虽然刚刚已经和医院方面的领导打过招呼,但是以防万一,你们还是要看着!”

    于凯最先点头,开口说道:“明白了!”

    “我跟你一起进去,应该能够帮上忙!”莫桑桑开口说道。

    陆峰微微点头,他和莫桑桑做搭档很长一段时间了,两个人之间的配合还算是默契。

    而站在陆峰身旁的雷横的母亲,满眼希夷的看着陆峰,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开口说道:“陆峰,您可一定要尽力,小横……小横他就全靠你了!”

    陆峰含笑点头,说道:“伯母您就放心吧,我一定倾尽全力,我们跑酷团还需要雷横呢!”

    说完,他用手拍了拍雷横的母亲的手背,随即对着王语梦点了点头,两人快速走进病房。

    此时的病房里,雷横心中同样是满含激动,视线看着陆峰和莫桑桑走进来,他的嘴巴蠕动了几下,想要说的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陆峰明白雷横的心思,此时的雷横应该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自己恐怕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可以想象他心中的情绪起伏是何等的剧烈。

    前期的准备工作很好做,陆峰把雷横的裤子脱掉后,他身上除了上衣,就剩下一个大四角裤,绑在石膏上的纱布解开,并且把石膏拿下来,看着血迹斑斑的这条大腿,虽然之前擦拭过,但是并没有清理的太过干净。

    对于接骨,莫桑桑也会,不过莫桑桑是跟随着他父亲学的,而实习的地方就是正规的医院里。不过在接骨方面,她和陆峰比起来,就略显不足了,因为陆峰不但有内气的帮助,而且还是在按摩推拿馆实习,曾经为很多的人按摩推拿,对于身体的骨骼结构,肌肉筋脉和人体穴位等等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所以在接骨方面更能够得心应手。

    那套师父尚文德刚刚送给他的银针,陆峰示意莫桑桑让她从药箱里拿出来。

    经过三分钟的推拿按摩,舒筋活血,陆峰抬头看向雷横,开口说道:“或许在刚刚开始的时候,会非常的疼痛,你一定要忍住。如果实在受不了,就叫出来。”

    雷横眼神坚定的点头,认真说道:“放心吧!我一定能够忍住!”

    雷横的伤势很重,如果没有内气,陆峰同样会诊断为无法治愈,毕竟是骨骼粉碎,甚至一些碎裂的骨头渣子已经刺进了肌肉之内!如果想要治疗的话,就必须用内气包裹住那些碎裂的骨头,然后让他们移位到原本的位置,然后经过内气的滋养,让它们慢慢的修复如初。

    而治疗恢复程度上,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血气是否充足?

    而雷横的体魄非常的强健,而且他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其血气非常的充足,这对于治疗非常的有益。

    一切准备情况妥当,陆峰认真的从莫桑桑手中接过银针,出手快若闪电,在拿出一根后,几乎是刹那间便刺进骨骼断裂的伤势周围一个穴位处,而且在同一时刻,内气快速灌入银针之内,在银针的尖端刺进穴位后,内气透过银针直接以螺旋式冲击到穴位之内。

    原本雷横的这条腿,还处于般麻木僵硬状态,甚至力道也不太能使上,但是这一刻,当内气冲刺进穴位之内后,雷横的这条腿猛然一震,如果不是莫桑桑提前得到陆峰的叮嘱,及时按住雷横的这条腿,恐怕此时雷横的这条腿已经翘起来了!

    如同针扎似地疼痛,让雷横的面部表情一阵扭曲,不过这股疼痛过的非常快,仅仅维持了三四秒钟,剧烈的疼痛便快速消失,一股说不出味道的感觉,让雷横面色变得非常怪异!

    陆峰没有理会雷横的表情反应,也没有在乎他的心里活动,对于这开始的疼痛,陆峰坚信雷横能够忍得住,毕竟雷横的性格就有坚强和刚毅存在。

    《太医针密》中的治疗方式,一阵刺多穴,内气顺着狭窄的腿部经脉,慢慢的流动推进,那些堵塞在他腿部经脉之内的灰色物质,在内气经过之后,被慢慢的排除。

    在施针的过程中,陆峰做的很仔细,一针也最多刺激三个穴位,其小心翼翼,可以说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时间慢慢流逝,足足半个小时,陆峰几乎把雷横的这条腿一小半的经脉都给打通,梳理。更是用内气通过经脉壁,慢慢流入他的腿部肌肉之内,慢慢的滋养着受创的肌肉和一条条毛细血管以及韧带等等。

    终于,当陆峰长吁了一口气后,把所有的银针都给拔下来,眼神中流露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放松,反而此时比刚刚更加的谨慎起来。

    “桑桑,药箱里夹层里有一条毛巾,帮我拿出来擦擦汗!”陆峰视线从雷横这条腿上不断的扫视,内气依旧在手指的控制中流动在肌肉之内,甚至在这一刻,薄弱的内气几乎覆盖了一大半的伤势处。

    莫桑桑快速的点头,她和陆峰合作了太多次,知道每次陆峰全神贯注的治疗,只要时间一长,那么就会流出大量的汗水,精神力消耗的也非常快,所以她快速从药箱夹层里面拿出毛巾,轻轻的给陆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很仔细,也很轻柔。随后,她才从衣服兜里拿出一瓶盐水,盐水含盐量很低,只有淡淡的咸味。

    “先听一下,和一点水补充一下水分!”莫桑桑开口说道。

    陆峰伸手接过,虽然他的精神力几乎还都在雷横的这条腿上,但是快速的把一小瓶淡盐水给喝掉,还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静静等待了三分钟,等到内气几乎遍布整条腿所有伤势上后,他才再次动手,六根银针闪电般被他快速拔出,依次刺入断腿周围,封死住血气的流通,以防在挪动骨头的时候,引起大腿内部出血。

    很快,陆峰伸手按在伤势的最中心,抬头看了看雷横抽着冷气,一双眼睛因为疼痛而瞪得滚圆的时候,转头对莫桑桑说道:“给雷横一条毛巾,让他咬住!”

    雷横快速说道:“不用,我这里有枕巾,咬住就行了!陆峰你就放手治疗吧,只要死不了,我保证自己也不会昏迷!”

    陆峰没有多说废话,快速控制着内气,朝着一块碎裂的骨头,按照原本的位置控制着它移动过去。

    ******************************************************

    病房门外,雷横的母亲满眼的担忧,紧张的表情几乎让她坐立不安!

    王语梦陪着雷横的母亲身边,伸手挽住她的胳膊轻声的安慰道:“伯母,您就别担心了,陆峰的医术很好,接骨术更是很厉害,曾经我的腿摔断了,都是他帮我接好的!雷横的伤势一定会被他给治好的!”

    雷横的母亲默默点了点头,感激的看了一眼王语梦,开口说道:“语梦,你真是一个好姑娘,陆峰更是一个好人,你们真不愧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小横这次就要全靠陆峰了,他那条腿,恐怕以后会影响他一声的命运。”

    王语梦沉默,连于凯和李赢也转头朝着病房房门看过去。

    雷横的母亲说的不错,今天的这场治疗,恐怕是影响雷横一生的治疗,如果能够治疗好,那么从今以后,雷横就能够和正常一样,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快了幸福的度过一生,如果治疗失败,那么他恐怕会一辈子郁郁寡欢,一辈子承受着痛苦的折磨。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此时距离陆峰给雷横治疗,也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对于这种治疗,就像是做手术一般,李赢和于凯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对于中医接骨有所了解的王语梦,却开始紧张起来,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接骨会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时间越长,证明病人的情况越糟糕,而难度也越大,同样,身为主治医师的陆峰,所消耗的内气和精神力,也会愈加恐怖。

    她在担心,担心陆峰能不能坚持到治疗结束!

    “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名身穿一身名牌西服的中年人,虎背熊腰,体格健硕的朝着这个病床跑来,在他身后,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汉,快步跟着跑了过来。

    “小梅,怎么样了?小横他的情况怎么样了?快带我进去看看他!”虎背熊腰的中年眼中满是紧张之色,快速开口说道。

    雷横的母亲面子变得格外凄苦,甚至眼神中还有一丝的恨意,一把甩开虎背熊腰的中年人,怒气冲冲的叫道:“你来干什么?小横是我的儿子,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宾,你滚!我的儿子我自会照顾,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

    于凯和李赢两人面色一冷,这个突然赶来的中年大汉,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因此,两人同时挡在病房门前。陆峰嘱咐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入病房,省的打扰到他的治疗,此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都不行!

    王语梦也上前一步,看着中年大汉开口说道:“你好!我们是雷横的朋友,现在雷横正在接受治疗,能不能治好现在非常的重要,绝对不能够受到任何的打扰,如果你是为了雷横好,就老老实实的等在这里。否则的话就请你们立即离开!”

    中年大汉虎眸一瞪,看着王语梦怒道:“你们骗谁呢?这里是病房,不是抢救室!少用话骗我!雷横也是我的儿子,我有权力在他受伤后看一看他的情况!都给我滚开,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赢猛然踏出一步,冷哼道:“队长说过,如果你们想要打扰病房内的治疗,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如果真是你说的,雷横是你的儿子,就请你在这里等待,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伯母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劝你们还是到一旁协调一下。”

    中年大汉眉头皱的更深,面色不善的看着李赢,随后转头看向雷横的母亲,眼神微微一暖,快速问道:“小梅,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在病房里面治疗病情?如果有什么情况,那不是要去治疗室嘛?”

    说完,他没有留给雷横的母亲说话的时间,快速说道:“小梅你别着急,这次我来,就是得知小横的伤势,然后带着小横离开,我在来之前已经联络了国外最著名的骨骼医生,立即就把小横送到国外去,我给你保证,一定会把小横的腿给治疗好!”

    雷横的母亲没有说话,眼中的恨意也少了很多,不过,她眼神中的倔强,还是没有少一分,带着恼怒之色说道:“姓雷的,我告诉你,雷横是我的儿子,他是不是残废,都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你还有点人情味,就赶紧的离开这里,我说过,我儿子也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宾……”

    “小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不能放下呢?再怎么说,小横身体里也是流淌着我的血液,如果你要是真的恨我,恐怕也不会让他再跟着我姓雷了吧?”雷横的父亲苦涩的说道。

    “滚……”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