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为师筹办婚礼

功夫神医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为师筹办婚礼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短短两个多小时,中医界几乎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几乎都收到了虎鬼医尚文德和兔鬼医聂馨五天后大婚的消息,这仿佛一枚重磅炸弹,在中医界爆炸,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几乎整个中医中医们都沸腾了,甚至全国各路有名望的大人物,也纷纷得到了消息,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济阳市!

    而且,更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

    如意草出世!

    还有很多人记得,前不久在神农架山脚下药材大会上假如意草的拍卖,那简直是一场疯狂金钱厮杀,虽然是最后竞价的有一个是托,但是虎鬼医尚文德,可是愿意花费两百多亿,买那一株如意草啊!

    沸腾了!

    整个中医界沸腾了!

    甚至全国各个等级高的人际脉络圈子,也全部都沸腾了,两名鬼医结合,他们都知道这预示着什么,这预示着中医界要发生大事了,这预示着他们有机会和鬼医攀上关系了!

    五月初四,济阳市已经涌动着淡淡的暖意,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幸福的滋味也在济阳市上空荡漾。已经成为全国瞩目的这座现代化城市,中午十二点整,两辆车一前一后驶下高速路口,汇聚于车流之中。

    而在济阳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皇朝大酒店大门外,王语梦眼神中带着急切之色,不断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上的时间。

    在她身后,四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眼神中闪烁着寒光,谨慎的看着周围的情况,仿佛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察觉。

    而在五人周围,还有不少身穿便装的保镖,隐藏在人群中,守护着王语梦的安全。

    终于,在王语梦着急的等待中,陆峰的红色宝马X6越野车出现在她的视野中,眼神里带着激动之色,王语梦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两辆车在自己眼前停下。

    在陆峰临回来之前,给王语梦打了电话,把这几天的事情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并且吩咐她找济阳市最好的婚庆公司,以及五月初八那一天的婚礼举行场地。

    “陆峰!”王语梦看着陆峰走下车,快步迎了上去。

    陆峰快速的抱住王语梦,一个拥抱后便立即松开,随即牵着她的手给师父尚文德和师母聂馨打开车门,陆峰才笑道:“师父,师母的住处语梦已经安排好了,就在皇朝大酒店,而且这两天也联系过皇朝大酒店的总经理,五月八号的婚礼也定在这里举行!”

    尚文德和聂馨两人依次从陆峰驾驶的宝马车中走出,看到王语梦,聂馨眼神中流露着一丝的疑惑,莫桑桑她见到过,在她的印象中,莫桑桑精致漂亮到极点的模样,是她这辈子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然而她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又看到一个,甚至这个女孩子的美,简直美得令人窒息。

    轻轻转过头,聂馨疑惑的看着尚文德问道:“文德,这位是?”

    尚文德呵呵一笑,伸手指了指陆峰和王语梦牵在一起的手,笑道:“你没有看到啊,他们两个牵着手呢!小馨,她是陆峰的女朋友王语梦,也是我一个多年老友的孙女。”

    王语梦嘴角含着笑意,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如盛开的鲜花,甜甜叫道:“师母好,您叫我语梦就好了,师父他老人家都是这么叫我的!”

    聂馨心中恍然,脸上浮现出笑容,满眼慈爱的点头笑道:“恩恩,语梦,呵呵,真没有想到,小峰竟然有一个漂亮的如同仙女一般的女朋友,他可真是好福气!”

    聂馨没有看到,甚至尚文德和陆峰也没有看到,站在几人身后的莫桑桑,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几分痛苦,甚至在快速用牙齿咬了下下唇后,双拳一瞬间紧紧攥起,然后默默把眼神转移到另一旁。

    唯一发现莫桑桑异状的姜武,心中幽幽一叹,突然间他感觉莫桑桑真是可怜,一个长相如此的女孩子,本应该是一个快乐的天使,但是却因为爱情而变得郁郁寡欢,甚至心中恐怕也是痛苦莫名吧!

    被师母夸奖,王语梦满心的欢喜,这两天她公司的事情,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其它的全部都交给了三位经理,而她则亲自操办陆峰交代给她的事情。

    不过,令她感觉到诧异的是,自己的师母也太年轻了点吧?这模样看上去,怎么看都像是只有三十岁多点的样子。当初陆峰在电话里告诉她,她还不太相信,毕竟六七十岁得老人,怎么可能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多点的模样,这世界上总不能还有永保青春的灵丹妙药吧?

    但是此刻她信了,心中虽然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她心中更是流露着一丝的欢喜,师母能够留住青春容颜,那她一定有什么办法,等到师父师母大婚之后,自己在养颜方面可要和师母取取经!

    相对于王语梦心中的诧异,此时的聂馨同样心中带着好奇,视线从王语梦身后的四名黑色西服的保镖身上扫过,而且修炼内气的她感觉非常敏锐,周围混在人群中看似漫不经心的一些人,也都在有意无意的注视着这里,恐怕那些彪形大汉,也是眼前这个美丽女孩子的保镖吧?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怎么身边会有那么多的保镖??

    这阵势恐怕连济阳市市委书记都达不到吧?

    王语梦不知道这位师母心中的想法,带着甜甜的笑容开口说道:“师母,住处都安排好了,咱们进去吧!”

    聂馨轻轻点头,带着笑容和尚文德一起走进皇朝大酒店。

    ***********************************************************

    随后的几天,陆峰和王语梦,姜武,以及莫桑桑四人简直是忙得天昏地暗,甚至王语梦通过各种关系和手段,把皇朝大酒店的所有客人,都给请了出去,整个皇朝大酒店都被她给包了下来。因为按照师父和师母商量的结果,婚礼要按照东方古典婚礼的仪式举办,所以邀请的济阳市最好的婚庆公司总策划人带着她的团队,已经开始忙碌。

    而在这几天里,各路受到邀请提前赶到的宾客,也都被安排在了皇朝大酒店。

    五天的时间转眼即逝,五月初八,尚文德和聂馨大婚的日子,王语梦临时从保安公司抽来的四十多人,在整个大酒店周围警戒,以防有人捣乱,而且从公司公关部挑选了十几人,安排整个婚礼的流程。

    可以说,对于尚文德和聂馨的婚礼,已经被四人安排的井井有条。

    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陆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跟在师父尚文德身后迎接着四方来客,此时尚文德的豪华复式住宅,已经被重新装扮过,而且彩旗飘飘,彩带飞舞,大红灯笼高高挂,屋里屋外全部给打扫的干干净净,各类新家具也摆放妥当,大红喜字贴的到处都是,整个住宅都充斥着喜气洋洋的样子。

    中医界其他十名鬼医,已经有九名提前赶到,唯一还没有来的就是蛇鬼医。

    站在院门外迎接着四方来客,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打电话通知,没有发出去请帖,但是也纷纷赶来。从早上六点钟到八点,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陆峰可算是见识了师父的人脉,外面巷子里的车辆已经没地方放了,而周围几处广场都停满了各种豪车,甚至因为这场婚礼前来参加的人太多,甚至市公安厅的警察们,也换上了便装,帮助保安人员一同维持治安!

    而此时,最为震惊的并不是陆峰,而是负责收礼金的几名负责人。

    那鲜红的礼单上,他们看到了全国五百强中百分之六七十的集团名字,还有每个集团名字后面大老板的名字,而这些集团,仿佛是提前统一好了意见似地,每个人的礼金几乎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而九名已经拿了礼金的鬼医,则每人一千万。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几名负责收礼金的负责人,惊骇的发现他们收的礼金,加起来的总和绝对不会少于十亿!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这样的状况在开国以来应该也是第一场吧??

    就在即将到达十二点的时候,一身风尘仆仆的蛇鬼医,终于背着一个袋子赶来。

    尚文德和陆峰两人眼神中带着古怪之色,看着蛇鬼医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尚文德开口问道:“老蛇,你这是怎么回事?”

    蛇鬼医气喘吁吁的在两人面前停下,从怀里摸出一块精致的怀表,看了看时间才尝尝吁了口气,苦笑道:“幸好赶在十二点之前到了,唉,我这可是一言难尽啊!一棵千年以上年份的野人参,可把我给害苦了,我这也是刚刚从山里出来呢!千年年份的野人参没找到,倒是找到一些品种不错的草药!唉……”

    尚文德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古怪,和陆峰相视一笑,随即才哈哈大笑道:“你这老小子,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啊!行了,等会让小峰赶紧的带你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衣服,至于千年年份以上的野人参,等我的婚礼完毕,我会交给你的!”

    蛇鬼医一怔,疑惑道:“尚老哥,你说什么?你交给我?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说没有吗?”

    尚文德哈哈大笑:“怎么当时是没有,难道我现在就不能有吗?不过咱们先说好了,千年年份以上的野人参是小峰这孩子从泰山深处找到的,你要是想要的话,我也不送给你,你反正是有钱人,直接掏钱买!”

    蛇鬼医苍老的面孔露出大喜之色,那满脸皱纹一瞬间舒展开来,笑的是那么灿烂。

    “好好好,我买,多少钱都行,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小峰,你小子可真是我的福星,太好了,我这些日子为了找这千年年份以上的野人参,就差点自己一个人去闯荡神农架深处了!”

    陆峰轻笑道:“呵呵,这证明蛇前辈运气好,钱财就算了,算我送给蛇……”

    “小峰……”尚文德眉头一皱,开口打断了陆峰的话。

    陆峰微微一怔,随即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他的眼神中流露着不解之色,不明白师父为何不让自己把野人参送给蛇鬼医,按照蛇鬼医和师父的交情,别说是一颗野人参,如果蛇鬼医真是十万火急的需要,恐怕连那如意草,师父恐怕都会送给蛇鬼医啊??

    蛇鬼医哪里看不懂尚文德的意思,视线停顿在陆峰微微疑惑的脸上,蛇鬼医伸手拍了拍陆峰的肩膀笑道:“小子,看来你果然还是嫩点啊!别感觉疑惑了,你师父让我买你的,那只是花点钱,钱财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如果你送给我,我可就欠你一份人情了,对我们来说,你说是欠一份人情重要?还是一些金钱重要?”

    一瞬间陆峰恍然大悟,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摸了摸鼻子没有吭声,不过他再次看向师父表情的眼神,则带着一丝的敬佩!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