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间地狱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间地狱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锦龙县城那巨大的橄榄绿军用帐篷里,当听完士兵的报告,得知陆峰又一次成功逃跑后,古云城那张愤怒的脸庞几乎让人看到便心生恐惧,两只眼睛里喷着愤怒的火焰,那高档茶杯也被摔得七零八碎,茶水和茶叶溅的到处都是。

    那名负责派人看管陆峰的上校军官,唯唯诺诺低着头,脚步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他的心中,此时也充满了无奈,谁能够想到,那个叫陆峰的青年简直是太邪门了,本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够说发烧就发烧?

    他到底是怎么伪装的?

    而且在押送他到县医院的途中,军用车里可是有三名持枪战士啊!为何陆峰能够在驾驶室里的士兵都发现不了的情况下,把三名战士全部给打晕??

    要知道,他可是详细的找那三名被弄醒的士兵了解过,更是得知他们当时所坐的位置,和那个叫陆峰的青年有着近两米的距离啊!

    手无寸铁,瞬间把三名战士给击晕,在得知这个情况后,这名上校终于明白,之前驻守在山区里的那个连长,并不是夸大其词,陆峰,那个神奇的小子,真的有这种逆天的本事。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立即去布置人手,一定要把每一道封锁线都给严密的把手,绝对不能让陆峰再次进入灾区,他身上的病情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万一他真的染上了那种病,所带来的后果绝对是你们二人都承担不起的。”古云城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把脸上的怒气也慢慢收敛,看着胆战心惊站在自己面前的军官,才沉声喝道。

    那名上校如蒙大赦,顿时连连点头,转身快速冲出军用帐篷。

    重重喘了几口大气,古云城默默坐回椅子上,看着被自己摔得粉碎的茶杯,眼中闪过一丝心疼,随即才掏出香烟点燃一颗,一边抽一边默默思考着,怎么再往上汇报。

    这个陆峰,真是能给自己添乱。而上级的命令,更是让自己无奈。

    **************************************************************

    身在封锁线外面的陆峰,眼神快速的扫视着前方的防守,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那便是来一次声东击西,然后从上空飞驰过去。

    他知道,自己这一进一出,弄得这群军队很没面子,恐怕此时那个师长在气得暴跳如雷吧?这一次,如果再像进去的话,恐怕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对方一定会严谨防守,不让自己再进入。

    固然,直接从天上飞过去,也是能够轻松过去,但是毕竟自己在上空,没有任何的遮挡物,自己很轻易便会暴露。而且此时的天色,已经有些微凉,万一被看到,那些士兵真的敢拿着机枪对自己扫射。

    明白自己不能再等了,所以快速辨认了一个方向,陆峰快速的朝着那个地方扑去。

    围聚成一圈的人们,正在焦急的讨论着,他们都有亲属在灾区,如今进不去,他们可谓是担心的要命,突然间,一阵喧哗从不远处传来,顿时,这群足足有二三十人的人群,全部站起身子,转头朝着吵闹喧哗的声源看去。

    “你们凭什么拦着我?我要进去?我的家人都在里面呢,赶紧的给我滚开,要是我家人出了一丁点的事情,我都和你们没完。”一名中年大汉怒喝道,同时也挣扎着身体,想要冲过去。

    “谁都不能进入,请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一名军官模样的中年人,满脸冷漠的喝道。

    “凭什么?是我们的家人在里面,而不是你的家人,你当然不着急。放我进去,快放我进去。”这名大汉怒喝道。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后,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顿时嚎啕大汉,那胖嘟嘟的身躯同样朝着前方冲去,同时嘴里还大声哭叫着:“我也要进去,我的家人也都在里面,都在里面啊!我的孩子,我的父母,我的丈夫,他们可都在里面的,让我进去,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啊!你们别拦着我……”

    “对,我们要进去,死也要和家人死在一起,死也要和老婆孩子死在一起。”一名五六十岁的老人家,狠狠地挥动了一下胳膊,也朝着那些封锁的士兵冲了过去。

    远处,陆峰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心中暗暗赞美,钱财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三千块钱,每人一千块,便有三名乐意效劳闹事的冲上去。

    在老者挥动着他那皱巴巴的拳头冲上去后,陆峰身形一动,心中感觉是时候了,顿时也大步朝着那本奔去,同时口中还大呼小叫着:“是啊,让我们进去,你们有什么权利阻止什么回家?让开让开,让我们进去。”

    陆峰这一吆喝,不远处的二三十人仿佛被触动了内心的焦虑,此时也顾不上很多,有人带头,人类的天性便在这一刻爆发,几乎没有再犹豫,二三十人快速朝着事发地点风风火火的跑去。

    “我们要进去,我们要和家人在一起,放我们进去。”

    “是啊!你们有什么权利阻挡我们回家?我们谁犯法了?都让开!!”

    “让开……”

    “……”

    人群沸腾,而陆峰刚刚凑上去,便带着阴谋得逞的笑意,不着痕迹的悄悄后退。

    那名带领着士兵阻止人群暴动的长官,眉头深深皱起,突然,他的眼神一缩,一瞬间便捕捉到陆峰的身影,刹那间,他心中便明白过来,一定是这个逃跑的家伙煽动人群闹事的,不过,眼睁睁的看着陆峰身形朝着后面溜走,他想要挤出去都有些困难,顿时怒喝道:“都给我住嘴,军部有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否则当做异国间谍,格杀勿论。”

    “不行,你们这是土匪行径,我们必须进去。”在金钱的驱使下,拿到一千块的那名胖嘟嘟的妇女,行动非常的彪悍,愣是朝前挤出好几步,才被几名战士给拽住。

    在周围,可不单单只有原本的那二三十人,其他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的人,同样有不少,看到闹腾,几乎所有人都奔了过来,希望能够趁着骚乱进入封锁区。

    一分钟里,这里便聚集了近百人,骚动进一步扩大化。

    而参与封锁的士兵,周围也快速被调来上百人,努力的制止着人群的暴乱冲撞。

    已经快速闪到远处公路旁大树后的陆峰,身形如同一道朦胧的欢迎,在黎明到来的最后黑暗中,快速冲过路边沟渠,眼神敏锐的扫视四周了,快速往远处飞奔近百米,他的身形快速腾空而起,就在半空中,看着远处骚动处那些士兵的调动,快速分析着哪个方位的士兵人数最少。

    十几秒钟后,他心中便已经有了结果,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必须抓住黎明前这最后的黑暗掩护机会,朝着县城里面窜飞过去。

    一路有惊无险,陆峰一边敏锐的观察着下方士兵稀少的地方,一边快速朝着自己所在的村子飞去,他需要打听清楚,这种怪病到底是从哪个村子传出来的,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找到病源,才能够找到病毒样本,在师父他们来之前做好准备。

    当然,他也会动手尝试着治疗一下得了这种怪病的患者,如果能治好最好,实在不行也只能够等待着师父尚文德他们到来。

    快速来到镇上,陆峰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落下,就这样潜伏在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看着前方的水泥路上,十几辆军用汽车呼啸而来,陆峰眼神敏锐,一瞬间便看清楚这些军用汽车上,运的几乎都是用麻袋装的粮食,因为其中一个大麻袋上,上面用用大大的黑色碳素笔写着“大米”的字样。

    令陆峰惊奇的是,他在来到这里后,发现不管是汽车驾驶室里的士兵,还是进行军事封锁的士兵,身上全部都穿着隔离服,甚至头上还都带着头盔。

    “看来这种传染性怪病,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否则这些战士绝对不会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微微思考一番,陆峰快速消失在蜿蜒的小巷之中。

    就如同一直幽灵,陆峰眼观留了人听八方,快速穿过镇区,朝着前方四五里地外的一个村子飞奔而去。他记得,那个村子应该叫金相村,也是昨天自己回到家里后,母亲告诉自己,那个传染病最为严重,而且死亡人数也最多的村子。

    二十分钟后,才天已经大亮的时候,陆峰成功的突破了围住金相村的封锁线,进入金相村村东的那片茂密树林之中。

    二三十名军师,人人带着无奈和愤怒之色,快速追赶在陆峰身后,其中那名年岁最高,级别最高,大约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军官,对着陆峰大声吼叫道:“你给我站住,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金相村,难道你想找死吗?赶紧给我退回来,要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陆峰对于身后的士兵根本不予理会,被把守的密不透风的金相村,如果想要闯进去而不被发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也是快速打晕了两名防守的战士,才从着防守角落的缝隙中窜了进来。

    脚步速度更加的快,陆峰身形不断隐现在一棵棵大树后面,几乎三四分钟后,他身后已经看不到那些追赶的士兵,不知道他们是没有再追上来,还是他们速度跟不上自己,总之对于后面的情况,陆峰已经不在意了。

    在没有进入村子的时候,他的视线中,已经发现村子边缘,一具浑身布满尸斑的死尸。根据陆峰的观察,便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人死了最少得有一个星期以上了。

    身体内的内劲破体而出,在他的控制中,内劲仿佛在身体体表外形成一个防护罩,把他和周围的空气隔开,而且,除了天地灵气之外,其他废气和有毒气体,都会被隔离。

    即使那种传染性怪病的病毒想要通过空气传播途径侵蚀他,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内劲防护气体会自动的隔绝。

    快速检查了一番这具死尸,陆峰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解之色,因为他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病症,甚至在他的印象中,重来没有见过,好像是中毒,但又不完全像,病人身体已经有了轻微的腐烂,令陆峰古怪的是,他发现这个死者竟然没有一根头发。

    观察了几分钟,陆峰不再停留,快速朝着村子赶去。

    以前,陆峰在电视剧中看到过人间地狱的情景,但那只是在电视上看到,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自然体会不到什么叫做恐怖,什么叫做凄惨。

    而此时,就在他踏进村子中间那条朝西的笔直道路后,他终于明白了人间地狱是何等的惨状,道路两旁,一具具死尸东倒西歪,甚至没有谁清理一下,有的尸体已经腐烂,有的明显刚刚断气不久,满地的尸体,简直刺痛了陆峰的眼睛。

    这一刻,陆峰的心在颤抖。

    他的视线里,一位年轻母亲,手里紧紧抱着两个孩子,就这样靠在门旁死去,陆峰看着那一男一女明显是龙凤胎的孩子,他们年纪大约在两三岁左右,那小脸蛋上此时布满了痛苦之色。

    陆峰的心不在静,心在深深的被眼前情景刺痛,痛的不能呼吸,痛的鼻子发酸,眼泪都差点破体而出。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