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悟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悟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沉闷的天空下,老太太的内心却仿佛是晴朗的,即使本村死亡了太多太多朝夕相处的村民,也没有任何的阴影遮掩住她内心的光明。

    满眼慈祥的看着陆峰,老人平静的眼神中最终闪过一丝的担心之色,她担心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年纪轻轻的陆峰。

    陆峰微微一笑,仿佛是受到这位老人的感染,他对着老人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准备前往村东那片树林里,寻找那个叫李大权的尸体,如果火化,那恐怕真的就不好查了,而没有火化,只要病谤在这个李大权身上,那么就有希望能够找到病源。

    突然,陆峰身子一停,微微思索一番后,眼神中还是带着一丝不忍之色,面带着一丝的犹豫,陆峰开口说道:“老大娘,要不我带着您离开村子吧?咱们即使现在没办法冲出去,那到村东的树林里,那里的空气也算是比较好一点,这样起码被传染的几率小很多。”

    老太太默默摇头,眼神平静的说道:“孩子,你就去忙你的吧,我能明白你冒险进到这里的原因,所以大娘真心的希望你能够救其他人,我还是呆在家里吧,像我这么大的年纪,生死不必再看重,生生死死其实就是那回事。想死不想死总归会死,人念无法抗拒天意,一切顺其自然,放宽胸怀,坦然面对就是喽。”

    老太太说的很玄妙,但是陆峰听懂了,这一刻,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打扮的土里土气的老太太,竟然会有着如此的心怀,如此的感悟,她对人生简直洞悉的太过透彻。

    而且,在老太太说完后,她并没有再给陆峰说话,而是慢慢的从摇椅上站起,走到敞开的堂屋大门内,就这样在冰冷的地面上,观音像前盘膝而坐,缓缓闭上眼睛,默默的诵起了大悲咒。

    心中对于老人的选择颇感无奈的陆峰,正准备离开,突然他的眼睛猛然一缩,一道难以置信的光芒骤然间浮现在他的眼神中,甚至是浮现在他的脸上,他的心中。

    就在这一刻,陆峰惊骇的发现,在老人诵经的这一刻,她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很玄妙的气息,这股气息类似于自己使用的内劲外放,一层莹莹的光芒浮现在老人身体表面,而就是这层普通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莹莹光芒,隔绝了周围一切气息,甚至,就算是天地间漂离着病菌,也无法的传染到老太太身上。

    神奇!

    实在是太神奇了!

    也就是这种情景,让陆峰终于明白为何村子里死了几乎三分之二的人,而老人为何都平安无事了,也终于明白,为何老人的身体比那年轻的小伙子都要健康了,刚刚还没有察觉到,在老人默默念诵大悲咒的时候,她身上不但只有玄妙的气息出现,陆峰还能够敏锐的察觉到,老人身上那一丝丝的灵气波动,甚至还有周围天地间的灵气慢慢朝着老人的身体汇聚的情况。

    恐怕,经过常年累月的诵读大悲咒,老人不断的修炼着自己的内气,让心变得波澜不惊,变得清静无为,这就是一种灵魂上的升华,一种另类的修炼吧!而且,陆峰还知道一个道理,这念大悲咒,从多念到少,从一念到无念,整体过程的修炼,内气结果的循环,也就是说,这一念之间,就能够感受到体内的气机,能够修炼到某种境界。

    陆峰修炼的《无相生》,其实应该也是朝着这个方面进步,这可就是《无相生》修炼突破内气的过程,老人现在已经到了一念的状态,所以在缓缓闭上眼睛默念大悲咒的时候,自身气机就会澎湃而出,自身自卫系统就能够强大的杜绝一切的病因。

    陆峰不知道这个老太太,最终能够修炼到什么地步,她这种修炼,修炼的是灵魂,是心灵。甚至这种修炼,是在老人他自己都不知道得情况下,可以说,这样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修炼,甚至能够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以念修心。

    曾经,有这么一句话盛为流传:肉身修行成菩萨。

    陆峰不知道这个老人能不能做到这一步,但是此时此刻,他真是在见证神奇,见证那飘渺虚无的天道仙佛玄机。

    恭恭敬敬对着老人的背影,和老人面前的观音像拜了拜,随后陆峰转身大步离开院子。

    老人有她的人生,她现在能够做到了无欲无求,能够做到了不畏惧生死,能够时时刻刻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可是,他不行,他此时此刻心系黎民百姓,必须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陆峰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挽救更多的人,他不求死后上天堂,只求此生过的无怨无悔,最终在临死的那一刻,没有什么遗憾。

    不过,陆峰在准备朝村东林地赶去之前,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冲了进去,因为这户人家,正是那第一个得了怪病死亡的李大权的家。在从进去后,陆峰快速的进入敞开了大门的房屋,发现李大权的家里,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活人,一口棺材摆在堂屋的正中央,而在棺材两旁,一名青年和一名中年妇女,此时已经气绝身亡。

    猛然间掀开棺材,陆峰看了看棺材里,竟然是两个身体已经开始溃烂的孩子,心中强忍着那股难受滋味,随即转身朝着村东树林奔去。

    “喂喂喂,我说你怎么还有力气跑步啊?听一下,你好像不是我们村子里的人啊?怎么来的?什么时候来的?”

    一名看上去挺精神的青年,皮肤黝黑,眼睛里炯炯有神,他,正是之前大声吆喝着,让村民去取粮食的年轻人,好像叫牛子。

    陆峰停住脚步,转头看着牛子露出一丝笑容,随即,他神色一动,闪身来到牛子身边,伸手抓住牛子的手腕,同时沉声说道:“不要动,我是中医,我给你把脉检查一下身体健康情况,看看你有没有染上那种传染病。”

    牛子仿佛不相信似地,伸手猛地抽了抽,递给陆峰一个你忽悠哥的表情,开口说道:“陆峰,你就别胡乱的费心思了,如果有可能,你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那群当兵得牲口把整个村子都给封锁了,他娘的,想逃出去都做不到。”

    陆峰微微一怔,带着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整个叫牛子的年轻人,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子?咱们认识?”

    牛子咧嘴一笑,开口说道:“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嘿嘿,咱们以前可是一个学校里的学生,要不是因为我们班有个丫头偷偷摸摸喜欢你,这件事情我知道,否则我也就不认识你了。而且,巧的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二大爷生病了,我听说你们村子来了个小神医,所以就带着我二大爷去看病,当初还是你给治疗的!”

    说到这里,牛子微微暂停了下,随即眼神中的痛苦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变得满眼麻木,仿佛对于不断有亲朋好友死去,是真的麻木了。伸手掏了掏衣服兜,发现衣服兜里什么都没有了,他苦笑着甩了甩头,开口说道:“陆峰,不是哥们看不起你,因为咱们这里,县城里的专家大夫,都来了三个,那三个大夫真是好人,只可惜好人不长命,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可惜刚刚进来,这村子就被军队封锁了,所以他们也没有能够再出去,现在已经有两位男医生死去,还有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医生,现在就躺在我隔壁二叔家,看她现在那情况,恐怕也活不过几天了。”

    陆峰今天见到了太多的生死,所以心中也有些麻木,听到牛子说的话,看到他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陆峰心中幽幽一叹,随即开口说道:“你放心吧!我并没有把握治好这种传染病,但是我可以替你检查下身体健康情况,看看你有没有被传染这种怪病。”

    牛子微微一怔,随即抽回去的胳膊又递了回来,在死亡的面前,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的胆怯,即使见多了一条条生命的死亡。

    陆峰快速给牛子检查一番,眉头微微皱起,因为通过把脉,陆峰发现牛子的脉象并不算稳定,而且他好像有种中毒的迹象,只不过,这种迹象并不明显。

    陆峰幽幽一天,心中已经确定,恐怕牛子也已经被传染了,只是被传染上的时间比较短罢了。

    “怎么样?难道我也被传染了?”牛子看到陆峰的表情,就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露出特殊的表情,眼神中仅仅是闪过一道痛苦和不甘,最终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灿烂的笑脸,开口说道:“陆峰,没事的,话说人固有一死,有的死了轻于鸿毛,有的死了重于泰山,我这些天帮了很多人,在村子里吆喝了很多遍,甚至那个还没死的女医生,都是我伺候的,没事,就算死,也得有那几斤重,值了。”

    陆峰看着牛子灿烂的笑脸,只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默默转过头去,强忍着不让眼眶里溢出的泪水涌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把这种悲痛难受的心情收起,才转过头开口说道:“牛子……你是叫牛子吧!我听之前那个老人是这么叫你的。”

    牛子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我叫刘大牛,不过村子里的人,都喜欢叫我牛子。”

    陆峰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牛子,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忙,如今我冒死闯过军队的封锁,来到这金相村,就是听说这里才是那种怪病发生的第一个地方,而且刚刚我打听到,第一个死亡的人好像就是叫李大权的,你能不能带我去李大权的坟墓处,我必须找到他的尸体,彻底的检查一下,看看这种病症最终的病源,是不是来自他身上。”

    牛子面色一变,随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如今知道自己已经染上了那种怪病,他心中反而轻松起来,最起码不用每天都胆战心惊、提心吊胆的活着。

    牛子是那种非常能够坦然面对生活的人,即使是知道了死亡,他也有着非常了不起的勇气。

    “我带你去,就在村东那片树林里,东北角角落,当初掩埋他的时候我不在,后来从外面回来后,我还去他坟头上给烧了纸钱呢!”牛子开口说道。

    陆峰脸上一喜,有牛子的带路,自己就不用像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找了。

    十几分钟后,两人快速来到一个坟头前,这坟头很简单,只是埋得时候鼓起了一个土包,连一块石碑都没有。

    “这个就是?”陆峰问道。

    牛子说道:“不错,就是这个了,我记得很清楚,李四叔当初死后,我来烧纸钱,就是来这里的。”

    陆峰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咱们一起动手吧,把李大权的尸体给挖出来好好检查一下,如果能够找到这种病症的病源,那么等到我师父回来,他们就能够快速的研制出解药,到时候就能够彻底把这种怪病傍解决了!”

    “你师父?”牛子微微一愣。

    陆峰点头笑道:“不错,我师父和师母他们,以及现如今中医界最厉害的一些人,他们最迟晚上应该就能够赶到,所以咱们必须快点动手。”

    牛子眼神中仿佛看到了一丝的生机,因为陆峰说的,是中医界最厉害的一些人,那么他们的医术一定非常的高超,而研制出来解药的时间,应该很快很快。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