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四十章 试药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四十章 试药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陆峰,听到请回答,陆峰,我是古云城,听到请回答。”无线通讯器中传来古云城略带威严的声音。

    陆峰眼神中流lù出一丝好奇,这还是他佩带无线通讯器以来,第一次古云城主动联系他,这让他不禁产生了一丝好奇,随即,他的手指按在一个按钮上面,开口说道:“古师长,我是陆峰,已经听到了,您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陆峰,你稍等一下,是你师父找你!”古云城说完这一句话,便没了声音。

    很快,无线通讯器中传来另一道苍老的声音,陆峰一听便能够听出来,这是师父说的话:“小峰,是我,你之前送回来的蜈蚣和植物,我们已经研究过了,传染源来自那种蜈蚣,它身体内有剧毒,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在这种蜈蚣的背部,有很多黑sè隆起的颗粒,而且还有两道细微的线条连接到它的口腔中,它背部的黑sè颗粒,便是它的毒腺,也就是它储存毒素的地方。这种病毒毒素,其实是一种变种病菌,变异xìng很强,目前很难控制。”

    陆峰微微点头,师父他们果然是医学专家,竟然这么快便分析出病源在黑sè蜈蚣身上,这让陆峰心中一阵jī动。

    有突破,便是好事,如今这和时间赛跑的时刻,能够早一点,多一些了解这种病毒毒素,那么就能够早一点制造出解药。

    “师父,我知道了,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陆峰恭敬的问道。

    无线通讯器里,再次传来尚文德的声音:“我没有其他事情了,就是让你小心点这种毒蜈蚣,它体内蕴含的毒素非常可怕,千万不要被这种蜈蚣给咬……”

    尚文德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突然间想起自己这个徒弟,有内劲护体,那剧毒蜈蚣恐怕没有本事要种陆峰:“算了,我没有其他事情了,如果你那里没有什么发现,就赶紧的回来吧,正好也能够跟在我身边给我做助手。”

    “好的,师父我知道了!”陆峰虽然不知道师父刚刚为何说了一半便不说了,但是他能够感受得到师父对自己的关心。

    结束了通话,陆峰松开无线通讯器上的按钮,随后又挂在自己的腰部。

    “果然是这些剧毒蜈蚣,看来自己之前推理的应该是正确的。”陆峰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感受着体内的病毒毒素越来越多,而自己的身体则越来越虚弱,他不惊反喜。

    接下来的时间,陆峰便不断的在这些剧毒蜈蚣生存的地方,寻找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植物,辨认有没有能够当做药材的东西。

    夜晚,陆峰会把各种花草植物分类放好,等到白天的时候,便把这些东西带到金相村张晓曼居住的地方去,用一种种花草植物熬成汁液,他亲自不断喝下试验。

    五天后,陆峰把带回来的花草植物熬成的汁液喝下两口后,眼神中依旧闪烁着失望的神情,因为他的感知告诉他,这些花草植物都不是解药,熬出来的汁液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怎么样?还是不行吗?”张晓曼神情比较紧张,如果不是陆峰在之前用内劲逼毒一次,恐怕现在陆峰就已经病发死亡了。

    她这辈子,就崇拜过两个人,第一个是她的父亲,而第二个人便是陆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不是她整天和陆峰在一起,她真的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那么疯狂,为了救人不断让自己被传染那种死亡率极高的怪病,那苦的跟黄连似地药汁,他都会大口大口的咽下,不管有多少难喝,他都不会少喝一口。

    张晓曼心中甚至觉得,这个蹲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如果头上有一个光圈,那么他不是天使就是佛祖,他的善良能够和菩萨媲美,他比任何人都要坚强,要勇敢。

    甚至在此时此刻,张晓曼竟然有种极度不想看到陆峰失望的心情。

    “还是不行吗?”张晓曼想要开口安慰陆峰,可是话到嘴边,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比自己年轻还小的年轻人,需要自己的安慰吗??

    陆峰脸上lù出苦笑之sè,开口说道:“还是不行。看来只能继续寻找了,不过今天我不会再到山里去了,抽个时间帮你把体内的毒素在逼出去一些,仅仅靠着药物压制,效果不算太好。”

    张晓曼心中一暖,看着陆峰的眼神更加的柔和,轻轻点了点头,她的心中甚至已经是充满了欢愉。在陆峰离开的这些天,每个夜里她都感觉到孤独恐惧,只有第二天睁开眼睛,感受到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才能够让她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现在,她竟然惊奇的发现,自己非常怀念陆峰在这里的那几个夜晚,最起码,有人气在,她不至于感觉那么的孤独和寂寞,不会感觉自己正在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谢谢。”

    张晓曼蠕动了下嘴chún,轻柔的声音传出。

    她知道陆峰不需要她说“谢谢”,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而且她心中的想法,说出这“谢谢”两个字,并不是完全的为了自己,也为了所有的病人,谢谢他。

    陆峰浑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笑道:“怎么跟我那么客气了,好了,这都忙活一天了,我这一天没吃饭,喝这药汁都喝饱了,晚饭应该也能够省下了,不过你还是去做点饭菜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赶紧的填饱肚子,也有力气对抗病魔。”

    张晓曼秀美的脸庞红扑扑的,重重点了点头,一边朝着厨房走去,一边说道:“我多做点饭菜,你也跟着再吃一点,那些药汁那么难喝,如果你觉得难受,就用手中头扣扣喉咙,全都给吐出来。”

    陆峰感觉着自己鼓涨涨的肚子,心中暗暗苦笑,现在自己哪里还需要用手指头扣喉咙啊,自己恐怕一吸肚子,都能够吐出来,甚至膀胱处,都隐隐膨胀,想要好好释放一番。

    晚饭后,陆峰陪着张晓曼说了会话,然后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

    如今的陆峰,对于金相村的每一家一户,都非常的熟悉,还活着的人,也几乎把陆峰当做菩萨一样看待,所有人都不再像是陆峰刚刚来的时候那般,看陆峰的眼神带着嘲笑和讥讽,他们真心实意的感谢陆峰,感谢这个带给他们村子里的人生机的年轻人。

    回到张晓曼所在的住户家里,陆峰看着正坐在堂屋里沙发上些写东西的张晓曼,带着笑意问道:“写什么呢?看你那么认真?”

    张晓曼听到陆峰的声音,才抬起头,同时快速把手中的笔记本合上,脸上带着一丝羞红开口说道:“没什么,就是感觉无聊,写写画画。你回来了?不出去了吧?”

    陆峰笑道:“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今天晚上我去老大娘那里,和她老人家好好的聊聊天。”

    张晓曼微微一怔,随即连忙说道:“我也去。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也tǐng害怕的。”

    陆峰这才想起来,张晓曼一个女孩子,在承受着死亡威胁的同时,也要忍受着孤单和寂寞,顿时心中升起一丝的怜悯,没有再犹豫,微微点头笑道:“好,那你就跟我一起去,老大娘心xìng平和,要我说,干脆你搬到她那里,跟她老人家做个伴得了。”

    张晓曼眼睛一亮,不过思索片刻后,便摇了摇头,可怜兮兮的说道:“还是算了,我被传染了这种怪病,而老大娘则没有,我怕我去了会传染给她老人家。”

    陆峰呵呵一笑,开口说道:“放心吧,老大娘是不会被传染的,她老人家的体质有些特殊,根本就不怕这种病毒传染,要不然村子里那么多人都被传染了,她老人家怎么会那么健康?走吧,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咱们这就过去,相信你过去后,老大娘会很高兴的。”

    张晓曼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奇,随即兴奋的重重点头,抱着笔记本跑回东屋收拾东西去了。

    夜sè朦胧,小山村里格外的安宁。

    老太太对于陆峰和张晓曼的到来,同样是乐呵呵的笑脸相迎,在听到张晓曼想要在她家里住后,老太太满口的同意,那张苍老的脸庞,笑的皱纹都舒展开来,忙里忙外给张晓曼铺áng拿新被子,仿佛就像是给自己孩子收拾áng铺似地那么认真仔细。

    这天晚上,老太太和张晓曼都去睡觉了,而陆峰则盘膝在堂屋正中央放着的草蒲团上,面对着观音像,让自己心静如水的同时,也在默默恢复着消耗的内劲。

    第二天早上,天sè刚刚有些mééng亮的时候,陆峰便离开了老太太家的院门,赶往后山黑mì蜂和变异蜈蚣所在的区域。

    接下来两天,陆峰依旧在不断尝试着做着实验。

    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的上午,陆峰掀开一块巨石,眼神不断扫过一个个角落,突然,他的身子一顿,眼神也微微一缩,因为在这一堆非常乱的掩饰yīn凉地处,发现这里的剧毒蜈蚣非常的密集,一眼看去,足足有上百只剧毒蜈蚣在快速的爬动,或许是自己搬动山石而惊扰到了它们,此时这些蜈蚣快速朝着各处快速爬去。

    陆峰眼中流lù出一丝欣喜,因为在这yīn凉的地方,透过密集的岩石缝隙,陆峰看到一片旺盛的植物,那叶片青翠yù滴,充满着生机勃勃的景象。

    内劲快速运转在体内经脉之中,陆峰伸手搬开两块巨大的山石,随即身形腾空而起,脚尖轻踩山石,身体已经翻过山石,落在了yīn凉处那一片旺盛植物边缘。

    “嘶……”

    当他的视线看清楚青翠yù滴的植物下面,那密密麻麻不知道爬行着多少剧毒蜈蚣后,陆峰的心脏也跟着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而随即,陆峰嘴角dàng开笑意,这一刻,他甚至有种感觉,感觉这种旺盛的植物,应该就是这些剧毒蜈蚣的解药。

    “神农尝百草,而我都尝了数十种草药熬得汁液了,希望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陆峰喃喃自语道。

    随即,他伸手抓起几棵植物,身形快速朝着金相村冲去。

    半个小时后,陆峰出现在原本张晓曼居住的院子里,亲自动手在药罐里灌满水,然后把带回来的植物捣碎放进药罐里,放在火上开始煎熬。

    时间在陆峰的期待中一点一滴流逝,终于,当看到药罐的盖子被气体顶起一下后,陆峰快速把药罐盖子抓起,放到身旁后,用勺子盛出半碗汁液。

    微绿的汁液,散发着一丝奇异的香味,陆峰轻轻抿了一口,顿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顺着喉管冲进肚子里。

    “怎么有种辛辣的感觉?”陆峰眼神中流lù出一丝不解,随后,他一咬牙,把半碗汁液都喝进肚子里,然后通过感知等待着结果。

    两分钟后,陆峰突然精神一震,眼神中爆射出一团璀璨的光芒。G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