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2962章 没有背叛

九龙至尊 第2962章 没有背叛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陈九,你太傻了,你说师父让你休妻,你就先答应一下,应付了她不就行了嘛,我又不会真逼你的……”一阵抱怨后,彩蝶又是决然讲道:“虽然你跟那个狐.狸精的事情我很生气,但不管如何说,一日为夫,终身为夫,你因我而死,那么我彩蝶绝对不会独活,今日我就随你下黄泉,希望你一定等着我!”

    “陈九,原来你不光多,居然还跟一个狐.狸精有染?”听着下面彩蝶的抱怨,当空降下来的净心也不禁瞪向了陈九,很是不悦。

    “净心,快救人要紧!”陈九则是赶紧转移了话题,因为当下彩蝶真要自杀了!

    “住手!”关键时刻,净心一指射下一道光芒,终究是阻止了万念俱灰,想要自我了断的彩蝶。

    “师尊,你……你怎么又来阻我,你不是说过三天之内还我一个完整的陈九吗?他直到现在还未出现,那么我随他而去,又有何错?”彩蝶一脸的肯求责怪道。

    “哼,一个臭男人罢了,真值得你如此吗?”。净心不是滋味的斥喝间,随手一招的,一截竹筒降下,落在了那祭桌上!

    “这是……陈九,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彩蝶猛然一惊的,从喜很快就转成了忧,因为陈九现在通体被封在了竹筒中,整个就露出一个头罢了,与传说中的人翁一模一样。

    人翁,那是将人斩去四肢后,泡入容器中,密封起来,喂他吃食,虽然不死吧,但也足够残无人.道的,令人发指了,彩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师尊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的男人?她心疼间,自然对净心更加的埋怨了!

    “彩蝶,你怎么这么傻啊?这个天下间没有人可以杀我的,你千万不要再做出这种傻事了,知道吗?”。陈九自然也是满脸的焦急与急切,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子居然要为他而死的,他的心中岂能不痛的?

    “你少得意了,人家才不是为了你而死呢!”事到临头了,彩蝶居然又狡辩起来,不过这明显只是闹情绪罢了。

    “好了,彩蝶,人我也已经给你了,你就先照顾他,让他在紫竹园好好的想想清楚,过几天我再来找他谈话,这其间不准他离开紫竹园半步,明白吗?”。故作威严的,净心交待了一声,也没有久留的就转身离开了。

    “彩蝶,你今天必须听我解释,我根本就没有背叛你,也没有说话不算话,你当初怎么就是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呢?”净心虽然走了,但陈九不甘心的叫喊,还是让她隔着老远的侧耳聆听起来。

    如果是别的男人什么的,她倒是可以不在意,但这个人是陈九,那个跟她有着难以抹灭的久悲小和尚,净心自然不可能对他没有好奇的!

    “解释?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我当时都看到了,你大那东西都进去她那里去了,那是真真切切的,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说起这个来,彩蝶也不禁气嘟嘟的,十分生气。

    不过远处的净心,明显比她还生气的,当即也是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贱.货,居然承受得了这样的大东西?

    “彩蝶,我进去了不错,但我并没有恩泽她啊,任她百般求饶,我始终的没有对她施雨布露,我跟她的关系,还是清.白的啊!”陈九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禁有些心虚的,但他现在必须一口咬定才行了,因为这是他唯一留得后手。

    ‘一派胡言,都进去了,居然还说自己是清.白的,陈九,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久悲小和尚,咱做人不能够这么无.耻吧?你当我们都是三岁的小朋友,那么好骗吗?’净心听着这样的言论,更觉得这是滑天下之稽的,根本就不足为信。

    “什么?你真的没有雨.露恩泽她?”可是彩蝶突然怯喜的,却是对此很有兴趣。

    “是的,我敢发誓,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一定会做到的!”陈九接着,昂着一只头郑重的发起了誓言。

    “好吧,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倒是可以原谅你,可你为什么不早说,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丢下你就走了!”让净心有些抓狂的,这边的彩蝶居然就这么原谅陈九了。

    ‘什么?彩蝶你不会才三岁吧?这男人如此混账的话说出来,你还能够原谅她?’净心现在气得浑身颤抖的,真想好好的教育彩蝶一番做的道理,一个怎么可以这样不计较男人的花.心?他都和别的搞到一起去了,居然这么轻易就算了?要是全天下的都这个样子的话,那男人戴个东西,胡乱的出去瞎搞,岂不是还能够自许清.白吗?

    无法理解,净心毕竟不是彩蝶,她并不知道陈九和妖.娆还有彩蝶三人间的荒.唐事件,如果她能够从头至尾了解一遍的话,恐怕也就不会这么吃惊的难以接受了!

    那时候,陈九在彩蝶的怂勇下,其实跟妖.娆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了,那是啥美事都做完了,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最后,虽然陈九也算是跟妖.娆发生了关系,但得知他并没有灌注妖.娆,彩蝶自然又是高兴起来,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事情还真不算什么大事,若非如此的话,她也就不会让陈九之前跟妖.娆在一起胡闹了!

    “我说,我倒是想要早说,可是你丢下书信就走,问也不问一声,我到哪说理去啊?”陈九顿时也是冤枉的喊了起来。

    “好啦,上次出走的事情,是人家着急了一些,没有顾忌你的感受,陈九,你就别怪人家了好不好?”彩蝶接着倒也是安慰着陈九,向他道歉起来。

    ‘还有没有天理了?这个男人跟别的乱搞,还用你跟他道歉?’净心在远处,更是头大的,无法理解两人的关系了。

    “彩蝶,我自然是不会怪你的,这些事情与你无关的!”陈九摇了摇头,也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这就和好了?’净心在暗中,实在是郁闷的,搞不明白现在的小年轻人,怎么思想这么开.放?而且心胸如此开阔?

    郁闷间,净心的银牙突然又是嘶.磨起来,这是又怎么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