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3034章 臭虫男人

九龙至尊 第3034章 臭虫男人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啧啧,师尊,如果不是我一开始就看到了,我怎么也不相信这就会是你啊,刚才那么圣洁出尘的,这一下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一个风.尘女子一样呢?”关键时刻,彩蝶嘴欠的毛病又犯了。

    “我……”净心无力的看了看彩蝶,直是怨恨的瞪了瞪,羞恼的不愿意搭理她的。

    事实上,这件事情对于净心来说,本身就够羞人的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她养心处事的大殿,平时在这里她都是高度保持着自己圣洁的形象,即便不是菩萨,但也有那种出尘的气质在了。

    但是眼下,净心端坐在明净的圣座中,居然被一个男人反推了,而且可劲的开炮,并且还给御服了,这令她居然还快乐无限的,实在是难以接受自己!

    这时候,没有人说都羞得不敢面对了,彩蝶居然又拿这个来说事,那不是纯粹找记恨嘛!

    *“好了,这时候就别说这些了,净心,你真的想要让我交出诛仙令吗?”。陈九劝慰间,不愿意让净心难.堪的又转移了话题。

    “这,陈九……”净心顿时又是满脸的为难起来。

    “净心,你有什么话就说,让我坐下来,咱们好好说!”陈九看着净心还有所迟疑的,直是大胆的跃到了她的圣座上,就这么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好好的疼爱起来。

    “呃,陈九,你别弄了,我不行了……”净心,恼羞交加,快乐无限的,实在是百感交集的,整个思绪都乱了。

    “净心,你好美!”陈九却是不停止的,又是索要了一回,直是让净心都瘫在了他的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了。

    “夫君,非我要逼你交出诛仙令,而是跟你的安危相比,它真的不算什么啊!”这时候稍微一缓的,净心整个语气都变了。

    “这才对嘛,我看师尊你就是缺干了,早喊夫君,早这么乖的话,也不至于被弄成这样啊!”彩蝶在旁边满意的点评,直是更让净心无地自容极了,难道自己真是如此吗?可这要怎么解释?

    无法解释,索性也就不解释了,净心直当自己没有听见就好了!

    “净心,如果我执意不交,你会如何呢?”陈九摇了摇头,自然是不愿意交出去的。

    “哎,夫君如果非要如此选择,我自然选择跟你一起死战到底!”叹息了一声,净心直是道出了自己的心意,只不过她又劝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希望发展到那一步,因为那样的话,即便是活下来了,也一定会出现一些不能够承受之痛!”

    “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心儿,你跟我说一下神院当今的形势吧,人帝那老小子到底是谁?貌似很牛叉的样子!”陈九点着头的,当下他并没有成长起来,自然也不希望跟那些主神去对着干了。

    “人帝他果然坐不住了吗?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机灵灵的,净心立即就是绷直了身体的,满脸的不容乐观。

    “怎么了?人帝难道很厉害吗?”。陈九询问间忍不住撞了几下,将净心给拉回了神。

    “呃,夫君你先别急着使坏,听人家慢慢跟你说!”净心怨了一眼请求道。

    “师尊,你不会一听说人帝就这么兴.奋吧?”彩蝶不甘寂寞的又是询问起来。

    “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跟谁一伙儿的,我跟人帝没什么交情,我兴.奋什么?”净心恼斥连连的,明显也已经忍彩蝶很久了。

    “噢,没有就好,师尊你别急嘛,我这不担心你给夫君带绿帽子嘛,我这没有什么错嘛,毕竟人帝风采那么牛,你就算是会喜欢也是正常的事情!”彩蝶倒是好心的表示了理解。

    “谁喜欢他了,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恼凶凶的,净心更恨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当然不能够对这个丫头心慈手软了。

    “哎呀,师尊,要撕的话,也得让夫君撕,就跟撕你现在这样撕!”彩蝶暧.昧的看了一眼两人那结合处,躲得远远的不敢接近。

    “行了,彩蝶,别在那里污蔑净心了,我陈九这点自信还是有的!”陈九当即也是看不的,为净心出头起来。

    “噢,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嘛,人家以前可是听说过人帝好像对师尊有意思的!”嘟着小嘴的,彩蝶很不乐意又是暴料道。

    “什么?那个老牛鼻子,臭虫男人,他居然敢打我心儿的主意,简直就是找死!”陈九也不由得惊震间,满脸的怨愤起来。

    “夫君,看你也忍不住了吧?”彩蝶端是又得意起来。

    “彩蝶,你到底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从实给我招来!”陈九真是有些急眼了。

    “夫君,是不是也感觉到了压力山大呢?呵呵,刚才是谁说自己特别有自信的?”彩蝶马上取笑起了陈九。

    “夫君,我们是清.白的,你别听她瞎说!”净心着急的赶紧辩解道。

    “我……”陈九气得一阵脸色青红的喝斥道:“你到底说不说?”

    “彩蝶,话可不能够乱说!”净心此时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莫非她还真跟人帝有什么过往不成?

    “师尊,你放心,我对你的人品还是相信的,至少你的第一次是给夫君的,这我就放心了!”彩蝶满脸肯定间,接着诉讲道:“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听姐妹们提起过,说是师尊这辈子若是嫁人的话,唯有人帝才配得上她了,而且听说他们早年间,的确有过一段时间交往甚密,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又疏远了!”

    “什么?还有这等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陈九一下子脸都气绿了的,很是生气的瞪向了净心,他虽然得到了她的身子,但她没有被占其它的便宜吧?

    “夫君,你别生气,你一定要听我解释,我跟他之间,真的是清.白的啊!”净心,此时跟个小女孩儿般,也不禁急得都要哭了。

    “就是,夫君,你别这么小心眼儿好不好?就算是师尊被他拉几下手,打个啵儿什么的,好像也没什么的吧!”彩蝶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端是直刺陈九的痛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