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3088章 虚伪借口

九龙至尊 第3088章 虚伪借口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紫竹园一角,陈九、净心、红孩儿,三人幸福的手拉手,正在散步赏景,本来其乐融融的,特别的和谐与幸福。

    “陈九……”可就在这时候,突然间的神兵天降般,数十位身俏形美的玉人,怒气冲冲的从天而降,一下子就将三人给围在了当中,死死的堵截住了。

    “哇,好多仙子,天上的仙子怎么来了,爹、娘,我这一定是做梦对不对?”红孩儿何曾这么见过这么多的美女们,立即就是眼花缭乱的,整个人都晕了。

    “呃,诸位爱妃,你们怎么来了?”陈九看着这些身影,却是另外一种心思的,非常的惊讶。

    “陈九,你还有脸问我们怎么来了,你跟别人野种都生出来了,难道我们还不应该来吗?”。慕岚兴师问罪的,直是带头质问起来。

    “哎,这不是,不是我们的孩子!”陈九知道被误会了,~赶紧解释道。

    “是的,诸位姐妹不要误会,我跟陈九间是清.白的关系,这是替别人代养孩子呢!”净心看着事情有些大条的,也是赶紧出言讲道。

    “哦?清.白的关系,净心天主,清.白的关系,你拉着人家的男人不松手啊?”乾香怡直是瞪着两人间讽刺道。

    “啊,我这……我这只是为了孩子,你们不要当真!”净心惊叫间,马上就给甩开了。

    “哼,看着倒是挺圣洁的,谁知道骨子里也是一个搔货,明明勾.引了别人的男人,居然还不敢承认,这不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是什么?”凤凰责斥,牙尖嘴利,要知道诸妃们之中,哪一个美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共同的发起飙来,一般人根本受不住。

    “我……彩蝶,你倒是替师尊说句话啊!”本来就心虚呢,被斥着有些哑口无言的,净心也不禁求救起来。

    “师尊,我……”彩蝶支支吾吾的,实在是不好再说什么了,因为她可不想变成公敌的。

    “净心天主,你如果喜欢这个男人,那么就得按照规矩来,现在这么霸占着他,以为生出一个野种儿就能够笼络他,这是不是太天真了,真当我们都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诸妃们再次的质问起来,你一言我一句的,端是让净心有些无言以对。

    这件事情,毕竟是净心理亏在先,不过她好在还没有承认两人的关系,最终只得死死咬定自己就是清.白的,让诸妃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净心,不知你还记得我吗?”。沉寂了一会儿,飞仙儿突然从后面挤到了前面来。

    “啊,飞仙儿,你……”净心惊叫间,那死守的防线瞬间崩.溃,她知道自己再也狡辩不得了。

    “净心,我们大老远一趟,你难道不请我们去屋里坐坐吗?”。飞仙儿默默的看了一眼天际讲道。

    “好,飞仙儿,大家请到殿内一叙,我们有话好好说,我会给诸姐妹一个交待的!”净心点了点头,也是烧红着脸的,将大家请到了殿内去。

    “哎,莫非她们我们了吗?怎么都进去了,哇靠啊,这些妞们可真是美到冒泡啊……”云朵之中,几位不怀好意的男人,那个个都是流着口水的,遗憾不已。

    “师尊不会吃亏吧,她们那么多人要是欺负师尊可怎么办?”两位小道姑,也是操心很大的嘀咕连连“咦,你们看那小破孩儿被她们丢下了,这小色.狼,居然还在晕呢!”

    静心殿中,诸多明媚的身影一一踏足进来,净心幻变出许多竹座,对着大家请道:“诸姐妹们先坐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净心天主,你现在不狡辩吗?”。慕岚直是不客气的哧笑起来。

    “我……”羞得红头涨脸的,净心直是不好意思极了,但她还是讲道:“飞仙儿应该跟你们说了吧,我跟陈九在万古前就是旧识,所以并非我有意抢走他,而是他本来就是我的男人!”

    “笑话,虽然你们是万古前相识的,但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算,你们的认识还要靠后,再说你们才旧情复燃几天,这生野种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到底是不是夫君的种,你心里有数!”乾香怡接茬的质疑道。

    “不是野种,这是牛莽跟铁扇的,我们代他们照顾几天罢了!”陈九赶紧解释道。

    “你别说话,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一会儿你的问题,也得好好交待清楚!”诸妃斥责,对陈九也是埋怨极了。

    “诸位姐妹,你们放心,我无意跟你们争夺夫君,我们的关系到现在也没有公开,他只是我的地下情人罢了,你们其实根本就不用来跟我兴师问罪的!”净心接着无辜的讲了起来。

    “是啊,师尊只是把夫君当男宠儿罢了,她并没有想要嫁给他的!”彩蝶这会儿倒是好心办起了坏事。

    “什么?男宠儿,情人,好你一个净心天主,外表倒是圣洁无双的,居然喜欢这口?你把我们的男人当什么了?当你的玩具吗?你这么对待他,玩.弄他的身心,你又将我们视于何地?”这一下,诸妃们更加的不满了。

    “这……我玩我的,你们玩你们的,这井水不犯河水的,难道不好吗?”。净心非常叫屈的诉苦道。

    “呸,好一个银贱无.耻之人,勾.引我们男人,霸占着他不让他回家,居然还说井水不犯河水,这样不要脸的话,怎么能够从你堂堂的净心天主嘴中讲出来?”诸妃们唾斥连连的,个个都气急起来。

    “我……姐妹们你们这是误会了,我并没有不让他回家,只是我们答应了牛莽他们,要教育红孩儿成材,这孩子缺乏关爱,我们必须以父母的身份去关爱他……”净心不愿意背上这样的罪名,直是又解释道。

    “虚伪,借口,口口声声说是关爱孩子,但晚上你好歹让他回家啊,你敢说自己晚上没有享用他的强大吗?”。诸妃们再次责问,端是让净心难.堪极了。

    “我……”净心为难间,念及晚上的欢乐,她也无从解释的羞愧讲道:“这件事情也许是我疏忽了,对不起,诸位姐妹今天就可以将他领,这总行了吧?”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