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八章 世子夏侯玦弈

嫡女风华 第五十八章 世子夏侯玦弈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丞相府里主子,奴婢就早早的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为今天李相的寿宴做着最后准备。

    李家大奶奶起的更是早,梳洗完毕后,把府里的丫头,小厮聚集在一起,开始训话,看着下面一众仆人,大奶奶严厉道:“今天这个日子非比寻常,来府的贺寿的客人,也都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高门之户,你们侍候的时候都给我谨慎着点儿,不许给我出丝毫的差错,谁要是大意给我出了乱子,丢了我丞相府的脸面,定不轻饶,无论轻重一律按家法处置,知道吗?”

    “是,夫人,奴婢(才)谨记。”丫头,小厮异口同声应道。

    “嗯!记住就好,都赶紧下去忙吧!手里的活赶紧利索了。”大奶奶满意的点了点头,交代道。

    “是。”

    奴仆们鱼贯离开后,大奶奶身边的胡嬷嬷,关心道:“时辰不早了,你提前也去用点早饭吧!要不然,等一会,可能就有客人登门,你又有的忙了,连用饭的时间可都没了,你身体可是会受不住的。”

    大奶奶听言,叹气:“哎!我那里吃的下去呀!真担心这些奴才给我出什么差错了。”

    “奶奶你放宽心,您这也不是第一次准备相爷的寿宴了,过去可是从未出过什么差错的。”

    “虽说如此,可我这心里还是紧张!你也知道,凭着相爷在朝堂的地位,说不得,今天宫里还会有人过来。”大奶奶说着,急忙道:“嬷嬷赶紧你去挑选些,各方面都拔尖儿的丫头出来,让她们专门侍候身份特殊之人。”

    “大奶奶,这些你对老奴已经交代过来,老奴已经做好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哎!我最近真的是忙糊涂了。”

    “奶奶老奴看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你就去先躺会儿吧!”

    “无碍,就是最近忙的了,进去我也躺不住,还不如再想想还有什么没顾忌到的。”大奶奶皱眉道。

    胡嬷嬷本欲劝说,就看到一个丫头走了进来,禀报道:“奶奶,大小姐来了。”

    “雪儿了来?快让她进来!”大奶奶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大奶奶话落,一个少女走了进来,看年纪和顾清苑差不多大,容貌秀丽,身材纤细,姿态端庄。

    “雪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身了?”大奶奶看着自己的女儿,亲切慈爱道。

    “今天是祖父的寿宴,府里一大早就开始忙了,女儿那里还睡得安稳呀!”李雪走到大奶奶跟前坐了下来,笑道:“再说了,女儿也知道今天母亲也一定睡不着,定是早早的起来了,所以,女儿也干脆也早点起身过来陪你说说话。”

    李雪贴心的话,让大奶奶笑开了脸儿。

    胡嬷嬷更是趁机夸赞道:“奶奶,这京里的小姐,要说那个最贴心,懂事,孝顺,那非我们大小姐莫属了。”

    “母亲,你看胡嬷嬷的嘴呀!还是那么甜。”李雪娇笑道。

    “老奴说的那是实话。”胡嬷嬷笑着应道,说完,很有眼色道:“奶奶你和大小姐先说话,老奴去给你们准备早饭去。”

    “嗯!去吧!”对于胡嬷嬷识相,机灵劲,大奶奶很是满意。

    李雪见此,对着身后的丫头道:“青桐你也随着嬷嬷一起去吧!准备些我爱吃的。”

    “是,大小姐。”

    看着和高嬷嬷一起相携离开的丫头,李雪儿皱眉道:“这丫头就是不能和母亲身边的嬷嬷想比,太迟钝了。”

    大奶奶听了,点了一下李雪的额头,笑道:“你这丫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丫头我是准备你出嫁的时候,给你陪嫁用的,要那么聪明干嘛!陪嫁的丫头最重要的是忠心,那些个机灵的,聪明的,跟在你身边只会出幺蛾子,我还不放心呢!这样的刚好。”

    大奶奶的话,让李雪脸上染上红霞,露出小女儿的娇态,娇嗔道:“娘,你在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你就……”

    “好,好我不说了,不过,娘刚才说的那些可都是实话,你也要记在心里面。”

    “嗯!我知道了娘,就是这丫头有时候太笨了点儿。”

    “她笨不要紧,到时候,娘给你个有经验的嬷嬷带去,就什么都有了。”

    “嗯!还是娘向着女儿。”

    “傻丫头,你是我女儿,我不向着你向着谁呀!”

    李雪高兴的笑了笑,顿了一会儿道:“娘,你说顾清苑她今天会不会过来?”

    大奶奶本带着笑意的面容,因为这句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淡漠道:“她会来的。”

    大奶奶肯定的语气,让李雪不解,“可她不是受伤了吗?也许,不会来呢?”

    “受伤又如何?”大奶奶神色带着淡淡的不屑道:“今天可是正大光明接近你二哥哥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大奶奶毕竟是过来人,顾清苑看李泓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她是一早就知道了,所以,对她才会更加的厌烦。

    李雪受大奶奶的影响,对顾清苑这个嚣张,无脑的表妹也不是很喜欢,而且在她的观念里,一个女子那么不矜持,主动去喜欢一个男子,更是孟浪之事,继而对顾清苑也是很看不上眼,听了,眉头皱了起来,不喜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些小姐,夫人一定又会提起顾清苑受伤之事的,那,女儿该怎么回答?”

    “你就说,你前几日身体不适,这事你不是很清楚就好,如果她们再问,就让她们去问顾清苑本人去。”

    “我知道了,娘。”

    ……。

    因为带有礼品的关系,所以在去丞相府的时候,顾家出动了三辆马车,高嬷嬷随着李娇一辆,顾允儿,顾无暇两个庶女一辆,而顾清苑则是带着兰芝,梅香护着那些礼品单独一辆。

    马车里,兰芝想起二小姐那身行头,再看看顾清苑,咬牙没忍住,担心道:“大小姐,奴婢看二小姐穿的很隆重,小姐这身会不会太……?”

    顾清苑抬头,笑道:“太什么?太简单了?还是太难看了?”

    兰芝听言急忙摆手,“不…。不是,小姐这样很好看,奴婢就是担心,有些人拿小姐跟二小姐比,会说小姐失礼,不重视相爷的寿宴。”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随意道:“兰芝,所有的事都有两面性,不要只考虑但反面的,有的时候也试着想想另一种可能,而穿衣有的时候漂亮是其次,最该考虑的是自己去的是什么场合?”

    顾清苑说完,兰芝愣了一下,随后点头,认着思索着顾清苑的话。

    顾清苑看了,没有去打搅兰芝,这丫头有的时候就是太单纯了。

    直到好一会儿,兰芝好像想明白了,有些激动道:“小姐,奴婢好像懂了。”

    “哦!说来听听。”

    “小姐的衣着打扮虽然简单,可并不*份,相反很得体,毕竟今天是老相爷的寿宴,小姐晚辈,穿的太过隆重,花枝招展了,反倒会让人不喜,小姐奴婢说的可对?”

    “嗯!不错,很有潜力。”

    顾清苑的夸赞,让兰芝喜笑颜开。

    可有些话,顾清苑并没有说透,顾无暇身为一庶女,可身上的行头却压过了自己这个嫡女,想来,等会儿到了宴会上,也将会别有一番有趣之事发生吧!

    梅香看到顾清苑的笑容,心里抖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刚才怎么都觉得小姐的笑带着一丝邪气,转头,再看着笑的天真的兰芝,梅香暗叹:同是笑,小姐总是让人觉得透着莫名的含义,而兰芝整个就是傻气。

    而此时,后方顾无暇和顾允儿马车上。

    顾无暇脸色不是很好,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喜欢张扬的顾清苑,竟然会一反常态做起了那样的打扮。

    这样一来,自己这个庶女,不就会让人家觉得没有规矩了吗?想着,顾无暇暗恨,更重要的是,自己这么精心装扮,却好像仍不及她,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顾无暇极度不爽的心情,再看到缩在角落里,显得我见犹怜的顾允儿时,更是达到了极致,猛然伸出手拽住她的衣服,在顾允儿惊恐,不安的眼神中,阴狠道:“三妹妹这衣服不错吗?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来参加寿宴,心里一定很开心吧!”

    “二…。二姐姐,你要干嘛?”

    顾无暇忽然的动作,车里的两个丫头看在眼里,却没出声,顾允儿的丫头是不敢,而顾无暇的是不屑帮她。

    看着顾允儿防备的姿态,顾无暇面色不善道:“我要干嘛?三妹妹不知道吗?”

    “这是大姐姐给我的衣服,求你不要给弄坏了。”顾允儿急道。

    顾无暇听了这句话,不但没有放开,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厉声道:“顾允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拿顾清苑压我吗?”

    “没有…。我没有。”

    顾无暇却根本不听她辩解,恼恨道:“上次顾清苑为做主,现在又送你衣服,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有靠山了,有人跟你撑腰了,所以,现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敢反抗了我了是吗?”

    “二姐姐,我没有。”顾允儿摇头,眼睛染上湿意,轻声道:“二姐姐,妹妹就是想着,现在就我们两个在车上,如果我的衣服破了,到时候大姐姐或者母亲,父亲问起来,对二姐姐不好。”

    “听你这么说,还是为我着想了?”顾无暇看着顾允儿无辜的小脸儿,讽刺道:“你还真是好心呀!不过,你是白担心了,也太天真了,就算是你的衣服破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为难的,毕竟,这马车上带刺的东西可是不少,你自己不小心刮到了什么,弄破了衣服,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顾无暇的话,让顾允儿脸色骤变。

    看她不可置信的样子,顾无暇心情终于舒爽了一些,欢快的笑道:“三妹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

    “二姐姐,不要…。不要弄破我的衣服。”说着就要给顾无暇跪下,哽咽哀求道。

    “二小姐,三小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车外赶车的车夫听到里面异样的声音,开口问道。

    “没事,仔细赶你的车吧!”顾无暇捂着顾允儿的嘴巴,狠狠的瞪着她,回应着外面车夫的话。

    “是,奴才知道了。”

    车夫不再追问后,顾无暇压低声音,冷声道:“顾允儿,你这个该死的贱丫头,嚷那么大声干什么,你想害我是吧!”

    顾允儿不能说话,呜咽着摇头。

    “我告诉你,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漏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推下马车,知道吗?”

    见顾允儿猛点头,顾无暇才放开她,看她大口呼气,吓得要死的没出息样,顾无暇冷笑道:“就你这胆,也妄想跟我斗,真是不自量力。”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顾无暇的丫头,整理了一下顾无暇动弹间扯得微乱的头发,劝解道:“二小姐别气了,想来三小姐她应该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吧!”说完低声道:“丞相府快到了,小姐可不能再随意动了,这样发髻会乱的。”

    “嗯,知道了。”

    丫头的话虽然说的声音很小,可顾允儿还是很清晰的听到了,这让她心里恨意翻涌,垂着的眼帘遮住了眼里刺骨的阴深,手狠狠的拽着手里的锦帕,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把顾无暇踩在脚底下,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可是,顾允儿肯能也没想到的是,她恨意之下所发的誓言,最后真的实现了。

    ……

    顾清苑一行人赶到丞相府的时候,丞相府已经在陆陆续续接待客人了。

    李娇看到相府的大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身边的顾长远,感叹道:“现在想想,我好像很久没有回来了?”

    顾长远听了,脸上满是自责和心疼,柔声道:“都是我这段日子太忙了,让你受委屈了,等过些日子,我熟悉了侍郎的事物后,要是你想,我一定常陪你回来看看。”

    “这怎么能怪夫君呢!男儿本就该多用心在仕途之上,是我自己身体不真气,连累了夫君。”

    顾清苑站在顾长远他们身后,听着他的情真意切,体贴入微的说辞,看他一派谦谦君子,情意拳拳的眼神,再看李娇那幸福的表情。

    不由感叹:实力派老爹,渣的无敌,白花,全心全意的母亲,不知道等真相摊开的那一天,她能否承受的住?

    虽然自己前世没尽力过爱情,可不是有一句话,说:情有多深,心伤就会有多深嘛!

    特别是于李娇,她可以因为自己不是个儿子,就选择对自己漠视,其原因很无语的就是对不起顾长远,这样一个可以忽视母亲职责的女人,她的心里百分百装着的都是顾长远,也许,在她的生命里,顾长远就是她的全部吧!

    想此,顾清苑皱眉,叹气,凭着李娇的心里素质,或者,自己该曲线救国,要不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的事儿,自己可是不喜欢,毕竟自己现在虽然对李娇没有感情,可在这个戏台上,李娇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她虽然没尽到母亲的职责,却不能抹杀,她给了前身生命,也兼顾延续了自己的生命,这无法否认。

    “好了,你身体不好,不宜在外久在,我们进去吧!”顾长远细心道。

    “嗯!”

    ……

    丞相府内,李雪在大奶奶的教导下,随着她一起学着招待客人。

    看大奶奶对于每一个到来的人,热情的接待着,并十分准确的叫出她们的名字,或者所在夫家的姓氏,官职,甚至连她们孩子的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的,逐一的表示感谢,李雪很是佩服。

    大奶奶转头,正要对女儿讲解,却看到李雪敬佩的眼神,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好笑,轻声道:“雪儿,可是觉得为娘很厉害?”

    “嗯!是呀!这么多人,我看着都眼花,娘是怎么记住的呀!”看着坐在下面形形色色的众人,李雪轻语道。

    “这没没什么难的,走动的多了自然都记住了,而且,这也是身为当家主母必须要做的,特别是管家主母,对于夫君的同僚家眷更是要逐一了解。”

    “嗯!”

    就在大奶奶和李雪一个教的仔细,一个学的认真,兴致真正的时候,一个小丫头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微喘着气道:“大奶奶,大小姐和姑爷,还有表姑娘来了。”

    大奶奶闻言,脸色漾出欢喜,高兴道:“来了吗?雪儿走,快跟着我去迎迎你姑姑去。”

    看着母亲欢喜的样子,李雪微顿了一下,因为离得近,她清楚的看到母亲的眼里不但没有一丝喜色,甚至在丫头禀报的时候,眼里好像还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彩。

    “雪儿,怎么了?”看女儿没动,大奶奶疑惑道。

    “哦!没事,女儿只是太高兴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这丫头,听到你姑姑过来,你就这么开心呀!”大奶奶说着,对着下面坐着的众夫人,取笑道:“我这个女儿,从小苞她姑姑就特别的亲近,这不,这会儿听到她姑姑来,高兴的都走了神了。”

    “李小姐这样,足见其心性纯良,心思良善,这份儿心意难得呀!”下面的一位夫人借机夸赞道。

    “是呀!”

    “刘夫人说的不错。”

    “对,这等心思的女儿家,必定是孝顺之人。”

    随即不少夫人附和道。

    大奶奶心里听的高兴,嘴上却谦逊道:“各位夫人太过誉了,小女可是担当不起。”说完,热情,客气道:“各位夫人先坐,我们去去就来。”

    “李夫人快去吧!”

    “你家小泵子来一次可不容易,你赶紧去吧!”

    众夫人说着,李家大奶奶点头带着李雪匆忙走了出去。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静了一会儿后,在坐的众小姐有些忍不住,开始小声窃窃私语。

    “不知道,顾家那位大小姐会不会也一起来?”

    “说不好,不是说她受了很重伤吗?”

    “是呀!我听说还是祁御医给她看的呢?”不知为何这句话,总感觉带着淡淡的酸味,。

    “是吗?那看来就是真的了。”

    “哎!如果是那样的话,还这是想不到,那位平时看着挺知礼的张小姐还挺蛮狠的呀!”

    “张小姐那样我们是没想到,不过,这位顾大小姐是什么人,在京里可是出了名的。”带着酸味的声音,这次夹杂了淡淡的不屑。

    少女话音刚落,坐在她身边的夫人就开口,轻斥道:“玉儿不许妄言。”

    “娘,我又没有说错,京里的那个人不知道,这位顾大小姐是一个粗蛮之人。”名唤玉儿的少女不不服道。

    “人家如何,那是人家的事,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这话,让个窃窃私语的小姐也不好意思在继续说下去,而众夫人对于那些隐隐传入耳中的声音,心里各有想法,可面上却不露声色,但是,心里却止不住幸灾乐祸的想,最好是,今天顾大小姐来了,张家小姐也来了,那才有好戏看呢!

    就在席间众人心思各异中,大奶奶已经轻扶李娇,缓缓走了过来。

    走进后,看着李娇好似比以往更加清瘦,虚弱的身体,不由的纷纷起身问候,席间,各种关心,宽心,热心的话语,源源流出,让跟随在旁的大奶奶神色莫测,直到差不多了,大奶奶才开口道:“众位夫人有心了,我家小泵子身体不太好,我们还是先让她坐下,慢慢聊吧!”

    众夫人连连称是。

    李娇坐下后,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可心情却很好。

    而李娇落座后,众人的眼光不由的开始,找寻那位是否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直到一位夫人看过一圈,发现那位顾大小姐好似不在,忍不住问道:“顾夫人,你家大小姐没来吗?”

    “来了。”

    众人听了眼睛一闪。

    “哎呀!看来我真的是老了,眼睛是不是不中用了呀!我怎么没看到呢?”

    逗乐似的话语,让一圈的人笑开了脸,一位年纪略大的夫人,嗔怪道:“哎哎呀!你们听听,柳夫人那么个年纪竟然在我的面前说老了,那,我是不是就该钻地下去了。”

    众人听了又一通好笑,就连在坐的小姐,也是笑的花枝乱颤的。

    “哎呀!两位夫人可别再说了,我这肚子都笑疼了。”

    “不是你们眼睛不好使了,是清苑她还没过来,在后面叮嘱丫头们在拿礼物。”大奶奶好似也很是开怀的笑。

    李娇脸上也满是笑容,看了看来此的小路,看着模糊走来的人影,道:“大嫂,好像是清苑过来了。”

    李娇一言,把所有人的眼光都带了过去,眼里闪过各种情绪,只有大奶奶,李雪还有顾无暇,神色划过冷淡。

    当顾清苑身影走进,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一袭淡紫色的广袖罗衫,腰系同色腰带,束出女子纤细的腰身,愈显身姿苗条。

    一头青丝垂腰,两根同色发带挽起两个圆鬓,随着青丝飞舞,而额头上,巧妙的用细纱做成了一个花钿,在上面点缀细碎珍珠,最大的那颗珍珠,正好坠于额间,散发淡淡的光晕,映衬出小脸肌肤如瓷,眉如远黛,眸黑如墨,小巧精致的琼鼻,红润的樱唇。

    美人如玉,淡雅,高贵。

    这样的顾清苑,让众人一时无法回神,太大的反差,让她们心里闪过疑问,她,真的是顾家那个蛮横的顾大小姐吗?

    顾清苑看众人看着自己时的眼神,挑眉,继而淡淡一笑,微微俯身,“清苑舅母,大表姐,各位夫人。”

    “清苑快起来。”大奶奶顿了一下,急忙拉起顾清苑,亲近道:“来,快让舅母看看。”

    顾清苑站定,任由李大奶奶打量,探究,神色自然,嘴角挂着淡笑。

    顾清苑云淡风轻,怡然的样子,让大奶奶眼神微闪,这丫头上次自己去看她的时候,就感觉她那里不一样了,而自己本以为,是她身体不适还没有恢复过来,身体虚弱,没精神,才会那么安静的。

    可是,不曾想,这丫头是真的变了,还是惊人的变化,这通身的气韵,也许,是在场的小姐都不及的,包括自己的女儿。

    大奶奶心里想法如此,下面的众夫人眼睛也是通亮的,顾清苑的变化,她们自然感觉到了。

    不由开口道:“顾夫人,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可你家大小姐,这才几日不见,你家大小姐变化可真是够大的呀!我刚才差点儿就认不出她来了。”

    “柳夫人此话怎讲?我家清苑一直就这个样子,那里变了?”李娇好笑道,她虽然是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现在是比以往要懂事些了,可也没有柳夫人讲的那么夸张吧!

    “柳夫人可说的对呀!如果不说,我刚才也差点认不出呢?”

    众夫人也随之点头。

    顾无暇站在一旁,眼见众人把所有的眼光都投向了顾清苑身上,暗恨:为什么会这样,往日里自己要自己和顾清苑一起出现,众人的眼光都在自己的身上,夸赞的都是自己这个顾家二小姐,就算有人偶尔注意到顾清苑,也是不屑的,或者是她干了什么蠢事。

    可今天呢?自己明明就是精心打扮,可为什么她们就是注意不到自己了呢?

    为了今天自己准备了多久,就是希望能在今天让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的好,可现在……想着,顾无暇万分不甘,特别是看到顾清苑淡然的样子,更是愤恨不已,自己想要的瞩目,可她看起来竟然不在乎,这对自己来说,是何等的讽刺。

    “母亲,大姐姐身体还没好利索,又赶了这么久的路,女儿看,要不先让大姐姐休息一下吧!”

    带着浓浓的关切,轻柔的少女声音忽然响起,这让场上的气氛忽然静了一下。

    “顾夫人,这位可是你家二小姐?”

    “嗯!是我家二小姐。”李娇脸上的笑容已经褪去。

    下面的众人听此,眼里闪过趣味,还真没想到,最先提起这个话题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位顾家二小姐。

    好像才发现所有的人,都看着自己一样,顾无暇有些慌乱,面色通红,忐忑不安道:“母亲,是……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看着顾无暇纯善无辜的表情,年纪略大的一位夫人,眼里闪过讥讽,这恐怕也是个不安分的吧!一个庶女竟敢在这样的场合,耍心眼,可见李家这位出嫁的大小姐也是个无用的,身为嫡母,连庶女都震慑不住。

    顾无暇的话,让李娇恼火,这该死的丫头,谁要她提起这个了。

    顾清苑站在边上,看李娇情绪开始不稳,淡淡的看了顾无暇一眼,抬脚上前,好似无意的挡在了李娇的前面,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伸手拉住彼无暇,轻笑道:“二妹妹没有说错什么,你这么关心姐姐,我很开心。”

    说着,抬手为顾无暇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浅语,“我身体已经无碍,妹妹有心,姐姐铭记,不过,今天是外公的寿宴,让外公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妹妹的关心藏在心里就好,还是不要说出来了,要是让外公听到了,说不得,还劳的他老人家担心,如果是那样,那,可真的就是我们做晚辈的不孝了。”

    顾清苑温和且虔诚的言辞,还有带笑的嘴角,不由的让有些人感叹:以前是不是错看这位顾家大小姐了?

    可顾无暇此时,却丝毫感受不到顾清苑的平和,只感到,她手心的凉意,直透心底,还有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划过自己脸颊的手指,犹如毒蛇漫过,让人背脊发冷,心里发颤,特别是她那双黑如深渊的双眸,让顾无暇心口发紧,紧紧的握了握,发抖的双手,咬牙道:“大姐姐说的是,是妹妹莽撞了。”

    顾清苑闻言笑了,放开顾无暇的手,转身,对着下面的众人,微微俯身,目光诚恳道:“前几日,清苑无状因为某些事和张小姐发生争执,继而受伤昏迷,而在那些日子里,累及祖母,母亲,父亲为清苑操心,担心,所以,在我醒来后,深感愧疚,实不该做下此等莽撞之事。”

    “而今是外公寿宴,清苑万万不想,因为自己过往之事,让外公难过。”

    顾清苑的一番话说完,在场的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就是希望她们不再提起此事情吗?虽然,有些人是想看笑话,可在今天这个日子,还是在丞相府邸,还是识相一点儿更好。

    不过,顾清苑如此坦白认错,还有她心向长辈之心,还是让不少人,对她改观不少。

    “顾大小姐无需太过自责,那个人年少的时候不犯点儿错呀!”

    “是呀!只要顾大小姐有心,这比什么都重要。”

    “多谢各位夫人体谅,清苑感激不尽。”

    众人态度的转变,让李娇脸色平静了下来,高嬷嬷也松了口气,暗叹:如果没有事先给夫人提了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而大奶奶看着顾清苑眼神复杂,她竟然连提都没提泓儿,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略过了。

    顾允儿看着眼里满是敬佩,从来不知道大姐姐竟然会这么厉害,这样的场面,面对这么多的达官贵夫,她竟能轻轻松松的扭转,且掌控了一切,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大奶奶,太子爷,悠然公主,还有祁御医进府了,相爷已经出来迎接了,大爷让你也赶紧过去。”一个丫头匆匆忙忙的小跑过来,急切道。

    大奶奶包括众人一震,太子竟然来了。

    大奶奶怔了一下,赶紧起身,“各位夫人,我们赶紧去接驾吧!”

    “是。”众人应着,纷纷起身,匆忙赶了过去。

    “二妹妹,三妹妹,您们也赶紧过去吧!”顾清苑扫过,顾无暇激动且亟不可待的神色,还有顾允儿忐忑不安样子,开口道。

    “这怎么行?大姐姐我们还有随着母亲一起过去吧!”顾无暇看着被高嬷嬷搀扶着,走的缓慢的李娇,心里急斥:还这真是耽误事。

    “是呀!大姐姐……”

    “无需,母亲身体不适,他们都知道的,不会怪罪,可如果我们都去晚了,就会略显怠慢了,所有,你们过去吧!我和母亲一会儿就赶过去。”

    “那好吧!那妹妹就先过去了。”顾无暇好似挣扎了一下,却快速的应了下来。

    “大姐姐,我……”顾允儿是真的有些不安。

    “都过去吧!有丫头跟着不会有事。”

    “嗯!”

    看顾无暇,顾允儿相继离开。

    顾清苑转头,正色道:“高嬷嬷,兰芝扶好母亲。”

    “不用,我没那么无用,我自己可以走。”李娇对着残破的身子,产生了深深的厌烦,口气烦躁道。

    “母亲,今天是外公的寿宴,不许出丝毫的差错,你更该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让外公担心,她们两个扶着你,你会剩很多力气。”顾清苑说着,轻声安抚道:“你放心,等到了前面人多的地方,我会让她们放开你,让母亲你自己走的。”

    ……。

    顾清苑她们感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行过跪拜之礼,所有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前面,说着什么。

    顾清苑见此,轻扶李娇静静的站在后面没有做声。

    而李娇看着自己身边的顾清苑,眼里闪过复杂。

    “好了,今天是李相的寿宴,我就是来讨杯寿酒喝,你们也不用太拘礼了。”

    一个清润,温和的声音传出,听他话里的意思,此人应该就是太子,听到他的自称,顾清苑挑眉,不是“本宫”而是“我”。

    “是,太子。”

    “请太子移步。”

    “好,一起过去吧!今天这日子就是要热闹。”

    “是。”

    应着,众人随着太子几人,前往会场走去。

    会场上,席开十几桌,上面已经都摆放好了,各种点心,瓜果。

    在丫头的引导下,女眷和男子间隔开了,可也相去不远。

    顾清苑在丫头的引导下,在上首紧挨着,大奶奶和李娇坐了下来,而第一位的是位少女,看装扮,应该是那位悠然公主吧!

    而男席那边,太子理所当然的坐在了第一位,而第二位,就是李相爷……。

    顾清苑看着居于第二位的老人,自己的外公。

    头发已近花白,胡子亦是,年纪应该五十有余了吧!可眼睛却依然有神,脸部线条很是刚正,想来应该不是一个爱笑之人,就连今天这个日子,他的脸上也是淡的几乎看见的笑容。

    看着顾清苑有些闪神,和自己的爷爷好像,一个强势,刚强的老人,就是内心是否也和爷爷一样?

    前世时,自己怎么也想不到,那样严厉,不容违抗的爷爷,却有一颗最柔软的心,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却把自己当成,世上最珍贵的宝贝来宠爱着,直至最后,为救自己失去了性命。

    心底最深处的回忆,让顾清苑一向看不出情绪的双眸,沾染上了深沉的哀伤,却又迅速被她遮在了眼帘眼帘之下。

    可就在那情绪外露的瞬间却被两人看在了眼里。

    李相本是看李娇的,可无意中,却看到顾清苑眼底的那抹悲伤,让他眉头皱了起来。

    而一个就是,对这样的场合深感无趣的祁逸尘,本无意跟人打哈哈,却意外的看到了那双带着极致哀伤的双眸。

    “太子,相爷,夏侯世子来了。”

    小厮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惊叹,李相面子果然不凡。

    现场气氛的异样,让顾清苑迅速收敛内心,抬眸,只见男人惊叹,几个少女掩饰不住的狂喜的表情,让顾清苑微挑眉,这位夏侯世子好像很……很牛逼呀!

    “你是说夏侯玦弈那小子来了。”祁逸尘在惊了一下后,不确信道。

    “是…。是的祁公子。”

    确定了,祁逸尘连连惊叹,看着太子道:“太子爷,那小子竟然来了,我还真是没想到呀!”

    “呵呵,我也没想到。”太子温和的笑了笑,吩咐道:“快去请世子爷进来。”

    小厮刚离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人们眼中。

    看清这为世子的样貌后,顾清苑这种在现代见过各色美男的人,也不仅嘴巴歪了一下,只想感叹一句,娘的,极品祸害。

    倾长的身躯,头发微微束起,显露出,他如神造物一样完美俊美的五官,一身紫袍加身,彰显出无比的高贵,明明是一个优雅贵公子,可却因为那双,太过深沉,深不测的眼睛,让人不敢直视,而顾清苑更是直觉感受到,那里面蕴含的强大的气场,不容逃脱他掌控的气魄。

    结论,夏侯世子,危险至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