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章 算计突来

嫡女风华 第六十章 算计突来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六十章算计突来

    寿宴之中,小花园插曲之后,虽然各家小姐对顾清苑的看法略有改变,可也并没有马上和她变得很亲近,也就是从不屑变为冷漠而已,而刘小姐几人更是躲得远远的,想来刚才顾清苑的举动,让她们心里有些忌惮了吧!

    这些,顾清苑看在眼里,神色淡然,既没有一丝不快,亦不会觉得忐忑不安,反倒是洪欣这个才女,一下子对顾清苑好感大增,干什么都叫上她。舒榒駑襻

    李雪看在洪欣对顾清苑青睐有加的样子,眉头轻皱表示不解,在自己的印象里洪欣一向是恃才冷漠,给人以高高在上之感,让人觉得很有距离感,真不明白这样她这样的人,竟会对,顾清苑这么一个和她有着天差地别的人有好感。

    顾允儿带着丫头,孤单的跟在大家的后面,心里沮丧的不得了,自己本就没怎么参加过宴会,那么多小姐自己根本没几个认识的,而认识的,因为自己庶女的身份,根本就看不上自己,来宴会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人跟自己说话,本来还指望顾清苑能帮自己介绍几个人认识,可没想到,从她们的话语里,顾清苑好像很不得人缘,对她厌恶的很多,喜欢的根本没有,自己也就放弃依附她了,所以,当她们说那些话的时候,自己就沉默了,觉得为了顾清苑得罪那些小姐更不划算,可没想到,自己计划错了。

    看着走在前面和洪欣有说有笑的顾清苑,心里十分懊恼,早知道她们说那些话的时候,大姐姐就在后面站着,自己真该站出来维护她,大姐姐看到了,一定会感动吧!那样也许就会把自己介绍给洪小姐认识了,可惜,自己考虑太多,就错失了那么好的机会。

    其实,顾允儿之所以没有站出来,还有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就藏在她的心底,就是对于顾清苑她是嫉妒,不甘的。

    嫉妒她嫡女的身份,嫉妒她有个这么好的外公,今天更是嫉妒她可以和京城最高贵的三个人接触,也嫉妒她可以在那些高贵的让自己自卑的小姐跟前,可以那么大声,趾高气昂的谴责她们的不对,为自己所受的那点儿委屈讨回公道。

    她也不甘,不甘自己明明样样都比顾清苑好太多,可为什么却只能活的那么卑微,不甘心,这么多年来顾清苑做的错事,蠢事,不可饶恕的之事,简直多不胜数,可那又如何呢?只要她认个错,就会得到原谅,还会得到赞美,她却依然可以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就连祖母也对她温和了很多,虽然不明显可自己感觉的出来,还有那些个小姐,那么了不起,不都是高门之女吗?为什么被顾清苑那么严厉的斥责一番,竟然不敢吭声,现在更是还对她胆怯了起来,这是什么道理?如果那些事是自己做下的,那些话是自己说出的,恐怕马上就被顾家赶出去了吧!

    其实有的时候,看到顾无暇明着暗着的算计顾清苑,她还是挺理解的,可却不希望她斗到顾清苑,因为如果那样的话,顾无暇岂不是更嚣张了,自己会更悲惨,很多时候顾允儿觉得自己挺矛盾的。

    相对顾允儿的矛盾,复杂心理,顾无暇的可是简单多了,那就是恼火,气恨,顾清苑这个贱人,为什么运气这么好,她今天做的事明明就已经触怒大家了,可现在不但一点事没有,还让她们开始忌惮她了,连随便议论都不敢了,竟然还和洪大小姐成了朋友,这是什么道理?

    李府一个丫头走到李雪的跟前,禀报道:“大小姐,夫人说马上准备开席,让您带着众位小姐赶紧过去。”

    李雪点头,“嗯!我知道了。”说完看着众位小姐微笑道:“今天外公寿宴,母亲特意请了喜宴楼的厨子来掌勺,想必应该很不错,各位小姐我们去试试。”

    “那敢情好,喜宴楼的的菜色不错,我们可都有口福了。”

    “张映儿你还真没出息,一提到吃就高兴的眼睛都看不到了,真是个吃货。”

    “是呀!我就是个吃货,怎么着。”

    “呵呵,不但张小姐爱吃,就是我听母亲说今天是喜宴楼的做菜,也忍不住想流口水呢!”

    “李小姐你可不能跟她学,这跟你的形象可是不搭。”

    “李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没形象是吗?”

    “你本来就没有形象,还用我说吗?”

    “好,众位姐妹给我作证,这可是她先诋毁我的,等下我要去撕了她那张破嘴,你们可别拦着。”

    “好,好,我们都给作证,你去吧!”众小姐笑应着。

    “谢谢各位姐姐了,那,今天我就没形象给她看看。”

    两位小姐看起来关系应该不错,笑嘻嘻的开着玩笑,相互追赶起来,这也让一直有些尴尬的气氛冲淡了不少,众位小姐也渐渐活泼了起来,说说笑笑的向着宴会走去。

    李雪见此,才松了口气,要是大家都满脸不快的过去,母亲看了一定会责怪自己没有招待好她们,想起让自己这么为难的罪魁祸首,李雪向着顾清苑看去,却发现人家悠哉的很,好像一点也不知道她做过什么一样,这让李雪咬牙,对顾清苑的不喜又加深一层,还真是可恶。

    ……

    李谨招呼着各位大人,进入宴席后,见父亲竟然还没过来,有些疑惑,转身看着身边的李智,李泓道:“看到你们祖父了吗?”

    “没有。”李泓摇头。

    “祖父也许在书房吧!”李智思索道。

    “书房?可是有什么要事需要处理,要不然,也应该过来了呀!”李谨皱眉,喃喃自语,“你们两个在这里招待客人,我去看看。”

    “父亲,还是我去吧!”李智稳重道:“这里大多都是长辈,只有我和泓儿两个招待不合适,所以,父亲你在这里吧!”

    “嗯!好,那你快去吧!”李谨对于自己这个沉稳的大儿子很是看重。

    李智点头,向书房走去,心里暗道:祖父难道还在和清儿说话吗?

    李家书房

    老管家虽然不知道顾大小姐和老相爷都谈了些什么,可看老相爷沉重的神色,想必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想此,老管家叹气,今天可是相爷的寿辰,不知道顾家那个大小姐又说了什么话,惹得相爷连今天这个日子都不开心,哎!她们母女两个真是不省心呀!虽然作为一个奴才这么说主子不合适,可想起过往,老管家真觉得李娇大小姐真的太伤相爷的心了。

    李家的孩子,要说那个相爷最上心,那非李娇小姐莫属,因为夫人生下小姐没几年就过世了,李家上下对于小小年纪就失去母亲的大小姐都多了一份怜惜,包容,甚至连大公子,二公子都处处让谦让着她,相爷那个时候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可每天都不忘去大小姐那里看看她,等大小姐大了以后,相爷只要有空就会教她认字,画画,念书,教导为人之道,毕竟,相爷是个男子,女红什么的教不了,可就因为这样,更感受到相爷用心不是吗?

    要说,大小姐哪个时候还是不错的,虽然骄纵了些,可对相爷还是很敬重的,一般有什么事都会听相爷的话,然而,没想到在姻缘大事上,却和相爷唱起了反调。

    其实在小姐刚提出来心仪顾长远的时候,相爷并没有马上反对,相爷不是那种要求一定要门当户对的人,不过,在知道大小姐的心仪后,老管家知道当时相爷有派人去探查过顾长远此人,是在调查之人回来后,相爷才坚决反对的,虽然不知道都查到了些什么,不过,从相爷坚决的态度看来,顾长远此人绝对不单纯,相爷反对一定有他无法接受的理由吧。

    可惜的是,大小姐当时不知怎地,就是对那个见过几次面的顾长远心仪不已,就连相爷给她提的几个无论样貌,家世,样样不差顾长远的,她都看不上眼,最后甚至为了相爷的反对,强势的不准,竟然做出了以命相搏的极端之事,相爷无奈只有同意。

    大小姐嫁入顾家后,开始几年还可以,可后在生下顾大小姐后,身体就开始变差,而据当时看过的大夫说,是生顾小姐的时候伤了身体,当时说养养就好了,可是,养了这么多年了,一直不见好也就算了,还每况愈下,最后竟弄得让一个姨娘生下了顾家的第一个男丁,这让让老管家这种经历了很多的人,直觉的感觉到顾家并不平静,所有的事也没有那么理所当然。

    自己都能想到的事,相爷又如何想不到呢?可相爷虽然是父亲,可鞭长莫及,小姐已经是顾家的人,相爷不可能事事参与,出于无奈,只好出动了几名暗位,暗中保护大小姐,也代查探顾家其中的猫腻,隐晦。

    大小姐如此这般,相爷心里肯定很不好受,有的时候甚至会说,大小姐如此只怪自己当初不该心软,连带的对顾大小姐也带着一份歉疚吧!所以,和顾大小姐谈话后,相爷他才会这么难受吧!相爷如此为她们母女操心,她们这样实在是太不该了。

    “相爷,顾小姐她还小,有些事她可能还不懂,要是说了话,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呀!”老管家忍不住劝解道。

    本在出神的李翼,听了老管家的话,摇头,“清苑她很好,很懂事。”

    “相爷……”老管家吃惊于,相爷竟然会这么说,顾大小姐她那样…。怎么也称不上懂事吧!

    李翼看着老管家被惊到的样子,莫测道:“你慢慢就会知道了,也许,在我所有的晚辈中,清苑她才是最出色的那个。”

    这句话,是真的震到老管家了,所有的晚辈,那可是包括大爷,大公子他们吗?这……这真让自己无法相信,顾大小姐到底跟相爷谈了什么,竟然让一向不轻易夸人的相爷,对她做出如此高的评价。

    李智走进书房,书房里只有祖父和老管家两个人,“祖父。”

    “嗯!可是宴席要开始了?”

    “是的,所以父亲让我来请祖父过去。”

    李翼点头,“走吧!”

    “是。”李智规规矩矩的跟在李翼的身后,静了一会后,“祖父,清苑她没惹你生气吧!”

    李翼听了,顿住脚步,回头看着李智,眉头皱了起来。

    李智见此,有些不安道:“怎…。怎么了,祖父?”

    “清苑她没惹我生气,倒是你一个男孩子,说话怎么啃啃巴巴的,还没清苑一个女孩子干脆利索。”

    “啊……。?”李智对于李翼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李翼却已大步走开了。

    倒是老管家很是理解李智这会儿的反应,走到他身边,“大公子,走吧!”

    “管家,管家。”李智拉住老管家,有些惊异不定道:“刚才,祖父他是不是说…。说我不如清苑?”

    “好像是。”老管家虽然不忍心打击大公子,可还是诚实的回答道。

    “看来我是没有听错了。”李智说着挠头,“不过,我是哪里不如清儿了呢?”

    “这……老奴也不知。”

    “不过,这样的话,祖父是在夸奖清苑吧!真想不到。”

    老管家看李智意外的样子,摇头,比这更想不到的都有。

    “大公子,我们赶紧过去吧!相爷他走远了。”

    “哦!好。”其实李智的心里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不懂,自己不如顾清苑?祖父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呢?

    ……

    顾清苑她们一行人刚走至宴席,就看到一个少女欢快的疾步走了过来,还没看清楚是谁,就见,顾无暇喜形于色的迎了过去。

    “琳儿妹妹,你怎么才来呀?”

    “今天父亲有点事儿,所以,我们就过来晚了。”

    听着她们的对话,还有顾无暇对她的称呼,顾清苑记起,这位琳儿是二姨娘侄女,也就是她哥哥的女儿,顾无暇真正的表妹了。

    “琳儿见过李小姐,洪小姐,刘小姐……。”

    她刚说几个,众位小姐就笑了起来,李雪好笑道:“好了,柳小姐你还打算逐一问候不成?”

    “当然了,好久没见过各位姐妹了,怎么也得好好问候一下。”

    “呵呵,等你问候完,这宴会可成了你的问候宴了。”其中一个小姐取笑道。

    “哦!如果那样,我岂不是太失礼了。”琳儿听言,不好意思道。

    琳儿娇憨,纯真的样子逗得众位小姐笑了起来。

    “柳小姐还是那么可爱。”

    “是呀!你的心意我们知道了,所以呀!不用逐一问候我们也不会怪你的。”

    “嘻嘻,那琳儿就在这里见过各位姐姐,妹妹了。”琳儿展颜一笑,微微俯身。

    小姐们见此,笑着走了过去,扶起她,拥着她说起了话。

    顾清苑站在一旁,看着一来就成了中心人物的柳琳儿,嘴角挂着淡笑,看着她时而俏皮,时而惊讶,时而傻气的回应着众小姐的话,不由的嘴角笑容加深,这位琳儿姑娘,还真是讨人喜欢的很呀!

    她父亲官职跟在场的人比较,并不高,可她却能和众位小姐们这么热乎的打成一片,可见讨喜程度不一般呀!

    柳琳儿人缘好,连带的顾无暇这个表姐,也迅速和她们热聊起来,其实,顾无暇本就想熟之人在场,可是今天身份高贵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她这个庶女就受到了大家的冷落,毕竟跟一个庶女走到的近,并不是什么令人称赞的事,不过,现在讨喜的琳儿来了,顾无暇也被人以琳儿的表姐的身份儿,迅速的被大家接受了,人,就是这么奇怪。

    顾允儿看着被围在中央的顾无暇,指甲深深地刺到手心的肉里,同是庶女,这就是差距吗?只要背后有人,哪怕你是庶女一样可以这样备受瞩目,是这样吗?就像是二姨娘一样,虽然和姨娘一样的身份,可她却可以在顾家活的那么滋润,不都是因为她背后有可以依靠的人吗?

    那,是不是说,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只要只要找到一个有能力的人为你撑腰就行了呢?顾允儿想着,眼里闪过奇异热情。

    而顾允儿的异样的眼神,正好被顾清苑看在眼里,眉头皱了一下,沉默的羔羊开始反抗了吗?

    “哎呀!我的小姐们,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呀!”胡嬷嬷疾步走了过来,看着正说的热火朝天的小姐们。

    “胡嬷嬷怎么了?”李雪见胡嬷嬷急冲冲的样子,皱眉道。

    “小姐,相爷已经到过去了,可小姐们迟迟没过来,夫人很是担心,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祖父已经过去了?那我们赶紧过去。”

    宴席上

    李翼坐在主位,看着下面来贺寿之人,举杯,起身,“今天老夫薄寿,李某先敬大家一杯,多谢大家在百忙之中为老夫来此一聚。”说完干了一杯。

    众见此也是纷纷起身,端杯,“老相爷,客气了。”说完亦是一口饮尽。

    “大家请坐,如有招呼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相爷,开宴之前是不是可以看看小辈们,贡献的寿礼呀!”

    “嗯,按规矩来吧!”

    在皓月有一个不成名的规矩,就是在老人寿辰的这一天,家里的小辈儿,都要在宾客在场的情况下,一一呈现各自的寿礼,据说,是为了见证一下,小辈们的诚心,也是为了显耀这个老人是否是有福之人,所以,很多小辈在老人寿宴的这天,就会挖空心思的想着准备寿礼,为的就是博个好名声,而很多老人对此也是乐见其成。

    当高嬷嬷把这一规矩告诉顾清苑的时候,她觉得那其实就是一个炫富,晒名声的平台,可这规矩如此,虽然有些不敢苟同,可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没有不屑,更没想过去改变。

    顾清苑静静的坐在下面看着,从最小辈逐一开始了。

    从孙子辈开始,第一个上去的是,李泓,“祖父,孙儿知道你喜欢书法,所以就去选择了一方砚台,这砚台不是一般的那种,这种研出来的墨会带着一丝淡淡的清新之气,而且,磨出来的墨,比起普通的也要均匀细致很多。”

    李翼接过磨砚,看可看点头,“嗯,不错。”

    听李翼说他的礼物不错,李泓心里高兴极了,祖父可是很少夸赞人的,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礼物了,李泓心满意足的走了下去。

    第二个上去的是李雪,然后还有一个是李家庶子,李恒,然后是李智,因为李家二公子一家在任上赶不回来,所以,也就只给宾客们展示了一下他们的寿礼,到此,李家的人小辈们都结束了,轮到顾家了。

    顾允儿的贺礼是一套精美的书法大全,虽然略显寒酸,不过,也算是用了心了,知道李相的喜好,而且她一个庶女如果送什么太名贵的也不太合适,压住了人家嫡孙的风头可就不好了。

    第二个是顾无暇,当看到举止娴雅,皓齿蛾眉,娉婷俏丽的二小姐竟然是抱着琴上来的时候,大姐愣了一下,她这…。不会是打算把这琴送给李相吧!在众人疑惑中,顾无暇俯身,“外孙女给外公选择了多样的寿礼,可发现都不适合,也没有合意的,所以,苦思冥想下,就自己做了一首贺寿令献给外公,希望外公会喜欢。”

    众人听了了然,原来如此呀!不过,这位二小姐倒是挺有心的,男宾那边的人看着,赞叹。

    夫人们看着眼里则是闪过不屑,还真是不知所谓,这是人家的寿宴,竟然弹琴,这位顾家二小姐可真不是个省心的。

    顾清苑看着,挑眉,为了出彩还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呀!华美的衣服,青春美丽的少女,坐在中央姿态优美的抚着琴,还真是一中视觉享受,不过,这风景想来欣赏之人,却各有不同吧!所谓,异性相吸,同性可就相斥了,不知道她这一奇招,吸引了谁的眼,又碍了谁的眼。

    琴声悠扬的缓缓响起,少女清脆,甜美的歌声也随着浅唱,婉转,流畅,如鸣佩环,词写的也不错,处处透出吉祥,如意的意思,一曲唱完,掌声,赞美声也随之而起。

    无论顾无暇心思如何,可不得不说她的琴谈的确实不错,歌喉也算优美,顾清苑欣赏后评论。

    “祖父,暇儿表妹弹得不错吧!”顾无暇弹完后,李泓就立马赞美道,看着顾无暇眼睛晶亮。

    李翼听言,淡淡的看了一眼李泓,看不情绪,道:“嗯!很好听,你有心了。”

    “多谢外公夸赞,多谢泓表哥。”

    这一幕落在李娇,大奶奶眼里,一个是气恼,一个眼里闪过阴神。

    “这下一个就是顾大小姐了吧!”

    “嗯,是顾大表姐了。”柳琳儿接了一句,忽然想到什么,看着顾清苑欢喜,且期盼道:“大表姐,你是不是和二表姐一样,也准备了这么惊奇且好听的寿礼送给外公呀!”

    “真的吗?顾小姐也准备了同样的节目吗?”一边的小姐听到了,惊讶道。

    顾清苑听了还没回答,身边的顾无暇就应道:“是呀!大姐姐跟我准备了一样的,而且,当初这主意还是大姐姐提出来的呢!说来惭愧,大姐姐在练习的时候,可是花费了比我更多的心力呢!”顾无暇大声说完,看着顾无暇道:“是吧!大姐姐。”

    顾清苑听言眉目平静的看了顾无暇一眼,心里冷笑道:刚才自己还疑惑,凭着二姨娘的心机,她难道不知道一个女儿家在长辈的寿宴会上弹琴并不合适吗?原来,她们都很清楚,只是把这不规矩的根源推脱到了自己身上,甚至让人联想到李娇这个嫡母的身上。

    李娇身为嫡母,怎么会允许女儿家做出这么不得体的事,要是说,李娇不知道,是两个孩子瞒着她偷偷准备的,那一定也会让人觉得李娇这个嫡母做的太不尽职吧!

    顾无暇还大言不惭的夸赞,自己练习的比她还用功,那,等一会儿,如果自己真的弹了却还不如她,岂不是证明,自己真正的是个蠢材,可如果自己反驳,说那主意不是自己出的,根本没有弹琴一事,顾无暇一定会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哭的梨花带雨的反问自己,为什么那么说吧!谤据在场夫人那些个宅斗的心思,她们一定会觉得自己在挖坑陷害顾无暇。

    顾清苑转头,看着等待自己回答的众人,还有她们脸上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缓缓笑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