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夏侯玦博喜欢的女人?

嫡女风华 第七十一章 夏侯玦博喜欢的女人?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揉了揉眉心,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百花,绿荫,一派祥和,盎然的景象,可想起暗卫传来的消息,她心里盈满阴霾,被困住,十分被动的感觉,让顾清苑很是烦躁。

    兰芝,梅香对看一眼,小姐今天心情好像很不好,早饭也就用了一点儿,平时给老夫人请过安后,小姐最喜欢的就是懒懒的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或者看看书,可今天小姐眉头紧锁,站在窗前已经半晌了。

    以往小姐心情不好的话,一定会脾气,找事儿,那样的话,她们还有办法规劝一二,可现在小姐心情不好就是沉默,这让兰芝她们更感到素手无策。

    兰芝想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姐,今天天气不错,你要不要去小亭子里坐坐!奴婢昨天经过那里,看到池塘里面的小鱼好漂亮呀!小姐也去看看吧!”

    “小姐,兰芝这注意好,奴婢再带些小姐爱吃的点心,还有书,小姐坐在那里看看书,看看景儿,再吃点儿点心,小姐你觉得如何?”梅香也附和道。

    顾清苑转头看着两天丫头不安,担心的样子,静默了一会儿,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听着不错,那我们就去坐会儿。”

    兰芝,梅香听顾清苑应了,心里均松了口气,急忙应道:“那奴婢马上去准备,小姐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看她们一副怕自己反悔的紧张样儿,顾清苑轻轻摇头,淡笑道:“好,去吧!”

    “是。”

    两个丫头的动作很快,所有的东西一会儿就准备好了。

    伯爵府

    麒一,看着正在独自下棋的夏侯玦弈回禀道:“主子,元国太子已经查到那个茶楼了,看他们的举动,好像是想找出当天替主子隐匿行踪的那个人。”

    “是吗?查到了吗?”夏侯玦弈淡然的把一个棋子放在棋盘上,眉目丝毫未动。

    “现在还没听到什么风声,不过,他们这么查,也不过时迟早的事儿。”麒一想起那个口舌似箭的女子,心里隐隐有些复杂,如果她被发现的话,不知会如何?

    “在担心吗?”夏侯玦弈淡淡的瞥了一眼,身后的麒一。

    “属下说不好。”麒一诚实道:“如果是她自己泄露了分毫,不用元国的人动手,属下就会先出手杀了她,可现在,那位顾小姐好像在尽力的隐藏此事儿,却为此被元国太子迁怒,属下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麒一的话,让夏侯玦弈淡淡笑开来,一旁的麒肆翻了个白眼,看着麒一刚硬的黑脸儿,感慨道:“麒一,你觉得那位小姐尽力的隐瞒是为了主子吗?”

    “难道不是吗?”麒一觉得,如果是别的小姐,心里害怕一定会说出来的,如果是那些心思不纯的,为了和主子黏上关系,也一定会大肆宣扬的,或者威胁主子也说不定,可她一句都没说,这样来看,那位顾小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胆子大了些,可心思还是挺正的。

    这么多年的相处,麒一的想法,麒肆不用问,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叹了口气道:“麒一,你不觉得这位小姐丝毫都不透露,更说明她不简单吗?况且,人家当时也说了,说出去,对她没有一丝好处,想来,那个时候她已然猜到了,追踪主子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吧!她这是为了她自己的安全,可不是为了我们主子。”

    “可不怎么说,当时那种情形,她也算是帮了我们主子一次。”

    “如果她当时不帮的话,你以为她还能活到现在吗?恐怕,你当时就杀了人家吧!”麒肆缓声道。

    麒一听到这句沉默了,是,当时他就是那么想的。

    “这么一说的话,我还真是好奇了,一个临危不惧,心思如此缜密的小姐,竟然会被京城里称作愚昧之人,这,到底是她们不会看人,还是这位顾大小姐太会装了呢?”麒肆抚着下巴十分感兴趣道,还有就是主子竟然会放过了这位顾大小姐,其原因又是什么呢?

    “世子爷,祁公子来了。”管家周麒走过来禀报道,可他的话刚落下,就看到祁逸尘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对此,周麒,麒一,麒肆也都已经习惯了,这位公子从来都是个不按理出牌儿的主儿,不过,这么多年下来,看主子的态度,他们也知道,主子也渐渐的接受了他的靠近。

    祁逸尘疾步走到夏侯玦弈的面前,不用人请,自动坐了下来,却反常的没有和以往一样,坐下就说个不停,而是,睁着那他那双桃花眼,盯着夏侯玦弈眼都不眨一下,像是从未见过他一样,惊奇,好奇,还有不敢置信,怀疑,变幻莫测的眼神,让一旁的麒一他们几个都忍不住的看了夏侯玦弈一眼,疑惑,主子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事儿就说,没事儿就走。”最后看的夏侯玦弈的眉头都皱了连起来,清冷道。

    “有事儿。”

    “说。”

    “夏侯玦弈,你有女人了?”祁逸尘不改风格,淡淡的吐了一个雷出来。

    刚端茶过来的周麒正好听到这句,浑浊的老人眼猛然大亮,世子爷有女人了!麒一,麒肆听了也是一震,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主子,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儿?他们了解祁逸尘,此人虽然桀骜不驯,可却从来不会乱说话。

    相比他们震惊不已的样子,当事人夏侯玦弈的反应很是平淡,轻轻挑眉,不疾不徐道:“是谁?”

    顾家

    顾清苑趴在小亭的围栏上,看着下面池塘游来游去的锦鲤,心情舒展了很多,嘴角也溢出一丝淡笑,拿起手边的食物,撒进池塘,看着锦鲤更加的活跃起来。

    兰芝,梅香静静的在一旁暗看着,看着小姐舒逸的样子,忽然感到她们了解小姐了,自己小姐好像真的很容易满足的,睡个回笼觉,小姐就会笑,看到本好书小姐也会笑,现在看着游来游去的小鱼儿,小姐也会笑,而这抹慵懒的笑意好像才是小姐真心的笑意,而,二姨娘,二小姐算计小姐,被小姐识破了,小姐也会笑,可却怎么看都不像是真心的,太过清冷,淡漠。

    “诶!你知道我今天和厨房嬷嬷,出府去采买的时候听说什么了吗?”

    “你真好,时不时的还可以出府,哪像我,一年到头也没有个出门的机会。”另一个语气带着羡慕道。

    “哎呀!先不说那个了,你到底要不要听呀!”

    “当然听了,你快说。”

    两个丫头八卦的声音传来,顾清苑转头看过去,透过斑斓的花圃,隐隐看到两个人影在晃动。

    “小姐,奴婢去说说她们。”兰芝看她们打搅到了顾清苑,急忙道。

    顾清苑轻轻的摆了摆手,两个丫头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次声音压低了不少。

    “你觉得夏侯世子爷是个怎么样的人?”

    “夏侯世子吗?”丫头想了一会儿道:“我都虽然没见过夏侯世子,可是,我只是听府里的人说,他是很多千金小姐,侯门闺秀最想嫁的人,因为他不但身份高贵,长的也是俊美无双,身边更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呀!我听说,就连我们的二小姐也很喜欢夏侯世子呢!可惜,我们二小姐的身份是个庶女,要嫁去伯爵府,怕是不可能吧!”

    “那可不一定哟!”丫头神秘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二小姐她……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丫头吃惊道。

    “你知道今天京里的人都在说什么吗?他们都说,夏侯世子之所以,还没定亲,是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最喜欢的人了。”

    “是谁?是那个这么好命,是那个呀!你快说呀!”说着丫头顿了一下,惊呼道:“难道是…。二小姐。”

    “没错,就是二小姐。”

    “这…。这怎么可能?”丫头很是吃惊道:“夏侯世子会喜欢一个庶女吗?你是不是听错了呀!”

    “我怎么会听错,人家都说,夏侯世子喜欢上了顾家小姐,还说那个小姐姿态优雅,风华无双,而且特别喜欢喝茶。”

    丫头最后一句话话入耳,顾清苑手里的点心,应声而碎,眼神微缩,果然查到了茶楼,已经被发现了吗?不对,是顾小姐?而不是顾大小姐,这么说他们还没确定,是因为自己带着面纱的缘故吗?可这也不对,他们都查到这种程度了,不可能在身份这件小事儿上弄错吧!是因为自己变化太大的原因,让茶楼或者某些看到的人错认了吗?

    而,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传闻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有心人特意撒播的,他们的用意是什么?顾清苑想着,眼里猛然闪过亮光,难道……是在做最后的确认吗?

    顾清苑的异样,看在兰芝的眼里,想起,刚才那个丫头提到了夏侯玦弈,兰芝心里一震,脸色苍白,“小姐,是不是……”

    “没有。”顾清苑迅速打断兰芝的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平静道:“回去吧!”

    兰芝满是懊恼,小姐都说过了此事绝对不许再提起,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提起,可自己却这么沉不住气,两个丫头一说,自己就忍不住了。

    “是,大小姐。”

    两个丫头正说的热闹,看到顾清苑忽然出现,吓了一跳,急忙福身,齐声道:“奴婢见过大小姐。”

    “嗯!”顾清苑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她们面色如水,沉声道:“外面议论这个事儿的多吗?”

    丫头一怔,随即明白顾清苑问的是什么,慌忙跪下,急道:“大小姐赎罪,奴婢以后绝对不乱说了,请大小姐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回答我的问题,外面说起这个事儿的多吗?”顾清苑声音低缓,却不容置疑。

    “是……是,很多人都在说。”丫头心里一抖颤抖道。

    “夏侯世子喜欢的女人是二小姐,对吗?”

    “是……。”丫头不知道顾清苑到底想知道什么,额头开始冒汗。

    “是吗?”顾清苑听了表情莫测,没再问别的,提步离开。

    等顾清苑离开,两个丫头才松了口气。

    “你说,大小姐她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她的神色可不是很好。”

    “谁知道她什么意思。”丫头声音里除了畏惧,还带着一丝不屑,“你说,她会不会的是因为听了夏侯世子喜欢的是二小姐,她嫉妒了,心里不高兴了吧!”

    “也许,还真有可能。”丫头说着,心里开始盘算,如果喜欢的是二小姐的话,那二小姐说不定就真的能成为世子妃,那这顾家可真的就是二姨娘的天下了,夫人想出头,除非自己生个儿子,或者,大小姐嫁的比二小姐更好,比世子妃更高的,那也只有皇子妃了,啧啧,看情形恐怕这两件都是不可能的,如此的话,自己以后可真的要往二小姐那里走动一下了。

    “这次二小姐中毒后,因为老夫人态度的转变,可是有很多人开始冷落二小姐,跑去巴结大小姐去了,你说,如果她们现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样?”丫头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

    “那就有好戏看了。”

    夏侯玦弈有喜欢的人了,就是顾家小姐,这惊人的消息,不出半天,迅速席卷了京城的每个角落,让几个地方迅速炸开了锅。

    伯爵府

    老侯爷人还没进到府里,声音却已经传来了,嗓门大开,“玦弈,玦弈,夏侯玦弈……。世子爷呢?”老侯爷问着,可却没等人家问答,人就不见了。

    “侯爷你回来……”管家周麒的话,还没说话,老侯爷就拉着他,急切道:“玦弈那小子呢?”

    “世子爷他刚出去了。”

    “什么!”

    “侯爷怎么了?你找世子爷这么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了?”周麒疑惑道。

    “当然有事儿了,还是大事儿,我说,他出去你怎么不拦着点儿呢!”老侯爷气急败坏道。

    周麒苦笑道:“侯爷,世子爷他要出去,老奴一个下人能拦着嘛!”

    “哎呀!你真是没用呀!”老侯爷嫌弃道。

    “是,老奴没用。”周麒无奈的应了一句,后关心道:“侯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玦弈那个小子有女人了,你说是不是大事儿。”老侯爷白了周麒一眼。

    “如果是这个事儿的话,侯爷你可能要空欢喜一场了。”周麒淡淡的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你小子知道这事儿?”

    “是,今天祁公子来了,他问世子爷的时候老奴正好在旁边。”

    “真的,那,那小子怎么说?”老侯爷不知觉得有些紧张道。

    “世子爷问,那个女人是谁?”

    “是谁他自己不知道吗?这个混小子。”

    “看世子爷的样子,好像真的不知道。”

    “呸!他那个心思你看到透吗?”老侯爷不屑道,有的时候连他都猜不出,何况是周麒。

    “哦!倒也是。”周麒挠了挠头,“难道说,这事儿是真的吗?世子爷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一定是,看来是本侯那天的话打动了他,让他感触颇多,所以,这么快就找个女人来。”老侯爷洋洋自得,自我感觉良好道,说完,顿了一下,“就是那个女子的身份有点儿……哎呀!算了,只要能生孩子就行,香火重要,哈哈哈哈,看来这小子的心里还是有我这个老头子的,那我可要想想让他什么时候成亲了,最近有什么好日呢?算了,老子自己去查一下。”说完风一般的不见了。

    周麒看老侯爷欢快,激动的背影,默默的走开了,希望最后的结果,不至于让侯爷哭才好呀!反正,自己是觉得这事儿不像是真的,世子什么性子,就算是有了喜欢的女子,也不会弄的人尽皆知的,闹得风风雨雨的。

    城外,皇家山庄

    “怎么回事?这就是你们确认的结果吗?”高大,俊逸男子声音里面带着怒气,看着跪地的黑衣男子,沉声道。

    “太子赎罪。”

    “一个女子的身份就这么难以确定吗?要弄的这么满城风雨的。”

    “暗中查探的人回报,那个女子当天去茶楼的时候是蒙着面去的,她身边的奴婢也只称她为小姐,而且据茶馆接待之人说,看她身边的丫头好像是顾家的大小姐,可看她的姿态却是顾家二小姐,为了确认,他们还去顾府周围打探了一下,可顾家看门的那个小厮,是最近才去的,当然是那个小姐出门的他们不是很清楚。”

    “那就再问别人确认呀!小厮不清楚,那么多顾家的小人都不知道吗?”

    “再去打探的时候,我们的人就遭到了莫名的阻挠,无法继续再探了。”

    “阻挠?哪方的人?”

    “不是很清楚,太子,要查吗?”

    “不用了。”男子深沉道:“查探的太多枝枝蔓蔓,皓月的帝王会不喜。”

    “那,那个女子的事……。?”

    有阻挠是吗?那就是有人在暗中保护了,会是夏侯玦弈吗?难道说,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巧合,沉寂了一会儿过后,男子嘴角渐渐扬起莫测的笑意,夏侯玦弈喜欢的女人,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可事情可真的好玩儿了。

    “顾家两位小姐各自评价如何?”

    “顾家大小姐是顾家嫡女,但是为人粗暴,蛮横,也没什么学识,顾家二小姐是庶女,琴棋书画样样精湛,才艺无双,相比,顾家二小姐比大小姐出彩很多。”

    如此一来,当天帮着夏侯玦弈藏匿的人,真的就是顾家二小姐吗?

    “此事放下不用查了。”

    是不是夏侯玦弈心爱的女人,很快就知道了。

    皇宫

    皇帝南宫胤眉头皱的紧紧的,静默了一会儿后,“喜公公,你去一趟伯爵府,让夏侯世进宫一趟,朕要见他。”

    “是,皇上。”喜公公领旨,不敢耽搁分毫,疾步的走了出去。

    悠然殿

    殿内,所有的宫女缩着身体,跪在地上颤抖着,听着屋里传来乒乒乓乓的摔东西声,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公主发起脾气来真的是太可怕了。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一个老嬷嬷走了出来,看着下面的宫女,平淡道:“都下去吧!记得!要想日子过的安稳,先要管我自己的嘴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们吧!”

    “奴婢知道怎么做。”宫女齐声道。

    “那就好,下去吧!”

    “是,嬷嬷。”

    看宫女都出去后,老嬷嬷走到内殿,对着正在发脾气的悠然公主,好声劝解道:“哎呀!我的好公主呀!你就别再生气了,现在这事儿不是还没确定吗?”

    “这么多年弈哥哥从来没有和任何女子扯上过分毫的关系,可现在京里面的人都说弈哥哥有喜欢的人了,说不定就是真的,如果那样的话,本宫……”本宫算什么,这句悠然公主没有说出,可嬷嬷却想的到。

    “公主,也许这只是传闻呢!如果你实在是闹心,那就去一趟伯爵府亲自问问夏侯世子不就好了。”

    “不行,弈哥哥不喜欢人家干涉他的事儿,而且,本宫也想让他觉得我是那中没度量,没分寸的人。”

    “不能问世子,那就把,那个什么顾家小姐给宣来也是一样的。”

    悠然公主听了眼睛一亮,点头,眼里闪过阴深,“胡嬷嬷,你去顾家一趟,就说本宫听说,顾家两位小姐的琴弹的很不错,想听听,让她们进宫一趟。”

    “是,公主。”

    ------题外话------

    一品佞臣无耻妃文/不良骚年

    【非NP,女扮男装,男主已定】

    她是坏事做尽的佞臣嫡子,纨绔子弟,恶名昭彰。

    她是影视界一代天后,获奖无数,演技出神入化。

    当她穿越成她,面对劣迹斑斑的过去,只能照单全收,施展极致演技华丽蜕变,翻手为臣,覆手为妃。

    身为佞臣之后,“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两个目标是:

    一、护佑爹爹地位不容他人动摇,拉帮结派,打压跟爹爹作对的所有官二代。

    二、和太子称兄道弟,扶持他顺利登基,袭承爹爹的官位,成为新一代佞臣。

    可是人生总有意外,当遇到那个与自己不同信仰的人,她的人生目标就发生了改变,不仅要当个佞臣,还要踏上奸妃的不归路…

    然而从佞臣到奸妃,这条路她走了很多很多年。

    与男人斗,你死我活,与女人斗,其乐无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