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二章 我之砒霜,你之蜜糖

嫡女风华 第七十二章 我之砒霜,你之蜜糖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李家

    书房里李翼凝重,李谨,李智包括李鸿脸色也都很复杂,忧喜难以形容,静默一会儿过后,李泓率先忍不住,开口道:“祖父,您说外面的那些传闻是真的吗?夏侯世子爷他喜欢的人,真的是顾家小姐吗?”

    李翼听了没有回答李泓的问题,而是,看向李谨,李智,沉声道:“你们怎么看?”

    李谨皱眉,正色道:“没有经过当事人的证实,儿子不敢妄议,不过,这样的传闻继续下去,无论是真是假,对清苑的影响都很不好。”一个闺阁小姐和一个男子出现这样的传闻,就算,最后证实了夏侯世子喜欢的人真的是顾清苑,那也不会有人高看清苑一眼,只会更家的鄙夷她而已。

    这些,李翼等人都明白,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从最开始的惊,到现在满是忧。

    李智严肃道:“祖父,我觉得她们所说的那个顾小姐一定不是清苑。”

    “为何?”

    “那还用问嘛!彼清苑那个一无是处的人,夏侯世子怎么会喜欢她。”李泓不假思索道。要喜欢也是喜欢如顾无暇那样德才兼备的温柔女子,顾清苑她简直就是个泼妇。

    “李泓。”李谨脸色沉了下来,厉声道:“谁教你这么说话的,你一个男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狭恶了,更何况清苑她是你的表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李泓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特别是祖父还在这里,李泓脸上闪过一丝换乱,低头,“儿子知错。”

    “泓弟,清苑以前还小,就算是有什么做的不得体的,也是无意的,你不该一直放在心上,而且,清苑现在真的懂事多了,你以后可不能这么说她了。”

    “是,我知道了。”李泓心里很是不以为然,懂事?她是比以往变本加厉了吧!

    李翼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看了李泓一眼,沉声道:“此事,无论那个人是不是清苑,我李翼都相信我的外孙女,你们也都给我记住,清苑虽然姓顾,可她也是我李家的一份子,谁再出言诋毁,家法处置。”

    “是,父亲(祖父)”李谨,李智对李翼如此维护清苑虽然吃惊,可心里却没有抵触,坦然接受,但是,李泓就无法接受了,脸色很是难看。

    “你们出去吧!”李翼面无表情的看了李泓一眼,“你留下。”

    “是。”李智,李谨离开后,李泓忐忑的看了一眼李翼,不知道祖父单独留下自己干嘛,不会就因为自己说了顾清苑一句,就罚自己吧!就在李泓忐忑不已的时候,李翼的一句话,让他的脸色瞬间涨红。

    “看来清儿的那一脚真的是踢得太轻了。”

    “祖父……。”

    李家的人不知道李翼跟李泓谈了些什么,只是此后,李泓提到顾清苑三个字就闻之变色。

    书房里只剩李翼一人时,他再次把顾清苑送来的纸条拿出来看了一遍,暗道:茶楼之事和这次的传闻有什么关联吗?清儿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怎么会和夏侯世子扯上关联呢?

    顾家

    顾老夫人先是被夏侯世子喜欢顾家小姐的那个传闻给震了一下,还没来及叫来顾清苑,顾无暇来问起究竟,宫里就来人了,说悠然公主要见顾家的两位小姐,老夫人听次心思迅速转动,这刚出了传闻,公主就召见,这是什么意思?心里惊异不定,却不敢有丝毫的耽搁,马上吩咐丫头给顾清苑,顾无暇传了话,让她们好好准备一下,进宫见公主。

    宫人到来的时候,顾无暇正为听到夏侯玦弈喜欢自己的事儿,这一巨大的惊喜砸的差点儿晕过去,夏侯世子喜欢自己?他喜欢自己?顾无暇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如云里,似雾里,飘飘欲仙,只是痴痴的笑着,只有一个念头,自己要成为世子妃了,会是京城里所有人都羡慕,嫉妒的对象,从此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敢小看自己,就是顾家的人也不能,老夫人的宠爱与否,对自己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了,自己以后再也没必要为了这点儿宠爱,患得患失了,反倒是老夫人,说不得,还有看自己的脸色行事,顾清苑,顾允儿就更不用说了,自己一定要把她们都狠狠的踩在脚底下,特别是顾清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顾无暇越想越激动,难以自持、亟不可待,要是自己今天就能成为世子妃就好了,那样的话,那些曾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马上就可以要她们好看,自己如女王般出现站在她们的跟前,看着她们在自己脚底下哀求,巴结,恭维,懊悔的样子,呵呵呵,那种场面,光想想都能让自己痛快的飞起来。

    倒是二姨娘从开始的惊讶,欢喜,到现在开始有些怀疑,看着顾无暇兴奋的发红的小脸儿,皱眉,说句实在的自己的女儿姿色,其实算不上很出色,甚至连顾清苑的容貌都比不上,更何况她的身份还是庶女,夏侯世子怎么会看上自己的女儿呢?

    “暇儿,暇儿,你告诉姨娘,你跟夏侯世子曾经有过什么接触吗?”二姨娘摇了摇神色恍然的女儿,正色道。

    “接触?没有,不过,女儿和他见过三次面儿。”顾无暇开心道:“姨娘,夏侯世子长的真的好俊,女儿第一次看到他时候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个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顾无暇说着小脸上满是红霞,眼睛发亮,“说句没规矩的话,女儿当时就想着,要是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女儿这一辈子真就别无所求了,可,没想到,现在真的实现了,夏侯世子他心里竟然也有女儿,姨娘,你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儿嘛!嫁给他,女儿真是不枉来着世上一遭了。”

    二姨娘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根本就没接触过?那,夏侯世子又凭哪点喜欢无暇呢?“暇儿,你不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劲吗?”

    “不对劲儿,能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夏侯世子他身份高贵,宫里,侯门望族,更可随意进出,像他这样的男子,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他为什么就喜欢上你这样一个小小的侍郎庶女呢?”

    “姨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夏侯世子。”听了二姨娘的话,顾无暇脸色发青,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激动道:“姨娘,你是在看不起我吗?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你就是一个姨娘,我虽然是庶女,可那也是府里正经的小姐,夏侯世子会喜欢我有什么不对的,你说呀!”

    “无暇,你……”顾无暇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让二姨娘的脸色发白,抬手。

    顾无暇看二姨娘又想打自己巴掌,冷声道:“怎么?我那里说错了吗?”

    二姨娘看着顾无暇倔强的小脸儿,吸了口气,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认真道:“暇儿,姨娘不会再打你,而且,姨娘也绝对没有丝毫看你的意思,姨娘只是觉得,这事儿有些不正常,怕你被人利用了,伤了你。”

    “有什么不正常的,我能喜欢夏侯世子,夏侯世子为何不能喜欢我,再说了,就算是利用我,能让我成为世子妃我也愿意。”

    “暇儿,你……。”二姨娘的话没说完,就看到齐嬷嬷领着一个丫头疾步走了过来。

    二姨娘见此急忙迎了过去,“齐嬷嬷,怎么来了?可是,老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二姨娘,老奴就长话短说,悠然公主召见二小姐,你赶紧给二小姐准备一下,马上进宫。”

    “进宫?”二姨娘大吃一惊,就连顾无暇也是愣了一下,悠然公主要见自己?

    “是。”

    “嬷嬷,公主为什么如此突然的要见二小姐呢?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这个老奴也清楚,二姨娘你也别多问了,这次,除了召见二小姐,也召见了大小姐,宫里的人已经在老夫人那里等着了,没时间细说,你赶紧给二小姐收拾一下吧!”齐嬷嬷说完,没等二姨娘再问什么,就疾步的离开了。

    顾无暇和二姨娘惊异不定的对视一眼,也没敢停顿,马上动手准备起来,二姨娘对宫里的规矩,事情一窍不通,很多事就是想叮嘱可有无从说起,只是一个劲儿的念着,一定要谨慎,小心。

    聘来院

    顾清苑眼睛微眯,不知为何,听到悠然公主召见自己,对于她的容貌没什么特别的影响,第一想起就是公主那声娇滴滴的“弈哥哥。”

    这是什么情况?又是某人的一朵桃花?自己又被狗血的波及到了?妈的!夏侯玦弈整个就是一颗烂桃树,上面开满了桃花,招惹的还都是那些又大,有难消化的,最可恨的是每次都会把自己牵扯进去,这是破事儿,元国的事儿还没解决,现在又来一出?操,这是什么鸟事儿。

    顾无暇,二姨娘连续不断的算计自己,让自己这个懒散的人十分的厌烦,可也清楚大宅们里面这样的阴私,是无法避免的,可夏侯玦弈的烂桃花也要自己应付,是为了那般?

    兰芝拿着衣服走到顾清苑的跟前,看顾清苑咬牙切齿的样子,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低声道:“小…。小姐你看进宫穿这件衣服如何?”

    顾清苑抬眼看了一眼,兰芝手里淡雅的衣服摇了摇头,“去见公主穿的这么素雅岂不是太失礼了,换一身吧!”说完走到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在兰芝,梅香惊讶的眼神中,淡然道:“就这身吧!”

    福寿阁

    老夫人看着眼前的嬷嬷,客气道:“嬷嬷贵姓。”

    “当不起老夫人一个贵字,贱姓胡。”

    “胡嬷嬷,来请用茶。”老夫人把一杯茶递给胡嬷嬷,在她伸手去接的时候,顺势把一个荷包放在了她的手里,

    胡嬷嬷不着痕迹的掂了掂重量,眼里闪过满意,脸上增添了一抹笑意,“多谢老夫人。”

    “胡嬷嬷客气了,敢问,嬷嬷一句,公主突然召见我家的两个女儿,可是有什么原因吗?”

    “老夫人不必想的太多,悠然公主就是无意中听人提起,顾家的两位小姐的琴弹的很不错,恰好公主也是个喜欢弹琴,听琴的主儿,这就动了心思,想请两位小姐进宫聊聊而已。”

    老夫人听了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出了什么错事儿碍了公主的眼就好。

    胡嬷嬷看老夫人的神色,眼神闪过一丝嘲讽,面上却毫无异样的品着手里的茶。

    “老夫人,大小姐来了。”红缨疾步走进来禀报道。

    “快让大小姐进来。”

    “祖母。”顾清苑进来轻轻俯身。

    “起来吧!”

    顾清苑起身后,老夫人指旁边的胡嬷嬷道:“这是宫里的胡嬷嬷。”

    “见过胡嬷嬷。”顾清苑的声音里面透着一丝紧张。

    “不敢当,顾大小姐快快请起。”胡嬷嬷赶紧起身走到顾清苑的身边伸手把她扶起来,抬首间已然把打量了一遍,容貌不错,就是穿着俗气的很,想来也不是一个蕙质之人。

    当然俗气了,这可是顾清苑比照前身的喜好特别打扮出来的。

    老夫人看到顾清苑的装扮眉头皱了起来,她今天怎么?

    “祖母。”一个娇嫩的少女声传来,胡嬷嬷闻声抬眼望去,当看到打扮的很是明艳动人的顾无暇时,眼里闪过冷意,却又瞬间隐没,看着老夫人笑道:“想必这位漂亮的小姐就是你们家二小姐吧!”

    “嬷嬷好眼力,这就是我家的二小姐闺名无暇。”老夫人看着顾无暇温和道:“无暇,这是宫里的胡嬷嬷。”

    “臣女见过胡嬷嬷。”顾无暇姿态优雅的走到胡嬷嬷的跟前,笑的娇美,道:“嬷嬷特意来接我和姐姐,真是辛苦了您了。”

    “二小姐客气了,这是老奴的荣幸。”胡嬷嬷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无暇,转头对着老夫人道:“顾老夫人,时辰不早了,老奴就带着两位小姐进宫了。”

    “好,宫里就让嬷嬷费心了。”

    ……。

    顾清苑和顾无暇坐的马车,跟在胡嬷嬷的马车后面,缓缓的往进城驶去。

    马车里,顾无暇看着盛装打扮的顾清苑,眼里满是讥讽,华丽俗套的打扮还真是适合她,“大姐姐你这身装扮真漂亮。”

    “是吗?”顾清苑淡淡的看了顾无暇一眼,淡然道:“我倒是觉得二妹妹的这身打扮更好看。”这句顾清苑倒是没说假话,顾无暇这身俏丽的嫩黄色长裙,极好的映衬出了她白皙娇美的小脸儿,还有那纤细的身姿,相比自己这身上红下紫的华美衣裙,可真的是好看太多了,看着顾清苑挑眉,就是不知道夏侯玦弈的那朵桃花,可有自己这欣赏的心情还有眼光了。

    顾无暇听了顾清苑不阴不阳的话,笑的更加自得,“姐姐过奖了。”当看到顾清苑额头隐隐显露的疤痕时候,嗤笑:顾清苑还是嫡女呢!一听说去见公主激动的,连自己的伤疤都忘记遮掩了,真是上不得台面。

    顾清苑扫过顾无暇眼里的嘲笑,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不再看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叹息:希望公主的醋不要把前面的这朵花给淹死了。

    皇宫

    “宫里的规矩重,两位小姐跟着老奴走吧!”胡嬷嬷的态度比起在顾家的时候淡漠了很多,看着顾清苑她们两个,冷冷道。

    “是,嬷嬷。”顾清苑规矩的应了一句。

    “有劳嬷嬷了,我们那里做的不到的,还清苑嬷嬷提点一二。”顾无暇笑应着。

    “你们只要规规矩矩的就好,不需要我特意提点什么。”胡嬷嬷硬邦邦的回了顾无暇一句。

    这让顾无暇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神色也有些难堪,这老狗,不就是公主跟前的一条狗嘛!也敢跟自己脸子看,哼!等自己成为世子妃的那一天,不要说你这个老奴了,就是公主见到我也得礼让三分。

    顾无暇眼里闪过的不忿儿,落入胡嬷嬷的眼里,心里冷笑,真是不知死活,继而没再看她一眼,大步的往前走去。

    顾清苑也不言不语的跟在胡嬷嬷的身后,往前走去,见状,顾无暇忍着心里的不快,也大步的跟了过去。

    正在跟在胡嬷嬷往前的走的顾清苑,看到正在自己前面走动的胡嬷嬷忽然停住了脚步,也赶紧刹住脚步,抬头,当看到迎面走来的人时,顾清苑眉心跳了一下,赶紧垂首,真他奶奶的巧。

    “嬷嬷,有什么事……”顾无暇的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夏侯世子。”声音里面无法掩饰的惊喜,让前面的胡嬷嬷回头看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当人走进,俯身恭敬道:“老奴见过夏侯世子。”

    “见过夏侯世子。”顾清苑规矩的附和一句。

    倒是顾无暇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娇俏道:“臣女见过世子。”

    夏侯博弈看了她们一眼,在看到顾清苑时候,眼睛眯了一下,眉毛轻佻,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就大步离开了。

    顾清苑感到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消失,松了口气,丫的,这个时候要是被人看到,自己被那个灾星注视着,不知道又会有什么麻烦的鸟事出来,夏侯玦博弈果然危险,他简直就是祸根儿的源泉,以后看到他一定要退避三舍,绝不入雷一步。

    顾无暇看着夏侯玦弈的背影眼里满是遗憾,还以为他会和自己说句话呢!谁知道他就这么离开了,失落后,顾无暇自我安慰:也许他有什么急事儿吧!再说了这里是宫里说什么话也不方便,等以后定下了,想说什么都可以呀!自己不能急于一时,想着脸上染上羞涩的欢喜。

    这一幕被胡嬷嬷看着眼里,也落入了顾清苑的眼中,不由感叹:自己真的是佩服顾无暇了,太有勇气了。

    公主殿内

    悠然公主热情的接待了顾清苑,顾无暇二人,和她们聊了琴棋诗画,还聊了“茶”顾清苑秉持沉默是金的原则,对于公主的那些棋、书、画、很多的时候,都是一知半解,不是装的不懂,而是真的不懂,诗什么的她是真的不会做,顾无暇和公主了得特别的投机,当公主聊到茶的时候,顾清苑就说了几种自己来到这里后喝过的有印象的茶叶,其他的时候就在没开口的机会了,因为,顾无暇表演了一出茶艺秀。

    顾清苑在一旁垂首坐着,顾无暇她是真的想坐实了,夏侯玦弈喜欢女子的所有特征,哎!这真是我之砒霜,你之蜜糖呀!

    畅谈结束后,悠然公主分别赏赐了顾清苑和顾无暇很多东西,才和气的让她们离开。

    对于这一行,顾清苑,顾无暇都很满意。

    顾清苑暗道:看来公主的醋是不会淹到自己身上了。

    顾无暇看着公主给她东西,笑容满面,真好,今天不但见到了夏侯世子,还交了公主这个朋友。

    ------题外话------

    女儿发烧了,在输液,各种无力,更的有点少,抱歉
博聚网